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也就在下一瞬。 高空的馮萬云,體內沖出一股滔天氣勢。 這個氣勢,不是圓滿不滅又是什么? “他竟然隱藏著修為?” 大家愕然的看著馮萬云。 其中就包括張三寶。 他和馮萬云也算是比較熟悉,可就連他也不知道馮萬云的真實修為。 “張三寶,虧你還說喜歡我老妹,這么重要的事,居然都不告訴我們。” 趙陽回過神,頓時便不由怒視著不遠處的張三寶。 “我也不知道。” 張三寶皺眉。 “都跟他稱兄道弟,你會不知道?” 趙陽不相信。 “不信拉倒,沒心情給你解釋。” 張三寶瞥了眼趙陽,便抬頭看向趙小錦,臉上的擔憂更濃。 之前。 他雖然擔心得罪馮萬云,但至少趙小錦不會有危險。 可現在。 兩人的修為一樣。 馮萬云又是十長老的親孫,肯定還藏著一些殺手锏。 恐怕這一戰,趙小錦必敗無疑。 如果真的敗給馮萬云,那她就要去做馮萬云的女人…… 一想到這,張三寶心里就忍不住發狂。 …… 上空。 馮萬云臉上滿是得意,笑道:“是不是習慣大家稱呼你為天才少女,你就真以為自己是個天才?” 趙小錦皺著眉頭。 馮萬云隱藏實力,確實是殺了她一個措手不及。 不過,也沒到低頭認輸的地步! 啾! 她一揮手,伴隨著一道鳳鳴聲,一只龐大的火鳳沖霄而起,神威浩蕩。 “至尊級神訣?” 馮萬云臉上滿是輕蔑,抬手一揮,一條黑色巨蟒咆哮而出,露出猙獰的獠牙,朝火鳳殺去。 一聲哀鳴,火鳳當場潰散! 那黑色巨蟒如惡魔般,朝趙小錦撲去。 “這是……” “小錦,小心……” “這是他的逆天神訣,并且還是上級逆天神訣!” 張三寶勃然變色,連忙提醒道。 “什么?” “他居然動用上級逆天神訣?” “這不是擺明欺負我們小錦,沒有逆天神訣嗎?” 大家頓時憤怒起來。 黑色巨蟒咆哮長空,兇威震世,那血盆大口,似是要將趙小錦整個人給吞進去。 趙小錦瞳孔收縮。 在黑色巨蟒撲來之際,展開瞬移,險之又險的避開。 不過。 盡管避開黑色巨蟒的轟殺,但她左肩上也留下一道抓痕,衣服破碎,露出潔白的肌膚。 三條抓痕溢出一縷縷血跡。 “怎么樣?” “現在認輸還來得及,免得遭受皮肉之苦。” 馮萬云大笑。 “就你,也配讓我認輸?” 趙小錦瞧了眼肩上的傷,臉上充滿不屑。 “呃!” 馮萬云錯愕,還敢囂張? “哈哈……” “我就喜歡你這樣的性格……” “征服你這樣的女人,也才有成就感!” “現在,你就好好感受一下絕望的滋味吧!” 馮萬云揚天大笑,伴隨著鏗鏘一聲巨響,一把五尺長槍出現。 長槍通體黝黑,槍尖散發著刺骨的鋒芒! 趙小錦臉色微微一沉。 因為這把長槍,赫然也是一件逆天神器! “太過分。” “不但開啟上級逆天神訣,還動用逆天神器。” “馮萬云,你要真有本事,就跟放下這些身外之物,光明正大的跟我老妹打一場。” 趙陽怒吼。 雖然他游手好閑,雖然趙小錦經常罵他,雖然平時他也很討厭這個妹妹,但不可否認他內心對家人,對趙小錦的關心。 “沒錯!” “有本事就放下這些身外之物,跟小錦打,不然就算你贏,也是勝之不武,沒人服氣!” 人們也跟著吼道。 “勝之不武?” “真是一群天真的白癡。” 馮萬云搖頭譏笑,長槍略微復蘇,鋒芒滾滾,刺向趙小錦的胸口。 趙小錦連連躲避,模樣越發狼狽。 “這就是身份和地位的區別。” 秦飛揚搖頭。 “是啊!” “論修為,趙小錦和馮萬云一樣。” “論年紀,這馮萬云,不知道比趙小錦大多少。” “趙小錦能后來居上,這就足以說明,天賦比馮萬云好。” “可就因為身份和地位的不同,讓馮萬云擁有逆天神器和逆天神決,如若不然,勝負還真的很難說。” 瘋子一嘆。 世上果然沒有什么是公平的。 如馮萬云這樣的人,即便是混吃等死,只要金口一開,就能得到別人夢寐以求的神物。 再如趙小錦這樣的人。 不管你怎么努力,終究還是差對方一等。 …… “還手啊!” “怎么就知道躲呢!” “這還是你趙小錦的性格嗎?” 上空。 馮萬云手持長槍,意氣風發的狂笑不已。 這把長槍只是下級逆天神器,但對于趙小錦來說,有著絕對的壓制。 她則不斷閃躲,身上已經有十幾條傷口,血眼染紅了身軀。 噗! 突然! 趙小錦一個躲避不及,長槍的槍尖沒入趙小錦的右肩,趙小錦臉色頓時一白。 “老妹,要不快認輸吧!” 趙陽吼道。 “對,聽你那個廢物哥哥的,快認輸,然后乖乖地做我的女人,到時你想要什么神訣,想要什么神器,都有。” 馮萬云猥‘褻’一笑,抽出長槍,鮮血頓如涌泉般,從趙小錦肩上那傷口噴涌而出。 但趙小錦對傷口視而不見,盯著馮萬云道:“你說我老哥是廢物?” “他不是廢物是什么?” 