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乘風很快留意到一旁蘇月涵的目光,他順著蘇月涵的目光看向了懷中的趙小寶,然后猛的反應過來,一把將趙小寶扔在了地上。 趙小寶哎喲一聲捂著屁股,身子弓成了一只大蝦,惹得旁邊的趙飛月和柳素梅忍俊不禁。 小鈴鐺則走過去用蓮足足尖一腳踢在趙小寶捂著屁股的手掌上:“喂,別裝死啦!快起來,你這次呀,麻煩大啦!” 趙小寶捂著屁股滿臉委屈的瞥了李乘風一眼,然后往他身邊躲了躲,又縮頭縮腦的瞅了小鈴鐺一眼,囁囁道:“多謝小鈴鐺姐姐、柳素梅姐姐、大師姐、公主殿下、月涵姐姐出手相救,小寶感激涕零,永生難忘,將來若有所用之處,小寶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萬箭穿心,絕不負……” “行啦行啦,別說這些沒用的!”小鈴鐺擺著手,不耐煩的將手掌攤在他跟前“還錢!” 趙小寶一愣:“我,我什么時候欠你錢啦?” 小鈴鐺氣不打一處來,之前救人的時候,又是危難關頭,她情急之下便拿出來壓箱底的寶貝定塵鐘來救人,可這會兒緩過氣了,便又心里面覺得憋氣難受! 自己最重要的法寶就這樣沒了!就為了救這么一個家伙!? 尤其是看著這家伙出來以后哭哭啼啼被人公主抱的樣子,那可真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來! 自己犧牲了定塵鐘就救了這么一個貨色? 不行,這虧可決不能這樣自己咽嘍! 小鈴鐺箭步上前一把揪住趙小寶耳朵,咬牙怒道:“定塵鐘!!我的定塵鐘!!為了救你,我的定塵鐘都沒了!!你得賠我!!!” 趙小寶痛得吱哇亂叫,歪著腦袋大喊道:“哎喲,姐姐,好姐姐快放手!奶奶,我的姑奶奶,快放手,痛痛痛!!” 小鈴鐺怒道:“那可是師父傳給我的頂級法寶,說,你說你怎么賠我!!”小鈴鐺越說越覺得委屈,自己不自覺的松了手,扭頭到一旁哭了起來。 趙小寶雖然耳根劇痛,甚至耳垂處都看見血絲傷痕,他卻陪著笑臉圍著小鈴鐺伏低做小,好言相哄:“姐姐別哭別哭,小寶以后就是姐姐最好的法器,姐姐讓小寶往左,小寶絕不往右!” 李乘風瞧著一旁這兩人,不禁搖了搖頭,心中暗嘆:小寶啊小寶,看來你這輩子是別想逃出小鈴鐺的“魔掌”了,這世上罹患“氣管炎”的人,可又要多一個了呀! 李乘風扭頭看向蘇月涵,關切的問道:“九幽冥王的事情會不會影響到你?他會追過來么?” 蘇月涵想了想,說道:“這里是神京,九幽冥王也許有其他手段來追捕我,但他絕對不敢直接在這里現身。” 李乘風想了想,微微點頭,道:“應該是如此,畢竟這里有乾坤神教坐鎮,有國師常遠在,想來九幽冥王也不敢在這里放肆。” 兩人此時并不知道大星官之死正是大茶壺利用九幽冥王所贈法器召喚出了冥王分身在極短的時間內降臨神京,奪取了大星官的性命。 但任誰也想不到,在神京的皇宮之中,在皇帝的身旁竟然有這樣一位極受重新的官員與九幽冥王有如此深的勾結! 一旁的趙飛月見他們兩人私下交頭接耳,一場大戰后,李乘風首先關心的還是蘇月涵,她不禁小女兒情緒發作,忍不住說道:“這時候可不是敘舊的好時機,眼下最重要的是立刻返回賽場,因為現在勝負還沒有徹底定下來呢!” 李乘風一愣:“什么?不是傀真人先行離開擂臺了么?這難道還不能判他輸?” 趙飛月搖了搖頭,道:“可你很快也離開了擂臺,而且,規則并沒有規定先離開擂臺的人就算是輸,再者,規定是離開擂臺范圍后,先落地者判輸,也沒有仲裁能夠看到你們誰先落地。” 大師姐嘿的一聲冷笑道:“是啊,這會兒擂臺那邊應該吵翻天了吧?” …… 在乾坤斗法場的觀戰臺仲裁區中,趙烈先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案臺上,他激動不已的大聲道:“人都這么久沒回來,為什么還不能判負!!” 這一場斗法的結果完全超出了趙烈先的預料,他根本不能接受李乘風再勝一場的事實,更不能接受自己手下最得力的干將一個接一個被李乘風干掉的結果。 從畫真人到獸真人再到傀真人,他們當中任何一個都是了不得的大真人,可到頭來全部折在李乘風的手中,如果再判李乘風贏,那可真是輸得底褲都沒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趙烈先不顧身份下場親自爭論,給仲裁施壓讓他們判李乘風負! 這場中的幾名仲裁面面相覷,他們雖然都是乾坤神教的修士,可他們也知道,四皇子那是盟友,很得教主看重,他的意見,神教上下肯定要認真對待。 一名個高的仲裁小心翼翼的說道:“可是,現在他們都還沒回來!” 趙烈先怒道:“他們一直不回來,難道我們便一直這樣等著嗎?” 一名留著長髯的仲裁則道:“現在確實已經超時,應當有個結果了。” 其他四名仲裁也紛紛點頭,趙烈先大喜,道:“對對對!快判李乘風負!!” 留著長髯的仲裁顯然便是主裁,他有些猶豫,道:“可是,此時兩人都并未歸來,按理應該同時判兩人出局,此局為平局。” 趙烈先氣急敗壞:“放屁!明明是李乘風這邊先破壞規則!!” 留著長髯的主裁被這一罵,臉色有些難看,但一旁個高的仲裁又小心翼翼的說道:“好像的確如此,李乘風這邊先有人上場助拳,然后兩人才先后離開的。” 趙烈先大喜:“確實如此!明明是單打獨斗,李乘風卻以多欺少,該判他負!!快,快判!!” 留著長髯的主裁緩緩點了點頭,道:“有理!” 說著,主裁朝著其他副裁和邊裁看了一眼,其他人也都紛紛點頭,畢竟判李乘風輸對于他們完全沒有任何的壓力,理由都是現成的,說出去誰也不能挑出個不是來。 長髯主裁身形一晃出現在了擂臺之中,他雙手一舉,乾坤斗法場四周早就已經議論紛紛,喧鬧不斷的觀眾們也都紛紛安靜了下來。 在場邊留守的韓天行和歐陽繡都感覺有些不妙,兩人都自知修為還不到家,因此都沒有自告奮勇的去淌這趟渾水。 兩人此時相互對視了一眼,歐陽繡低聲道:“不好,肯定是四皇子施壓,仲裁要判李乘風負了!” 韓天行大怒,剛要說話,卻忽然大喜,一指場邊,道:“太子來了!” “等等!!”趙汗青在場邊一聲大喝,立刻引得眾人紛紛向他看去。 =========================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奮發,愿祖國昌盛!向英雄們致敬!!南粤风彩26选5 08年最牛的股票分析师 深圳风采2013087 体彩开奖直播频道今晚 北京pk10走势 pc蛋蛋刷蛋注册码 山东11选五走势图表一 股票融资卖入是好是坏 百亿配资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技巧 股票激励计划对股价的影响 2012年3月上证指数 内蒙古快三顺口溜内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股票分析师月收入多少 湖北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内蒙古快3专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