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水仙承認了林淺所說的事情,她猜測多半是林淺告訴他的,所以,她并沒有承認她的下一步計劃。 誰知,何景行是真的親自去查驗了三遍,查到的比顧城驍查到的還要多。 葉水仙自殺是假,回家之后她一直想出去,但奶奶擔心她想不開,幾乎是寸步不離地跟著她,她就惱火了。 她幾次想對奶奶下手,但終究還是忍住了,奶奶以誠相待,以前將她視作孫媳,現在將她視作親孫女,她從來沒有得到父母家人的寵愛,奶奶給予她的,正是她心之向往的親情。 而她要出去,目標正是傅白雪。 只不過后面的這一切,她還來不及準備。 “奶奶的藥被掉包,這件事顧城驍查不到,我們家也只有你有這個可能!” 葉水仙辯解道:“我只是給奶奶換了幾片維生素而已,吃不壞。” “吃不壞就能換了?你也是學醫的,奶奶高血壓,每天都要吃藥,你不懂她斷藥的危害?” “我就在她身邊,她不會出事,我只是想讓她多歇息一下不要總看著我。” 聽了她的解釋,何景行實在是哭笑不得,“奶奶愛惜你,怕你再做傻事,才會看著你啊。” 葉水仙懇切求情,“我錯了,景行,我知道錯了。” “你出去想干嘛?”何景行質問道,“害傅白雪嗎?” 葉水仙啞口無言,他太了解她了,字字句句都拿捏著她,她無從辯駁。 “既然你都承認了,那明天吃飯也就免了,我現在跟你說清楚,你走吧,我們家容不下你。” “……” “錢我會給你準備好,接下來,你就過你自己的生活吧。” 葉水仙一下癱坐在沙發上,哽咽道:“我……我……我不敢了,我就當你妹妹,就當妹妹,行嗎?” 這一次,何景行并沒有心軟,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葉水仙的手段,葉水仙都算計到他的家人身上了,他容忍不了,“你是希望我跟爺爺奶奶說呢,還是你自己向他們辭行?” “我……我……”她不敢面對奶奶,她怕奶奶對她太失望。 “不必你承認害她老人家,你就找個理由說服她就行,后天啟程,可以嗎?” 葉水仙很想說不可以,但不行,此刻,她已經失去了何景行的信任,她已經沒有任何選擇的余地了。 —— 兩個月之后,“鉆小姐”官網正式宣布方小熙成為“鉆小姐”的代言人,并公布了方小熙在孕中為“鉆小姐”拍攝的一套照片,這是方小熙在婚后的首次露面,轟動全城。 方小熙已經懷孕五個月,但照片上的她依然四肢纖細,而且皮膚白皙,面色紅潤,一點都看不出是個孕婦。 懷孕生子對女明星來說是一個劫難,有很多女明星在產子復出之后資源大減,許多的角色都不會成為首選,情況好的還能接到一些母嬰代言或者上上親自綜藝,情況差的,就會慢慢消失在公眾的視野之中,娛樂圈就是這么的殘酷。 這次方小熙突然宣布為“鉆小姐”代言,可謂雙贏。 一來鉆石是高端奢侈品牌,會抬升女明星的身價,二來,鉆小姐這個品牌在過去兩個月飽受非議,必須要有一次大動作,才能重回視野,重建形象,方小熙有實力有人氣,形象又好,是“鉆小姐”最好的選擇。 南北策劃的辦公室里,林淺看著方小熙的絕美海報喜不自勝,這個合作是她一手促成的,沒想到這么成功,她簡直成就感爆棚。 “老板,這個策劃案簡直就是三贏啊,‘鉆小姐'一飛沖天,方小熙團隊那邊特別滿意,我們公司的口碑也越來越響了,我們的工作微博下面還有不少明星粉絲留言,說要我們幫他們的愛豆包裝策劃呢。” “老板,王總電影院那邊重新開業迎來了開門紅,生意比以前還要好,王總說明年的策劃給承包給我們,還介紹了一些朋友來。” “老板,照這個速度下去,咱們明年可以策劃一下如何上市。” “咳咳,低調,低調點。”林淺嘴上說著低調,但內心正在暗暗竊喜,上市?那我豈不是成上市公司老總啦?到時候顧城驍可要大吃一驚了吧?! 