翊飛白心里很清楚,這幫人聚在一起開這個大會,肯定是要干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他正氣門向來以弘揚正義為己任,以匡扶正義、救濟天下蒼生為宗旨,哪里容得下醫藥界這么多無恥之徒開這么個私會?而且還是要對付為國出力的龍殺組織。 所以這一次,翊飛白親自出馬,就是想看看這幫人到底想怎么干,并且若是有可能的話,他會想盡一切辦法去阻止這場浩劫的發生,龍殺的魔王身患重病,他前幾天就已經知道了,想應付狐貍召集的這幫人,怕是沒有什么勝算,到時候就只會落個跟仙醫門一樣的下場,那就是被滅門。 正氣門和龍殺雖然沒有什么交集,也基本上沒有什么走動,但是眼見這樣一個聲震國內外的組織即將被毀滅,翊飛白自是于心不忍,能出一絲一毫的力他都不會姑息,只要能保全龍殺,他就是少活十年也沒什么怨言,這也是他為什么急著從魔都趕回山城來的原因。 要說還是正氣門的管家得力,這是一個不錯的助手,他花錢買到了狐貍在這里開復仇大會的消息,然后立馬把這個消息傳給了門主,翊飛白基本沒有猶豫,馬上就訂好了機票。 等翊飛白到達山城的時候,這個管家就已經找到了天空之城,并且已經弄清楚了復仇大會在天空之城即將召開的具體位置。 這也是他們為什么能準備趕到會場的原因。 狐貍的花花腸子,翊飛白早就看透了,他放慢腳步,手捋下頜白須,笑哈哈地說道:“我知道令狐掌門公務繁忙,為了不打擾到你,所以就不請自到了,還請令狐掌門不要見怪。” 這老狐貍怎么會見怪呢?他巴不得這個姓翊的不要來壞他的好事呢。 “來來來,快請坐。”狐貍直接把翊飛白引向一個席位,又回頭朝他身后的硬氣老頭看了看,道:“這位就是正氣門的管家龍虎先生吧?快來,請隨你家主人一起就坐吧。” 龍虎先生可就沒有翊飛白客氣了,他冷哼一聲,跟在主子身后,只管走向了席位。 眾位賓客都為狐貍的八面玲瓏所折服,這背后一套人前一套的手法玩的可轉了,紛紛也朝翊飛白點頭哈腰。 他們的行為不少都是不由自主,盡管他們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做,但是狐貍的態度轉變了,他們就跟著變,這玩心眼誰還玩的過狐貍呀? 狐貍一邊走一邊說笑著,把翊飛白引向一個非常遠的座位。 太子和凡德也跟著招呼了起來,一時間大堂里人影攢動,大家都攔在翊飛白跟前,紛紛跟他握手交好,當然了,這也是老狐貍向他們使了眼色,不然他們那會變得這么熱情和友好? 不過太子和凡德得到的指令卻完全不一樣,他們趁眾人和正氣門這兩位老者握手言和之際,偷偷地溜到了那個遠處的座位。 他們搬了一個太師椅在那個座位上,并在椅子前安排了桌榻,備好了茶飲、點心和水果,然后笑瞇瞇地走到狐貍身邊。 那老狐貍連忙朝眾人說道:“翊門主和龍虎先生遠道而來,想是早已累了,大家還是不要打擾兩位啦,先讓兩人就坐吧!” 把臉轉向翊飛白,狐貍笑道:“翊門主,快請吧,位子都給您安排好了!” 狐貍朝那遠處的太師椅作了一個請的姿勢,看到翊飛白仍踟躕不前,便又說道:“翊門主,您請先落座,有什么時候咋們先坐下來再說。” 翊飛白這才提腳向前走了去,不過這位子的位置雖然有點遠,但是就在正堂的左邊角上,離正堂還是很近的,也就是說狐貍在正堂上講話,他能很清楚的聽到。 走至半途,那龍虎先生突然搶在了翊飛白前面,說:“門主,這次冒昧來參加這次復仇大會,已經給大家造成了不小的麻煩,我看還是不要讓令狐掌門這么費心了,就讓他們繼續開會,我們只管自己招呼自己就行啦。” 龍虎先生說話的語氣很平常,但是傳遞給翊飛白的意思卻很明顯,就是這狐貍定是在耍什么雕蟲小技了,你可得當心。 翊飛白連忙停住了腳步,臉色一凜,向狐貍說道:“狐貍,我這次來,不是來參加你們這個大會的,所以你就不必多理了,你們只管繼續開會就是,不用管我們了。” 狐貍一聽這話就有點懵了,心想這姓翊的變臉可真夠快的,說變就變了,一時間竟也無語,楞在一旁只顧著翻動起眼珠子,也是拿這個比狐貍還要狡猾的人沒有辦法。 那宋青符到底是按捺不住了,走到翊飛白跟前,問道:“翊飛白,我們開會開得好好的,你一來我們就停了,這不就是因為你么?我們客氣也客氣了,招呼也招呼了,現在讓你就個座,你扭扭捏捏的干什么?你讓狐貍怎么下臺?要知道,這個大會還是狐貍組織的。” 對于醫鬼門的宋青符,翊飛白自然是知道的,只不過他想不到的是這個宋青符隱匿多年后竟又重出江湖,想是要重振醫鬼門吧? 翊飛白正想說點什么,那龍虎先生手出一抖,一股勁風從他腰間一閃而過,一道虎拳從袖口立馬便沖了出來,硬生生地砸在了那宋青符的胸口。 宋青符脾氣暴躁,沒想到這龍虎先生比他的脾氣還要暴躁,他頂多就是嘴巴上硬,但不會輕易動手,哪里想到這個人竟然直接給了他一拳。 “龍虎,你?你”他話說到一半,便覺得喉頭里一甜,想是那龍虎先生拳力強勁,已打得他出了內血。 龍虎先生眉頭一豎,哼了一聲,道:“對我家主人說話要客氣點,不管你是醫鬼門還是鬼醫門,都得對我家門主客氣,不然的話,這下一拳可就得讓你進醫院了。” “你?”那宋青符還想再理論理論,哪想胸口已是越發的痛了,他便只好閉上嘴。 剛才龍虎先生的那一拳,已讓他橫躺在了地上,是好幾個人搭了把手,才把他給扶起來的,為了怕他因逞口舌之能而再吃虧,就把他扶到正堂的太師椅上坐著。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