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育濟是淮海電視臺新生活欄目組的記者。新生活欄目組是淮海電視臺的一檔高收視欄目。 這個節目有個特點,那就是特別喜歡拍攝各種家長里短或者是街里街坊的花邊新聞之類的。當然了,這種節目也是會報道一些比較重要的大新聞的,只不過這種大新聞的收視率一般都趕不上家長里短的小新聞。 王育濟現在正在看海峽對面寶島那邊的新聞學習一下經驗。 只見在他的電腦屏幕里面正有一個帶著金絲眼鏡長的斯斯文文,看著就像是個教師的男人正在用非常浮夸的身體動作和語言說到:“哇,西平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人類早在一萬多年前就在美洲大陸上建立了核電站?!” 而在這個夸張的主持人面對坐著一排嘉賓,其中有一個長得特別有專家學者氣質的老男人站了起來順便還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鏡:“不錯,因為最近美國的科學家發現哦,在xxx山脈下面有著超高輻射強度。而且還有一些解釋不清楚的史前遺跡吼。所以就有人推斷,這是不是史前人類所遺留下來的呢?在我們這個文明之前是不是還有一個文明呢?就我所知哦,這個世界還有很多我們不了解的事情啦。就像是在大西洋的亞特蘭蒂斯就有科學家發現過死光武器!” 主持人嚇了一大跳,嗯,是真正動作意義上的嚇了一大跳:“哇!死光武器?是星球大戰里面的那種?” “對!雖然已經損壞了,但是科學家推測哦,其功能應該是和達斯維達用的一樣。” “那么厲害?!” “對啊,就是這么厲害。美國那邊已經有專門研究科技武器的部門去看了哦。” 王育濟托著下巴看著電腦屏幕里的新聞嘖嘖稱奇:“這些人是怎么能把胡編亂造的東西說的這么有道理的?什么美國專門研究科技武器的部門啊,不就是一群星戰迷自己組織的東西嗎?而且那個什么超高輻射的地方不就是美國埋核反應堆的掩埋地嗎?” “這些寶島新聞人真的牛逼,什么新聞都能報啊。”王育濟的身后有個年輕人一邊摩挲著下巴一邊有些迷惑的說道:“我說他們那邊的新聞審查局都不管嗎?這種明顯就是虛假新聞的東西也能上電視節目?” 王育濟看了眼身后的年輕人,大學剛畢業來實習的實習生,王育濟給他泡了杯茶:“這算什么。人家的新聞節目還可以直接叫《新聞深喉嚨》呢。” “哇哦~這種取名方式在網文網站都會被封吧。要是有人把標題寫成《異界深喉嚨》,這名字連帶著書估計要一起都被封掉吧。指不定起這個名字的作者還要被樹立起反面典型啊!”實習生接過王育濟倒的茶,大大咧咧的坐在了王育濟的旁邊。 王育濟嘿嘿笑道:“誰說不是呢,這4v省啊就是管理太松懈。你看啊,夜市上賣奶茶也能上新聞。” “這也行?賣奶茶有什么可上新聞啊?” “因為做奶茶的女老板不一樣啊。” “有什么不一樣?” “大!” 王育濟言簡意賅,沒有用多余的詞匯做過多的描述。因為描述過多會影響自己的形象和人設。 一個大字已經足以說明一切問題了。 想一想吧,在寶島這個氣溫炎熱的地方,大家穿短袖短褲的時間比長褲冬衣時間來的多得多的地方。一個年輕漂亮的女老板在夜市賣奶茶,然后大,嗯,一切盡在不言中。 一個大字已經可以說明一切的原因和問題了,原因就是大,問題也是大。 “真不愧是寶島,果然夠開放。”實習生順著王育濟的引導已經展開了聯想,甚至差點想要唱一句:我愛臺妹,臺妹愛我。 “嘿嘿,畢竟全民新聞娛樂化嘛。”王育濟笑了兩聲,但是又有點擔憂的說道:“其實吧我們現在也有一些新聞娛樂化的傾向了。” 實習生皺了皺眉:“有嗎?我感覺沒有吧。