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接上文,上回書說到木青冥見到了四大護法,原來四大護法是受命于尸骨婆的。而尸骨婆的目的,是要他們表面效忠于長生道這個邪教,實則暗地里是要陰劉洋,并且幫助木青冥,戰勝木青冥他們這些鎖龍人戰勝長生道邪教的。這個忽然起來的消息,讓毫無準備的木青冥大吃一驚。引出來交代完尸骨婆讓四大護法告訴木青冥的一些事情后,西護法讓木青冥臨走之前,記得帶走他的玄清劍,千萬不能讓這把神兵,又落在了長生道的手上。同時東護法也叮囑木青冥,一定要去好好的了解一下,長生道真正的過去。】 夜幕下的圓通山寂靜籠罩,就算如今山中草木凋零,也在夜色下難見山中真容,只能隱約看到一個輪廓。 而山下圓通山邊上的警廳中,趙良的辦公室里真真的是霧鎖煙迷,迷霧重重。 正坐在辦公桌后的趙良,嘴里叼著紙煙卷,一口早已被煙熏得發黃的牙齒,輕輕地咬著卷煙末端。 手里拿著他的盒子炮,正在裝彈。 “你們家木少爺真怪,前些天還讓我慢慢抓那些還藏在城里的長生道教徒呢,今天就要全部抓了。”許久后,裝彈完畢的趙良手握槍柄,把手中盒子炮一橫,甩手瞄準了不遠處的玻璃窗。 同時在煙霧之中,瞇眼起來,緊盯著槍管上的準星。 就坐在他對面的妙筆,呵呵一笑,對趙良說到:“我家少爺這是給你個升職的機會,之前慢慢抓是為了讓你一直都有點忙的事情,現在一口氣抓了,也是為了讓你升職,怎么到了你嘴里,還成為我家少爺的不是了?”。 其實是最終的決戰在即,木青冥打算剪除長生道安插在城中的眼睛和耳朵,讓龜縮在西山上的長生道,徹徹底底的成為聾子和瞎子。 趙良聞言,也是呵呵一笑,趕忙放下了手中的槍,手夾著煙卷彈了彈煙灰,趕忙給妙筆賠了個不是后,又拿起手槍把玩起來。 “算了,誰讓我家少爺和你是朋友呢。”妙筆也沒有跟趙良計較,言歸正傳道:“還有一件事,你們省警廳把所有長生道的檔案放在了哪里?我今天就要知道。”。 木青冥今夜給妙筆的任務之一,就是這個。一是幫趙良解決幾個身懷邪術,還暗藏在城中的長生道教徒。二來,是要知道省警廳把長生道的機密檔案,藏在了什么地方? 鎖龍人不可能一直在城中,待到長生道徹底鏟除,風水大陣永不停息之日,大多數鎖龍人總是要離開這個城市的。到時候這些有關的資料都要銷毀,抹除鎖龍人的存在痕跡。 要靠趙良他們這些省警廳的人,自覺的去銷毀是不太可能了的,木青冥早已打好了算盤,必須自己銷毀。 所有檔案一經銷毀,再用過往煙云術給全城人抹去記憶,就沒有濁胎知道鎖龍人的存在了。 雖然這樣也會讓長生道失去被萬人唾罵的機會,但木青冥也不得不這樣做。 總比把鎖龍人永遠暴露在眾人面前的好。 夏啟時代的鎖龍人悲劇,不能再繼續上演了。 “地址就在這里。”趙良早有準備,把提前畫好了的地形圖,從抽屜里拿了出來,遞給了妙筆。 辦公室里除了他們兩人,只剩下了趙良口中吞云吐霧而出的刺鼻煙霧,所以趙良也沒有偷偷摸摸的。 不過省警廳暗中早已有了防備;或許是邪教存在也讓官府覺得丟人,所以長生道的檔案都是絕密檔案。 在加上上次省警廳的檔案室被長生道突襲,起火一事,他們重開的檔案都秘密存放在一個機密的地方。 也是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知道這個地點的人少之又少,幸好趙良就是知道地點的其中一人。 “可這個地方向來是官府,存放機密檔案的地方,一向是內緊外松,外面看起來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內部卻是守衛森嚴。”