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林幺幺伸著懶腰走出陰陽寮的時候,蕭沫沫跟蘇晴正帶著若若吃早餐。 “幺幺,早餐。” 若若打了個招呼,小姑娘年紀還小,完全沒有看出任何問題。 “起床了?”蕭沫沫白了林幺幺一眼問道,“昨晚睡得好嗎?” “挺好,怎么了?”林幺幺小聲問道。 “沒什么,看你走路好像受傷一樣,勸你還是回去躺著最好。” 蘇晴搶了一句,引得一旁蕭沫沫連連點頭,二人對視一眼,似乎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想法。 “不行,今天還要陪刀刀出去玩兒一圈兒,來到圣芒城這么久,好沒出去好好逛逛呢。” 二人同時收回目光,林幺幺眼里的笑容有些刺目,甜到牙了。 “林刀刀呢?” “換衣服呢,馬上就來。” 一說到換衣服,蘇晴與蕭沫沫這才發現林幺幺今天竟然也換了一身衣服,不是攻略組的制服也不是天南學院的衣服,而是一種從未見過的服裝。 “好漂亮的衣服,哪里來了?” “刀刀送的啊,說是他做夢夢到的衣服,叫漢服,是不是很漂亮!”林幺幺根本沒有說漏嘴的意思,張口便是林刀刀的老借口,一開口就知道是老林雜了。 “切,我們也要!” “沒錯,比我們學院的魔法袍好看多了。” “扯淡,沒得比好吧。” 三個吃早餐的人一人一句,而后便聽若若驚訝問道:“不對,幺幺你什么時候換發型了,還有你頭上的裝飾品,好漂亮。” 林幺幺連連搖頭:“反正我都不懂,刀刀說什么金釵步搖珠花的,聽意思好像很美好,可我完全不懂,都是他幫我收拾的。” “別說了,我算是明白了,合著是來撒狗糧的,對不起,姐妹們不吃!” 蕭沫沫正說著,便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不緊不慢的腳步聲,腳步聲聽起來有些熟悉,可這走路的節奏,卻讓蕭沫沫有些難以判斷來的人是不是林刀刀。 抬起頭,一身青衣,如帶著江畔煙雨的朦朧緩緩走來,衣擺輕搖,每一個動作似乎都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林刀刀邁著腳步走過來,手中還握著一把熟悉的折扇。不過折扇不是以往的漆黑,如同衣服的顏色一般,林刀刀微微勾起嘴角,劉海兒輕輕落在眼前,目光燦若星辰,眼角余光不經意掠過,讓蕭沫沫三人同時升起幾分重新認識林刀刀一遍的想法。 “有一說一,林刀刀今天有點人樣。”蘇晴發表中肯評價,引得一旁若若連連點頭。 “沒錯,今天的狗東西比以前好看多了,也順眼多了。” 林刀刀笑而不語,只等來到林幺幺身邊之后才輕聲問道:“走那么快干什么,還沒畫眉呢。” “已經很好了。”林幺幺說話之間不覺低頭,紅霞打臉頰升起,旋即極其自然的挽上林刀刀的胳膊。 “噫!” 蕭沫沫三人同時抖了抖胳膊上突然升起的雞皮疙瘩,異口同聲發出逐客令。 “滾蛋!” “哼!”林幺幺傲嬌轉身,送給自己的小姐妹一雙白眼,林刀刀見狀微笑走在林幺幺身邊,臨走前朝著三人微微欠身。 “臥槽,這他娘的是林刀刀?”二人走后蘇晴第一個驚呼出來,“這他娘的是林刀刀?這他娘的能是林刀刀?這他娘的一定不是林刀刀吧!怎么可能是林刀刀!林刀刀怎么可能長這樣!” “吃藥了?”蕭沫沫也回過神,“不應該啊,難道是換了一身衣服的緣故,可是天南帝國并沒有這種樣子的衣服啊,怎么感覺整個人的氣質一下子就不對了,就好像找到了最適合他的東西一樣。” 若若想了想,重新開始吃東西。 “反正不是你倆的,再好看又能怎么樣,不過說真的,今天的林刀刀,真的讓人眼前一亮。”若若說完之后便突然又有些悵然,“可惜,今天一過,狗東西還是會變成狗東西。” 蕭沫沫聞言感嘆:“這狗東西今天還真讓人眼前一亮,話說舒仟跟二貨長得也不差,放其他學院怎么說都是校草中的校草,但今天我還真敢說林刀刀就是天南學院最靚的崽。可惜啊這么養眼的林刀刀以后看不到咯。” 蘇晴連連點頭,顯然附和蕭沫沫的意思。 不過若若卻并不這么想,看她皺著眉頭的樣子,似乎在絲毫什么問題。 “那啥,晴姐你之前說林幺幺怎么了?受傷了?” 蘇晴跟蕭沫沫面面相覷,這里竟然還真有老實人? 蕭沫沫想了想點頭:“沒錯,估計是跟林刀刀打了一架。” “怪不得林刀刀這狗東西今天對林幺幺這么好,原來是打傷……”若若說著說著便沒事兒了,面色通紅的同時頭頂也傳來了水燒開的聲音。 另一邊,下了樓梯的林林幺幺瞬間便看到自己身上被許多目光鎖定,微不可查掃了一眼,發現竟然還有幾個其他學院的小姑娘,心中一時升起無數念頭,最后卻忍不住笑出了聲。 “突然笑這么開心,是不是有什么開心事?”林刀刀附在林幺幺耳邊問道。 “昨天經歷的變故太多,差點忘了我們已經差不多拿到第一了。”林幺幺笑道。 “放心吧,最后一場怎么比我心中已經有了大概的猜測,勇敢點,把差不多去掉,我們接下來還是第一。” “真這么有信心?”帶著調侃的聲音傳來,二人尋聲看去,卻見越常缺難得的出現在樓下。 “越老師?”林幺幺驚訝問道。 越常缺的目光落在林幺幺身上,眼神略有深意,看得林幺幺同樣化身蒸汽姬。 見狀,越常缺當即看向林刀刀,眼神中升起幾分笑意說道:“針對這一次天南學院碾壓的實力,這次的孤島戰可是改變了模式的,就算我知道你們的實力,也有些擔心這次會不會出事。” “她說的是真的。” 林刀刀愣了一下,剛剛那聲音,是初一? “初一,你剛才說什么?”林刀刀心中暗自問道。 “她說的是真的,恐怕真的有些麻煩。”初一的聲音再次從腦海中傳來。 “你怎么知道?” “她身上有虛空的氣息,不過沒有虛空內味兒,怕是接觸過跟虛空有關的東西。” 林刀刀眉頭皺了皺,感覺問題開始變得不簡單起來。 “這種事兒越老師你這么說出來不怕泄露比賽的事兒?”林刀刀試探問道。 越常缺毫不在意:“就這?沒事兒,經過我們四個帶隊的商量,得出結論提醒所有參賽人員這次比賽的危險性,其他學院的應該已經得到消息了吧。” 林刀刀當即轉身:“幺幺我們回去一趟,昨天蛇叔帶回來兩個人,還有一套秘技,先帶你去練練試試。”13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