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白日。 驕陽滾滾。 林凌天,雙腿翹起,盯著眼前的視頻,視頻里,那紅瞳兒已經殺成血人。 楚門,殺得僅剩二三十人。 “真頑強。” 林凌天皺眉。 這小子,能入九境大圓滿,倒是給了他不小的驚訝。 然而,那又如何? 九境大圓滿而已。 注意到什么,他猛地轉頭,看著另一處屏幕。 屏幕中,有一隊兵馬,竟然還向著戰場移動? 霎時,林凌天眼神陰冷:“我不是說了,不準任何兵馬挪動?再動者,殺無赦??” 于禁聞言,眼睛瞇起,吩咐后人:“沒聽見么,去查這只部隊” 話未說完。 眼前,林凌天忽然抬手。 目中,帶著些許震驚。 屏幕里。 那一席為首的白衣,忽然抬手,霎時,賬內熒幕,十數顯示器,全部化作黑白。 足足,上百架無人機,集體失靈。 全部墜地,摔的粉碎。 “是誰”副將于禁,一驚一乍。 倒是林凌天,臉上驚疑不定,隨后,拽緊雙拳,面露冷笑。 他終于來了! 而后,凌天戰神一步踏出,踩在一名將士腦袋頂,再接一步,出現在十米開外。 一步即十米! 帶著滔天之勢,向著楚楓而去! 下方。 一萬武門弟子,齊齊歡呼。 這是他們,舉世無雙的武門總督! 一步十米, 如此英姿,當真不負那句,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總督之威,何人能當?” “威武!” 霎時。 當林凌天來到陣前,瑤瑤開外,抬手攔住,那疾馳而來的楚楓。 武神,對峙軍神。 二十萬甲,對峙兩百人。 “讓。”楚楓手指輕捻,背后紅傘,一陣陣光芒縈繞。 林凌天臉部輕輕一抽。 雙眸中,明顯突出怒火。 沒看清楚形勢? 望著楚楓淡定面容,他深吸口氣, 算了。 不與垃圾生氣,不然,落了下乘。 而且。 他可不急。 急的,該是這孤兒。 畢竟,楚十一和他那紅顏,可都在前線不知生死? 楚楓身后,六子與曼陀羅,再忍不住,想上前怒罵。 我們的人在前殺敵,你在干什么!! 卻被楚楓抬手攔住。 “你們去救人。” 林凌天愣了許久,哈哈大笑。 “林楓,不妨告訴你,北歐前鋒有足足三萬人,殺到現在,也還有個兩萬五左右。” “而,楚門先鋒,應該只剩幾個人了,你帶著兩百人,去救那一個女人,是去送死?是,置這兩百袍澤不顧?你紅顏的命,比他們兩百人值錢?” 挑撥離間。 這時候,林凌天才發現,有時候,世俗的權勢,拿來欺壓人,是真的好玩。 誰想, 曼陀羅及楚字軍弟子,壓根沒理會林凌天,揚長而去。 而六子,在率孤狼越過林凌天時,冷冷一笑:“你也配稱袍澤?” 凌天戰神目中殺意迸射。 隨后,他轉頭,繼續看向楚楓:“楚將軍只有這兩百?不知,是否需要我林凌天,借一點兵馬給你?” 借兵。 他哈哈一笑。 你想救人,只能靠我林凌天。 等你求我借兵的時候我不借,你能奈我何? 楚楓忽然笑了。 卻也不急,而是緩緩解開背后的包裹。 “林凌天啊林凌天。” “我這人其實不那么看中權勢,也壓根,沒想過回去當那什么狗屁世子殿下。” “奈何你偏偏覺得,我會跟你搶。”楚楓輕輕開口,撫摸眼前長琴。 林凌天眉頭微微一皺,盡是冷笑。 他怎么可能信? 堂堂隱門至尊世家,家主之位連他這天命之子,都勢在必得,試問,普天之下,誰不垂涎? 然而,楚楓繼續開口:“這次的賬,我得算在你頭上。” “楚門死一個人,林家,你那一脈,還一條命。” 林凌天一愣,搖搖頭:“你說了不算。” 霎時。 楚楓手中,伏羲仙琴內,陣陣龍吟咆哮。 一雙金色豎瞳,只是一個眼神,便讓林凌天渾身汗毛豎起,如臨大敵。 