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虛空中傳來一聲如釋重負的嘆息聲,宋征走了出來,他正要把王九背起來,卻看到王九的身軀竟然迅速地失去了生機,轉瞬之間就已經變得干枯,然后隨風化作了一片風沙! 他錯愕了一下,雖然他已經可以施展一些神通和法術,但是距離巔峰還有很遙遠的距離,他只能夠感覺到王九并不是真的死去了,而是放棄了這一具身軀。 但是他的意識和魂魄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卻無法跟蹤。 他惱怒不已,對著空氣狠狠砸了一拳,隔空罵道:“你個蠢貨!” 然后也就無可奈何了。 …… 蟻山深處,巢穴之中王九睜開眼來。他的本體一直留在這里,在這一座巢穴下面,他利用噬魂魔蟻的能力,創造出來的分身還有九具。 不過蘇醒過來的王九狀態很不好,雙眼中布滿了血絲,腦子昏昏沉沉,隱隱感覺腦仁深處一抽一抽的劇痛。 他惱火的低吼一聲:“怎么回事!?” 可是不能去思考,越思考越痛苦,眼前甚至一陣陣的發黑。 他粗重的喘了一口氣,整個人攤在了石床上,兩眼中一片空洞…… 天龍城內,決皇者再次“制造”了一次皇位更迭的大事。不過這一次牽扯的勢力更多,而決皇者也終于出手了,沒有像上一次在永安城那樣,一句話就決定了一切。 沒有人親眼目睹那一戰,但是城外皇陵之中留下了一些戰斗的可怕痕跡。 歸北星被處斬,可是歸北流卻沒有殺死他的兒子歸威遠。他終究還是不忍心,歸威遠畢竟是他的侄兒。 他將歸威遠軟禁起來,準備給他錦衣玉食的一生。 城衛軍解散,天龍城重建了兩只軍隊,真皇親衛和北營軍。真皇親衛負責守衛皇宮,北營軍負責整個城市的安全。 歸北流請宋征和權鶴儀出手,將天龍城中被噬魂魔蟻寄生的傀儡全部搜查出來,罪大惡極的直接處死,罪不至死的剝離了蟻卵之后打入大牢,依罪論處。 雖然很快就掌握了大權,可是歸北流始終悶悶不樂,即便是在登基大典上也沒有一個笑容,因為歸北定這一次是真的死了。 宋征耐著性子在天龍城內又停留了三天,幫助歸北流將局勢初步穩定之后,就迫不及待的離開了。 他之所以耐著性子留了三天,是因為他把人家皇室的云上傳道簡用廢了。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尋找王九。他不知道王九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從他的反應來看,似乎不是被天火控制。 王九出現了,潘妃儀和苗韻兒在哪里? 可是從天龍城離開之后,他卻仍舊是一片茫然:去哪里尋找線索? “老爺,咱們去哪里?”馬車外,黃善前來請示。宋征正被王九的事情弄得心煩氣躁——他的心性修為已經極高,便是自身陷入絕境,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但是這些年來,只要涉及當年的伙伴們,他還是會顯得稍稍失控。 他本來想要集思廣益,將大家召集過來一起出主意,卻臨時又改變了主意,道:“最近的一皇城是哪里?” 黃善這個傻腦子立刻說道:“當然是天龍城,咱們剛從天龍城出來,還不到三十里……”還沒說完就被枝蓮暗中掐了一下,枝蓮代替他回答:“是破山城,距離咱們大概九千里。” 宋征點了點頭:“那就去破山城。” 他忽然想到從永安城到天龍城,噬魂魔蟻都在嘗試掌控一座皇城——宋征猜測噬魂魔蟻的胃口很大,應該是想要將所有的皇城都控制起來。 噬魂魔蟻控制傀儡的手段十分可怕,幾乎不可能通過審問傀儡的方式來找到它的本體,但是暗中監視這些傀儡卻可以順藤摸瓜。 既然如此,宋征決定守在破山城,暗中尋找線索。 車隊在此前進,宋征深吸一口氣,平復了躁動的心情。他只要理智一點,很快就能分析出來,王九的狀態明顯也不是被噬魂魔蟻控制的傀儡,難道說這死胖子掌控了噬魂魔蟻? 他現在的狀態到底是什么樣子?