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極品富二代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趙純良的野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1115

    “拔掉這這根刺?”福田康一震撼的看著趙純良,說道,“你確定你是在說拔掉這根刺?”

    “不然呢?”趙純良聳了聳肩,說道,“難道我的漢語說的不夠標準么?”

    “你對白熊國黑手黨,有什么了解?”福田康一問道。

    “了解了一點,白熊國的黑手黨,是世界最大的黑手黨,整個黑手黨控制了白熊國百分之八十的地下產業,他們一手把持了整個世界超過百分之二十的軍火走私貿易,你可以從他們的手山購買到白熊國軍方最新的槍,火炮,戰車,甚至于戰斗機,白熊國黑手黨的戰斗力全世界最強,他們擁有超過五千名可作戰成員,其中包括了一千個左右的白熊國退役士兵,號稱全世界戰斗力最強的黑幫,白熊國黑手黨的教父,弗拉基米爾,外號沙皇,是世界最大的軍火販子,據說他是白熊國總理的表弟,只是這個傳說一直未被證實,弗拉基米爾以殘忍兇悍著稱,據說在二十歲的時候就曾經手刃過一頭成年的北極熊,他最愛做的事情就是穿著北極熊皮毛做的外套,在冰天雪地的北極獵殺北極熊,所以他也有一個外號,叫北極熊殺手。大概就是這么多吧。”趙純良說道。

    “你也知道,他們號稱全世界戰斗力最強的黑幫?他們最精銳的戰斗人員的裝備,與白熊國現役特種部隊的裝備一樣,在弗拉基米爾的家里頭,甚至布置了五臺的最新型白熊國武裝直升機,以及三兩裝甲車,兩臺坦克,他們輕易可以召集起上萬的人員投入戰斗,你說我們要拔掉這根刺,這不是在開玩笑么?”福田康一一臉不敢想象的搖著頭說道。

    “我原以為水口組的老大應該是一個有大氣魄大胸懷的人,沒想到竟然也是這樣一個未戰就言敗的懦夫,既然如此,那我只能收回我之前所說的話,我先走了!”趙純良說完,起身就要走。

    “激將法對我沒有任何意義,趙先生!”福田康一跪在地上,看著趙純良說道,“您既然說要拔掉這根刺,就得讓我看到您的實力,我知道,現在神州的東三省似乎已經是您的地盤,可您如果想要以東三省為根基,與我水口組聯合進攻白熊國,這依然不足以對白熊國黑手黨造成太大的困擾。”

    “白熊國黑手黨再厲害,也只是個黑手黨。”趙純良站在原地,居高臨下的看著福田康一,說道,“我擁有的,可是桑巴國一整個軍團,紫荊花軍團,軍團內部精英數都數不清,到時候派遣一支精銳隊伍進入東北,以東北為踏板,進入白熊國,對白熊國的黑手黨發動奇襲,一切皆有可能,你要明白一個道理,當所有人都以為你天下無敵的時候,你自己也會覺得你自己天下無敵,而當你以為你天下無敵的時候,那就是你破綻最大的時候,我所說的拔掉這根刺,并不是滅掉白熊國黑手黨,就算我的力量再強大數倍,這件事情也不可能做的到,因為白熊國是他們的跟基地,就像是我不管實力再強,也不可能在倭國的地盤上滅掉你們水口組一樣,我們需要的,是打下他們靠近北冰洋的那幾座城市,你最需要的,不也是那幾個城市的港口么?只要打下那幾座城市,拿下那幾個港口,你往歐洲的走私線路就會被打通,而我,需要那幾個出海口,為我自己的生意做鋪墊,這樣對于我們兩個人來說,這會是雙贏!”

    “只需要打下幾座城市?”福田康一瞇起眼睛,說道,“你可能不知道白熊國人的脾氣,要是在泡菜國,你可能打下他們幾座城市,他們被打怕了,就默認了你的存在,可白熊國黑手黨不同,只要你敢攻打他們控制的城市,就算你暫時可以把那座城市打下來,他們也會夜以繼日,不斷的派人去進攻那幾座城市,直到把所有敵人都趕盡殺絕,或者趕走!”

