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 遠方,一道道金雷從天而降,天際凝聚出了一個巨大漩渦,緊接著又是一道刺痛耳膜的巨響聲,漫天的狂風橫掃而來,直接我連人帶龍沖擊得連連后退,而就在狂風與能量余波之中,一道身影飛來,“蓬”一聲撞入懷中。 低頭一看,我愣住了:“風語?” 此刻的風語狼狽不堪,身上傷痕密布,特別是肩膀上的劍創,深可見骨,泊泊流血,她抬頭看到是我,頓時咬著銀牙:“丁牧宸,虧你還知道回來?” “發生了什么事,師姐呢?” “你還問!” 我看向北方,那邊一片金光燦爛充滿了整個世界,與此同時,我感應到明月池的氣息正在急速消失,瞬間就從那一片天地消失了! “怎么回事?” 我急忙一拽韁繩,命令火璃龍全速飛了過去! “別去啊!” 風語咬著銀牙:“那邊到處都是一片破碎規則的力量,你我都是凡胎肉身,根本抵擋不住神力亂流的沖擊,別去,回龍域!” “師姐怎么了!?”我低吼道。 “她……她走了。” “什么!?” 我目瞪口呆:“什么意思?” “明石率領煉獄軍團已經踏平了米奈希爾,夏族百萬雄師在短短三天內全部化為灰燼了。”風語看著遠方,一雙美眸中透著戰栗,道:“月池大人與明石血戰許久,始終無法取勝,最終,她作出最后一個選擇——破碎虛空,帶著明石一起飛升神境了。” “師姐……她飛升了?” “嗯!” 風語看了我一眼,道:“現在,物質世界已經沒有龍語者了,也沒有了明石,煉獄軍團的主力已經被完全擊敗了。” “師姐她……” “來不及了。” 風語無奈苦笑,道:“明石即將發動遠古禁咒神魔亂舞,打開虛空之門,將遠古的禁忌魔頭們都放到人界來,人族強者都已經一一被擊敗了,為了將這群惡魔收拾掉,她只能如此,破碎虛空,將明石與數十名魔頭一起送到神界去,在另一邊,自然有諸神解決他們。” 她幽幽一嘆:“可惜,月池大人連打一聲招呼的時間都沒有,就這么走了……” 我默然。 火璃龍疾速飛馳,轉眼間就來到了米奈希爾平原上空,卻發現在大地圖上米奈希爾平原這張圖已經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一望無際的金色深淵,空中一縷縷神力亂流凝聚成閃雷不斷竄動,別說是人類,空中的飛鳥都被劈得化為飛灰了,這道破碎虛空產生的深淵根本就不是人族的力量能夠介入的。 “師姐……” 看著遠方的神淵,我悵然若失。 …… 就在這時,腦海里卻忽然傳來了一個聲音:“師弟,我在龍域,快點回來。” 是明月池的聲音! 我猛然一顫,道:“師姐在龍域!” “啊?” 風語一愣。 “我先回去了。” 說著,發動龍晶石,身軀再次傳送至龍域,隨后駕馭巨龍沖進了龍城大廳,身后,風語也一樣使用龍晶石回來了,提著一柄殘劍跟著我一起沖進了指揮大廳。 “吱呀~~” 大門開了。 里面,一道美麗身影傲立于窗前,正是明月池,此時的她衣甲大部分破碎、脫落,露出了晶瑩如玉的肌膚,嘴角溢出鮮血,沖著我微微一笑:“師弟,你終于回來啦?” “對不起,師姐……” 我飛撲而至,伸手想要握她的手,但手掌居然一穿而過,她的身軀化為了半透明狀,一雙美目蠻有意味的笑著看我:“小傻瓜,這是我的一道神識凝聚成的身軀,師姐的真身如今應該已經飛升神域了,好在,在我飛升之前,把那些強大的遠古禁忌都已經帶了過來,這樣,在凡塵界,擁有火龍之印的人很快就可以成長為最強者了。” “記住,煉獄軍團尚未完全覆滅。”她一雙美目深深的看著我,道:“如今,我已經不在了,你就是新的龍域之主,別再逃避,別再猶豫,你是新生龍語者了,我和師父都會在神界注視著你,鎮守龍域,鎮守人族的家園,以后就要靠你了。” 