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沈芷幽和沈墨對峙著的時候,鷹盟的一名手下走了進來,在沈墨的耳邊小聲地說了幾句。 沈墨聽完后,眼底里閃過了一抹厲色。 他抬起頭,對沈芷幽說道: “難怪你今天在大街上會看見墨子軒,南宮安荷也來了,她就在朱雀國的皇宮里,而且,她打算讓朱雀國的國主把你引進皇宮,一舉將你拿下……恐怕,她已經通過你的靈符水平,猜到你的真實身份了。” “猜到就猜到吧。”沈芷幽冷靜地說道,“遲早有這么一天的。” 遲早,她都要和南宮家族的人對上的。 因為,南宮家族的人和她之間,可是有著血海深仇。 只不過,這一天似乎提前到來了而已。 沈墨皺起了眉毛:“你真打算去朱雀國皇宮?” “是的。” “你知不知道,南宮家族可不比朱雀國,它的力量可比整個朱雀國皇室都要強悍。” “我知道。” “那你還……” 沈芷幽抬起頭,一字一頓地說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有一些話,我要當著墨子軒的面,問清楚!” 鷹盟的勢力到底有多龐大,消息有多靈通,沈芷幽是知道的。 正因為知道,所以,她很清楚,沈墨說墨子軒和南宮安荷訂了婚,那就真的是訂婚了,在這一點上,沈墨沒必要騙她。 沈芷幽的心其實是在滴血。 她不愿相信墨子軒背叛了她,但如果墨子軒沒有背叛她,那他和南宮安荷之間的婚約,又算得上什么? 這次她過去,既是想要得到一個準確的回答,也是為了斷了自己的念想。 如果墨子軒真的選擇了背叛,那她也不會再留戀過去,而是選擇一刀兩斷! 到時候,她如果找南宮家族復仇,即便是墨子軒,她也不會再念舊情。 沈墨感受到了沈芷幽言語之中的孤注一擲。 他忽然產生了一種沖動,很想就這樣抱住對方,對對方說,即便墨子軒背叛了她,那也沒關系,至少還有他。 然而,他最后還是忍住了。 時機還沒成熟,他還不能這樣做。 現在,墨子軒在小幽兒的心里還占據著很重要的位置,如果要徹底得到小幽兒的心,就必須讓墨子軒完全從小幽兒的心里滾出去! 沈墨微微瞇起了雙眼,眼底里閃過了一絲冷冽—— 墨子軒,既然你不懂得珍惜她,那就讓我來保護她吧。 在南宮安荷和朱雀國國主的共同“算計”之下,沈芷幽如約來到了朱雀國皇宮里。 在沈芷幽踏進了朱雀國皇宮的那一剎那,朱雀國皇宮四周圍的陣法便被開啟了。 朱雀國皇宮的大門,緩緩地關上了,沈芷幽似乎成為了甕中之鱉,插翅難逃。 “陛下,我不知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沈芷幽鎮定地看著朱雀國國主,冷靜地說道。 “不好意思,朕也是受人所托,而且,如果你不給朕兩位好女兒下毒的話,你也沒必要遭此一罪了。” 朱雀國國主說完,拍了拍手掌,一道更加強烈的陣法光芒亮起,沈芷幽反射性地閉起了雙眼。 等到她睜開雙眼時,在她的面前,站著的已經是南宮家族這一行人。 在南宮安荷身邊站著的,居然真的是墨子軒! 沈芷幽的心痛得揪了起來,死死地盯著南宮安荷身邊的墨子軒,一眨不眨。 “沈芷幽,果然是你。” 南宮安荷冷笑道,看著沈芷幽的目光,就像看著一個死人一樣。 在朱雀國皇宮設下的陣法里,有專門對付易容符的,所以,沈芷幽臉上的易容效力也被中和掉了。 沈芷幽顯現出了她的真實樣子。 朱雀國皇宮里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原來,那個叫做“陌幽”的女人居然那么美! 可謂是傾國傾城了! 沈芷幽冷冷地看著南宮安荷,唇角勾起一抹弧度,說道:“的確讓南宮大小姐失望了,我沒死在飛升通道里呢,還順便殺了幾只小蟑螂。” 南宮家族的人都露出了一臉的怒意! 因為,沈芷幽嘴里所說的“小蟑螂”,正是他們南宮家族前途無量的幾個青年才俊,居然被沈芷幽一個不落地殺掉了! 南宮安荷冷笑道:“沈芷幽,你還是那么喜歡耍嘴皮子。不過,待會兒過后,你恐怕就沒有那么多的心思去耍嘴皮子了吧……既然你沒有把命留在飛升通道里,那你就把命留在這里吧……” 南宮安荷說完,拍了拍手掌,一群人走上前,把沈芷幽團團圍了起來。 