“單相思?”夕心若看著她,“你可要想好了,班杰明挺花心的。即便他也對你有意思,你能否確定他是真心還是圖個新鮮?他的皮相和資本就能讓他可以有無數的女朋友。戚筱,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想讓你一定要考慮好。” 夕心若的話,讓戚筱一時陷入沉思。 和班杰明僅有過的幾次“親密”的交鋒,他偶爾看她時,某一瞬間的眼神,她能看出來,他對她也是有感覺的。 但她僅僅只是確定,他對她有感覺。而這種感覺或許還上升不到,喜歡或者愛 確定和接受這個現實后,戚筱心里竟難過的要死,疼得要死。 這種感覺甚至要比她當時知道馀晨背叛她時,更讓她心里難受。 看來她以后還是想都不要想了。 夕心若看戚筱臉上的表情低沉的樣子,馬上話鋒一轉:“別想多了,有些事情就讓它順其自己吧。你可別忘了,我今天來可是有事咨詢你的。” 戚筱臉色這次擠出一絲笑意,開口:“其實聽完你剛才說得,我也有些意外。我當時和馀晨剛談上,還不到一個星期的時候,他就急著把我拉去見他的父母。雖然我們最終也沒在一起,可當時正處熱戀中,都希望能帶自己喜歡的人見見父母,也好能得到他們的認可。” “你說得沒錯。”夕心若聲音沉沉地回。 “你得找個時間和蕭煜好好談談。他如果真想和你在一起,你有必要了解他的家庭情況。” 夕心若嘆了一聲:“看來這件事不能拖了。” 同一個夜晚,另一邊。 今晚蕭煜一個人在家。下午他接到夕心若的短信,說今晚去戚筱家。 夜色寂靜無邊。蕭煜獨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手里正在拿著文件資料看。 突然他旁邊的手機鈴聲響起。 蕭煜拿起一看備注名,目光未變,放在耳邊,接起。 “蕭總,我查了一下,今天董事會那幾個老家伙,沒有任何行動。而且我還打聽得到另一個可靠的消息”那邊的人似有猶豫,停頓了一下。 “繼續說。”蕭煜聲音低沉地說道。 那邊繼續說:“目前在龍禧公司,張德全手里握著的股票份額,已經不是最高的那一個。還有,董事長鄭偉誠已經出售掉自己手上所有的股權數額” 和蕭煜正在通話的人,是蕭煜一周前安插在龍禧董事局里的一個線人。 這個消息還真的讓他有些意外。 還是在上一周,張德全手里的股票數額是最高的,甚至勝過董事長鄭偉誠。 可僅僅只過了一周時間,事情要來個逆轉嗎? 鄭偉誠為何要出售自己手里所有的股權? 張德全也不是持票最高的那一位了? “是哪家公司?”沉默了一會,蕭煜沉聲問道。 “恐怕現在公司里沒有一個人知道,是哪家公司在大量購買龍禧地產的股票。” “好,知道了。” 掛掉電話,蕭煜把手里的文件資料放在沙發一邊,起身給自己泡了一杯咖啡。 裊裊咖啡的醇香縈繞在鼻翼周圍,讓他思緒瞬間有了一個清醒的出口。 無論是哪家公司購買的,那家公司的實力一定不容小覷。 到底還有多少家公司明里暗里想吞掉龍禧?22南粤风彩26选5 广西快3走基本走势图 广西11选五基本走势图 十一选五稳赚技巧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彩票app官方 哪个app能买快乐扑克 黑龙江11选五走试图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 如何购买浙江11选5 伊利股份股票分析报告 股票推荐准吗 北京快3下载app下载 二分时时彩技巧集锦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开奖结果 基金配资贷款 黑龙江十一选五在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