噬魂魔蟻是他的命魂? 但是無論如何,王九現在應該很安全,而且……很不希望見到自己。 想到這一點,宋征心中浮起一股惡趣味的快樂:我偏要出現在你面前,哈哈哈! 宋小天感覺到父親的異樣,抓起父親的手捂在了自己的小臉上,什么也不說,只是嫩滑小臉的觸感,就讓老父親心中安寧下來。 宋征微微一笑,果然還是女兒貼心。再看宋小圣那熊皮孩子,正在跟一群飛蟲較勁,不用手不用腳,一定要把它們從半空中咬下來——老父親差點暴怒。 …… 太倉神山綿延數萬里,在整個世界上格外有名,哪怕是到了現在,山中的有靈之獸也多如牛毛,強大者更是達到了匪夷所思的仙圣級別。它們每年都要形成至少兩次獸潮,根本不可能被肅清。 太倉神山邊緣絕大部分都是低矮的山峰,卻有三座山峰例外,每一座都有數千張高,彼此相連像是一座巨大的筆架。 但是六千年前,卻有一位無比強大的命魂戰士,一劍削去了三座山峰的山頂,現在這三座山峰中間一個最高,兩邊的略低。在山頂上建造了三座城市,不過這三座城市有一個共同的名字:破山城。 當年一劍斬斷三座山峰的那位英雄的后人,就是現在破山城的城主,也就是破山真皇。 這位英雄,是整個人族有據可靠的唯一一位仙圣,因此傳承六千年,破山城皇室仍舊是個人武力最強大的真皇之一。 而破山城也從來不覺得在這里建城,每年承受太倉神山中兩次獸潮是很糟糕的選擇,相反城內的百姓,一向以戰死城頭為榮耀,這里的整體戰力水平,也要超出其他皇城一大截。 占據著太倉神山,山內各種資源極為豐富,破山城也十分富饒。唯一的問題就是,這附近沒有良田,他們的糧食常年需要從別的城市采購。 宋征帶著一雙兒女單獨進了破山城的中城,這一次他一定要隱藏身份,不能被噬魂魔蟻的傀儡發現。所以一大家子人分散開了,宋征給自己和一雙女兒都做了一下偽裝,若不是他實在舍不得孩子,其實他孤身一人才是最穩妥的。 秋長天、黃善他們都好辦,兩口子各自入城。 麻煩的是軒治古,這貨一張臭臉,宋征給他忙活了半天,才弄成了一般人認不出來的樣子。秋長天去了西城,黃善去了東城。 為了方便收集情報。 可是安頓下來好幾天,破山城內都是一片平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座城市實力強大,讓噬魂魔蟻也不敢輕舉妄動。 宋征每天都會在城內走一圈,聽一聽市井間的傳聞,自己再暗中進行分析。可是今天他從一處衙門外走過,卻有了意外發現。 他回了自己的住處,安靜的等到了夜晚,然后悄然出去來到了白天那衙門的后門外。 這是皇城司在破山城的分司,宋征之前跟權鶴儀說過,如果這個世界上發生了什么異常之事,一定要通知他一下。這里傳遞消息困難,兩人當時約定,如果權鶴儀有事情要告訴他,就在皇城司衙門的門口畫一個圓圈中間打個叉。 今天他就看到了這個標記。 他輕輕敲了后門,早有人等候著,一身皇城司的服裝,低聲道:“先生來了?” “什么消息?” 皇城司的使者也是行事干脆:“七日之前,玉泉城詭異的被燒成了一片瓦礫,城中數十萬人沒有一個逃出來!” 宋征的眼神陰沉了幾分,道:“進去說話。” “是。” 各地皇城司早已經得到了上面的指示,對宋征畢恭畢敬。使者們早已經準備好了一切資料,包括與全城的地圖。宋征仔細看了一下,盡管不算準確,但也可以大致估算出來,玉泉城距離永安城只有七百里的距離。 宋征暗中冷笑:果然找來了。 “先生還需要什么情報?我們立刻準備。” 這破山城皇城司的使者也沒有想到,決皇者竟然來了他們的城市,難道說破山真皇位置不保? 他這邊有些走神,宋征已經說道:“暫時不用了,有什么別的情況,你們還按照這種方式聯系我。” “是。” 宋征轉身朝外走去,快要出門的時候,又轉身來道:“你們告訴權鶴儀,類似的事情,只需要告訴我就可以了,千萬不要擅自調查!” 天火兇狠詭異,權鶴儀若是招惹了它,恐怕是一場大禍。21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