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御史不好當 >

第二百二十八章:動搖

    也不知是什么做成,帶著一股淡淡的奶香味,好吃到舌頭都要一起吞下去。

    在吃糕點的時候,小皇帝自己都沒發現他的眼睛是亮著光的,仿若旭日。

    吃完一塊后,他忍了又忍,終于還是取了剩下的一塊,這次他吃了慢了些,咬開后,里面是柔柔軟軟的肉松,帶著一股特殊的肉松香味,不管他多小口,這一塊小小的點心還是很快吃完了。

    兩塊點心都是小皇帝長到這么大第一次吃到的美味。

    像是用刀劃刻的記憶,已經在心底刻上深深的痕跡,這輩子再難忘記。

    這個年紀的少年,真要是吃起飯來,胃口是很大的,兩塊精致的小點心對于小皇帝來說杯水車薪,連墊肚子都不夠。

    他目光落在木盒旁邊的新鮮菜蔬上,這是一把鮮綠的小菠菜,大半只手長,是最鮮嫩的時候,小皇帝咽了口口水,伸手拿起這把菠菜,突然發現菠菜下面還壓著一張紅色的紙。

    小皇帝眉尖揚了揚,顯然有些驚訝,他拿起那張紅紙,輕輕翻開。

    原來紅紙上簡單說了幾種菠菜的烹飪之法,其中第一種最簡單,用油炒,加上少許鹽和蒜泥就成。

    小皇帝看著這張菜譜,突然這一刻很想嘗嘗這菠菜的味道。

    自從進入冬日,他就沒吃過新鮮菜蔬了。

    今晚的國宴本能吃到幾口,可國宴還沒等到上菜就已倉促結束。

    小皇帝小心翼翼將這張寫滿了菜譜的紙放到了一邊,隨后又將整個木盒翻找了一遍,這次再沒有什么驚喜,確定這木盒只裝了這些,而不是有什么小侯爺親自藏在哪里的紙條了。

    沒有對他特別的祝福話語,這一刻,小皇帝突然有些失落。

    可這感覺小皇帝沒讓它持續太久,他提高聲音喊了外面候著的高公公,讓他取炒制新鮮菠菜的器物來。

    這點東西,都是平常物件兒,倒是難不倒高公公,很快他就都取了來,并且還帶了一小盆清水給主子清晰蔬菜。

    這么多年,每日用膳,這炒菠菜還是小皇帝第一次動手,幸而操作步驟不難,旁邊又有高公公看著,時不時略略指導,雖然不是那么順利,可一小盤炒菠菜還是很快就出爐了。

    小皇帝盯著面前這盤自己炒制的菜蔬,拿起筷子,一口一口細細品,慢慢的吃完。

    在吃下這最后一口后,他想他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味道了。

    放下筷子的時候,小皇帝的腦海里情不自禁回憶起沈筠棠送他年禮時的情形,而后她被她身后粗苯的小太監撞到,他抱她入懷……小皇帝閉起了眼睛,那股從小侯爺身上散發出的清單雅香好似又一次將他席卷了……

    小皇帝微微蹙起了眉頭,即便沈府的小侯爺再瘦弱也是個男人,身上怎么會有女子身上的那種香味?

    難道他的皇叔好的就是這一口?

    姓秦的皇家人是不是都是怪胎,他發現他自己好像也有點喜歡了……呵!

    這是不是該怪罪到小侯爺身上,是不是應該說她勾人的手段高明?

    小皇帝一下子思緒開始紛亂起來,腦海中的各色情緒錯綜復雜。

    高公公在一旁收拾用完的爐子和鍋碗,等他收拾好,發現主子還在發呆,于是他只好起身去收拾旁的東西,看到桌上擺放著的各色空的木盒時,他想收拾了順便一起帶出去。

    可他起身走到桌邊,剛剛伸手要碰到那些剩下的木盒時,小皇帝突然出聲,“高成,別動那些東西。”

    高成聽到主子的聲音后微微一怔,立即低頭恭順道:“是,圣上。”

    而后高成就見主子從站起來,走到書桌邊,親手將剩下的木盒一一蓋好,小的放入大的中,將包木盒的包裹也重新扎了起來,最后,他拎著包裹將其放在了屏風后的木箱里。

    高公公瞧著圣上這一系列動作,驚訝地眼睛都瞪大了。

    那個木箱對于圣上來說具有特殊意義,這秘密恐怕整個皇宮只有高公公一個人知道。

    圣上未登位前,住在尚德殿,也就是宮中的慈幼院,專門用來撫養沒了母妃的皇子公主的。

    圣上是五歲時進的尚德殿,因為五歲時,圣上重病纏身的母妃還是過世了。

    他進尚德殿的時候,只帶著一個木箱,木箱里裝著的都是圣上母妃的遺物。

    而今,這個木箱就放在書房的屏風后,方才,圣上將小侯爺送的年禮木盒放了進去。

    難道說圣上對那小侯爺有了仁慈之心?

    放完了包裹回來的小皇帝一抬頭就看到了高公公震驚擔憂的表情。

    他神情微微一滯,而后鎮定的問道:“高成,你在想什么?”

    高公公張了張嘴,到底還是將自己心中想法說了出來,“圣上,成大事者唯一不能有的就是軟肋!”

    聽到高公公的這句話,這一刻,小皇帝的心跳在瞬間變得急促了些,可他極力壓制住了。

    他冷靜道:“母妃死后,朕再無軟肋!”

    “圣上能這般想就好,天色不早,老奴告退了。”

    高公公帶著東西很快就輕輕退出了房間。

    一豆燈火在這狹小的書房里搖搖晃晃,像是此刻小皇帝突然變得徘徊的心一樣。

    突然,他臉色變得難看猙獰起來,下一秒,他一把將自己書案上的東西全部摔在地上。

    高公公拿著東西剛離開書房,就聽到了書房里傳來的不正常的聲音。

    他抬頭望了望黑漆漆的天空,在心中哀嘆,到底,圣上的心還是亂了呀!

    沈筠棠將年禮送出后,渾身輕松,那被小太監撞到的小插曲很快就被她遺忘。

    出宮的一路上倒是非常順利,因為已經天黑,出宮的宮中道路還被宮人們點上了燈籠,一條長長的燈龍提醒著出宮的官員,大家行在這樣的燈道上,在黢黑的夜里,絕對不會走錯路。

    剛到了皇宮南門口,陳紹長壽就迎了過來。

    “侯爺,這次國宴怎么這么快就結束了,兩炷香前我就看到有大人從宮門口出來了。”長壽好奇的問。

    “國宴上出了大事,走,我們先回去再說。”沈筠棠冷靜道。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