說著,她俏臉一紅,道:“師姐不是一個持家有道的好師姐,這些年征戰不止,已經把龍域的底蘊消耗得七七八八了,好在師弟你是一個經營的人才,師姐相信留給你的虧空,你一定能重新撈回來,對嗎?” “風語。” 她看了我身旁的風語一眼,道:“把賬單給他看看。” 頓時,風語走上前,拉開了左邊的柜門,從里面抱起了半人高的一疊厚厚文件,道:“喏,這些全是龍域的欠賬……” 我不由苦笑一聲:“師姐,你就這么走了嗎?我舍不得你。” 她走上前,抬手輕輕觸碰我的臉龐輪廓,一雙美目柔情似水,道:“師姐又何嘗舍得你呢?然而我們是龍語者,我們天賦使命,該分離的時候就要分離,好啦,神識的力量即將耗盡,師弟,或許在另一個世界,我們會再相遇也說不定。” “另一個世界,你是說神界嗎?” “小笨蛋……” 話音未落,她的身軀就化為一縷縷金色塵埃隨風而散了,風中,傳來她的聲音:“風語,你和艾薇爾好好的輔佐新龍語者,別讓我失望。” “是,月池大人!” 風語單膝跪地,目光從所未有的凝重,站起身,看著我,道:“龍語者大人,從今以后您就是龍域主人了,末將風語愿效犬馬之勞,隨時聽候差遣!” 我有些茫然。 “師姐就這么走了么?” “是的,世間的事情往往都如此,聚散離別,強大如龍語者一族,同樣無法避免。” “知道了,以后我們一起挑起龍域的擔子吧。” “是,大人!” …… 窗邊,一縷縷混亂規則力量匯聚,化為艾薇爾的身影,她一樣的遍體鱗傷,與明石一戰中恐怕她也貢獻了不少力量,不過最終,依舊還是需要師姐引動破碎虛空來送走一群遠古禁忌魔頭,不過,明石一旦離開了物質世界,恐怕艾薇爾的實力就足以問鼎了,或許,南風城的凱米爾可以一戰,反正,如今都已經是我的屬下了。 “艾薇爾,參見主人!”她沉身行禮。 “好的。” 我看了她一眼:“艾薇爾,你傷勢這么重,趕緊回去療傷吧,好了再說。” “是,主人!” 她一轉身,身軀隨風而散,混亂之力確實不得了。 轉身,看著風語,她也看著我。 我知道,接下來的時光,恐怕我就要與龍域共存亡了,這是我在這款游戲里最大的責任了,只是依舊期待著,能在某一天跟師姐再度重逢吧。 …… 兩個月后。 天選組工作室,陽臺。 “2029年的春季賽馬上就要開始了。”林澈端著一杯紅茶,道:“宸哥,這一賽季你有什么打算,還是要親征嗎?” “不了。” 我抿了口紅茶,道:“我打算退役了。” “退役?” 他一愣。 而一旁,蘇希然則抿嘴輕笑:“不出意料,我就覺得丁隊肯定會選擇退役的。” “到底為什么啊?”林澈問。 “扶蘇的走,讓我覺得有點心灰意冷了。”我淡然道:“而且,我們北辰已經拿到了S1總冠軍,說句老實話,巔峰已至,我覺得再打也沒意思了,所以想挑戰一下別的項目。” “別的項目?” 林澈、王勁海一起詫然問。 “對。” 我嘿嘿一笑:“退役之后,我就要開始養老生活了,總得給自己找點事情做,最近我一直在調研國內的酒店市場,發現一個商機。” “什么商機?”蘇希然問。 “月恒主題酒店。” 我深吸了口氣,說:“國內的月恒主題酒店都是月恒官方的,做得亂七八糟,上不了什么臺面,所以我跟董小瑜商量了一下,最終從她手里拿下了這一個大單,她決定把所有月恒主題酒店授權、外包給我做,雙方以合資的形式來經營,當然,這只是一個構想,具體的實施還需要大家一起幫忙。” “哇哦……” 蘇希然輕笑道:“經營酒店么?這可不是一筆小開支啊……” “是的。” 