在妙筆接過了地形圖時,趙良提醒他,道:“去的時候小心一點。”。 提醒歸提醒,但趙良沒有太多的擔心。他知道木青冥他們這伙人能耐不小,看守檔案的那些人手里的幾條破槍,奈何不了木青冥他們這些鎖龍人的。 不過趙良還是仗義的;木青冥是幾日前才和他私下說的此事,趙良就盡心盡力的去辦了。 至于之前他上司要他做的事,那種等到鎖龍人鏟除了長生道后卸磨殺驢的事情,趙良早已決定欺上瞞下,打死也不背叛,暗算木青冥他們的。 “嗯。”點頭著的妙筆看了看手中地形圖,將其折疊起來后收入了袖中。 與此同時,妙筆也收到了妙天的意念傳音:“妙筆,那幾個比較厲害的長生道教徒已經被誅殺,可以讓趙良行動了。”。 “知道了,我馬上過來和你回合。”妙筆用意念傳音對妙天這么說著,于煙霧之中站起身來,張口對對面又點了一支煙卷的趙良說到:“你可以行動了。”。 話音落地,煙霧之中的妙筆身形一晃,消失在了趙良的眼前。 他們鎖龍人總是這樣來也匆匆,去也匆匆,趙良都早已習慣了,也未大驚小怪。 趙良也隨之站起身來,把手中手槍別到了腰間的槍盒子里去后,踏步向前走到辦公室門口,拉開了大門,對門外已經在分發武器的手下們朗聲說到:“按名單和地址,逮捕城內外所有長生道教徒。如有反抗者,一律就地槍決,決不姑息!” 暖風習習,在陰陽之間的夾縫中回旋,卻只在陽間這邊徘徊不斷,不敢逾越中間的界線進入對面的黑暗之中。 那邊陰風咆哮,看似兇惡,但也不敢逾越中間的界線,涌到光明一片的這邊來。 在這個兩界之間的夾縫里,陰陽可謂是涇渭分明,互不干擾又互不糾纏。 木青冥和墨寒,站在光明的這一邊,立在陽間這邊。 而四大護法,卻還在黑暗的那邊。 他們四人面色堅定,看向木青冥和墨寒的眼中充滿了期許。 四大護法就算是置身于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也滿懷著希望。而他們的希望,就是對面的木青冥和墨寒。 他們堅信,木青冥和墨寒能戰勝長生道的。 并不只是因為尸骨婆是這么告訴他們的,戰勝長生道,徹底鏟除這個邪教的關鍵在于木青冥。 還因為在來到這里之前,他們都和木青冥以及墨寒交過手,沒有太撼天動地,但木青冥他們的配合默契,力量自然也不可小覷。 尤其是搶奪皎云的計劃非常完美,也很出色。 再加上之前墨寒暗中埋下火之靈氣的那一招,也足以讓四大護法都感到震撼。 而長生道的教徒們,卻沒有鎖龍人的這種默契。 現在他們四大護法信了,尸骨婆果然沒有誆騙他們,木青冥他們這些鎖龍人,或許是可以真的創造新的傳說的。 現如今能能鏟除長生道的人,恐怕只有木青冥和墨寒了。 只是木青冥還不能完美的控制體內力量的這點,讓東護法看得有點著急。至于墨寒,道行是精進了不少,可也還沒有到高深莫測的地步。 但是,劉洋已經越來越接近邪神的力量了。 一旦讓劉洋如愿以償,力量更盛,超控生死和壽命,號令尸體大軍,那就不是現在的木青冥和墨寒能戰勝的了。 好在還有時間,木青冥他們在道行上也還有進步的空間 “青冥,你磨練磨練你的眼力吧,會有意外收獲的。”想到此,東護法又在木青冥重重地點頭答應下四大護法們要求時,忽然說到:“你現在魔氣已經完全轉化,不受魔氣折磨,對真炁的控制也更容易。但全新的真炁非常強大,你的雙眼也因此獲得新的力量,多使用使用才能熟能生巧的。”。 “知道了。”徹底冷靜下來的木青冥,點頭應了一聲。 