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城中。 大戰一觸即發。 恐怖的威壓,宛若海浪一般此起彼伏,在空氣中徹底沸騰起來。 殘奴的恐怖,讓焚天恒無法脫身,他是萬萬沒有想到殘奴亦是殘破之軀,一身修為竟能如此強大。 天神碑和紫雷錘在他手中還能發揮出百分百的殺傷力。 殊不知。 殘奴一身修為能這般恐怖,全憑這段時間的恢復,楚帝賜給他的超級生命之水,讓殘奴體內暗疾全部愈合。 進入木城之后,他又去找回紫雷錘,現在他的實力比巔峰時期還要恐怖。 一時間。 兩人的大戰已經轉移至數百丈之外,隨著轟隆巨響傳開,宛若天地炸裂,巨峰塌陷。 漫天的煙塵席卷,將兩人的聲音徹底淹沒。 這一刻。 楚帝已經無暇顧及殘奴的安危,面前青木霄率領各勢力強者,已經向他發起進攻。 東方輕舞倩影凌空飄落下來,出現在楚帝身邊,靈眸閃爍著,一臉戒備的看著眼前眾人。 楚帝看了眼東方輕舞,“自己小心。” 東方輕舞淡然道:“陛下放心,輕舞今非昔比,這些人雖強,但輕舞并沒有把他們放在眼中。” 楚帝微怔了下,心下駭然,東方輕舞一身修為是突飛猛進。但相比于青木霄這樣的老牌強者,她的境界還是略遜一籌。 這時。 東方輕舞一閃上前,衣袖翻飛,宛若起舞的仙子,周身上迸射的氣息,瞬間化為劍光,朝著青木霄等人貫穿過去。 “神道者七重境?”青木霄冷聲說著,一劍飛出,劍氣橫空落下。 嗤。 劍至。 東方輕舞倩影倒飛出去,這一飛,足足飛到數百丈之外。 籠罩在她身上的罡氣屏障破碎,嘴角一抹血漬溢出,很顯然青木霄方才一擊讓她重傷。 “就這樣的實力,也配阻擋我們,楚帝,你還是親自出手吧。” 青木霄冷聲說著,頓了下,繼續道:“聽說你身邊有幾名劍道高手,讓他們現身一戰,否則就你一個人,會死的非常慘的。” 楚帝看了眼青木霄,淡然一笑,“你是認真的嗎?” 青木霄獰聲道:“有什么底牌,盡管使出來,今日縱使你有通天的本領,也在劫難逃。” 楚帝道:“看把你牛的,朕倒要看看你如何殺我。” 聲音落下。 影子血衛身影出現,一團團黑霧懸浮在楚帝背后,恐怖的劍氣威壓席卷,籠罩在方圓千米之內的上空。 見狀。 青木霄臉色一變,“就這么點底牌,怕是接下來的攻擊,你無法承受。” “青木束縛!” 隨著聲音傳開,在他背后騰起滔天的氣息,霎時間,全部變成綠色。 看著眼前青木霄的變化,楚帝淡然一笑,“有點意思,木宗宗主居然有這樣的特殊癖好,頭頂上一片跑馬場,真特么的綠。” 青木霄怒道:“楚帝,你會為自己的愚蠢付出生命,受死吧。” 咻咻。 咻咻。 綠色氣旋快速變幻,化為一道道藤蔓的樣子,破碎空間,朝著楚帝貫穿過來。 讓楚帝意外的是,這綠色藤蔓上攜帶的氣息,并沒有充滿生命氣息。 反之,縈繞著讓人忌憚的死亡之氣。 藤蔓前行的瞬間,無量的死氣席卷,迎面向楚帝碾壓過來,穿梭的藤蔓亦是從綠色變成了黑綠色。 這一刻。 楚帝微瞇眸色,眼中多了一抹凝重,青木霄不愧是木宗宗主,還是有些手段和底牌的。 與此同時。 兵神殿祭奠出一架古老的戰車,車身上黑色殺氣沸騰,最前方四只兇獸發出低沉的怒吼聲。 一縷人影凌空飄落下來,端立在戰車之上,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兵神殿殿主。 他手執一桿巨斧,周身上森然的黑色鎧甲自動生成,把身體包裹的密不透風。 邪神殿殿主風無邪手中出現一面旌旗,之上繪著一條騰空的黑龍,栩栩如生,活靈活現。 隨著旌旗不斷擴張開,黑龍好像要翱翔九天而去。 邪神幡。 楚帝腦海中出現眼前旌旗的信息,臉上神情愈發濃郁,目光一閃落在聯合殿殿主簡尊身上。 這簡尊更是詭異的緊,在他身上居然出現了兩股氣息,一道是純粹的浩然正氣。 另一道是鋒銳無比的霸道戰意。 兩股氣息融合在一起,好似一座八卦圖,懸浮在簡尊背后。 楚帝見眾人底牌盡出,顯然是打算給他喘息一口氣的機會。 這時。 青木霄神情倨傲,漠視楚帝,“一起上,鎮殺楚帝。” “小子,你要小心木宗的青木束縛,此木乃是死亡木,根本不屬于此界,就算是你的神火和禁忌之力,也對它造不成任何傷害。” “因為這死亡木是十大神木之一,其堅硬程度超出了你的想象,任意一節死亡木制作成兵器,那都是神兵。” 蒼帝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 楚帝沉聲道:“這么厲害,看來只有硬剛一戰了。” 蒼帝又道:“要是硬剛一戰,你會被打出翔來,不要懷疑我的話。” “這么害怕?” “當然了,看到那架古老戰車沒有,那戰車應該是太古刑族的寶器,至于為什么會落入兵神殿,這就不得而至了。” “本帝還是給你講一講,這架戰車的厲害,集防御與攻擊為一體,就算是你掌中的天神杵,也未必能打破戰車的防御。” 蒼帝聲音落下。 沉默一瞬。 楚帝道:“那邪神殿和聯合殿的至寶,應該更強大,對嗎?” 蒼帝道:“不弱于古戰車。” 楚帝道:“明白了,以前輩之言,這一戰朕必死無疑。” “那倒也不是,你還是有別的辦法的,比如說你可以跑啊!” “跑,朕會跑嗎?”楚帝一臉嚴肅說著,突然,他身影向后倒飛出去,“今日朕還有事改天我們再一戰。” 聲音落下。 他身影已經出現在百丈之外,離開的速度奇快無比。 “你這不是跑,是什么?”蒼帝笑道。 “這怎么能叫逃跑,朕是好漢不吃眼前虧,不想和他們一般見識。” 楚帝一本正經的說道。 腳下帝舟出現,翱翔于空,快速向天際遠去。 看到這一幕。 青木霄縱聲道:“追,楚帝害怕了,絕對不能讓他逃走。” 甲板上。 楚帝聽到青木霄的聲音,冷聲道:“害怕,要是你一個人,朕能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