我笑道:“我把全部身家都投進去了,加上董小瑜那邊的投資,打算前期先在上海、北京、深圳等一線城市開幾家試點,做成住宿、娛樂一體化的形式,連酒店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北辰洲際酒店,你們覺得怎么樣?” “我覺得相當不錯。” 蘇希然吃吃笑道:“酒店的辦公軟件可以跟我們GGS合作哦,謝謝啦,老板!” “哼,可以考慮……” …… 一個月后,丁牧宸正式宣布退役。 傍晚,落霞如血密布在天際盡頭,太湖邊,晚風溫暖,兩個身影正在垂釣。 “真的決定退役了?” 一旁,坐在馬扎上的青年露出懶洋洋的笑容,正是陸塵,笑道:“我的身體一天天的好起來了,如果你決定正式退役的話,那我復出了啊,接下來依舊還是我的天下,哇哈哈哈哈哈~~~” “行啊!” 我懶洋洋的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如果不需要時間陪林逸欣的話,那就復出好了。” “算了,倦了。” 他看著水面上的魚漂,意味深長的一笑:“山川不改,故人依舊,十年月恒十年夢,屬于我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未來,將屬于更強的人,我們嘛……享受一下生活,不比風里來雨里去更好嗎?” “是啊。” 我看著遠方,笑道:“我們現在,只是一群故事背后守望的人,等待下一個傳奇。” 他淡淡一笑:“沒錯,真的是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啊……” (全書完) 【后記】 三個月后。 董小瑜正式授權丁牧宸建設月恒主題的洲際酒店。 次年,12間北辰洲際酒店在全國各大城市相繼營業,就如當初約好的一樣,北辰集團的一切辦公設備全部與GGS達成合作。 一年后,蘇希然升任GGS亞洲區域副總裁。 ———————————————————————————— 靈園。 “吱呀~~~” 輕輕推開庭院的小門,當我踏在石板路上的時候,就聽見院門處敲敲打打的聲音,一個身影正在修繕木柵欄,轉身而起,靈石的燈光下,一張俊逸的臉蛋帶著笑容:“夕哥,你來啦,小荷花,準備晚飯和棋盤吧,我和夕哥要好好的殺一局!” 我點頭一笑,跟他一起進入大廳。 棋盤擺開,雙方你來我往起來。 “夕哥,你最近怎么天天來,再來……我家的大米就跟不上了。”他悻悻道。 “我……我有天天來嗎?”我哈哈一笑。 “是啊,你身為這一代的龍語者,原本應該鎮守北域,好歹也要在龍域多上上心啊,可你天天跑我這里來蹭吃蹭吃,啊呸!” “哈哈哈哈~~~” 我哈哈大笑,但笑著笑著,眼淚就直往下掉:“扶蘇啊,不是我想蹭飯,而是……哥哥想你們啊……” 他神色一怔:“夕哥,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或許,在真實世界里,我已經不在了吧?但是……我覺得活在這里也挺好的,雖然出不去,但是在這里能天天與她相伴,還能看到你來竄門,我知足了。” 這時,隰有荷華捧著醇香的美酒走了過來,笑問:“大哥好不容易來一趟,你可就別絮叨了,再說大哥每次都帶東西來的呀,上次帶了野豬肉,上上次帶了傻狍子,或許下次就……咦,大哥你的龍呢?” 一瞬間,坐騎空間里,已經生成智能的火璃龍情緒上一陣波動,沉聲道:“我拒絕!” “哈哈哈哈哈~~~” 我再次哈哈大笑,一邊笑,淚水卻一邊往下掉。 ———————————————————————————— 半年后,英國倫敦。 一間中國菜館的廚房里,煙火味濃郁。 “當當當~~~” 炒鍋與鍋鏟的撞擊聲回蕩在耳邊,我一邊炒菜,一邊問一旁的師傅:“李叔,我這鍋回鍋肉的應該沒什么問題了吧?” “這要嘗過了才知道啊,不過,昨天的幾個客人都夸你回鍋肉燒得好吃呢,怎么,這兩天光炒回鍋肉了呢?” “沒辦法,唐韻愛吃啊!” “哈哈哈,她一會該放學了吧?” “嗯,說要帶同學過來捧場。” 他立刻沖我豎起了大拇指:“小伙子有前途!不但疼女朋友,而且還這么賢惠!” “靠,賢惠是在夸我嗎?” “必須的!” “靠!” “哈哈哈哈~~~” ———————————————————————————— 游戲里,天空之境副本。 林澈一邊扔符箓,一邊說:“夕哥,你在英國那邊過的怎么樣啊?” “吃好睡好,沒什么不好啊!” “哦,那就好,對了,前幾天相城區那邊發生了大案,據說一個國際通緝犯落網了,就是那個法國的雇傭兵巴蒂斯特,涉險販毒,被我們同事給拿下了!” “這就拿下了?” 我大驚:“說好的等我這個主角去干掉他的呢?靠!” 隊伍里,凌怡懶洋洋的說道:“等你的話,黃花菜都涼了。” 唐韻則笑道:“夕哥哥,明天周末,帶我去哪兒玩?” “帶你去嘗嘗我做的佛跳墻吧?” “別了啊,上次差點把我吃吐……” “放心吧,這次我改進了食材和配方,絕壁好吃,不好吃的話林澈變豬……” “靠,關我什么事啊!”林澈大喊大叫。 ———————————————————————————— 蘇州,天選組工作室。 “吱呀……” 樓下,傳來了停車聲,徐佳澄站在樓上張望:“老大老大,有好幾輛車停在咱們樓下了。” “請問,丁牧宸住在這里嗎?”一名男子在樓下喊道。 “在呢。” 我從廚房走了出來:“什么事啊?” “我們大小姐想見你。” “哦?” 我圍著圍裙、提著鏟子就走下了樓,卻只見中間的一輛豪車車門打開,緊接著一雙雪腿踏著高跟鞋走了下來,她身穿白色西裝,氣質雍容大方,長發如瀑,絕美的臉蛋帶著淡淡的笑容,在一群人的簇擁下,就這么看著我。 “怎么,不認識了么?”她笑問。 我整個人都石化了:“世上,怎么會有這么巧的事情,居然有兩個人可以長得一模一樣。” “什么一模一樣!” 她嗔笑一笑,走上前,一拽我的衣領,揮了揮粉拳,笑道:“師弟,你要是再不認我,師姐可就要揍你了!” “真……真的是你?” “嗯!” 一旁,一名保鏢笑道:“這位是我們明氏集團的大小姐,明月池,在游戲里的明月池飛升之前,她已經完成了記憶融合,也擁有了明月池的記憶。” “天啊,真的是你,師姐?!” “當然了!” 她莞爾一笑:“不請我上樓坐坐?然后讓師姐嘗嘗你的手藝么?” “走,上樓,師姐想吃什么,今天我都請客!” “好好好~~” ———————————————————————————— 次年。 由丁牧宸與董小瑜出面,申請用地成功。 動用直升機,將山有扶蘇、隰有荷華合葬于河南最高山峰上,完成了山有扶蘇的最后一個心愿。 【完本感言】 正如前言,月恒十年,兜兜轉轉,最終還是回到了第四部,《天行》的誕生,可以說是必然的,而這也是葉子在35歲的年紀創作的一本游戲類小說,怎么說呢,隨著年齡的增長,有些棱角還是被磨平了,有些事情還是看淡了。 這本天行,少了許多戾氣,少了許多報仇不過夜的橋段,年齡是一個好東西,能讓人變得成熟,變得穩重,但也少了許多意氣風發。 至于《天行》這本書的意氣風發,我個人覺得在于今夕何夕、山有扶蘇、林澈、王勁海、蘇希然等人創造的榮耀,有些事情過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天行》的全程,以丁牧宸為第一視角,笑看游戲風云變幻,經過與銀狐的爭霸,與外服的戰爭,經過了一次次守護龍域之戰,經過了山有扶蘇、隰有荷華的生離死別。 