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是心中一凜。 那破碎的聲音,仿佛是天地間最美妙的聲音,眾人心頭瞬間狂喜。 但下一刻,那喜悅還未溫熱,就變成愕然。 漫天漂亮的宇宙原晶忽然間一個個消失,在璀璨的空間,如一盞盞燈滅。 “怎么回事?” 眾人立即有種不好的感覺。 伴隨著這些原晶滅去,前方變得一片黑暗。 楊青玄身影一晃,就化作雷光,沖天而起,往漩渦之口逃去。 “站住!” 井觀天雖然有些錯愕,但依然沒忘記盯梢楊青玄,見他逃走,直接一個大挪移,就到了楊青玄前方,雙手分開,無數符文在掌心涌動。 楊青玄厲喝道:“都這個時候了,還不快走!” 井觀天道:“不管什么情況,你先待著!別給我們添亂。” 他雙手間的符文形成一個巨大屏障,呈橢圓形光輝,橫在逃走的通道上空,緩緩落了下去。 楊青玄大怒:“你們要死我管不了,但想擋我生路,就休怪我翻臉了!” 他身上的氣息瞬間暴漲,與鬼藏合體之下,直接踏入千界巔峰,一股一往無前的戰意狂壓過去。 井觀天吃了一驚,想不到這小子隱藏了如此實力。 但千界巔峰依然是千界。 而他早已不是千界了。 他目光一冷,瞳中爆出殺意,盯著楊青玄動了殺機。 就在這時,忽然一道慘叫聲傳來。 在那黑暗前方,一名武修莫名的就爆體而亡,炸出全身精血,像是受到一股力量吸引,瞬間被攝入黑暗中,消失無蹤。 剩下之人都是臉色大變:“怎么回事?!” 八十余人震驚之下,全都警覺起來,意識到了問題不同尋常。 他們并沒有慌亂,只是略微往后退了一些,盯著那黑暗虛空,想要看穿里面。 “有誰看清剛才發生什么了嗎?” “圖九輝可是十星千界中期的存在,一聲不吭,什么痕跡都沒就這么死了,太詭異。” “從炸裂的程度看來,好像是被一股力量生生震死,否則不會沒有痕跡。” 大家小心的議論著,警惕提升到十二分。 有一人問道:“井大人,你可看見了什么?” 這里井觀天修為最高,又是召集人,所以眾人都默認他為領袖。 井觀天臉上冰寒,慍怒道:“我在鎮壓這小子,一時無察。” 那人問話之人是名老者,轉頭看了楊青玄一眼,說道:“此人這個時候了還給大家添亂,以我之見,先殺了他,以絕后患。” 不少人表態認可。 井觀天盯著楊青玄,冷冷道:“現在的局勢你也看到了,大家都要殺你。殺與不殺,全在我一念之間。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看見什么了?” 楊青玄冷冷道:“我什么都沒看見,卻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懼,前所未有的恐懼,讓我有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戰栗。再不逃的話,所有人都要死在這了。” 井觀天皺眉道:“僅僅是感覺?” 楊青玄如實回道:“僅僅是感覺,之前那位朋友用劍氣劈開一絲屏障的時候,這種感覺就出現了。” 那名叫囂的武者冷笑道:“論修為,你在這里連前十都排不進,對大道的感悟,怕是前二十都拍不進。大家都無感就你有感?你當自己是什么人了。井大人,不用再和他廢話,殺了便是。” 這人滿臉譏誚和殘忍的站在那,忽然沒有任何征兆,就“砰”的一聲爆開,炸成一堆血肉,然后又被黑暗吸了進去。 “嗞!” “這……” “怎么回事?!” 眾人一下反應不過來。 井觀天更是臉色大變,這下他看的清清楚楚,沒有任何痕跡,剛才那人就是憑空炸裂了。 他腦子里也滿是問號和驚號。 “砰!砰!” 又是兩名武者憑空炸裂,血肉被暗黑吸食一空。 “嗞!” 所有人都抽了口冷氣,這下真的慌了怕了。 剛剛死的那四人,實力都不弱,最強的一位更是十星千界后期,沒有任何征兆,沒有任何痕跡,也不是距離黑暗最近,似乎沒有任何規律,就這樣憑空死了。 “媽de,到底怎么回事?!” 一名十星千界初階的武者臉色霜一樣慘白,顫抖著聲音說道。 話音剛落,他就“砰”的一聲炸裂,步了后塵。 “快逃啊!” 終于有人內心惶恐了,瞬間化作遁光就走。 原本出現這樣詭異的情況,大家內心都是戰栗和害怕的,但因為人多,而且他們都是各族巔峰,在一起膽子大。 現在有人這么一喊,瞬間士氣崩潰,全都一窩蜂的化作遁光,往天空激-射而去。 “不要逃!不用怕!” 一名千界巔峰的武修大聲喊道:“大家別自亂陣腳,以我們的力量,就算是萬古至尊在里面,甚至一個小族群在里面,我們都足以掃蕩過去。” 他這么一喊,那些遁逃的人立即慢了下來,內心安定不少。 畢竟這里是原始大漩渦,里面一定有好東西,若是能夠保命的話,誰也不愿失去這機緣。 但那名千界巔峰剛剛說完,自己就“砰”的一下炸裂,血肉被吸食一空。 “啊!”這下眾人剛剛穩定下來的心,再次崩塌,更加瘋狂的往上空逃去。 就連井觀天也撒腿就跑。 再顧不得楊青玄,以他的修為實力,直接一個大挪移,就逃到了最前面。 楊青玄罵了一聲:“一群蠢物!”就拼命追過去。 八十余道遁光在原始漩渦的中央不斷破空而起,就在這時,原始漩渦發生了變化,像是受到中央力量的牽引,緩緩向內靠攏,一點點擠壓下來。 楊青玄的遁術極快,雖然被耽擱了,但幾個閃落間就逃到了隊伍中間,火眼金睛一閃,就看見了前方景象,驚道:“漩渦要坍塌了!” 那聚攏而來的星璇之力,慢慢將他們的逃生之路扭轉,一點點封閉起來。 然后恐怖的星旋之力擠壓向眾人。 井觀天大吼道:“快出手!劈開通道!” 他一馬當先,抬起手來,在空中舞出幾道流光,然后匯聚在掌法中間,向那坍塌而下的漩渦劈去。 \/\/今天沒更了。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