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看到了冰玉拿出的卷軸,面面相覷,不明白這和喜訊有什么關系。 冰玉一臉得意,他清了清嗓子,解釋道:“李門長感我一番愛子之心,愛妻之情,允我去雪國接一家老小來造化島了! 另外,李門長還收我為入門真傳弟子了,改名——李寒璧。” 眾人聽了,心里都是酸酸的,尤其是冰蒼,要說也是——來了三個元嬰,倆個分別被墨門主和李門長看上了,合計就剩下他灰溜溜的回去了,心里沒法舒服了。 冰蒼一下子連有了新靈軀的好心情都被打散了,敷衍的隨著眾人說了幾聲“恭喜”就躲到角落發呆了。 而此時的李寒璧對著眾人擺擺手,說道:“若單是我自家的好事,我也不這么著急的跟大家說是喜訊了,先別忙著恭喜我闔家團聚,我下面要說的,才是我們大家的好事那! 你們帶著這副李門長的手諭,明日起回陳國,我和墨師妹就不陪你們回去了,我們要去霧國,到霧國后,求秦尊者給我們造幾塊海中浮地。 我們要造滄海城,我們鱗壇眾弟子在本界的安身之所——滄海城。” 這消息當真是讓人興奮,其實上,就算是有了新的軀體,這些鬼族們依然擔心自己將來的生計。鬼族在雪原過得并不好,終年風雪的冰原什么都沒有,但就這樣的一個地方,仍會被鬼族懷念,因為那是他們的家。 如今他們雖然有了軀體,但是沒家園了。讓他們貿然融入到陳國,陳國接受不接受是一回事,他們自己能不能融入也是個問題了。 落葉總要歸根,游子也想有家,當雪國注定敗亡覆滅之后,這些人其實更渴望有個新的地方接納他們。現在聽到要建設自己家園的消息,自然是會異常興奮了,哪怕這是一個還沒建造好的家園,還只能算是希望中的家園,但那畢竟是希望啊! 眾人開始紛紛向李寒璧打聽起滄海城的事來,而李寒璧則給大家詳細介紹起來…… “滄海城初步想法占地要二百畝左右,以普通的山石厚土為基,靠戊土聚靈之法把它們凝結成一大片空地,再在上面建起樓臺亭閣,打造出一座會飛的海上浮城來。 別驚訝,你們不是也看到遮月崖現在浮在半空了嗎?這對于我萬象門來說,做到了不難。 但是這次我們要霧國幫忙,因為我們這城不再接地氣吸納地靈了。我們要在城中造個大衍陣眼,隨后城中之人向陣中灌注靈力,讓大城的大衍之陣循環起來,就能把滄海城打造成浮空的城堡了。 大衍陣是什么?知道咱們在陳國聽說要建還沒開建的太一圣城嗎?我們這滄海城跟太一圣城用得是一個法子,這大衍陣就是建造太一圣城的根本,也是我們滄海城的本源! 滄海城比太一圣城要小,而且不會飛,除此之外,與太一圣城再無差別了。 哦……還有個區別——太一圣城能飛,滄海城不能飛。 其實飛行在空中消耗彌大,且除了唬人外也沒什么用處。我們的滄海城不造飛靈陣法,只需在地基上繪制上幾個浮空陣法,消耗很小的靈力就能浮在海面上,比那個太一圣城要實用多了。” 李寒璧的話讓眾人聽得目眩神迷,浮在海上的城堡,聞所未聞啊!不過萬象門哪件事不是為常人所不能為的,業火紅蓮現世凡間,給他們鬼族重造身軀,萬象門做的聞所未聞的事還少嗎? 這光景,一個叫冷封的鬼族開口問道:“李師兄,您說的這個大城要多久才會建好啊?是不是建好之后,我們這些新得軀體的鬼族就可以去滄海城了啊?” 李寒璧皺起了眉頭,對冷封說道:“別再自稱鬼族了,整個雪國都被玄冥老兒放棄了,我們現在與鬼族還有什么關系?記得我們現在是萬象弟子了,雪國那些鬼族是萬象門的臨時弟子,與陳國那些做破界舟的同胞一樣。” 聽到這話,一直在角落沉默寡言的冰蒼開口了,“李師兄說笑了,雪國那些同胞可比不得陳國的弟兄幸運! 就算同是萬象門臨時弟子,陳國現在的弟兄熬過幾年的勞役后,就有機會來造化島了,雪國的弟兄哪有這份幸運? 雪國的弟兄為了能去陳國,花了多大的代價你又不是不知道! 同人不同命的!就好像我與李師兄一般,都被再造了軀體,李兄的幸運又豈是我能比的?” 冰蒼的話里帶著濃濃的酸意,也別說——陳國一共來了三個元嬰鬼族,倆個被收成了內門弟子,冰蒼若還能安然處之那才怪了! 若說墨綾綃還是沾了女修的光的話,那李寒璧可原本跟他一樣的。就因為顧及家眷,去求了一下李滄海后,就變得前途無量了,這等天降機緣怎能不叫冰蒼羨慕嫉妒恨那! 