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祖鴻鈞,悼念諸天萬界眾生,告絕命之書,毀滅大千宣言。 數十位至尊悉數到場,兩次鞠躬,向眾生道歉。 可這一切對于眾生來說,又有什么意義? 他們不懂枯寂,他們不知寰宇,他們只想好好珍惜自己那短暫的壽命,安靜幸福地過完這一生。 誰又有資格讓他們去死? 可是諸位至尊做錯了嗎? 他們也沒錯,他們只是站在更加宏觀的角度,做自己該做的事。 他們去面對天地棋局,也很難有存活的希望,而他們本可以不死,本可以遨游于寰宇之間,永恒的活著。 這是一個無法解決的矛盾,誰都沒錯,錯的是枯寂本身。 但眾生依舊止不住悲傷和絕望。 道祖是他們心中的神,他說的一切,所有人都會相信。 可是這一次,人們不敢相信,卻也不得不信。 諸天至尊,向萬界眾生鞠躬兩次,這顯然不是一個玩笑。 短短一個時辰,又如何讓人接受死亡的通知單,又讓人如何告別親人和這世界的一切? 這一時間,無數人驚愕,無數人痛哭,無數人無言悲憫,無數人憤怒狂吼,眾生百態,億萬種情緒,都在這一刻灑滿了寰宇。 無法用言語形容他們的情緒有多復雜,但可以知道的是,沒有人想死。 這本是一個美好的時代,一個繁華的時代啊。 “就站在這里吧,我們應該站在這里。” 道祖鴻鈞嘆息著,慨然道:“看看這片世界最后的模樣,我們應當承受眾生的唾棄,承受他們的憤怒,他們的辱罵,他們賦予我們的一切。” “這是他們該做的,也是我們應得的。” 說到這里,鴻鈞頓了頓,沒有回頭,卻是輕聲道:“你們也可以唾棄我,畢竟你們也許并不贊成我的做法,至少有一部分人是不贊成的,這一個時辰是你們發泄的時期,但在這之后,天地棋局要聽我的。” “那是一個真正的戰場,至尊在那里,也很渺小。” 眾位至尊對視一眼,卻是不禁嘆息,他們是至尊,他們無法做出這樣的事。 道不同,但現在卻只有這一條道。 他們其中有不贊成道祖的,但卻都清楚,道祖沒錯。 “他們現在除了唾棄和辱罵之外,或許會更想念另外一個人。” 兵祖忽然出聲。 鴻鈞道袍飄飄,點頭道:“神雀么?諸天眾生自然不會他是大衍的忠實信徒,是大千寰宇的背叛者。但不重要了,他死了。” 兵祖一笑,道:“是啊,他死了,我們也沒有其他的路。” 陣道之祖道:“所以,這片天地不會有反對的聲音。” 地球,成都,考場。 辜雀抬起頭來,看了看講臺墻上掛著的鐘,指針旋轉,已到十點了。 他輕輕一嘆,呢喃道:“鴻鈞,你說得都對,但我不同意。” “那位同學,如果你再東張西望、竊竊私語,我會把你逐出考場,請你專心答題。” 監考老師走過來,面色嚴肅,壓著聲音說道。 辜雀一笑,輕輕推開了他,道:“光,即將降臨。” 話音落下,窗外風云突變,天地失色,一道驚雷忽然降臨,打穿了時空通道,打穿了教學樓墻體,直接精準撞在辜雀的身上。 “動手!” 蓋幽一聲暴喝,瞬間祭出鴻蒙天道塔,萬道鴻蒙之光垂落而下。 媧皇至尊直接出手,以混元大羅至尊之道,封鎖整個銀河系的時空,所有的一切,瞬間靜止。 鴻蒙天道塔化作星域般大小,媧皇至尊大袖一揮,整個銀河系都被扔進了鴻蒙天道塔中。 惶惶孤寂之星域,寥寥黑暗之星空,唯有辜雀一人而已。 還有,那驚雷閃過,貫穿出來的時空隧道。 正是這個隧道,將辜雀帶到了神雀紀元末期的神魔大陸天州雪域神女宮。 他從降臨神女宮開始,經歷了無數次磨難,終于又活到了這個時代的這一天的這一刻。 又看到了這一道閃電。 這意味著什么? 一個人生的大輪回。 “有這種事?” 鴻鈞忽然朝銀河系這個方向看來。 他看到了那一道光照在辜雀的身上,辜雀孱弱的身體徹底消失,只剩下靈魂在飄蕩。 鴻蒙天道塔上,媚君等人和華夏文明諸雄,懷著一種無法言說的激動,看著這偉大的一幕。 