前方,那孤身一人的白發兒郎,淡淡開口,聲音回蕩方圓數百米:“我是林家世子,林家誰該死,我說了算。” 林凌天雙拳緊握。 為何,真正聽到這小子承認世子身份時他,有點慌? 適時。 一名斥候,再次從前線而來:“報,報總督大人,西南方向,出現小規模隊伍,看樣子應該屬武門,共,共計兩千八百余人!” 林凌天亙古不變的臉色,終于變了。 兩千八百? 哪里來的?? 珰—— 忽然,楚楓手指輕捻,一道琴音,帶著龍吟,貫穿長虹。 這琴音,光是一聽,便只覺獸血沸騰,如一排排大軍,沖鋒壓境! “這,這是”將門內,一名將門子弟腦海呆滯:“《秦王破陣》?” 那日比武,與千機傘同樣揚名天下的,還有這一首伏羲仙門戰曲! 光是一聽,都讓人覺得獸血沸騰! 但,也有大師模仿彈奏,發現都不如那日楚人皇奏曲的錄音,來得有靈魂? 簡而言之。 貌似,只有他能彈出那味兒? 林凌天腦海轟鳴,只覺得不可思議,這,這曲子,聽在他耳中,卻讓他如墜冰窟!! 霎時。 兩千八百甲,速度暴增數倍!! 前方三十里。 紅瞳兒一巴掌拍掉眼前男人頭顱,猩紅目光,看向四周:“還有誰!!” 一聲怒吼,周遭之人,退出數十步。 身邊。 而那巾幗紅袍兒,抬手揮刀,斬到眼前盔甲上,那刀刃,轟然斷裂。 她的身上,依舊著紅袍。 可已經分不清究竟是血,還是本來的顏色。 看著手中斷劍,她嘴角淌血,可依舊噙笑。 死前,能明白偶像心里有她便已無悔。 軍前。 一名斷手青年,終于緩緩縮出大軍,出現在兩人身前,望著紅瞳和紅袍,宋七魄忽然笑了。 他深知。 這兩人,已經精疲力竭。 “楚門門主,您確實很強,九境大圓滿,強如神話。” “可怪就怪在,你剛才沒殺我,現在已經沒機會了吧?” 宋七魄笑意斐然:“唔,剛剛聽見,你喜歡叫她嫂嫂?” “那我在你面前,強了你嫂嫂,某人看見,應該會很興奮。” 誰想, 眼前紅瞳兒不怒反笑。 “你笑什么?”宋七魄惱怒。 “我要殺你,你早就死了。”楚十一全身無不彈孔,血液長流,可是渾然不見頹態:“之所以留你一命,只不過是讓我哥哥親自砍你。” 宋七魄神色怪異。 而后,退出兩步,指了指四周軍隊:“看見沒有?還有兩萬,兩萬人!!” “你那廢物哥哥,躲著就行了,他能殺我?可笑,他要真能在兩萬人的保護下殺我,怎么還不動手?來啊,楚大將軍,來殺我啊??” 在他仰天大笑之時。 忽然看見, 天空中,一道虹芒,劃破長虹。 千機傘直直落下,從他頭頂落下,順著胸腔,插了個底朝天。 一道聲音,如天雷滾滾。 “老子沒聽過這么奇怪的要求。” “紅兒,這次別睡,瞪大眼睛看好了,你偶像如何君臨天下。” 萬軍包圍中,那一席大紅袍兒女孩兒,一滴淚水劃落眼角,帶著淺淺笑 嗯,紅兒看著! 謝謝大大‘獨狼021'10票,‘海濤婉君'20推薦票,謝謝。 pk還有幾天,求訂閱打賞,許愿瓶免費,希望大大們動動手指南粤风彩26选5 上证指数年线是多少 北京pk拾规则 海南飞鱼开奖查询 今日福彩开奖号码 高频彩上海时时乐下载 陕西体彩11选5走势图 山西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股票配资哪个平台靠谱 武汉凡谷股票行情 天津体彩票十一选五 贵州快3和值走势图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等 中国体育彩票环岛赛 山东群英会规则及奖金 天津快乐十分彩 陕西11选五定位票怎么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