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法傲世錄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十二章 城主沒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既然,城主大駕光臨,那么,對于這個事情來說,肯定是有城主處理的方式的。

    人群自然而然的向兩邊散去。

    文森饒有興趣的看著城主大駕光臨。

    而另一邊,貝拉索尼三人也是看向了城主到來的方向,由于距離比較遠,加上現在是凌晨,即便是借助著周圍的魔法燈的幫助下,也是無法仔細的看清楚,要想仔細的看清楚的話,還是等城主靠近了才能看的清楚。

    “這城主,感覺好有氣派的感覺,這皇室成員大駕光臨都比不過。”尼娜這段時間里多少也是沾染了一些杰里米習慣,以致于看到什么事情,都想著吐槽一番。這不,尼娜直接了當的說了出來,完全沒有經過大腦。

    當尼娜突然意識到,自己的面前就有皇室成員,當著她的面說皇室還不如這個迦喀城城主,豈不是對貝拉索尼的不敬。

    貝拉索尼立馬向后退了幾步,朝著貝拉索尼低了一下頭,表示歉意,自己不是有意這么說的。

    貝拉索尼和尼娜接觸時間也不短,即便是之前的這段時間里,因為貝拉索尼的比較忙,很長的時間是無法離開皇宮的,所以也就沒有見到過尼娜。與此同時,尼娜在各個城市里只要哪里有需要她幫助的,那么,尼娜就會前去。要知道,這幾年里,尼娜也組成了一支由牧師,神官組成的治療隊伍,他們的目的就是前往各個城市里,那些需要治療,但是因為經濟和其他的原因,無法得到救助的,尼娜他們都會為他們免費治療。

    即便是這樣,貝拉索尼也沒有忘記尼娜的事情,別看平時的時候,尼娜有些大大咧咧的,可在工作態度上來說,完全就是認真的。這一點,貝拉索尼是清楚不過的。

    可即便是如此,知道尼娜不是有意的,可貝拉索尼依然教訓了一下尼娜,畢竟,自己是皇室,而尼娜是自己的下屬,不管是什么時候,都得遵守。而不能以下犯上。

    教訓的方式,那就是等這個事情結束之后回到旅店,罰尼娜抄寫準則十遍。并且,在抄寫的時候要背下來。

    這種教訓方式,對于教訓杰里米,文森他們來說,完全就是不痛不癢的,這比什么光腳在指壓板上跳,頭頂開水壺什么的,這算是仁慈了。

    “哎,文森又跑到哪里去了?”突然,尼娜向著四周望了望,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文森竟然不見了。

    漢斯也這才注意到文森不見了,剛才誰都沒有注意。

    “這文森,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貝拉索尼也是跟著說著,其實,早在文森離開他們的時候,貝拉索尼早就知道了,只是她沒有說而已。因為在這之前,文森就已經打招呼了。

    而且,貝拉索尼也知道,這次的暴動,肯定也是文森搞的鬼。

    對于這個發生暴動的事情,貝拉索尼只能是給文森四個字評價,那就是“干的漂亮”!

    這個評價,沒有任何貶義的意思,完全就是褒義的。

    “也不知道,接下來文森他想要繼續怎么做?”貝拉索尼心里嘀咕著。

    這個事情,全權交給文森負責,貝拉索尼只是看結果。

    除非,文森需要幫助,才會告訴他們,而如果不需要任何幫助,他完全可以一人處理。

    迦喀城的城主,是坐在一輛馬車里,因為有了馬車的車廂阻擋著,所以根本看不到里面。

    此時,文森朝著馬車的位置走去,因為不想過于暴露,以及周圍有士兵們的把守,文森只是借著魔法燈的照明,隱約著朝著馬車的方向看去。

    可隨之文森看出了這馬車有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因為,文森從車廂的力度看出來,如果里面坐著人的話,那么,車廂不可能這么高,應該會因為人的體重會往下壓一下,而且,車里有人的話,馬匹在拉車廂的時候,會有一個拉伸的現象,而這個現象不是特別明顯,足以證明,車廂里沒有人。

    “車廂里沒有人,那城主在哪里?”文森心里落下了一個巨大的疑問。

    以自己的經驗來判斷,車子里根本沒有人,除非說城主的體重很輕,輕到五公斤以下,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明明車里面沒有人,卻裝作有人的樣子,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來,這些守衛在馬車周圍的城主護衛們肯定也是知道這一點的。