李寒璧這時候抬頭看向冰蒼,含笑說道:“若說幸運啊,我們七個確實比別的同胞要幸運了許多,但若說我比你幸運,倒也未必。 你的福緣可不比我差的。” 聽到這話,冰蒼不由得愣了,他起身來到李寒璧近前,探詢的口氣問道:“李門長……對我也有安排?” 李寒璧哈哈大笑,說道:“不光是你,我們來的這七個都有安排的。 你知道我為何說雪國的鬼族也是臨時弟子嗎?因為他們和陳國的諸多兄弟一樣,只要熬過勞役,就能再造軀體了。 我給你們的那卷‘憐子未必不英雄'的卷軸,你帶給陳玄明,就說這是李門長的意思。 李門長受到墨師妹和我的請求,都是要從雪國把鬼族救出自己的親眷,他這才發出‘憐子未必不英雄'的感慨。 李門長說——眾多新晉萬象門的弟子都有親眷在雪國,都該救!但是如果把雪國的鬼族全變成凡間生靈,一個陳國負擔太重了,所以求陳國主幫忙,接收現有臨時弟子的親眷。” 說完這話,李寒璧從懷中又掏出倆個卷軸來,說道:“李門長憑空給陳國添了許多負擔,心里也過意不去。 這倆個卷軸,一個是‘甘霖法',一個是‘戊土匯靈法',配合著給陳國的耕田使用,能讓陳國的耕田畝產翻倍。 我們給陳國帶來了那么大的負擔,這便是給陳國的賠償了。 這三個卷軸給你,不管你跟陳玄明怎么談,總之我們要把雪國的鬼族轉化成鱗蟲靈軀,讓他們來建設滄海城。 霧國和滄海城都不產糧,而再造軀體的鬼族都要吃人間煙火了,所以這糧食就得靠陳國供養了。 滄海城不是一蹴而就的,雪國的鬼族也不能一下子全都接受,這份轉化同胞的工作,就交給你和在場的這幾位兄弟啦。 此事如何操作,怎么個章程,你們自己把握吧。” 冰蒼登時明白了,展顏笑道:“小弟明白了,李門長的這個救親眷的法子可以無限用下去的! 這次我們這些陳國的弟兄救出自己的親眷,等到缺人手的時候,救出的這些雪國兄弟又可以有親眷需要救了,這么慢慢的隨著我們的滄海城建成,雪國的弟兄們就都能變成萬象弟子了。 可我不明白,李門長給出的讓糧食增產的法門,這禮是不是重了啊?我們雪國總共才多少鬼族啊,全轉化過來,也不會吃掉陳國現在的全部糧食吧?這讓陳國產糧能翻番的法子可是長效的法子,就這么輕易給出去了?” 李寒璧嘆道:“這便是我等與門長大人眼光的差距了。 我們雪國一眾,選擇來到大陸生存,最受沖擊的就是大陸上的幾個人類國度了。 我們全是有修為的,所以實力遠遠超過大陸上的國家。當初我等自閉在冰原,他們不會顧忌我等,現在我們走出冰原了,人家怎能不顧忌我等啊! 所以,李門長給了陳國增長糧食產量的法門。其實增不增糧食產量,增長的是不是夠我們消耗都不是問題,這代表著一種態度——我們滄海城日后以商立國,不種糧食。 如此大陸上的人類國度因為能用糧食控制我們,所以才會放心我們的發展。因為我等的發展有瓶頸,不能產糧,在陸地上沒有根基才不會威脅到人家,人家才會放心的跟我們做生意。 李門長這是為我們謀求后世福澤,求靈通界的長治久安那!” 眾人聽完李寒璧的解釋后,這才明白了這三個卷軸背后的良苦用心。大家一陣唏噓,都稱贊李門長濟世救人的神仙做派。 冰蒼這時問李寒璧道:“師兄,你去霧國是求秦尊者賜下滄海城的制造之法,那墨師妹陪你去干嗎?” 李寒璧笑道:“她去嫁人。她要嫁給現在的霧國國主——沈長生,沈長生是沈尊者的高徒,是只本相為九命猞猁的妖圣。 他倆成親后,霧國除了秦尊者的人類一脈外,全數妖族都歸于萬象門的門下,這是秦尊者給本界妖族找的出路,他們和我們一道建設滄海城。” 說到這,他歪著頭看著冰蒼,調笑道:“你若對墨師妹存著心思,還是趁早打消了吧,不過鬼族再造的女子,尤其是墨師妹門下的鮫人,哪個都是絕世容顏,你能從那里選個良配。” 冰蒼的臉登時紅了,他抬腿向外走去,嘴里念叨著,“你就知道調笑我,我不跟你說了,我去找李門長。” 李寒璧說道:“你找誰也沒用!人家墨師妹愿意這門親事的……” 冰蒼這時滿臉通紅的回過頭,對李寒璧說道:“我不是為了這事……我找李門長是因為——我也要幫著梳理整頓雪國每年來造化塔的人員,這擔子也不輕的。 我不怕擔這擔子,但我要和你一樣做李門長的入室弟子,我也要求李門長給我賜名!”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