鐵寶就在他眼前,但對方已經死了,木青冥覺得再怎么激動,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了。 索性不如冷靜對待這個改變不了的事實。 “那你們其他人呢?”而墨寒則沉思了許久后,環視著其他護法,略有擔憂的問到:“西護法會和邪兵融為一體后,長生道會對你們做什么呢?”。 這是墨寒沉思很久想到的;以她對長生道的了解,這個邪教也是喜歡物盡其用的。 “我們和劉洋思緒連接的時候,依稀看到了他是想要在邪兵鍛造出后,讓手下的幾個教徒,吞噬我們的靈魂,瓜分了我們的力量。”南護法看了看西護法和自己以外的東護法和北護法,又看向了墨寒:“為了對付你們,長生道也不準備單打獨斗。他們中有些教徒最近也道行精進,一日千里。估計是為了最后的決戰,做足了準備。”。 “原來如此。”墨寒轉頭看向丈夫,眼含擔憂不減反增。 長生道要是真的這么做了,還真的就不好對付了。 一個劉洋都讓他們頭疼,再加上幾個道行精進的教徒,只會給鎖龍人們帶來更多的麻煩。 但是墨寒看木青冥面色嚴肅,但無驚無懼,似乎根本不怕劉洋。倒是木青冥眼中多有憤怒神色,對長生道的種種行為倍感憤恨。 長生道總是喜歡這樣玩弄他人,甚至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隨意犧牲劉洋之外的任何人,這是讓木青冥最反感的地方。 所以他無論如何,于公于私,都一定要鏟除長生道的。 “青冥,你也是長生道計劃的關鍵,因此你也要多加小心。”緩緩站起身來的東護法,叮囑木青冥道:“雖然還想和你多聊一會,可是時間已經不多了,你們畢竟不是死人,在這個陰陽夾縫之中不能待得太久;你也別太早的過來,多看看這世間的一切,壽終正寢之時再來這個世界找我,告訴我你看到的一切,到時候我們再把酒言歡,把你所見的一切都告訴我。”。 “嗯。”木青冥再次激動了起來,但千言萬語,只是化為了一個字,蹦出口中。 “那個小狐妖,作為同族,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與此同時,南護法也注視著墨寒嫣然一笑,笑顏猶如黑夜中綻放的曇花:“當年我開創狐火,源自于見識過鎖龍人的天火術,參考他們的岣嶁神通聚集天地靈氣化為力量的能力,來強化了狐火術;所以你現在是鎖龍人的話,只要真炁強大,狐火也能威力有所提升。”。 陰風回旋,但四大護法身上的衣袍還是紋絲不動。 他們站在陰氣濃郁的昏暗之中,逐一對木青冥和墨寒做著最后的叮囑。 因為日后已經沒有機會了。 “啊,對了對了。”就在南護法才說完話的時候,東護法忽然想起了什么,趕忙對木青冥急聲說到:“轉告妙雨和妙樂,我們不是有心傷害她們的。還有你的徒弟皎云,也是一樣的,替我給她賠個不”。 “我知道了。”木青冥瞳仁一顫,打斷了東護法的話。應是應下來了,但是木青冥還是不知道怎么跟妙樂說鐵寶的事情。 而且離別在即,日后又是長時間的離別。不出意外的話,再相見之時,只怕又是幾百年后,木青冥和墨寒都入土為安之日。 而且很有可能,長生道攝取了他們的靈魂后,就算木青冥和墨寒駕鶴西去,也再也見不到四大護法了。 這離別來的突然,也倍感悲涼,木青冥和墨寒無不是悲從心頭起,說不清的苦澀縈繞心頭,揮之不去。 “木家年輕的鎖龍人,你的真炁有魔氣的轉化,雖然我不知道你體內過去怎么會有魔氣的,但你對于魔功一定也了如指掌。我沒有什么好教你的,就算是長生道吸收了我的力量,也不能完美超控。”木青冥和墨寒五味雜陳,北護法卻又對木青冥說到:“記住了,對付魔功在于封印和禁錮。”。 