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邏海域,生死宮。 流溟道聯盟軍眾長老匯聚一堂,氣氛凝重而壓抑,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楊銀厚的身上。 當年西海龍宮十八太子敖潛頂多也就鯨猛這般實力,但憑借個人實力和兵強馬壯卻能征服了流溟道七十二海域中的三十二座海域。 如今玉陽子和他手下的兵馬不知道比起當年的十八太子和他的大軍要強大多倍,若不是流溟道聯盟軍現在有楊銀厚這位主心骨在,眾長老早已經絕望,根本不敢動與玉陽子和他的大軍戰斗的念頭。 縱然如今眾長老還沒到絕望地步,但一顆心其實已經在不斷往下沉。 “流溟道是大家的流溟道,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頭,大家都說說自己的想法和建議吧。”楊銀厚目光掃過眾長老,沉聲道。 “投降是絕不可能的!這玉陽子乃是貔貅之體,與那饕餮一樣天生修的是吞噬神通,生性甚至比饕鬄還要兇殘,有進無出,漫長的歲月里也不知道已經吞噬了多少生靈,甚至其中不乏道仙,但因為有彌教庇護,無人能奈何得了他。我們若投降他,他不是把我們當奴才使喚,讓我們日夜為他賣命,或逼我們給彌教道仙當坐騎,恐怕便是把我們當食物一樣圈養起來。”一位妖王開口道。 “對,對,那玉陽子極為兇殘,可憐我螭吻族說起來也是上古龍子之一,結果被玉陽子找了個借口,抓的抓,殺的殺,吃的吃,被迫當坐騎的當坐騎,真是凄慘啊!”兩位螭吻道仙蹲坐在地上連連點頭道。 他們如今雖然擺脫了奴役他們的主子,但因為身上有迦勒親自下的禁箍,他們自己根本破不開,就算如今主子已經不在,他們仍然要受控與御獸令和迦勒,不催動御獸令,他們不能變化人形。 這御獸令也是迦勒獨門秘制,然后交給門人使用,需要有獨門法門才能催動,所以就算楊銀厚如今得了這兩塊御獸令,依舊不能讓他們得自由,也無法讓他們變化人形。 九天界到處有彌教的勢力,甚至西海龍王說起來也是彌教的人,兩位螭吻道仙臨陣倒戈,可謂是叛教死罪,再加上兩位螭吻雖然是道仙,但一身道力很大一部分被禁箍著,自是不敢擅自離開生死宮,一旦離開生死宮,恐怕十有八九要被外界的彌教門徒抓拿了去。 真是天大雖大,卻沒有他們可去之地。 楊銀厚因為他們對玉陽子那邊的事情熟悉,便也讓他們參與了這長老會。 “看看紫衣行者和他兩個手下來時,那根本不把我們放在眼里的狂妄態度就不難知道,我們一旦投降他們,絕對要比歸順十八太子還要凄慘許多倍。十八太子至少還要倚重我們,跟我們也同為水族,只是十八太子太霸道,太貪婪,逼我們把辛辛苦苦尋覓來的大半資源進貢給他,害得我們都沒辦法正常修行,否則就算歸順了他又如何?但那玉陽子,我看他一旦入主流溟道,必定是要奴役我們,甚至他帳下隨便一個人都能對我們隨意打罵鎮殺。所以我是絕對不會投降,也完全支持大長老鎮殺他兩個手下,驅趕紫衣行者的做法。”又有長老開口道。 “沒錯,絕對不能投降!”眾長老紛紛點頭附和道。 “既然不投降,那么剩下就只有三條路可走,第一條是與玉陽子大軍決一死戰,那基本上就是以卵擊石,有死無生。我倒是無所謂,反正當年若不是大長老網開一面,就已經被鎮殺了,這條命算是撿回來的,這些年也過得逍遙自在,算是已經賺到,死了就死了。”