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龍尸的翻滾,陸川是見識過的。 可是比起眼前這一個滿是刺的家伙,卻黯然失色。 比鱷龍尸還要大上五、六倍的它,翻滾起來才是真正的地動山搖。數百米的高的山嶺都被它翻滾中,撞成了平地。 藍翼天使掛在它的腦袋上,讓它想盡辦法要將藍翼天使給甩下去。 陸川卻是眼睛瞇了起來,發出了指令,藍翼天使死死地貼著它,直沒手臂間的骨刀,就像是一個釘子,死死地固定著藍翼天使。 藍翼天使在它的面前,實在是太渺小了,它根本夠不著藍翼天使。 于是乎,它只能瘋狂地翻滾,瘋狂地撞擊著一座座高山,一條條山脈。它如同無頭的蒼蠅一樣,陷入到了狂暴當中。 藍翼天使是小,但不要忘記了它屬于九級,防御力同樣強悍無比,這一種撞擊,對藍翼天使的影響是有限的。 趁著一個空當中,藍翼天使又是抽出了自己深chā jìn去的骨刀,在一個撞擊不到的位置上,再一次將骨刀狠狠地插了進去,進沒到手臂腋下,再一次將自己固定起來。 這一只新增援過來的九級喪尸,它永遠也想象不到,它會被藍翼天使用這一種辦法就給拖住了,從而進入到了自殘的循環狀態。 它再強大,可是在病毒的改造下,也失去了思維,只是純粹的殺戮機器而已。 如此一來,像這一種死結,它根本不具備解開的能力。 看似簡單的一種辦法,卻將它給廢掉一樣,實在超出陸川的預計。但仔細去想,藍翼天使的瞬移太霸道了,它可以隨意間出現在任何你想不到的位置上。正是利用這一種能力,藍翼天使突破到了這只刺猬似乎的九級喪尸腦袋上,給它來了一刀。 換了其它的喪尸,根本不可能靠近得了它。 沒有思維,藍翼天使在它的眼中是必需殺死的對象,它就在自己的腦袋上,如同死結一樣,它只有瘋狂地用自己的腦袋去撞擊。 于是展現在陸川的一幕,就是對方翻滾著,撞擊著,然后不斷爆發出陣陣的光刺。 這一種光刺形成很有意思,它是每一根刺都閃爍著光芒,然后在刺尖數十米的地方,形成了一個光點,隨即噴射而出,形成了光刺。 很變態的打擊,光刺的力量應該是來源于時空之力,能夠穿梭一切。 但…… 它的這一種攻擊,對于就趴在它腦袋上的藍翼天使來說,是攻擊不到的,只能徒勞罷了。 “好。” 陸川大喜過望,他沒有料到竟然會有這一個效果。 雖說想要殺了這一只陸川也說不上來名稱的九級喪尸很難,可是將它拖住,自己就可以用兩千萬豚龍,硬生生換了這七只巨人。 陸川將自己的眼光瞄向了巨人處,它們依然被光芒所覆蓋著,正發出咆哮聲,石塊還在瘋了一樣地砸出來,每一次都是清出一條血路來。 不過陸川已經是鐵了心了,這一些被砸出來的血路,瞬間又是被新的豚龍替代,對著它們就是一頓狂噴。 這是一場不計代價的戰斗,陸川要的就是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損失了豚龍算什么,自己只要再擁有這些巨人,便有了真正立足于九級空間的資本,可以縱橫馳騁,然后橫掃九級空間。 面對這一個機會,陸川不可能放棄。 巨人們同樣是一根筋,它們確實是在利用著自己的優勢,可是它們不懂改變,不知道退讓,只知道殺戮。這樣的后果,就是它們定在原地,和豚龍們對攻。 它們確實是兇殘,數百噸的巨石也可以扔出來,如同神話中的盤古大帝,但這巨石能夠產生的殺傷力,最多只是砸死一百幾十只尸龍,而陸川手中的豚龍實在是太多了。 一百萬的代價,就是讓它們被時空光芒給磨掉了皮膚,露出了血淋淋的肌肉。 在時空光芒的轟擊下,它們的肌肉翻開,再被氣化掉。 曉得如此情況,它們還是沒有改變,還是在原地上一味與豚龍們對著干。當然,到了這一刻,它們也更為瘋狂,渾身散發著淡淡的金光,而它們的手臂如同異化了一樣,根根青筋突起。 它們隨便抓上一把碎石,然后扔出來之下,都會像炮彈一樣。 豚龍們在這一種碎石面前,不知道多少被打成了篩子,巨人們完全是懂得了天女散花的手法一樣。在這一種金光的加持下,恐怖無比。 陸川就這么默默盯著,望著不斷有豚龍墜落,卻沒有做任何的調整,任由它們屠戮著豚龍們。 如果仔細看,卻可以看到陸川的拳頭握得緊緊的。 每一只豚龍,都是陸川辛苦制造出來的,無論是賺取到的資金,還是制造加速器,都是如此。每一只的損失,陸川心都在滴血,可是陸川無動于衷的原因,是因為陸川知道,這叫不破不立。 這一個世界上,怎么可能會有不付出就有回報的事情? 雙方完全是瘋了一樣,耀眼無比的時空光芒根本沒有斷過,肆意地射向巨人們。 陸川很清楚,現在占有優勢的是自己。 自己手中的力量是弱,可是自己是人,擁有著智慧,懂得策略,知道怎么樣讓自己利益最大化,這不是九級喪尸它們可以比的。 再強大的人,如果不懂得策略,最終也會落了一個被計算身死的下場。 君不見古代,有勇無謀的人,最終都會死在戰場上。 就算被重用,也只是一介先鋒的命。