北護法的話讓木青冥想起了和張倩倩斗法之時,差點入魔,也是墨寒用狐媚術讓他清醒過來的,這確實一個不錯的辦法。 “記得把我們的這段記憶洗去。”與此同時,西護法也站起身來,對木青冥說到:“而且記得帶來我手中的玄清劍,那也是一把神兵,可不能再落在長生道的邪教手中。你手下那個用寒氣封住我們四肢的弟子,體內水之靈渾厚,玄清劍木屬,正好相生,送給她了。”。 西護法說的是龍姑,但是說的沒錯。 正因為體內也是水靈居多的鎖龍人,所以更容易控制大桃木打磨煉造而成的玄清劍。 而且,要是再把那把上古時期的玄門法寶留給長生道,確實不是什么好主意。但要是木青冥他們趁機帶走,長生道也只能吃了啞巴虧。 木青冥忽然覺得,要是四大護法不是站在他這邊的,又不是死而復生的人,受尸氣困擾而沒法完全發揮實力的話,他應該不敢與四大護法為敵的。 不過,能再見到鐵寶,木青冥還是心頭涌現一絲絲欣喜的。 “寶哥,我一直想對你說,對不起。當年我不是故意要殺了你的,那時候我已經入魔了。”木青冥踏前一步,注視著東護法立正站好后,深深鞠了一躬,把腰深深地彎了下去。 而鐵寶一愣后,使勁撓了撓頭,有點不好意思的呵呵一笑,道:“我知道的,沒有怪過你也沒有后悔阻止你入魔而丟了命。”。 彎腰低頭著的木青冥,注視著自己的腳前地面,雙眼通紅,在眼眶之中打轉的淚水忍不住涌出,如斷線玉珠滴在了地上。 “起來吧青冥,以后別活在自責你了,好好的活下去,替我把膽敢控制我靈魂,剝奪我自由的長生道消滅了。”頓了頓聲,東護法又不急不緩的對木青冥這么說到:“還有你妻子很漂亮,你小子小時候的夢想成真了啊”。 說罷,瞥了一眼聞言略顯嬌羞的墨寒,對木青冥嘿嘿一笑。 木青冥抽泣一聲,緩緩直起了腰來時,西護法又提醒他道:“時間不多了,快洗去我們在這里的記憶然后離開吧。”。 就在此事,眼中還有含淚的木青冥,與對面的東護法四目相對。 兩人對視之下雙眼中的瞳孔,再次變得一片殷紅。 四周狂風忽起,連連呼嘯。 木青冥心含不舍的緩緩抬手,捏出了過往煙云術的手訣。 “記得去查訪一下長生道真正的過去,他們在過去曾經用假歷史,掩蓋了整個邪教真正的歷史。而且據尸骨婆說,現在只有在昆明附近,能查到長生道的真正歷史了。”就在手訣成形之時,東護法又一拍腦門,趕忙對木青冥急聲說到:“你需要知己知彼,才能戰勝長生道的。”。 狂風大作,有如下山猛虎一般連連呼嘯。 不再流淚的木青冥臉上掛著淚痕,臉上神情也變得堅定,重重地點頭,對對面依舊眼含期許,看向他們夫婦的四大護法,緩緩運氣。 他要在東護法用離魂術把他送走之前,洗去對方的記憶;關于在這個陰陽夾縫之中的記憶。 “木青冥,在對付長生道的事情上。”就在木青冥施出過往煙云之時,依依不舍的東護法有開口說到。 緊接著,他們四大護法一起異口同聲的,對木青冥和墨寒說出了一樣一樣的話,也是他們對木青冥夫婦的期望:“一定不要手軟,斬草定要除根!”。 “嗯,一定!”木青冥斬釘截鐵的應了下來之際,自己和墨寒眼前一黑,再次什么都看不見了。 下一秒后,木青冥和墨寒再次恢復了視力,卻不再見到陰陽之間的夾縫了,他們的靈魂回到了體內,眼前場景自然就是海埂大壩之上。 安靜的結界之中大風已經停歇,對面的四大護法,還在呆愣在原地,一動不動。身上冰霜雖然融化了一些,卻還剩下不少。 “師父,怎么了?你們和我們的神識連接忽然斷開了一息?”與此同時,身后的張曉生不顧一切的用意念傳音,跟木青冥和墨寒聯系了起來。 原來他們去了陰陽之間的夾縫里半天,在現實里只不過是一息的時間。 “快走。”