至始至終,墨子軒都沒有發表任何的反對意見,而是靜靜地站在南宮安荷的身邊。 沈芷幽的目光從墨子軒的身上掠過,立即就轉移開來了。 她不想在墨子軒身上做過多的停留,否則,她怕自己會一個忍不住,直接沖上去,向他質問原因。 這樣也太掉價了,她的尊嚴,讓她做不到這一點。 沈芷幽冷冷地勾起了嘴角,說道:“不好意思,既然之前我沒打算把命留在飛升通道里,那我現在也不打算把命留在這里。相反,今天過后,你們南宮家族說不定又得少幾個重要的人了……” 沈芷幽說完,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張靈符,貼在了身上。 作用在她身上的修為隱匿符失效了,她的真正實力終于顯現了出來! 從金仙級別一路攀升了上去,最后到達了仙帝巔峰! 仙帝巔峰?!沈芷幽的修為居然到達了仙帝巔峰的水平?! 南宮安荷恨得咬牙切齒,眼底里也閃過了一絲嫉恨。 她實在不明白,為什么沈芷幽的實力可以如此強悍! 不過,沒關系,南宮家族也不是沒有實力強悍的人,仙帝巔峰水平的長老,就有好幾個。 “去,殺了她!”南宮安荷吩咐道,南宮家族的人頓時朝著沈芷幽團團圍了過去。 即便有著靈符和仙丹作為輔助,在面對著好幾個仙帝巔峰水平的人圍攻的情況下,沈芷幽應對起來,還是有些吃力。 她咬牙撐了大半個時辰后,終于迎來了今天的轉機—— 在她識海里的小幻獸,終于醒了。 是的,沈芷幽之所以敢赴約,其實有著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她找到救治小幻獸的方法了。 在服用了好幾天她制作的仙丹以后,小幻獸有了明顯的好轉。 而今天,便是小幻獸徹底痊愈和蘇醒的日子。 “主人,怎么我一蘇醒,你就在打架了哪?” 小幻獸在識海里啃著爪子問道。 “這些人就是傷你的人,好好打,這是你報仇的時候了。” 小幻獸眼睛一亮,立即點頭道:“好嘞!” 在小幻獸的加成下,沈芷幽的精神力水平有了飛躍般的提升。 本來就精神力強悍的她,在精神力再次提升到一個臺階后,那些人幾乎都傷不了她了。 “不行,這樣下去的話,我們整個南宮家族都要毀在這個女人手上!” 南宮安荷咬牙切齒地說道,在看到身邊的“墨子軒”時,忽然眼神一閃,給對方傳音道:“去到她的身邊,偷襲她!” “不是吧?我、我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哪……” 南宮安荷身邊的“墨子軒”膽戰心驚地說道。 是的,他并不是真正的墨子軒,他只是墨氏拿出來的一個贗品而已。 而真正的墨子軒,早就失蹤好些年了,壓根沒人知道他的下落。 “你放心偷襲她吧,她對墨子軒不會有任何的防備心的。” 在南宮安荷的命令下,“墨子軒”飛到了沈芷幽的身后,朝她一劍刺了過去! 成了! 南宮安荷發現,沈芷幽果真沒有察覺到“墨子軒”的靠近! 而等她發現時,已然太遲。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沈芷幽將會被“墨子軒”的劍氣穿透丹田的時候,一個可怕的威壓忽然降臨在了整座皇城上空! “砰!” 已經襲擊到沈芷幽身后的“墨子軒”忽然之間被壓了下去,直接摔在地上,全身上下的骨頭都碎了個徹底! 一個溫暖而熟悉的懷抱忽然之間攬住了沈芷幽,讓她微微一愣,剛剛那種滿是冰冷和刺痛的心情,居然有了稍稍的回暖和緩解。 沈芷幽轉頭,看向了來人。 “你……” 看著沈墨那張俊美得有若神邸的臉,沈芷幽有了片刻的失神。 她忽然發現,沈墨和墨子軒,居然也是有著七分相似之處的! 沈墨嘴角噙著一抹危險至極的笑意,說道:“一個贗品,居然敢對本座的未婚妻出手,誰給你這樣的膽量?” “贗品?” 沈芷幽愣住了。 沈墨看向了沈芷幽,眼底里盈滿了笑意。 “怎么,難道你的未婚夫都認不出來了嗎?” 什么?!!! 這一次,沈芷幽是徹底地愣住了。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