先鋒,只需要有勇,有無謀都可。但真正決定戰爭勝負的,卻是中軍,需要有勇有謀的人來統籌。 陸川手中的力量是比巨人們弱,可是陸川懂得利用巨人們的弱點,發揮出豚龍最大的優勢。 巨人們發出了凄厲的吼叫,它們硬生生被削掉了一圈。 如同連鎖反應一樣,當它們的鱗片和巖石一樣的皮膚消失掉后,露出來的血肉一樣是強悍,可是又怎么可能比得上鱗片和皮膚呢? 自然,豚龍們的時空光芒發揮出了更大的作用,一層又一層地削著。 不斷加快的速度,一些巨人的腦袋上露出了骨骼來,然后破壞著它們的大腦,讓它們停下了攻擊,一個個東倒西歪地掙扎著,它們有些錯亂了。 陸川得勢,并未留情,豚龍們還是對著它們狂噴出時空光芒。 “再多點時間,便可大功告成。” 陸川握緊了拳頭,人也為之緊張起來。 在即將得手的關頭,陸川最不希望的就是有什么變故,比如說有其他的九級喪尸到來。自己付出了數百萬的豚龍,如果功虧一簣,陸川非要吐血不可。 “叮,獲得星空巨刺制造權1。” 陡然出現的提示聲,讓陸川眼睛瞪大,他最開始以為是巨人,可是這一刻,陸川發現自己錯了,而是一個意外之喜。 什么叫意外之喜,就是完全超出意料之外的驚喜。 藍翼天使一直與之糾纏著的,便是星空巨刺,在陸川的印象中,它根本不是藍翼天使可以殺死的,只能是拖延著它,讓陸川贏得先機而已。 可是沒有想到,星空巨刺卻是死了。 陸川追究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星空巨刺自己作死罷了。當然,最直接的原因,也是因為藍翼天使的存在。 藍翼天使就在它的腦袋處,而星空巨刺一根筋用腦袋去撞擊,這導致的后果,就是不斷的撞擊之下,山體固然是粉碎,可是一次次的撞擊,也傷害到了它。 確實,它的防御力是超然,可是不要忘記了,是星空巨刺自己的力量去撞擊,也就是屬于九級喪尸的力量。 一次二次不算什么,可是它數百次的撞擊之下,導致了頭骨碎裂,自己將自己撞死了。 藍翼天使的存在,又被判定它是被藍翼天使擊殺的,自然就獲得了制造權。 戲劇性的結果,讓陸川目瞪口呆之余,陷入到了欣喜若狂之中。 這還真的叫天上掉餡餅了,砸得陸川都有些暈乎乎的。 而豚龍們,它們還在瘋狂地對倒下的巨人們一陣狂噴,這一種痛打落水狗的事情,它們排著隊來,也讓陸川迎來了收獲。 當這一些巨人的腦袋被削開之后,破壞了它們的大腦,它們在病毒下支撐著的生命終結,死在了陸川的手中。 “叮,獲得開天巨人制造權1。” “叮,獲得開天巨人制造權1。” “叮,獲得開天巨人制造權1。” “叮……” 一連七聲,是如此的悅耳動聽,讓陸川嘴角幾乎要裂到了耳朵根下。七只開天巨人到手,怎么不叫陸川高興。 恰好此時,遠處出現了一片烏云,正在向著這里快速移動。 整個天地間,氣息在這一刻凝結了一樣,壓抑著讓人喘不氣來。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更強大更霸道的九級喪尸到來了,而且還是群體性的。從這一片幾乎無邊際的烏云中,陸川可以肯定它們的數量龐大無比。 之前的一切,在這一股烏云面前,都變成了僥幸。 若是剛開始就遇到它們,不用打了,陸川可以等著損失藍翼天使和豚龍后,灰溜溜地逃回競技之城了。 所以說,人的運氣,有時候就是這么的玄乎。 陸川知道,給自己十倍的實力,都未必可以抵抗現在到來的九級喪尸群,很果斷地,陸川一個扭身便是離開。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天知道這到來的是什么東西,萬一是藍翼天使這一類的九級喪尸,它們瞬移過來,給自己一個大招,基本上來說,就沒自己什么事了。 為了避免這一種事情發生,陸川當然不會因為好奇而留下。 管它是什么九級喪尸,下次再會…… 陸川一頭扎進到了光門處,在漣漪中,陸川消失掉了。而這里的豚龍、藍翼天使和噬風,化成了點點光芒,一并消失掉了。 剎那間,屹立于這天地間的光門也隨之消失。5南粤风彩26选5 000028股票行情 陕西快乐十分奖金 东方6 1历史开奖查询 江西11选5出号有规矩吗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期货配资公司加盟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泳坛夺金怎么玩 北京快三全天稳赚计划 体彩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体彩官网11选5 5万炒股一年赚多少 吉林快三开奖时间 五分彩是什么地方开的 极速时时彩是黑平台吗 云南11选5直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