而木青冥也不打算給張曉生他們答疑解惑,只是用意念傳音叮囑了弟子們一句:“用縮地成寸,立刻回小院去。”。 在他傳音之時,墨寒已經收起了結界,忽然發現鏡花水月結界外,四大護法施展出的結界已經不再了。 大風忽起,原本平靜如鏡的湖面再次波濤翻涌了起來。 白浪滾滾而來,連連撞上大壩,拍打著打敗兩側。 木青冥隨手一招,打敗上還未使用的那些鎖龍人火雷符篆破土而出,隨風飄飛,在半空之中盤旋一圈后,逐一收入了他的袖中。 墨寒也一個拂袖,帶起一陣清風,掛向了大壩每一個角落。 所過之處,焦痕漸漸的淡去,泥土連連翻滾,把大壩地上的坑洼逐漸填埋,恢復原樣。 木青冥的弟子們雖然心頭困惑叢生,但還是師命難為,還是按木青冥的要求,齊齊施展出了縮地成寸,離開了海埂大壩。 而木青冥一個閃身,躍到了西護法身邊,袖口一卷,輕而易舉的奪走了對方手中的玄清劍后,回到了對四大護法正在施展狐媚術,爭取多困住四大護法一些時間,好讓自己逃走。 木青冥準備的完美計劃也就只實施了一部分;計劃趕不上變化快,誰也沒有想到會有這些意外,但是還是收貨頗豐。 別的不說,至少木青冥再見到了鐵寶,親耳聽著鐵寶說出不記恨他的話,就讓他不會再活在自責和愧疚之中。 雖然對鐵寶他還是心有惋惜和遺憾,但是木青冥和墨寒也背負起了新的責任,一定要鏟除長生道的重任。 在此之前,他們沒有時間去想其他的太多問題了的。 “走了。”見墨寒施術結束之后,木青冥在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還呆愣著的東護法,才帶著墨寒轉身,同時施展出了縮地成寸,消失在夜空之下。 下一秒后,木青冥和墨寒齊齊閃現到木家小院門前,先他們一步抵達家中的張曉生給他們開了門,把他們迎了進去。 大門在木青冥夫婦進門之時緩緩關上,快步疾行幾步的木青冥,站到了天井正中處,皺眉陷入了沉思之中。 最后東護法的提醒,讓他對長生道的知己知彼倒是沒錯,也很有道理,可是倒底去哪里,才能找到長生道的過去? 雖說,東護法也給他圈定了一個范圍,是在昆明地區,但昆明地區這么大,范圍這么廣泛,去哪里找尋長生道真正的過去?木青冥是一頭霧水,全無頭緒。 就在此時,張曉生走了過來,墨寒見只有張曉生和龍姑就在眼前后,心頭一凜,趕忙問那張曉生:“你師兄啊弘呢?”。 在家的妙樂和妙雨也出門而來,告訴了墨寒寒泉和木云樂已經睡下了后圍到了木青冥身邊。 “我師兄尿急,上廁所去了。”張曉生說著此話,正好啊弘從倒座房那邊的茅廁走出來,墨寒松了一口氣。 大家都平安無事,這是最好的。墨寒也趕忙拿出青銅壺,交給妙雨和妙樂,讓她們去放出壺中的皎云。 “張曉生,你從小在昆明市井混跡,知道有什么人,知道很多過去發生在昆明的事情的嗎?”百思不得其解期間的木青冥緊鎖眉頭,看向了張曉生,這么問到。 他想從人的口中,打聽到長生道過去的蛛絲馬跡。 張曉生會給木青冥出什么注意?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南粤风彩26选5 吉林快三平台 上证指数怎么买卖 期货配资案中员工什么罪 北京快乐10分走势图 赌博官方导航 481投注表和中奖规则 北京赛车pk拾官网登陆 下载安装排列5奖表 时时彩软件黄金版 上海炒股配资 股票指数模型 2012年6月4日上证指数 广东快乐十分公告 澳洲三分彩靠谱吗 喜乐彩票网官方网站 山东11选5任一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