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石大廈門外,蒙面男子對著小成頭上崩了一槍之后,把槍往衣懷里一裹,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跑。 “咕咚!” 悶響聲泛起,小成頭顱破碎的殘軀轟然倒在了磐石大廈門前,身下很快積滿了一片血液,映照著街邊的璀璨霓虹。 “小成!!” 大廳內,柴華南看見這一幕之后,先是一怔,隨后邁步就要沖向門外。 “咣當!” 與此同時,大廈一層保安室的屋門被人一把推開,兩名戴著口罩和鴨舌帽的男子竄出門外,直接舉起了手槍。 “小心!!”楊東看見這一幕,拽著柴華南的胳膊,瞬間沖向了一邊的走廊。 “砰砰!” 兩把手槍同時駁火,子彈打在貼著瓷磚的墻面上,碎屑橫飛。 “叮叮!” 楊東聽見子彈崩在墻上的錚鳴,根本不敢抬頭,拽著柴華南沖進走廊之后,徑直沖進了亮著燈的衛生間里,但剛一進門,楊東就愣住了,因為這個衛生間唯一的窗子上,焊著極為牢固的鋼筋防盜窗,憑借人力,根本不可能打開。 “踏踏!” “嘭!” 與此同時,外面的走廊內再次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以及踹開其他房門的聲音。 “柴哥!你別動!躲好!千萬躲好!”楊東在房間中掃視了一圈,拎起一個立在墻角的滅火器之后,直接推著柴華南向衛生間最里面的插間走了過去。 “小東!你別動!這些人是奔著我來的!我出去!”柴華南在親眼見到小成中槍身亡之后,臉色陰沉如水,邁步就要出門。 “柴哥!事到如今,你還沒看懂嗎!白家不僅僅只是想要一個聚鼎集團!他們還想把咱們所有人斬草除根!現在成哥已經沒了,你感覺就算你出去,他們還會放過我們這些人嗎?!你沒了,我們死得更快!”楊東咬著牙低吼一句。 “白家人,把事做的太絕了!”柴華南聽見這話,神情木然。 “聽我的,千萬躲好!”楊東把柴華南推進隔間里之后,拎著手里的滅火器,呼吸急促的站在門內一側,同時掏出手機,給鞏輝發過去了一條短信,內容極為簡單:一樓!槍! “踏踏!” 十多秒鐘之后,衛生間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隨即,衛生間的門被緩緩推開,一只握槍的胳膊伸進了門內。 “我去你媽的!”楊東看見這只握槍的手臂,手里的滅火器掄圓了,直接順著房門砸了出去,門外的槍手看見迎面而來的滅火器,本能后撤一步。 “嘭!” 四公斤沉的滅火器砸在槍手的右肩,讓他的身形一個踉蹌,手掌也在本能之下扣動了扳機,子彈打在水槽上方的鏡子上,爆開一片蛛網紋。 “找到了!人在這屋!”槍手被楊東用滅火器砸的肩頭劇痛,根本抬不起胳膊,對著正在搜查隔壁房間的隊友怒吼了一句。 “我在你大爺!”楊東在槍手喊話的同時,已經沖出門外,手中的滅火器噴頭直接對準了槍手的臉頰。 “滋滋!” 隨著滅火器中的干粉噴涌而出,槍手瞬間瞇眼,下意識的把臉側向了一邊。 “嘭!” 楊東再度舉起滅火器,對著槍手的頭上憤然砸了下去。 “咕咚!” 一聲悶響,槍手直接被楊東砸至昏厥,踉蹌著倒在了地上。 “小B崽子!”剛剛從隔壁配電室循聲跑出來的另一名槍手,抬臂舉槍。 “嗖!” 楊東看見這人的動作,舉著手里的滅火器,猛地甩了過去。 “操!”槍手看見凌空砸下的滅火器,本能間向屋內退去,笨重的滅火器剛好砸在了他剛剛站立的地方。 “踏踏!” 楊東看見槍手躲開,彎腰就準備把第一名槍手脫手掉落的手槍撿起來。 “刷!” 與此同時,配電室的槍手已經探出了身體,甩手就是一槍。 “砰!” 槍聲震蕩,激射的子彈打在地面上,濺起一陣碎石,彈著點距離楊東撿槍的手掌,僅有不到十厘米的距離,而他的手被濺起的碎片一崩,已經鮮血淋漓,而且在高度緊張的情況下,楊東也感覺到了手掌傳來的痛感,第一反應,就是自己的手中槍了,于是本能縮了一下手。 “你媽了個B的!”槍手看見楊東沒撿到槍,猛地往前跑了幾步,槍口瞬間指向了楊東的腦袋。 看見對方的動作,楊東心里咯噔一聲,頭腦中已經一片空白。 “砰!” 炸雷般的槍聲在空曠的走廊內炸響,陣陣回音,開始不住回蕩余音。 楊東蹲在原地,看著胸口被掏出一個拳頭大小彈洞的槍手,還有滿地粉塵上大片的血點子,猛然抬頭。 “咕咚!” 槍手倒下,站在走廊盡頭的吳定遠,仍舊還保持著舉槍的姿勢。 “遠哥?!”楊東看見吳定遠,心中升起了一抹劫后余生的釋然。 “刷!” 吳定遠看了一眼墻壁上掛著的監控,微微點頭后,轉身就走,很快消失在了磐石大廈門前。 “叮——” 與此同時,隨著電梯門敞開,鞏輝和羅漢兩人,速度極快的跑到了大廳內,但是剛跑到走廊邊緣,就被眼前的場景震驚了。 “東子,這他媽怎么回事啊?”羅漢看著滿地干粉,和已經被血染紅的地面,當即愣住。 “別問!走!馬上走!!”楊東喊了一句,兩步竄進了衛生間內,看著里面的柴華南:“柴哥!遠哥殺人了!咱們得立刻離開!” “白家的人太急了!急到連自首的時間都不愿意給我嗎?!”柴華南此刻臉色煞白,但一雙眼眸,已經紅的嚇人。 “柴哥!他們根本就沒想給你留活路!或者說,他們根本就沒想給聚鼎的每一個人留退路!你現在不走!就真的來不及了!”楊東頓了一下:“槍一響,咱們就已經沒有選擇了!” “走!”柴華南雙拳緊握,大步向門外走去。 語罷,楊東跟在柴華南身邊,快步離開了衛生間,鞏輝和羅漢見狀,也邁步跟了上去。 “光耀的人?”鞏輝等楊東出門,語速很快的問道。 “對伙的人已經瘋了!從后門抓緊走,否則等警察一來,咱們全得廢!”楊東情緒煩躁的回應道。 “他媽的!”鞏輝罵了一句,剛要邁步,目光正好瞥見了倒在大廈門前,已經冰冷的一具尸體:“小、小成?!” 柴華南隔門看見小成的尸體以后,周身顫抖的在原地僵立了大約五秒鐘的時間,咬牙轉身:“走了!” 半分鐘后,眾人從磐石大廈后門離開,直接站在了一臺落滿灰塵的商務車邊,鞏輝繞到車后,在車的排氣管子里抽出用防水布包好的車鑰匙,率先打開車門,坐進了駕駛室內,隨著柴華南等人登車,鞏輝踩著油門駛出院子,逐漸融入到了街道當中,同一時刻,隔壁的對向車道上,已經有不少打著警燈的警車,開始向磐石大廈方向疾馳,而這種出警速度,如果沒有提前準備,是絕對達不到的。 商務車內,氣氛十分壓抑,似乎所有人都在小成身亡的打擊當中,沒有緩過神來。 “大哥,光耀在磐石大廈動槍,就是想把那些砸在你身上的負面新聞,全都以實際形態報道出來,這樣一來,你就沒有退路了。”鞏輝把著方向盤,嗓音低沉:“他們是想通過這一件事,把咱們所有人全都拖在大L,只要咱們因為這些事被傳喚到案,接下來,警方想怎么擺弄咱們,就會全由白沐陽說了算!” “他們要是想折騰,那就折騰吧!”柴華南此刻已經徹底無法再去壓制自己的情緒,嗓音極為低沉:“聚鼎集團,我絕對不會讓白家吞下去!就算聚鼎沒了,也得拖著光耀一起下水!” “我用小學同學的名義,在金Z西甸村那邊,租了一家飼料加工廠,那個地方比較僻靜,而且不管是去海邊還是上島,最多也就是十分鐘的車程,能離開的路線很多,不少從C鮮偷渡的人,都會從那邊上岸。”鞏輝快速回應道。 “通知所有人都過去吧,咱們在那邊集合!等這邊的事辦完,咱們一起走!”柴華南點頭開口。 “柴哥,那嫂子和小雨、浩哲怎么辦?”楊東側目問道。 “我會安排他們離開,讓你的人先去西甸村吧。”柴華南語罷,直接掏出電話,撥打著李俊茹的電話號碼。 “輝哥,找個合適的位置,我得下車。”楊東聞言,輕聲向鞏輝開口道。 “你要回去接人?”鞏輝聽完楊東的話,微微有些不解:“林天馳不是在外面嗎,讓他帶隊不就行了嗎?” “我在外面,還放了一筆備用的錢,這錢除了我,別人拿不出來!”楊東抬頭解釋了一句。 “現在情況比較特殊,要不,你還是等等吧。”鞏輝扭頭勸了一句。 “沒事,我心里有數。”楊東堅持了一句,同時不動聲色的給了鞏輝一個眼神,指著柴華南,微微搖了搖頭。 “行吧!”鞏輝微微一怔,隨即打著轉向燈,把車停在了一邊,拿出了車內的紙筆:“今天晚上,咱們的電話就得被定位,在最短的時間內,把卡全扔了,然后去西甸村的碩康飼料廠,找一個姓劉的廠長,他會帶你找我們,你等一下,我給你寫一個新的號碼。” “放心!”楊東接過寫著鞏輝碼號的紙張,跟羅漢一起站在了車下。 “嗡嗡!” 楊東和羅漢下車后,鞏輝駕駛著商務車,很快消失在了夜幕下的街道當中。 “東子,你為什么不跟老柴一起走?”羅漢知道楊東的一番話都是虛言,他也根本沒有私藏什么備用的錢。 “柴哥之前決定自首,就是為了保護身邊的人,但是小成一死,就說明他去自首,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所以接下來,他肯定要拼命,這種情況下,我得陪著他。”楊東頓了一下:“但今天張曉龍和湯正棉遇襲的事,已經說明咱們家里不干凈了,在這個鬼沒有揪出來之前,我沒辦法跟在老柴身邊。” “你想怎么把人找出來?”羅漢皺眉開口。 “家里這幾個小崽子,都是在咱們最難的時候邁進來的,我真想不明白,怎么會有人做出這么傻逼的事呢?”楊東并沒有回答羅漢的問題,反而無比痛心的念叨了一句。 …… 磐石大廈的槍擊案發生二十多分鐘以后,孫建勛也接到了同事打來的電話,在回家的路上又再次返程,匆匆趕回單位后,邁步走進了大案隊辦公室當中:“怎么回事,又響槍了?” “可不嘛,下午安居小區的槍案還沒頭緒呢,這邊又來了一堆事。”屋里的一個同事把卷宗遞給了孫建勛,開口解釋道:“半小時之前,磐石大廈發生槍擊案,聚鼎集團的一名員工郭長成在大廈門前中槍身亡,隨后,兩名槍手在大廈內部,對聚鼎集團的董事長柴華南和員工楊東進行了槍擊……” “楊東?!”孫建勛聽說楊東牽涉其中,瞬間眉頭緊蹙:“人怎么樣了?” “根據酒店監控來看,楊東與兩名槍手發生了沖突,用滅火器打暈了一個人,隨后,因為涉嫌槍案的網上通緝逃犯吳定遠持槍出現,打死了另外一名槍手,再之后,吳定遠先行離開現場,楊東和柴華南也在兩分鐘后離去,至今下落不明,在警方到場之前,那名被楊東打暈的槍手也在蘇醒之后跑了,另外一人的身份已經調查清楚了,是一個叫做隋根的本地人,身上也背著涉嫌命案的通緝。”同事語速很快的解釋完案情,隨后頓了一下:“這個柴華南也夠牛逼了,自從他打了那個叫做孫安瑤的女演員之后,網上關于他涉黑的新聞,就開始鋪天蓋地的瘋傳,他倒好,這時候不知道消停瞇著,還敢舞刀弄槍的折騰,他真是嫌自己命長,也把咱們警方當成吃干飯的了!” “咚咚!” 就在孫建勛與同事對話的同時,另外一名警員敲了敲敞開的房門:“孫哥,三樓!緊急會議!” 【本章四千字】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