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玄黃星星主已經身受重傷,和眼前的蕭動塵相比,他已經沒有了與蕭動塵對壘的資本。 若是蕭動塵這一劍真的刺中自己,恐怕他都將會受到更嚴重的創傷,到那個時候,自己的下場必將難以預想。 甚至到最后,自己都有可能在蕭動塵手中直接隕落。 想到這里,玄黃星星主面色一變。 “怎么會是這種局面,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在這一刻,玄黃星星主大喊道,語氣中盡是一種不甘之意。 要知道他可是玄黃星星主,在整個玄黃大世界中,那就是獨一無二的人物,代表著無上的權利和實力。 但現在,面對蕭動塵的威脅,他又豈能夠淡定得了! 想到這里,玄黃星星主凝聚力量,似乎是做好了和蕭動塵拼命的準備。 不過見到這一幕,蕭動塵卻是嘴角一笑。 “呵呵,還想要抵抗?真是自不量力!” 蕭動塵冷笑一聲說道,聲音中一副殺意涌現。 而在一旁的錢影,見到此刻蕭動塵和玄黃星星主的對壘,臉上透出了一種興奮之色。 很顯然,她已經看出了蕭動塵在玄黃星星主面前具備了巨大優勢。 如果不出意外,勝負的天平將會向蕭動塵這邊倒下。 只是眨眼間,蕭動塵已經持劍來到了玄黃星星主面前。 玄黃星星主目視蕭動塵,臉上出現了一種決然之色。 “呵呵,蕭倚天,你果然讓我吃驚,不過你想要斬殺我,還是需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玄黃星星主冷笑道,隨后他將自身所有的力量全部凝聚。 很顯然,這一次玄黃星星主是要自爆了。 見到眼前的情景,玄黃極地之外的眾多強者面色一顫。 他們心中清楚得很,盡管眼前的玄黃星星主已經身受重傷,可是瘦死的駱駝依舊比馬大。 若是玄黃星星主直接自爆,玄黃極地周圍數千億里的星際空間以及星體,都將會受到毀滅性的影響。 到那個時候,他們也不會有活命的機會。 “遭了,這玄黃星星主要自爆和蕭倚天同歸于盡,大家快撤!” 一名修士驚呼道,已經感覺一道危險氣息臨近。 他話音一落,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向后沖去。 除了這名修士,周圍其他人以及玄黃星的強者們,同樣閃身離去。 因為他們知道,如果玄黃星星主自爆成功,他們同樣需要付出慘痛代價。 而在玄黃極地中,蕭動塵自然看出了玄黃星星主的意圖。 “嗯?我還以為你有什么底牌,原來就這個啊。” 蕭動塵不屑的說道,一名強者自爆后,將會產生極大的力量,這個蕭動塵還是知道的。 既然如此,蕭動塵又怎會讓玄黃星星主得逞? 緊接著,蕭動塵的速度迅速提升了數倍,一道光影刺入玄黃星星主胸膛中,使得玄黃星星主體內元嬰被直接斬為兩段。 在這一刻,玄黃星星主生機消散,神色中那種不甘之色,全部被一種絕望之色給代替。 因為他清楚,蕭動塵將自己的元嬰斬斷,他已經不可能對蕭動塵造成太大威脅。 這時候,玄黃星星主心中有些后悔,后悔為什么會來招惹蕭動塵。 如果他沒有招惹蕭動塵,恐怕他還會是那個執掌玄黃大世界的強者。 可是現在,因為眼前的蕭動塵,他什么都沒有了。 “蕭倚天,我詛咒你不會有好下場!” 玄黃星星主咬牙道,而他的身體,則是頃刻間炸裂開來。 周圍狂風暗涌,雷電交加,一種恐怖的威壓氣息迅速襲來。 那種威壓氣息,足矣斬殺絕大部分的強者。 玄黃極地之外,除了一些主宰強者勉強抵過這道威壓氣息,其他修士均是在這道氣息之下隕落。 至于說錢影,則是在蕭動塵保護下安然無恙。 “蕭倚天,你贏了!” 錢影激動的說道,此時此刻,她只覺得自己像在做夢。 來至錢影面前,蕭動塵嘴角一笑。 “走,我帶你前往玄黃星。” 蕭動塵說著,他還沒有忘記對錢影的承諾,之前錢影曾經說過,有機會想要前往玄黃星看一看。 不過錢影聞言,只是搖了搖頭。 當混元星眾人都死在玄黃星星主手中時,她的心中就對玄黃星沒了什么興趣。 此時此刻,錢影只想回往混元星。 她知道,自己和蕭動塵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也不想再拖累蕭動塵。 錢影將自己的想法告知了蕭動塵,對此蕭動塵并沒有什么意見。 他凝聚力量,將一抹強悍的靈力力量涌入錢影體內。 錢影的修為,則是迅速增長至了天道主宰之境。 憑借此時的修為,在整個玄黃大世界,她完全可以進行自保。 畢竟此刻玄黃大世界中除了蕭動塵之外,最強大的人物,修為也只在天道主宰之境。 “天吶,星……星主就這么敗了?” 玄黃極地外,那些沒有隕落的玄黃星強者見到這一幕,均是驚呼道。 他們哪里能夠想到,蕭動塵就這么將玄黃星星主所斬殺。 在這時候,眾強者呆滯的看向蕭動塵,眼中只剩下一種敬畏之意。 因為他們心中清楚得很,如今蕭動塵將玄黃星星主斬殺。 整個玄黃大世界中,蕭動塵將再無敵手!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