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會有這樣的技能?”濁酒震驚的說道。 “這技能,這技能豈不是要改變游戲格局和戰斗方式了?”周天明說道。 都是打仗的行家,一眼就看出來《隔斷世界》這個技能的特殊地位,原本玩家們的戰斗是不需要在新大陸地圖里面儲存物資的,隨時戰敗了,隨時可以返回天域神城或者天元神城去拿裝備再回來參戰。 可一旦《隔斷世界》這個技能流行起來,新大陸的戰爭,再也不是從前的戰爭模式了,這樣的一個技能可以讓50公里范圍內的玩家無法回城,也就是說,一個要塞連帶外面作戰的玩家們都無法返回天域神城進行物資補給了。 “這太重要了,這技能千萬不能泄露出去,有了這個技能,咱們一場戰斗就能拔掉對手多個要塞,讓他們的防御全部無效。”天耀說道。 有了這個技能,天耀和周天明、白獅他們這些善于強攻的副會長,可以放心大膽的強攻敵人的要塞,逼迫對手拼裝備,一旦搶了裝備他們立刻就撤,在這樣的情況下,敵人得不到及時的物資補給,慢慢的就會主動撤出要塞,鐵血兄弟盟也就順理成章的占領了要塞。 陸陽說道:“不僅如此,我們還能進行圍點打援,圍住敵人必須保護的要塞,埋伏他們前來增援的玩家,進一步消耗掉敵人的裝備,這一個技能,徹底改變了游戲的格局。” 周天明問道:“老大,您是不是有什么其他想法了?” 陸陽嘿笑著說道:“那個阿爾忒彌斯小姐可以上場了,我可是有些想念她了。” 夏雨薇和白獅等人都露出了明白的表情。 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新大陸要再次開戰了,因為,現在已經到了寒假,拉德維杰夫厲兵秣馬準備消滅西邊和西北邊的公會,建立一個如同鐵血兄弟盟一般,控制著三分之二東部區域的地區。 施泰格和劉杰也準備互相較量一番,看看誰能主宰北方區域,但他們不敢先打,就等著鐵血兄弟盟動手呢。 現在有一個怪現象,如果陸陽出兵打三友衛門或者湯姆,施泰格和劉杰一定會決戰,如果陸陽打劉杰,施泰格卻會拼了命一樣保劉杰,湯姆他們也會玩命的攻打陸陽,形成新一輪的圍攻鐵血兄弟盟的戰斗。 陸陽無限的想要干掉劉杰,可周邊的所有公會,都玩命的想要干掉他,而另外一方面,他們互相之間又都看不順眼,唯一的區別是,陸陽是他們最看不順眼的那個。 “這次我們打仗,要盡可能的搜集170級的暗金裝備和175級的鬼器裝備,還要防止咱們的等級被對手打到170級和175級以下,戰斗沒有那么容易,一定要小心謹慎。”陸陽說道。 玩家現在明顯分成了幾個階梯,第一階梯是他們這些大公會的會長和少部分巨有錢的土豪玩家,能夠升到180級,但除了鐵血兄弟盟,能轉職成下位神的,除了白魔鬼等少數幾個工作室,其他人都做不到。 第二階梯是175級以上的玩家,這些人是鐵血兄弟盟以及各大公會的主力,其中鐵血兄弟盟的人數要多很多,因為他花了將近5個億美元來找神秘人,買到了幾百個煉妖瓶,培養出來了10萬175級以上的玩家,但等級有限,最高的也才177級,死20級就掉到175級了。 對于現在的戰場而言,一場大型的戰役就要死20次以上,如果是消滅湯姆這樣的滅國戰,平均一個玩家至少要死30次,主力至少死60次。 因為是寒假,游戲里的商人們早已抓住這個時機,提前三個月前就布局大量購買160級、170級以及175級的暗金套和鬼器裝備,以至于,現在一套170級的暗金套要1000多信用點,175級的鬼器套,起步價就是一萬塊錢,還不零售。 鐵血兄弟盟經過4個月的修養升級,公會的資金還剩余50多個億的美元,不需要陸陽去算,世界各大媒體都替陸陽算明白了,在寒假鐵血兄弟盟必定要發動一場大決戰。 更何況拉德維杰夫那個缺心眼已經率先準備開戰了,現在全世界的玩家們都在盯著陸陽,盯著鐵血兄弟盟的一舉一動。 這邊陸陽帶著白獅等人打了一整天的時間,拿到了100多本下位神技能書,其中《隔斷世界》打到了20本。 陸陽感覺數量還是不夠,這邊要求手下繼續打,另外一邊,他命令屠鋒帶著戰爭工作室里的玩家,開始將170級的暗金裝備逐步運送到遺跡要塞、溶洞要塞、天神要塞、比特要塞和魔牛要塞當中。 每個要塞都放置了100萬套170級的暗金裝備,至于鬼器套裝,即便是陸陽這里,備用加使用的一起也不足10萬套,雖然中層力量不足,但頂層力量,鐵血兄弟盟擁有136個下位神。 這邊鐵血兄弟盟準備的時候,另外一邊,清淺紫夢和巴格利兩人再次發揮作用,后者做好了錄制視頻的準備,前者親自找到了阿爾忒彌斯。 酒店里面。 阿爾忒彌斯穿著單薄的紗制睡衣,將完美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她撥通了湯姆的電話,柔聲說道:“親愛的,下班了嗎?” “哦,我的天使。”湯姆激動極了,有一段日子了,阿爾忒彌斯對他一會冷淡一會熱情,讓他每天都處在天堂與地獄當中,他都快崩潰了。 如果說阿爾忒彌斯是一般女人也就算了,這個女人是他的靈魂伴侶,她能理解他的靈魂,還那么的優雅、美麗與迷人,更主要的是,這女人不要錢。 上一次分手的時候,湯姆決定給阿爾忒彌斯一筆一千萬美元的分手費,可這女人直接扔進了河里,轉身走了。 當時湯姆感覺瘋了,后來再回想起來,湯姆就被阿爾忒彌斯徹底迷住了,再也不舍得跟她分開了,仿佛是找虐一樣,天天追著阿爾忒彌斯。 這一招是清淺紫夢教給阿爾忒彌斯的,而時冷時熱也是清淺紫夢教導的,當然,這一切都是從巴格利那里學來的。 “我這就要下班了,我會準時在晚上6點到達你的酒店。”湯姆激動的說道。 “等你。”阿爾忒彌斯掛了電話,回頭看向清淺紫夢說道:“晚上6點。” 清淺紫夢將消息告訴給了巴格利和陸陽。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