    “你神化了白熊國人了。”趙純良笑了笑,說道,“這個世界上沒有打不怕的人,問題就在于你到底有沒有用力打,白熊國的人虎,但是不是傻,打疼了他們也會怕,白熊國民族是好戰民族,但不是善戰民族,打他們并不會有太大的難度,打下之后,防住剛開始的反撲,把所有敢來的人都往死里打,打疼了,他們就不敢來了,今天來到這里,我的目的,就是眼下我所說的這件事情,你以為我前段時間把東三省的虎王趕去泡菜國是為了什么?就是為了進入白熊國,我需要把東三省變成我的地盤,而后才能夠以東三省為踏板繼續前進,我的最大目標,就是靠近北冰洋出海口的那幾個城市,拿下他們,我就可以把我的東西賣到歐洲區,你也知道,現在圣諾國和英倫國的戰爭愈演愈烈,神州的軍火,在歐洲市場,可是十分吃香的!”

    福田康一皺著眉頭,斟酌著趙純良所說的話。

    對于趙純良,他是有進行調查的,除了知道趙純良本身是個先天高手之外,他更是知道趙純良最近的一系列動態,比如他拿下泡菜國地下世界的最終目的就是給之前控制東三省的虎王一個去處,之前他看觀察到東三省的情況的時候還有點奇怪,為什么這平日里對黑幫并無太多想法的趙純良,會突然間對神州的東三省出手,眼下聽趙純良這么一說,他才明白過來,趙純良拿下東三省的最大意義就在于,他想北上,殺入白熊國,而在前幾天,福田康一更是探查到了趙純良與那英倫國黑幫頭子肖恩有過密切的接觸,對于肖恩,福田康一還是知道不少東西的,肖恩一直想要做軍火走私的生意,最近更是頻繁往來于神州,前段時間肖恩好像從神州走了一匹軍火,只是到了公海就出了問題,那次的走私,肖恩好像就是和趙純良合作的。

    本來這些事情都是獨立的事情,眼下經過趙純良這么一說,這些事情竟然都是有聯系的。

    肖恩要走私軍火,可海上的路明顯走不通了,如果能夠經由東三省,進入白熊國,再從白熊國的那幾個出海口裝船,完全可以在一天之內將軍火走私到圣諾國戰場,這樣可以節省掉很多的時間不說,也能夠安全許多。

    難怪這趙純良會來找自己,他看出自己與沙皇弗拉基米爾之前有過矛盾,所以想要聯合自己一起進攻沙皇,拿下了那幾座出海口城市之后,自己往歐洲走私的道路也就被打通了,可這個事情到最后獲益最大的就是趙純良!

    當一切都想通之后,福田康一對于趙純良所說的這些話,基本上已經信了九成,因為趙純良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都是可以串聯起來的,彼此都是能夠找出因果的。

    “福田先生,這可是一個大好的機會,我相信,我們雙方的力量聯合在一起的話,一定會戰無不勝!”趙純良笑著說道。

    “這件事情,我需要和其他組長商量一下!這畢竟是一件大事,如果能夠成功,那倒好說,可要是不成功的話,對我們水口組而言,將會是一個巨大的打擊,之前我與沙皇的仇怨,也只不過是女人而已,可如果我對他動手,那就是地盤之爭,我們就沒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福田康一說道。

    “我相信福田先生的判斷力。”趙純良笑著說道,“這個事情,希望福田先生一到兩天內給我答復,如果沒有辦法給我答復的話,那我只能自己上了。到時候要是打下來那幾個港口,福田先生要想通過港口走私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想,到那時候,咱們就是生意合作伙伴,而不是朋友了。”

    “我會考慮的!”福田康一點了點頭。

    “既然事情都已經說完了,那我就先走了。”趙純良走向了門口。

    福田康一起身說道,“我送你,趙先生。”

    “不用了。”趙純良將門拉開,說道,“讓你這個助手送我就行了。”

    門外的宮城良莠笑著對趙純良點了點頭。

    “良莠,你送趙先生吧。”福田康一此時腦子里也是有很多事情,趙純良既然不讓他送,他也就懶得再送。

    “好的!”宮城良莠點了點頭,對趙純良說道,“趙先生,請跟我來。”

    “好!”

    趙純良笑著和宮城良莠一起往外走去。

    “良莠先生是什么時候跟隨福田先生的?”趙純良一邊走一邊問道。

    “我已經跟了組長七年了。”宮城良莠笑著回答道。

    “哦,七年啊?那時間可不短,不過,良莠先生就這么一直跟著福田先生么?福田先生都當上總組長了,前段時間尾田小川空出來的位置,福田先生沒有給良莠先生么?”趙純良問道。

    “組長自然有他的想法,我們做手下的,聽命就是了!”宮城良莠微笑著說道。

    “哦!”趙純良笑了笑,穿好鞋子,往門口走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