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 秦沉點頭。 下一刻‘唰唰唰’三雙眼睛齊刷刷的看了過來,眸子之中都寫滿了驚意。 “這么多真龍血精,都是你從那大殿內得到的?” 葉無天極為吃驚。 他想到先前看到秦沉從大殿內走出來。 秦沉笑著點了點頭:“對。” “小師弟,你是煉體武者,這些真龍血精對你必定用處更大,你不用給我們。” 蘇意歡道。 真龍血精這種東西,對任何武者都有大用。 甚至還有幾率煉成‘真龍之體’。 當然,對煉體武者作用更大,能夠增強血肉力量。 秦沉搖了搖頭道:“大師姐,我現在需要的不是增強血肉力量,而是領悟力量道意,況且,我手頭上還有很多呢,你們若是不夠,還可以找我要。” 秦沉大方的說道。 這種好東西秦沉不可以拿去賣的,自然是分享給關心自己的人。 還有很多? 葉無天三人眨了眨眼睛。 看來,收獲不淺。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收下了。” 葉無天笑嘻嘻的道:“有個厲害的小師弟就是好。” 蘇意歡白了他一眼。 真是,恬不知恥。 秦沉隨后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就開始修煉了。 得到這么多真龍血精,他自然是要開始修煉祖龍功的第二層,真龍血脈。 其余很多人都沒離開龍坑。 關于赤怒魔尊墓的事情,他們都耳聞了,都想分一杯羹,所以都沒走,都在等孔蒼河的消息。 轉眼兩天時間過去。 秦沉在吞神晶內的時間水晶旁修煉,一共修煉了十天。 “轟!” 秦沉的體內宛若有一頭真龍沖出,爆發出極其兇悍的氣息,一股浩蕩的龍威覆蓋整個吞神晶空間。 “似乎進展不錯啊。” 小仙女走了過來,雪白的臉頰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秦沉睜開眼睛的時候都有著一股龍氣沖出,渾身都像是得到了改造一樣,充滿了力量。 “達到了小成境界。” 秦沉笑著道。 他一共煉化了三十一塊真龍血精! 消耗驚人! 小仙女的美眸一凝:“你的肉身承受,達到了極限?” 她的觀察力還是敏銳。 秦沉嘆了一口氣,點點頭:“對,如果我不能將肉身突破到道王境的話,就算我有再多的真龍血精,也無濟于事。” 這就像是一個杯子,縱使你有再多的水往里面填,它終歸只能裝那么多水。 除非你將這個杯子換成一個水桶。 小仙女道:“那赤怒魔尊墓對你而言是一次機會,一個領悟了力量道意,并且對力量道意修煉頗深的強者所留下來的東西,對你而言必定是一把開門匙。” 秦沉的眸子之中掠過一絲精芒:“天龍石已經幫我開了這扇門,只不過還沒有徹底打開,若是在赤怒魔尊墓中得到一些奇寶,我領悟力量道意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他很期待! 小仙女想了想道:“你肉身突破到道王境,神魔煉體術也就到了最后一層,煉魂境了吧?” 神魔煉體術,是秦沉得到了第一門至高傳承,傳承于元界域神之一的煉體神魔。 一共分為五個境界。 煉皮境,煉血境,煉肉境,煉骨境,以及最后的,煉魂境。 如今秦沉已經煉成神魔之皮,神魔之血,神魔之肉,以及神魔之骨。 只差最后,煉成,神魔之魂。 也是神魔煉體術最難修煉的一重境界。 神魔撞,神魔燃血術,神魔殺天拳,神魔鎮壓。 這都是秦沉從前四個境界之中得到的神通。 一路走來。 秦沉利用這四大神通殺敵無數。 “對。” 秦沉點頭:“這第四層的‘煉骨境’我都修煉了不知道多長時間,這最后一層‘煉魂境’怕是會更長。” 小仙女道:“具體我也不清楚,但肯定和前四層不太一樣。” “倒是有些期待了起來。” 秦沉暗暗道。 這強悍的神魔煉體術最后一層,究竟會有何等玄妙? 當然! 一切的一切。 都必須要秦沉先領悟力量道意! 否則,一切免談! 秦沉離開吞神晶空間。 他要詢問一下,孔蒼河派人去確定赤怒魔尊墓的位置,究竟如何了。 “秦沉。” 林松韻快速的跑了過來,笑著對秦沉說道:“赤怒魔尊墓的位置確定了,孔天將正在尋你呢,你快過去吧。” 秦沉大喜! 連忙點頭:“好。” 這對他而言,絕對是一個好消息! 如若赤怒魔尊墓的位置找不到,那可能秦沉領悟力量道意,就又得往后無限期的延長了。 很快秦沉找到了孔蒼河。 孔蒼河眉心間的憂慮消失了,滿心歡喜:“你又為我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他現在看秦沉是越看越順眼! 秦沉笑道:“這次真的是恰巧。” 人生就是這樣奇妙。 諸般因果,交匯連接在一起。 孔蒼河笑道:“不管是什么原因,總之我得感謝你,說吧,你有什么要求。” 他先前就答應過秦沉。 只要秦沉所給的消息屬實,他就會答應秦沉一個要求,并且盡力卻做。 秦沉當即想也沒想的就道:“那我就不客氣了,我想要孔天將幫我尋找‘化念天元液’。” 如果說領悟力量道意是秦沉目前最為迫切之事的話,那么尋找化念天元液就排在第二位。 煉化了封存念海,他就有幾率突破成為大念尊! “化念天元液?這東西我好像聽說,一般只有在圣念之地那種地方才有,好像是有什么特殊用途來著,我給忘了。” “我給你提個醒,這東西可能還真不一定找得到。” 孔蒼河想了想,倒是實事求是的說道。 秦沉道:“孔天將盡力就好。” 若是孔蒼河都找不到,那恐怕秦沉只能去一趟圣念之地了。 但眼下乾州局勢如此復雜,秦沉是真抽不開身,只能希望孔蒼河能幫他找到化念天元液。 孔蒼河道:“那就這么說著,如果沒找到,你再跟我提別的要求,如果找到了,我就直接派人將化念天元液送到刀圣崖第九宮。” “好!” 秦沉點頭。 孔蒼河隨后轉過身來,洪亮的聲音響徹:“出發!赤怒魔尊墓!”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