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方園剛問完話,方宇就也跟著出來了,他看到那兩個黑社會打扮的人,差點沒暈過去。 那不就是陳龍嗎,如果沒猜錯,旁邊瘦小的絕對是劉沖。 方宇巴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可是已經晚了。 劉沖先熱情的和寧方園打了招呼,還指名說自己和陳龍是來找方宇的。 這些全公司都知道這兩個黑社會一樣的人是來找誰的了,大家見只是個烏龍,也不緊張了,反倒看起了方宇的笑話。 方宇的臉青一陣紅一陣的,寧方園看著兩個人也傻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尷尬的和他們兩個打了聲招呼,然后吩咐司機把車開到公司門口來。 趁寧方園在路邊等車的時候,方宇湊近陳龍。 “你搞什么……” “宇哥,不是你讓我換衣服的嗎?我行李箱里總共就那幾件衣服,別的都有點小了,也就這個款的,因為面料沒啥彈性,所以我剛買了一套,剛好合身,之前的同款我給劉沖了。” “對對,老大,您看,我這身酷吧?你看看,陳龍哥的衣服也是我選的,其實我覺得他其他衣服也都不錯,可能你們不喜歡吧。” 劉沖還很仰慕陳龍似得,說完還不忘崇拜的看著陳龍。 “酷……個屁,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把你爹衣服偷出來穿了,趕緊上車。” 方宇見司機把車開來了,立馬催促二人上車。 直到車子駛離了公司,方宇才從尷尬的情緒中慢慢走出來。 “可熱死我了,的虧這車上有空調,方宇你知道嗎,要不是為了上次你那個事,我也不能買這套衣服,我……” 陳龍說到一邊突然感受到方宇犀利的目光,他立馬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不光叫了方宇的本名,還差點把上次方宇被聰哥抓起來的事給說出來了。 寧方園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一眼方宇,但什么都沒說,只當沒聽見剛才陳龍的話。 陳龍自知自己是個粗人,嘴實在不嚴實,趕忙閉上了嘴,只管著和劉沖不停的忽閃著衣服,散散自己衣服里的熱。 進飯店前,方宇逼著陳龍和劉沖把外套脫了。 這地方來的可都是寧方園的熟人,要是被這幫人看到這種怪異的人跟著寧方園,那可真是太給寧方園丟臉了。 “這不挺好的嗎……干嘛脫了,多有大哥的感覺……” 劉沖邊脫還邊嘴里嘟囔抱怨著,直接被方宇一腦瓢打的閉了聲。 “陳兄,你在哪里工作的?” 寧方園點好了菜,十分客套的和陳龍聊了起來。 陳龍大咧咧的,說自己在魔都周邊的小城市開了家建材市場。 寧方園上下打量了一番,陳龍的氣質倒確實符合那種市場老板的角色。 “那市場的生意不忙嗎?怎么跑到M市來了?” “忙啊,但是再忙我也得幫我宇哥啊!我宇哥需要……” 陳龍一時又忘記了方宇的叮囑,說到一半的時候被方宇狠狠地踩了一腳,他疼的面部抽搐了一下。 “我聽說宇哥最近心情不好,我覺得他可能需要我,我就來了。” “哦,這樣啊,吃飯吧。” 寧方園的臉上閃過一絲笑意。 “陳兄如果沒事的話,有空我帶你出去逛逛,M市還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的。” 寧方園笑瞇瞇的說道。 陳龍剛要答應,就被方宇攔住了。 “你就好好忙你的工作吧,可別分了心,最近不是很忙嗎?” “還好吧,人家好容易來一趟,我總要好好招待招待吧。” “看情況看情況。” 方宇笑了笑敷衍道。 寧方園拿起餐巾紙抹了抹嘴的同時,陳龍也覺得自己嘴上油,竟然直接用自己的手抹了抹嘴。 這一幕他們彼此都看到了對方,臉上都閃出不一樣的尷尬神情。 “寧總真是文雅,一點也不像學習功夫的人。” 陳龍一直覺得寧方園在自己面前就是花拳繡腿,有點挑釁的說道。 寧方園挑了挑眉毛。 “是嗎?陳兄倒是身材魁梧,看樣子是有功底。” 一聽寧方園夸自己,陳龍笑了。 “哪有哪有,三腳貓的功夫罷了。” “有空我們比試比試。” 寧方園心里有些窩火,暗戳戳的和陳龍約了戰。 一聽要和這種白面書生比試,陳龍當然有興趣了,他正想教寧方園做人呢。 他連忙點了點頭。 坐在一旁的方宇咳嗽了幾聲。 “都是自家兄弟,比試什么啊,你說你這一拳能把人打的腦震蕩吧,還有你,方園,你以為我沒見過你的身手嗎,大腿粗的樹干直接能踢折,你倆對打不是互相傷害嗎?到時候我再給你倆都抬醫院去,挨個伺候,可是給我找了活兒了是吧?” 方宇打趣道。 本以為雙方都夸一夸這事就完了,誰知道陳龍來勁了。 他瞇著眼睛再次打量起了寧方園。 “兄弟身手不俗啊?實在是人不可貌相。” 寧方園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微微一笑。 “有的時候力量不來源于肌肉,來源于智慧。” “那我還真是期待和寧總的較量呢。” 兩個人越說越有**味,方宇覺得自己勸不住了,干脆掐了陳龍一把。 “我告訴你,這是我老板,你別總這么沒禮貌挑釁人家。” 他咬著牙,小聲的對陳龍說道。 這么一提醒,陳龍也有點怕了,萬一再因為自己把寧方園惹了,到時候影響方宇工作,那自己罪責就大了。 那可就不是方宇收拾他的事了,連殷甜也得收拾他一頓。 陳龍立馬閉了嘴,直到吃飯結束都沒再張嘴。 吃完飯,寧方園本來還想約三人去酒吧玩會,可方宇卻拒絕了,他實在不想賭陳龍會不會再次語出驚人了。 “陳龍今天剛來,怪累的,改天有機會的,你也趕緊回去休息了,最近工作那么多,還玩什么!” 方宇關心的說道。 寧方園聳了聳肩膀。 “那好吧,那陳兄你們先回去休息,我們有機會找個格斗館好好比試比試,我等你。” 由于忌憚方宇,陳龍沒敢說話,只是猛地點了點頭。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