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嘯風總司的安排下,這次前往曲境之海采集蝎尾花的任務,則是由醫療營和三營配合一起執行。 其中,更是派出了笙這種十刃級別的強者,也算是十分高級的配置了。 醫療營這邊,花曉霜親自帶隊,帶上了凌峰,紅庾,姜夢璃還有其他四名醫療營的精英,除了凌峰之外,清一色的美女,也算是十分養眼的陣容了。 至于三營這邊,由于得到了嘯風總司的親自任命,龐師梁雖然想要偷懶,也不得不親自上陣。 除了他之外,還有三隊隊長路名,副隊長蕭陽,姬如夜幾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另外為了給新人一個磨煉的機會,還抽調了幾名新兵之中的精英,如金如烈,華陽明和以及傅超塵,自然也都在其列。 而最讓凌峰有些意外的是,晏驚鴻居然也得到了一種的一個名額。 這家伙雖然也挺優秀的,不過比起傅超塵他們,目前其實還是有一些差距的。 這一點,從之前的新兵對抗訓練就可以看出,晏驚鴻就是被傅超塵給親自淘汰掉的。 “凌兄!” 傅超塵和華陽明幾人看到凌峰,立刻上前朝他打了個招呼,倒是晏驚鴻那家伙,一副誰也不刁的冷酷模樣,完全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身份,現在可還是凌峰的隨從呢! 凌峰搖頭笑了笑,也懶得和這家伙計較。 那傅超塵笑呵呵道:“想不到這么快咱們就有機會一起合作執行任務了。” “是啊,聽說醫療營可是個美女如云的好地方啊!” 金如烈則是露出一臉壞笑,眉毛一挑一挑的,露出一副“你懂得”的表情,目光還不時地打量著凌峰身后那些醫療營的女弟子。 不得不說,這些女人,的確是一個比一個漂亮,看得金如烈眼睛都有些發直。 “看什么看!” 紅庾似乎對所有的男人都沒什么好印象,察覺到金如烈略微有些猥瑣的眼神,雙手插眼,狠狠瞪了她一眼。 “醫療營該不會都是這種小辣椒吧。” 金如烈碰了一鼻子灰,只覺得一陣興味索然。 作為九黎神族的主脈天才,他身邊自然也不會缺少女人,雖然喜歡美色,不過也不至于到饑渴的程度。 凌峰搖頭笑了笑,沒有多言,反正他去醫療營也不是自己的意思,至于這個紅庾,更是讓他感到厭惡。 “好了,大家集合一下吧。” 那三營總長龐師梁祭出一件船形法寶,那模型迎風而漲,很快便化為一艘二十多米的大船,落在海面上。 這是一件仙品法寶,想要越過曲境之海外面的逆流之潮,唯有仙品法寶,才可以承受得住。 當初那些墮落神族,之所以選擇隱藏在曲境之海,也正是因為有著逆流之潮的天然屏障,所以才能將大多數先要清繳他們的勢力,攔截在外。 除了嘯風營之外,很少有人能夠擁有這種仙品的船只,穿越逆流之潮。 不一會兒,眾人陸續登上了大船,醫療營的女子們在一邊,三營的弟子們在一邊,互相之間,幾乎沒有任何的交流。 一路無話,從嘯風之海穿越逆流之潮,即便是以這艘仙品大船的速度,最快也需要一整天的時間。 除了駕駛船只的兩位總長大人之外,所有人都在閉目眼神,力求以最好的狀態,登上曲境之海。 至于那些還沒有經驗的新人們,則多多少少有些緊張。 畢竟,曲境之海,那可是墮落神族的老巢啊! 墮落神族在整個中元域,可謂是兇名赫赫了。 墮落神族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們能夠掠奪他人的神紋,而作為神族子弟,一旦神紋被掠奪,基本上一生的前途,也就廢了。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終于,大船來到了逆流之潮外。 在仙品大船的上方,出現了一個金色半透明的光罩,將整艘大船籠罩了起來。 接著,就聽“嗤”的一下,整艘大船,居然直接沖進了汪洋大海之中。 所有人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呼吸困難,在逆流之潮內,整個時空規則,都發生了逆轉。 有點兒類似于凌峰的乾坤逆亂,但是卻有一種巨大的壓力傾軋而來,讓船只外圍的結界,都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似乎隨時就會破碎一般。 “所有人收攝心神,不要胡思亂想!” 三營總長龐師梁的聲音傳來,如同醍醐灌頂一般,在眾人腦海中炸開。 那可怕的壓力,讓人們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就開始出現一些奇怪的畫面,或狂喜,或悲戚,讓人沉湎其中,很容易迷失自我。 聽到龐師梁的話,眾人這才反應過來,他們都是天才中的天才,自然反應夠快。 只不過,身為隊長的路名,居然抱頭痛哭起來,嚇得蕭陽連忙一個耳光抽在他的臉上,這才將他抽醒。 路名睜開眼睛,深吸一口氣,感激的看了蕭陽一眼,朝他點了點頭。 “你這家伙,早跟你說了別來了!” 蕭陽小聲嘀咕了一句,“這么多年了,你還是無法忘記以前的事情。” “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的。” 路名緊了緊拳頭,“更何況,也不一定就能……呵呵……” “哎……” 蕭陽嘆息了一聲,那姬如夜亦是搖了搖頭,顯然,他也知道一些關于路名曾經的往事。 …… 黑暗,籠罩整個世界。 越是深入逆流之潮,整個空間內,甚至連一絲光明也沒有。 也不知過了多久,黑暗,似乎能夠讓一個人的時間概念都變得模糊,終于,大船破水而出。 眼出現了一個和外界截然不同的世界。 嘯風之海,乃是一片蔚藍的海洋,充滿著生機和靈氣。而在這里,入眼而來的,只有一片黑暗,破敗,還有腐朽。 海水,黑壓壓一片,天空,黑云密布,時而伴隨著一道道赤紅色的可怕雷霆。 入眼而來,凡是能夠看見的島嶼,全都是黑色的土地,腐爛的沼澤,還有那些深色的樹林,散發著一種詭異的氣息。 “這里,就是曲境之海了。” 龐師梁面色凝重,沉聲道:“我們的任務很簡單,搜集蝎尾花,然后迅速前往一營駐扎的地方,替他們解毒,然后,只要能夠全身而退,任務也就完成了!” “雖然這里是曲境之海,但也只是曲境之海的外圍罷了,我們不一定就會遇到墮落神族,所以,放寬心。再者,就算遇到什么危險,十刃之中的笙也在這里,有她在,可保大家無虞!”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