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問鼎一步之遙,這可是凌天宇最急需要的事情,也是最當務之急的。 凌天宇抬頭深深地呼出一口氣。 “你放心吧。”段嫣然知道自己老公擔心自己能否帶著人安全進去,甚至安全通過,和師父他們匯合。 “你媳婦兒我好歹也是古鳳凰血脈,這血脈也不差的。”段嫣然道:“我的血脈可是帶著天賦神通呢,更是有逆天的秘法在,就是這老天爺也要忌憚的。” “我會將懶神他們安全帶進去的。” 凌天宇將妻子擁入懷中,輕輕的吻了一口妻子的額頭道:“等我全部收拾了,我們歸隱平淡。” “我也想啊。”段嫣然道:“現在兒女雙全。” “到時候歸隱平淡后,就不再問世事了。” 凌天宇笑了笑,旋即回了大殿。 三年的時間了,不短,也不長,凌天宇的本尊,全身散發著一股嗜血的氣息。 凌天宇并沒有刻意隱藏氣息,畢竟在帝皇發源地內,沒必要的。 體內的力量,還有那一條古玉紫龍,以及體內的帝皇之血,都在活躍著,凌天宇的身體其實發生的變化很大。 體內的雜質也在不斷排出來,現在體內的雜質已經很少了,不過還存在一些,這倒不是什么大問題。 “咔——咔——” 破殼之聲響起。 凌天宇周身凝聚的那一層黑色雜質,開始裂開,甚至脫落。 凌天宇的皮膚極其健康,比起來嬰兒的皮膚,絲毫不錯。 這就是修為提升的好處。 還在大殿的分身,也受到了影響。 “這已經第二年了,突破了?”段嫣然可是數著時間呢,過一天,就減少一天。 “嗯。”凌天宇點了點頭,道:“快要到問鼎一步之遙了。” 段嫣然眼神內閃過失落之色。 “你也要離開了,最多再有五六年你就會離開。”段嫣然道。 凌天宇沒有辦法,他必須提前去,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將混元榜阻止下來,甚至廢了去。 “話說那個混元榜,你要是進去后,能夠廢了不能?”段嫣然這段時間也在考慮,甚至想,能不能廢了那混元榜,既然威脅這么大,能夠廢了就廢了。 “我也在考慮。”凌天宇道:“阻擋,我有把握阻擋下來,廢的話,估計難度大,但想來是有辦法的。” “你一定要小心。”段嫣然還是不放心,再次叮囑自己老公道:“我可不想再過一世。” “我呸呸呸……” 段嫣然見自己說出來不吉利的話,忙呸呸。 凌天宇見自己妻子這模樣,忍不住的仰頭笑了出來。 “放心吧丫頭,沒事的。”凌天宇道:“我進去后,誰敢挨我?” “天煞孤星的命格,誰挨誰倒霉。” “那你也得小心。”段嫣然道:“能不受傷就不受傷了。” 凌天宇點了點頭,他會的,誰愿意受傷的,肯定不會的。 樹藤大帝可在耐心的等著,它知道凌天宇快要距離問鼎一步之遙了。 雖然帝皇發源地距離帝皇山有些距離,但凌天宇不同于其他人,那種實力的氣息,它極其敏感,可以察覺出來的。 日復一日,凌天宇的本尊實力已經越來越接近問鼎一步之遙。 第三年的最后一天,樹藤大帝騰空在帝皇山上空,段嫣然也走了出來。 凌天飛夫婦,傲神等人全部騰空。 段嫣然站在大殿前方。 凌天宇的分身在兩個時辰之前回到了本尊體內。 “媽,我爸要突破了么?”凌知畫一襲白衣,來到母親段嫣然身旁道。 段嫣然點了點頭道:“你爸要突破了,突破后,再過幾年,會問鼎巔峰,到時候你爸要離開了。” 凌知畫聽到,自然也不想自己老爸離開了,可也知道,老爸不得不離開。 凌知畫手挽著自己母親的手臂。 “媽,那怎么回事?”凌知畫突然看到帝皇發源地上空出現大面積的烏云,很是不解。 段嫣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這還沒有突破到問鼎巔峰呢,怎么可能會提前渡劫呢? 段嫣然帶著女兒騰空,來到樹藤大帝身旁。 “怎么會提前?”段嫣然問道:“問鼎巔峰才會渡劫的。” 樹藤大帝也在思考怎么回事,抬頭看著那黑壓壓的烏云,眉頭逐漸的皺了下來。 “再等等看。”樹藤大帝道。 那烏云很厚,厚達萬丈,閃電密密麻麻的,一股壓迫感俯沖下來。 還在帝皇發源地內的凌天宇,周身散發著道道金光,體內的力量已經凝聚夠了,只需要沖破關口,可以進入問鼎一步之遙的修為,無限的接近了,一只腳已經踏入進去了。 體內的古玉紫龍異常活躍,距離問鼎一步之遙,凌天宇可以真正使用古玉紫龍的力量,甚至帝皇之血的力量也可以發揮出來,不用越級使用了。 可以掌控了,問鼎巔峰后,更是可以隨意調動。 帝皇之血帶給凌天宇的好處,太多了,秘法不說,就是力量,都是一個可怕的存在。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凌天宇體內爆發出來閃電的聲音,關口被沖破,力量猶如洪水宣泄一樣,遍布周身經脈內。 體內的每一處地方,都充滿力量,就是指甲內,都帶著力量。 “收!”凌天宇睜開了雙眼,體內的力量全部平靜下來,散發的氣息也全部收了回來。 凌天宇站了起來,閃身消失在帝皇發源地內,抬頭看著那烏云,嘴角冷笑。 “爾等想用此要我的命,你們會隕落在這里的。”凌天宇道:“我要是你們,會在我問鼎巔峰渡劫時來,而不是出手能出來這種假的渡劫。” “你們也是活了很多年的老怪物了。” 凌天宇說完,消失在原地。 那烏云隨即也消失不見,說給誰聽的,心知肚明,不需要點出來了。 “看來他們忍不住了,你問鼎時,他們會來的。”樹藤大帝道。 “我有對策,讓他們有來無回。”凌天宇道。 樹藤大帝到是相信,凌天宇的話,他是不懷疑的。 他們也是一幫沒腦子的東西,問鼎時才需要渡劫,這明擺著是告訴有人故意而為之的。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