我們的新聞不還是很多時政要聞和高端訪問之類的嗎?這些收視率也很高啊。” “嘖,這就不好說了。”作為一個老記者,王育濟搖了搖頭:“就以我們淮海衛視來舉例好了。我們這個衛視里的王牌新聞欄目是什么?” “全球訪問啊。”實習生想也不想的說道:“這是真正的高端訪問節目,都是采訪各國政要或者是大咖明星,收視率一直是新聞類節目第一名啊。” 王育濟不置可否的繼續說:“那第二名呢?” “第二名,第二名就是我們的欄目啊。淮海新生活。”實習生說道這里與有榮焉:“就是因為這個欄目在全衛視第二,所以我才來的啊。” “是啊,但是我們淮海新生活播放的其實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新聞。家長里短啊,小夫妻吵架妻子威脅自殺,父母與孩子因為拆遷房決裂啊,為了一個學區房一家七口人吵成一鍋粥什么的。你看,我們播放的這些新聞其實也都是博人眼球的娛樂化新聞啊。”王育濟一針見血的指出問題。 “大家其實就是喜歡看各種八卦和娛樂化,現代城市生活壓力大,淮海三千萬人都不容易。已經沒有多少人喜歡看嚴肅向的新聞了。要不然網絡新聞標題黨也不會那么猖狂。畢竟危言聳聽也是需要有土壤培養的。” 聽著王育濟的話,實習生微微一愣:“不會吧,那全球訪問……” “全球訪問一個星期才一次節目,而且每次請的嘉賓咖位也大,本身也有流量關注。但是我們自己也做了分析報表的。這高端訪問節目里,請體育明星和娛樂明星做嘉賓的收視率最高。而請外國體育明星和娛樂明星就比本國明星收視率高。而請一般的政治人物,比如說我們之前請了央行行長就我們國內的金融問題做了一個小時的訪問,收視率只有一點多。” “其實吧,你說看那些明星訪問能了解什么?也就是滿足普通人的八卦需求。而央行行長來談一個小時,那是關系我們國民未來一年經濟走向的大政策。前者從者如云,后者乏人問津。” 王育濟頓了頓總結到:“所以啊,以后我們這邊說不定也會出現大茶奶上新聞的事情咯。” 實習生心里咯噔一下:“那怎么行?!我的夢想可是成為真正優秀的記著啊!那種播放全球重大新聞的記者啊。” 王育濟拍了拍實習生的肩膀:“說不定要轉型做娛記了,畢竟以后是全民泛娛樂化的時代啊。” “那不行啊,我們得把風氣拉回來啊。”實習生有些煩躁,也許是因為聽了王育濟的話從而對自己未來的職業生涯產生了些許的疑惑。 “風氣啊。”王育濟摸了摸下巴:“我倒是覺得我們可以關注民生,但是又要有自己的態度。既能吸引眼球,但是又能保持新聞人的風骨,我們總不能當標題黨吧。” “對對對!”實習生連連點頭。 “誒,我這里有個新聞素材,我覺得挺合適的。你說讓欄目開個專訪怎么樣?” “十五分鐘的專訪?” “不不不,是整個節目四十五分鐘的專訪。” “這……臺里不會同意吧。” “嗨,同不同意再說唄。這個新聞不錯,有爆點,有歸鄉者有異能覺醒者還有李連龍還有淮海十大杰出歸鄉者之首。最重要的是還能扣中當今我們國家最重要的社會議題。” “什么社會議題?” “國家轉型啊!” “哦。”實習生想了好一會兒。 王育濟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新聞我帶著你去,成不成我們都可以做個素材。你做第二記著。” 實習生抬起頭眼睛都亮了:“真的?” “真的!”王育濟真誠的比珍珠還要真。 “那王記者你等會兒啊。我去想想辦法。”實習生站起來就要走。 王育濟揮手送別:“慢點啊,記得幫我給萬臺長帶個好。” “放心吧,我會和我爸說的。”實習生也揮了揮手并且沒有帶走一片云彩的就走了。13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