辜雀嘆息道:“我之一生,見證了過去、現在、未來、存在、不存在、混沌、因果、次元,還有九幽。” “九元,終于歸一。” “天衍大圓滿,何為圓滿——人生大輪回。” “那么,輪回開啟吧!” 辜雀的靈魂散發出無盡的力量,他看到了—— 天州雪域神女宮,一個孤獨的少年降臨,認識了一個穿著白衣的圣女。 白衣變成嫁衣,天地飄雪,掩蓋不住猩紅的血。 那個少年**著上身,背棺前往神州。 路經死亡峽谷,中了御鬼之術,身體變黑,極陰反噬。 到神州,見天老,到魔都,遇尸變,血海滔滔,悟通前世今生。 玄州楚都龍君降臨,開膛破肚引蒼穹之怒,老去了,卻有一個黑裙女子痛哭,說出了震撼那少年一生的言語。 地州青柳城,一個冷峻的少女表達了她的格局:“天地何小,我心何大。” 一個溫柔的女子,在梧桐樹下,說出了自己的心事。 在意識的空間中,面對恐怖的邪魔,少年說出了:“我身如枯草,心如孤鴻。” 在昆侖圣山,一個老者向天借劍,嘆眾生之苦。 在神都比武,有一個少女說:“磨劍數年,霜寒未試,何時出鞘?” 在天州雪域,十萬雪山覺醒,少年最終水土交融,掩蓋天機。 西州,有一個可愛的女人整日祈禱東方哥哥醒來,在絕望時刻,她最終化作了風系法神之祖。 森林之中,一群翼龍天馬拜見了罪孽至尊。 黃州大地,風沙寂寥,一個老者告訴了少年——心懷天下。 巨鹿山下,轉世神魔,少年背叛了天下,他與轉世神魔論道,說:“我將慷慨而死!” 醒來了,歸人歸來卻非歸人,少年墜落,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老道士談天地之本源,少年吞噬枷鎖。 五海之亂,混沌之門,人們叫他中州大帝。 而他卻化作雕像,承受混沌襲生之痛。 他終于歸來,斬斷了一切大道,走上了自己的殞道之路。 于是啊,小小的麻雀終于振翅而飛,游弋在星空之巔。 他來到了罪地,建立了神雀盟,那個少女,為她流了六十年的血才將他喚醒。 他勢必要打破千古的桎梏,帶著天道崩殂的傷痛,帶著億萬的罪惡憤怒,沖出了遠古巨神的軀體。 他坐鎮神雀盟,為了尊嚴,進入了修羅塔,兩百多年,他殺了出來,直面黑暗之主。 光明與黑暗的戰斗,他不曾退縮,與一個女子并肩而戰,最終戰勝了黑暗,卻迎來更大的厄難。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 偉大的蝶變開始了,他從一個廢人,撿起了自己的道。 王者歸來,物是人非,白衣少年,震撼寰宇。 他堅持自己的道,始終相信希望的力量,在寰宇最黑暗的時候,打碎了一切的虛妄。 星星之火燒遍了寰宇,混沌衍生,世界毀滅又重塑。 神雀紀元降臨! 他有著無上的榮光,心中卻只有那枯寂的悲涼。 他被偉大的存在一袖毀滅,他于最枯寂的黑暗盡頭——破繭重生。 他,回來了。 “何為圓滿?人生大輪回。” 隨著這一聲輕嘆,整個寰宇開始動蕩了起來。 空間破碎,時間亂流,次元疊嶂,一切的規則似乎都在融化。 黑暗降臨,九幽逆轉,死氣滔天,而瞬間,天道之力降臨,九彩之光彌漫,填滿了整個寰宇。 無數的百姓驚呼,他們悲痛,他們絕望。 “寰宇要滅了,我們要死了。” “一個時辰過去了,我們的時間到了。” “蒼天啊!” “為什么我們要死?” 這天地的劇變,這寰宇的顫栗,這天道的降臨,這九幽的倒轉,他們都認為是毀滅降臨。 他們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神雀而顫抖。 而那個要毀滅世界的罪魁禍首,依舊在罪惡之輪上,眼睜睜看著這一幕。 “這怎么可能絕不可能。” 道祖鴻鈞,震驚了。 數百億年來,他已經沒有了這樣的情緒。 但此刻,他無法控制住心中的震撼。 因為他看到了前所未有的鴻蒙在激蕩,那是萬道鴻蒙至尊誕生的標志。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