曾經十八太子帳下第一猛將蛟煞開口道。 蛟煞的聲音回蕩在大殿里,眾人都低下了頭,沉默不語。 明知是死,又有幾人愿意白白送死? “第二條則是拋棄流溟道,各自遠逃他方。” 眾人聞言依舊沉默不語,雙目中流露出來的卻是更加悲傷的目光。流溟道有他們漫長歲月里繁衍發展下來的億萬族人后裔,有他們奮斗了漫長歲月積累下來的基業,想要拋棄又談何容易?更何況彌教勢力遍布九天界,就算他們逃離這里,依舊也是兇吉難料。 “第三條路就是尋一方勢力,我們帶一部分族人投靠過去。” 眾長老聽到第三條路,兩眼不禁微微一亮,這條路至少能把一部分族人帶走,至少以后有一庇護之處。 “西海龍王既然已經把流溟道讓出來,那么說明必然有比教子更高的人物,或許就是迦勒已經跟西海龍王打過招呼,在這種情況下,恐怕西海的所有龍宮太子和各方大勢力都沒人敢接受我們投靠。只能從西海之外尋找投靠對象,對了,師父,先前不是有不死鳥青冥來訪嗎?您與她修的都是不死大道,她這次親自來訪顯然是非常器重您。若我們主動投靠三危山,她應該會接受我們。”蛇姬說道。 “沒錯,三危山實力非常強大,不死鳥青冥之威名更是不遜于教子,有他們庇護我們,就算玉陽子恐怕也不敢上門尋事。”夜叉妖王兩眼猛地一亮道。 “按我說,又何必舍近求遠呢?”蛟煞說道。 “此話怎講?”眾人聞言都心頭一震,抬頭望向蛟煞。 對他們而言,背井離鄉,遠赴鳳麟洲三危山終究只是一個無奈之選,況且三危山那邊也沒什么大的海洋,他們族人那么多,又習慣了海底生活,長時間窩在那邊肯定也憋屈難受。 “江南島,天丹教!”蛟煞沉聲道。 眾人聞言全都渾身劇震,尤其夜叉妖王和蛇姬更是兩眼精芒暴漲,霍然起身道:“沒錯,怎么把葛教主給忘了呢!此人以前雖然跟我們是敵對關系,但卻委實讓人敬佩,也從不仗勢欺人。這么多年來,江南島明明已經有了一統我們流溟道的實力,卻從未派人來我流溟道行霸道之事,反倒與我們好生商量,開了許多家商號。那些商號比起西海其他地方勢力開的仙坊商號要物美價廉許多,反倒讓我們得了許多便宜與便利。” “何止沒來我流溟道海底行霸道之事,就連坐落在我們流溟道這七十二處海域的萬千仙島,江南島都沒強迫他們歸服,要是換成一方大勢力,早就堂而皇之地要一統海面上的各座仙島了。”有長老插話道。 “這是一點,關鍵是江南島有強大的實力而且還跟彌教有仇。我們若主動投靠過去,葛教主必然會欣然接受我們。”又有一位長老開口道。 “若投靠江南島,我們不僅不用背井離鄉,拋棄我們的基業和族人,而且也不用擔心江南島會奴役、欺壓我們,最多也就每年多進貢點修行資源,可謂是一舉兩得。”蛟煞開了個頭,眾長老越說越是激動,一掃先前的絕望心情。 “我也只是提個建議,你們不要想得太美好了。選擇江南島雖然可以不用背井離鄉,拋棄基業和族人后裔,也不用擔心今后會受欺壓奴役,但那就是要和玉陽子硬抗到底了,一旦江南島擋不住玉陽子大軍,我們都要和江南島一起完蛋。而且這次玉陽子突然要征伐流溟道,恐怕真正的目的并不是我們,而是江南島,別忘了剛不久前,葛教主把梵海的道血化身都給鎮壓收取了,彌教又豈肯善罷甘休?所以,選擇三危山雖然并不合適,但性命安全應該有一定保障,選擇江南島那就兇吉難料了。”蛟煞見眾人越說越激動,忽然話鋒一轉,給眾人潑起了冷水。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