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暴躁地吼了一聲,擋在了藤的前方。 見這兩頭赤熊快要打起來了,涼溪也聽不懂他們在說什么,做足了安靜乖巧的樣子。趴在藤的胸口,看他們分出個上下。 羽哪里能夠讓藤一個走?丟掉孩子已經讓他心如刀絞,他不可以再失去伴侶。可是…… “我要找到自己的孩子!” 藤是打定了主意不回去。 羽心下發急,不由地就出言斷了她的念想“孩子是我親眼看到被首領交給了蒼狼的,你怎么可能還找得到他?” 藤呆住,眼淚撲簌簌的,差點連涼溪都沒有抱穩。 羽將這傷人的話說出口,立刻就后悔了。他一顆大頭貼近藤,安慰愛憐地蹭一蹭。 “我們回去吧。附近出現了寒山虎的蹤跡,這里不安全。至于她……” 羽往涼溪身上看了一眼,妥協道“你若是不放心她,也可以將她從這里帶離。另找一個穩妥的地方放下,我們留給她一些食物,就足夠了。這小熊是一定不能帶回部族的。” 兩頭熊剛才還在劍拔弩張,這忽地一下就你蹭我我蹭你的。涼溪被夾在他們當中,也不知自己的命運如何,只莫名覺得這兩頭熊怕是夫妻。 見他們商量夠了,藤還是沒有放下自己,要把她帶走的樣子,涼溪心里暗搓搓地歡喜,想著這下子可以安穩長大了。 而且,她的任務是讓赤熊絕了種,總之不能讓他們打敗白熊部落稱王。 這兩頭熊渾身毛發火紅,沒有一根雜毛,肯定是赤熊無疑了。 雖然不懂他們為啥要帶走她,但能提前打入內部,也是件不錯的事。 不必為生存擔憂,涼溪這馬上就想起任務。結果,兩頭熊帶著她沒走多遠,找到了一個隱蔽的小山洞,就進去把她放下了! 放下了! 下了! 了! …… 空歡喜一場! 涼溪躺在冰涼的爛草里,一顆心哇涼哇涼的。不過想想自己的任務,他們將來可都是仇人。這兩頭熊不幫她太大的忙,她也就談不上什么恩將仇報了。 雖然心里這么想,涼溪的兩只小胖爪兒還是非常不要臉地伸了出去,渾身上下都寫著“求抱抱”。 她知道,恩將仇報不是好孩子。可是…… 管那么多呢!活下去才最重要! 涼溪的年齡不知是他們的多少倍,兩頭赤熊卻只當她如此親近他們是天性,是大家的緣分。 藤一路上好不容易被羽勸服了,一來她知道這頭小熊要是被帶回去,那是死路一條。二來,如果不是自己的孩子也長了一身的雜毛,她對于這種不祥的幼崽,也是恐懼加深惡痛絕的。 好容易才做出了將涼溪留在這里的決定,見她這么愿意親近自己,藤想起她的孩子,一顆心又痛又軟,哪里還舍得走? 又抱起涼溪好好安撫了一通,藤心里做出一個決定。 她不敢將這個孩子帶到部族里去,可只要做事小心,她其實是可以將這個孩子養在這里的。 就當,她在為自己的孩子積福吧。 熊祖不會護佑雜毛的熊,她只能多做些事,祈求仁愛的老天,保佑她的孩子轉世,不要再亂長毛了。 “羽,你真的不會告知首領她的存在吧?” 見涼溪不僅是向著藤伸手,對他也是口中哇哇亂叫,姿態十分親近。想著他的孩子再長上那么幾十天也會是這個樣子,羽的心頭一軟,答應了下來。 “我不會!” 藤這才像是原諒了他,兩口子做了一些涼溪用人的眼光去看都覺得粉紅泡泡亂飛的事后,羽先出去了。 藤在這個小山洞里守著涼溪,那個和涼溪一樣倒霉,不會長毛的小家伙的口糧,藤被暫時關了直播畫面的涼溪纏不過,最后都到了她肚子里。 羽離開了很久,他回來的時候,天都已經亮了。 涼溪將她唯一帶著的符箓毀掉,也暗自奇怪為什么這兩口子看見半夜里的熒光都不覺得詫異。到了這山洞里,藤陪了她許久,也沒有注意到那塊小石子兒。 天光大亮,涼溪將兩頭赤熊觀察了個仔仔細細。 從山洞外回來的那一頭,跟她娘一樣帶著許多獵物。除了已經死掉的小動物,大部分還是同樣裝在獸皮里的水果。 吃的東西有了,住的地方有了,兩口子把涼溪安置得妥妥當當,這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涼溪還是膽戰心驚,因為她不知道這山洞是不是有主人。總之,雖然是換了一個地方,她仍然還是需要為自己的小命擔心,卻不知人家赤熊,還真的是切實地幫了她一個大忙。 “羽,我不能夠經常出來。你在狩獵隊里,出行都很方便,記得多來看看她。” 藤比羽要舍不得多了,畢竟連奶都喂過了。 “你放心吧。這附近沒什么野獸,只有一群山豬而已,我已經去警告過他們了。” 那頭小熊出現的實在太湊巧了,羽雖然沒有那么喜歡她,心里也覺得這可能是天意。 瞞著部族偷偷養著一個不祥的異端,羽不敢想象自己怎么會做這種事。但見伴侶幾乎是把所有對自己孩子的愛全部都轉移到了那頭小熊上,他還是只能妥協。 她生一個孩子太不容易,結果生出來之后連面都沒見一次…… 是他對不起她,那先就這樣湊合著吧。等以后他們再有別的孩子了,再將那頭小熊偷偷處理掉就是。 涼溪不知道這周邊的野獸被羽警告過,住在山洞里的前幾天,還嚇得成天成夜眼睛瞪得溜圓。到后來見沒有任何野獸來打攪她,相反過一陣子,還會有那么一兩頭兩根獠牙可以穿死四個她的野豬給她帶來吃的,她心里多少也就明白了。 她肯定不是什么獸神之子,所有野獸都對她恭恭敬敬的。之所以會如此,多半還是那天那兩頭赤熊的功勞。 涼溪暗自道聲謝,在山洞里爬來爬去,有時還會壯著膽子爬出去,到處找可以用來畫符的材料。 這一日天氣晴好,她爬出去,身上披著獸皮,別的動物也看不見她到底是黑毛白毛。 趴在小溪邊喝了兩口水,涼溪收集著小石子,見一頭赤熊順著溪邊向她奔來…… 2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