可以說,丁牧宸是《天行》的主角,卻又不是主角,真正的主角是山有扶蘇,是隰有荷華,是北風之神,是張偉,是丁牧宸見證了山有扶蘇與隰有荷華的天人永隔,是丁牧宸見證了山有扶蘇至死不渝的愛念,是丁牧宸見證了北風之神的性格轉變,是丁牧宸見證了張偉從一個平庸玩家開始的成長。 也是丁牧宸,唯一一位想過自殺的月恒天王,唯一一位被自責折磨得遍體鱗傷的天王,你可以說丁牧宸是懦弱的,他在最后的時候背棄了寧折不彎的意志,但你也可以說丁牧宸始終是他自己,在顛沛流離的世界里尋找自己活著的真正意義。 游戲歲月,許多人一生都難以忘卻的真摯回憶都在這里,游戲帶給我們什么,或許是友情,或許是兄弟情誼,或許是永恒記憶,或許是一段愛情,就像是山有扶蘇和隰有荷華的愛情,雖然他們的愛情是那樣的凄美,那樣的讓人絕望。 這本《天行》,在體系上依舊遵從于月恒的設定,龍語者、人族、不死族的設定也都沒有太大的改變,與之前的月恒三部曲相比,《天行》更加偏重于競技體系的平衡,包括全明星賽、洲際賽的設定,基本上都是以確認屬性加成的戰斗力數據來追求平衡,這是之前的三款游戲里不曾有的設定,所以,丁牧宸捧杯的含金量自然也遠遠超過我的前幾本游戲。 當然,這本書也有無法修復的缺陷,那就是情感設定,之前葉子依舊按照以前的寫法,也就是養后宮的寫法,但時代不同了,顯然不能再這么寫了,而且我自己寫起來心理也有抵觸,所以才會不斷淡化唐韻、蘇希然等人的角色,把更多的筆墨花在山有扶蘇等配角身上。 知錯就改,也算是我在創作上的一個優點吧,關于情感設定,我們下本書見真章。 游戲雖輕,但也是人生的一段旅程。 不沉迷游戲,認真對待游戲,這是我的態度。 山有扶蘇臨終前寫下的一行字,一場游戲一場夢,回首往事皆成空,這也是葉子的想法,當你摯愛一款游戲的時候,就珍惜這段歲月吧,因為一旦過去可能就回不來了,珍惜摯愛的東西,珍惜身邊人,時間的洪流會沖淡一切,帶走我們,以及我們熟悉的一切。 最后,對于罪惡,我們永不妥協。 丁隊最后的話,也是他真正個性的體現—— 我丁牧宸,終生不入名人堂! …… 天行再見了。 謝謝大家用兩年的時光陪伴天行,這是天行的榮幸,也是我失落葉的榮幸,我們新書再見!新書大約會在12月上線,葉子稍微休息一下,喘口氣,醞釀一下新書的內容!生命不止,創作不休!讓我們一起守望游戲的這片天下吧,感謝陪伴著的每個人!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漫漫長夜,人生孤寂,但有許多人在守望,有許多人在駐足,點亮一盞燈,照亮彼此漫漫人生路,讓我們一起下一站出發,去往下一個故事吧!南粤风彩26选5 香港现场直播结果开奖 湖北快三今天必出号 江苏十一选五的规则 快乐12怎么算下期号码 江苏省11选五开奖结果 安徽快三在线计划网站 黄金城网站娱乐 13271排列5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形势走势图一定牛 炒股是什么意思 具体怎么操作 山东十一选五夺金走势图 快乐扑克3玩法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五00期 泳坛夺金481规律与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八位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