    這種掩耳盜鈴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城主不見了。

    “真不知道,這搞什么鬼。”文森心里暗自嘀咕著。

    莫非是擔心有人暗殺城主,這才做出這樣的樣子,其目的就是引誘刺客們出現。

    可隨后,文森打消了這樣的想法。

    要不是因為今天自己這番搗亂的話,城主或許不會出現,而只是在城主府里。這一點,文森在這之前已經和這里的居民打聽過了。

    前幾年的時候,在城主的慶生儀式上,城主本人也沒有出現,只是安排自己的手下來負責這些事情。大致上和今天差不多。煙花,篝火,再請一些表演者表演就完事了。

    而且,據他們說,城主本身很少露面,即便是出來,也都是乘坐馬車,完全看不到城主本人。

    不過,大家都沒當回事,認為,只要城主的馬車出來了,即便是城主本人沒有從馬車下來,也沒有關系。因為,這馬車里只有城主本人才能坐,要么就是得到了城主的許可,否則,沒有人敢有那樣的膽子乘坐這個馬車。

    要知道,城主也是為神獸王國打下了不少的江山,和神獸王國的老國王的關系也很融洽。私底下也稱兄道弟的。后來老國王把王位給了撒克里之后(當然,撒克里不擇手段獲得的王位)迦喀城城主對撒克里也是很不滿意的樣子,似乎表現出對撒克里繼承王位不滿意。

    在他看來,老國王不應該把王位繼承給撒克里,而是繼承給蓋洛普比較的合適。

    對于皇家事情,他一個外人也沒有摻和到里面的道理,所以退居到迦喀城當一個城主就行了。

    撒克里對迦喀城城主也是看上去很不爽,但是誰叫他和自己的父皇稱兄道弟,這父皇死了,自己上位就要對付這個為國家做出貢獻的忠臣下手,必定對自己剛上任的不保,所以,撒克里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直到魔族占領了神獸王國,撒克里成為了魔族的傀儡為止。

    看來,這個神獸王國,不僅僅是撒克里弒父奪位,趕走了蓋洛普,并且蒙騙了奧克里斯大魔導士和穆林索斯神圣騎士等一些忠臣,為他做事。沒想到,這個小小的迦喀城的城主,竟然也和撒克里沾上了一些關系。

    可今天文森這么一看,結合之前和城里的居民一打聽,頓時感覺這事情沒有那么的簡單。

    “看來,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周圍的人知道,這個馬車里面沒有人,城主不知所蹤。這樣,也能達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文森心里想道。

    本想著,通過混亂的方式引出城主,然后借著混亂的機會,對城主施加不利,只要讓城主喪失了戰斗能力,或者是對他們四國聯盟產生不了任何的威脅就行了,至于是否殺了城主,文森可沒有考慮。

    畢竟,文森也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若在巔峰時候,到是可以與城主一戰,現在戰斗純屬找死。

    迦喀城城主能夠為神獸王國打下不少江山,足可以見到他的實力強大,哪怕是現在老了,但是實力依然在。

    在任何一個國家里,那些有名的老將都有的,而且實力絲毫不亞于年輕人。老將的優勢就是經驗多,經歷過各種大小戰役,見到過很多的世面。而年輕人,尤其是沒有上過戰場的,自然不如老將。

    “看來,只有破壞車廂,才能讓周圍人知道,這個車廂里,根本沒有城主。“文森心里想道。

    此時那名護衛的隊長戰戰兢兢的朝著馬車那里走去,希望能夠將功折罪。

    負責守衛城主的馬車的是他的上司,之前發生的事情,這名上司他已經知道了。

    對于這種不負責任,任由那些居民們發生暴動,這種情況,最理想的方法就是懲罰。

    “對不起,我讓你們失望了。”護衛隊長低著頭對著自己的上司道歉道。

    “哼,你還知道錯了。”見到對于他的道歉,這名上司冷聲喝道,“待一會處置你,現在跟著隊伍,保護城主安全。”

    那名護衛隊長點了點頭,隨后跟隨著大部隊。

    之前那些想要搗亂的居民們,一個個的都低下了頭,看來,這城主的威望還是在的。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突然出現散開了煙花。

    “什么情況,這煙花還沒有放完?”被這突入起來的狀況,眾人有些驚愕。

    緊隨其后的,是再一次的煙花從天空中爆炸,形成了絢麗的顏色。

    “到底是哪個家伙在這個時候放煙花,趕緊找出來。”負責這次巡邏的那名守衛長說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