正在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一些喧嘩聲,她聽到了女同事的呼喊尖叫,不明所以,以為有什么突發事件,她放下海報立刻奪門而出。 門一開,眼前的一幕讓她驚訝不已,顧城驍突然出現在了公司大廳里,還穿得特別帥,高級定制的西裝皮鞋,還有專門搭配的領帶,重點是,他還做了頭,那倒背頭特有范兒,一絲不亂的。 林淺目瞪口呆地看著他,有些興奮,更多的是難為情,“你……你怎么來了?” 要知道,顧城驍是從來不來她公司的,一來避嫌,二來,他忙。 全公司的同事都在看著顧城驍,這可是活在傳說中的大人物,今天就活生生地站在他們面前,好幾個女同事連眼睛都舍不得眨,太帥了。 林淺羞紅了臉,摸著自個兒的臉悠哉悠哉地走上前,問道:“快說,找我有事?” 顧城驍雙手背在身后,說話的時候竟然露出了笑容,他說:“恰巧路過。” “路過?”林淺挺納悶的,你專門打扮還做了發型,你說你恰巧路過這里?鬼才信!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顧城驍不好意思地笑笑,有點說不出口,可是,他能忍,南南北北不能忍,兩個小鬼不等老爹下指令,突然從兩邊跳了出來。 南南抱著一大束花,“媽媽,生日快樂。” 北北提著一個女王皇冠的大蛋糕,“媽媽,生日快樂。” 然后,公司所有的人齊聲喊道:“老板,生日快樂。” 林淺還沒反應過來,“砰砰砰”連續三響禮炮射向她的頭頂,彩片如雪花落下,飛舞絢麗,好不熱鬧。 顧城驍終于開口了,他一本正經地說道:“往年你生日,我總不在家,今年剛好在。” 林淺輕咳打斷,暗暗提醒一句,“別這么嚴肅,像剛才那樣笑一笑。” 顧城驍立刻聽話地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這表情可愛多了,他繼續說:“今年剛好一家人都在,就幫你過生日,其他人都在家里布置安排,我們來接你。” 南南驚訝地問道:“爸爸,你怎么都說了呀?奶奶說不能說,要給媽媽驚喜的呀。” 北北也忍不住抱怨,“爸爸,你全說了還有什么驚喜可言?” 顧城驍:“那剛才我還沒讓你們出來,你們就出來了。” 南南:“明明是你自己沒躲好,還怪我們?” 真是親閨女啊,一點面子都不給。 北北:“爸爸你太掃興了,媽媽都沒笑,你趕緊親她一下哄哄她。” 坑爹你最行!!! 一旁的同事們聽得興致勃勃,這高顏值的一家人,都太有意思了。 林淺抿嘴壞笑著,故意問道:“那顧老大,你要不要過來哄哄我啊?” 顧城驍面露難色,但雙腳還是邁了過去,他躬身低頭,在她耳邊低語,“親愛的,生日快樂。” 林淺都快笑缺氧了,還是頭一次看到害羞的顧城驍,她一轉頭,嘴唇就貼到他臉上了。顧城驍一愣,滿臉漲紅,耳根和脖子都紅了。 旁邊眾人一陣歡呼鼓掌聲,“老板威武,老板威武。” 顧城驍有點不樂意了,我不威武嗎?哪能讓女人給比下去?于是,他捧起林淺的臉,狠狠地吻了一下。 尖叫聲更加大了,一個個的都在鼓掌起哄。 “哎呀……”南南和北北趕緊遮眼睛,爸爸媽媽也真是的,每天在家親不夠嗎還要到外面來親,太奇怪了! …… (完)南粤风彩26选5 彩票网上购买平台 股票推荐人 481体彩 电玩娱乐平台app 中国彩票快乐十分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手机版 股票型基金 河南快3历史开奖结果200期 广西快乐十分时时彩网 飞鱼彩票开奖查询 重庆快乐十分直播 全球股市大盘行情 贵州十一选五下载软件 快三吉林快三开奖直播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福彩三d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