馮萬云大笑。 被這么赤‘裸’裸的羞辱,趙陽一張臉也有點掛不住。 趙小錦臉色也越發難看,道:“他就算再沒用,也只有我趙小錦能欺負他,你算什么東西?” 馮萬云笑容一僵。 “這女人,真有性格。” 瘋子桀桀一笑。 “確實。” 秦飛揚點頭。 雖然平時對趙陽又打又罵,但內心的在乎誰也無法抹去。 有句話說得好,打是情罵是愛。 趙小錦一直對趙陽的態度,那就是恨鐵不成鋼,希望他能爭氣點。 可沒辦法,趙陽就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怎么打,怎么罵都沒用,依然是我行我素。 …… “我算什么東西?” “好好好……” “還有囂張的力氣啊,看來我下手還不夠狠!” 馮萬云回過神,頓時有些惱羞成怒的意味,揚起手中的長槍,便朝趙小錦殺去。 趙小錦一步退開,淡淡道:“所以這就是你全部的實力?” “是又如何?” “你能擋得住嗎?” 馮萬云傲然笑道,又一槍殺去。 “看來你不止是一個人渣,還是一個井底之蛙,愚蠢,無知。” 趙小錦臉上滿是滿滿的不屑,隨即緩緩抬起手臂。 驀地! 一片乳白色的神光從掌心涌現。 下一瞬! 一把三尺長劍凝聚而成,一股滅世般的鋒芒,頓時滾滾而出。 “這是……光明法則,光之劍!” 秦飛揚和瘋子頓時怒目圓睜。 甚至就連那盤坐在城墻之上,一直無動于得的黑發老人,也是驀地睜開眼,震驚地盯著趙小錦手里的長劍。 鏘! 趙小錦抓住長劍,迎向長槍,兩大神兵轟然相遇,竟是不分上下。 “這……” 馮萬云眼珠子也猛地一瞪,驚呼道:“你怎么會有逆天神器?” “逆天神器?” “你是眼花了吧,這像是神兵嗎?” 趙小錦一臉嗤笑。 “不是逆天神器?” 馮萬云呆愣的看著那長劍。 “連法則之力都認不出來,看來你這位十長老的親孫,還真是一只井底之蛙。” 瘋子開口,嘲諷之意不加掩飾。 “法則之力!” 馮萬云頓時一驚,難以置信的盯著趙小錦,吼道:“你已經悟出法則之力?” “小錦已經悟出法則之力?” “這事我們怎么不知道?” 下方圍觀的人,也是一臉驚疑。 他們大部分人都住在東城,甚至還有一些是趙小錦的鄰居。 可悟出法則之力這么大的事,居然一點風聲都沒有? “很吃驚嗎?” “也對。” “法則之力對于你這種只知道依靠家世背景的敗類來說,是永遠也無法觸及到的東西。” 趙小錦一臉蔑視。 沒錯! 她確實有蔑視馮萬云的資本。 馮萬云比她年長,比她家世好,享受到的資源和待遇也比她多得多。 但她靠著自己的努力,修為不但追上馮萬云,還悟出法則之力,遠遠地甩開馮萬云。 這就是她,東城的天才少女! …… “法則之力……” “才圓滿不滅,她居然就悟出光明法則……” 馮萬云搖著頭,很難接受這一事實。 陡地! 他揚天一聲咆哮,吼道:“悟出光明法則第一奧義又怎么樣?我有上級逆天神訣,你照樣不是我的對手!” 他一揮手,黑色巨蟒再現,張牙舞爪的朝趙小錦撲去。 “你真是可憐。” “除開你爺爺給你的這些逆天神物,一個像樣的手段都拿不出來。” 趙小錦搖頭,玉指凌空一點,冷冷地開口道:“光明圣劍!” 鏗鏘! 隨著法則之力涌現,一把更加璀璨,更加恐怖的神劍,橫空出世。 “什么玩意?” “光明圣劍?” “這不是光明法則的第三奧義?” 瘋子驚愕的望著秦飛揚。 秦飛揚也是驚疑地看著懸浮在趙小錦身前的那把神劍。 經過他再三辨認,發現確實是光明法則的第三奧義,光明圣劍! 因為他就掌握著光明法則,所以對于第三奧義光明圣劍無比熟悉。 不可思議啊! 不但悟出光明法則,還已經領悟到第三奧義,當之無愧是東城的天才少女啊! 僅憑這一點,就能碾壓天云界無數天之驕子。南粤风彩26选5 深圳风采开奖号码和深圳风采开奖结果 宁夏体彩11选五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论文 上海期货配资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走势图 北京快三开奖手机版 急速赛车漂移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排列三历史开奖号码 郑州股票配资哪里比较专业 辽宁省十一选五开奖 赚钱小项目学生 河内一分彩平台排行2019 上海11选5前3一定牛 青海十一选五体彩怎么看 上海快3最新开奖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