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修士的本體為了獲得相對更大的功勞,選擇折返回去的幫著自己的分身破壞了亂流空間背后的那位存在的神魂的誕生。 中年修士的本體還是開始做了那樣的事情,才來做的匯報。 說白了,中年修士的本體是先斬后奏。 中年修士的本體有著這般的選擇,逼得第三方的敵人不得不將新派遣過去的幫手朝著虎暝那邊送。 話說,第三方的敵人這次動用的是定點的傳送? 就是直接的把幫手傳送到相應的地方的那種傳說? 談不上什么定點不定點的,只是有點范圍上的偏向罷了。 在那樣的偏向之下,在與虎暝所在的位置相隔也就幾萬里的地方,有個竹桿式的身影現身了。 其實就是那種長得高卻非常的干瘦的一個身影。 那樣的一個身影,現身了就有著氣勢的外顯。 實際上那也不能說是什么氣勢,應該說是煞氣。 很顯然的,第三方的敵人新派遣過去的幫手是個厲害角色。 那樣的角色的在幾萬里之外的地方出現,的的確確有令驍勇的雕像靈性所成的分身感到一股子的壓力襲身的。 主要是驍勇的雕像靈性所成的分身很是清楚對方來此的目的。 不過……知道了又如何?驍勇的雕像靈性所成的分身才不會懼怕,也不會因此就有了向本體的求救什么的。 驍勇的雕像靈性所成的分身是再有實力的爆發,是爆發來的,令虎暝都有點措手不及了。 虎暝是隨后才感知到了新降臨的那個幫手,虎暝就有點懵了,也有點怒了。 中年修士是說要了要潛行過來幫忙的,虎暝的一切行動,因為轉述的人是第三方的敵人的關系,是完全按照中年修士的要求來做的。 也就是說,虎暝需要的是一個暗中潛來與他配合的幫手,而非一個堂而皇之的出現的幫手。 即便新來的那個幫手確實很是強大。 虎暝就在質問第三方的敵人。 沒錯了!就是質問,是質問第三方的敵人在搞什么鬼。 新來的幫手肯定是第三方的敵人派遣過來的,至于是不是中年修士請過來的,虎暝不好確定。 “或者,您是想要拿他配合那個家伙?” 就是拿新來的幫手配合中年修士,是來上勞什子的雙管齊下。 如若是那樣的話,虎暝是勉強能夠接受的。 話說,為何是勉強,而非樂得的接受? 當中的道理也簡單,無非就是虎暝是喜歡搗亂不假,卻不喜歡別人來搗他的亂。 故而新來的幫手是來配合中年修士,也的確可以令中年修士的與他虎暝的配合變得愈發的完美,然則那樣的配合,終究是有著幾分的亂來。 很可惜,新來的幫手連配合中年修士都不是。 第三方的敵人是有做解釋的,就是告訴了虎暝真相,免得虎暝白白期待的,因之在行動上出現錯誤的地方。 虎暝得了真相,當即就由微怒變成勃然大怒了。 “他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而且還不單單是不把虎暝放在眼里的問題,還有著中年修士的執拗于功勞,對整個事態的關心存有不足的問題。 卻是中年修士的本體哪怕加上了分身,那也是不見得能夠破壞了亂流空間背后的那位存在的神魂的誕生的。 也就是說,中年修士就存有失敗的可能。 既然有著失敗的可能,那他就應該選擇一個更為穩妥的辦法。 就比如聯合虎暝和新來的幫手,聯合起來的三下五除二的除掉驍勇的雕像靈性所成的分身,而后一起氣勢洶洶的殺向亂流空間背后的那位存在誕生神魂的地方,借此來上瘋狂的阻撓阻礙,繼而令亂流空間背后的那位存在的神魂的誕生的失敗。 結果呢?中年修士放著這個穩妥的辦法不用,自己跑去做那破壞。 “你就不能強行要求他過來嗎?” 虎暝有此問話,而這個問話,沒有得到第三方的敵人的回答。 主要還是第三方的敵人真的不介意亂流空間背后的那位存在的神魂的誕生。 虎暝得不到回答,也不顧不上等回答了。 驍勇的雕像靈性所成的分身的實力的爆發,是有使得虎暝承受的壓力的倍增的。 承受著那般倍增的壓力,虎暝要是不給出應對,驍勇的雕像靈性所成的分身就能破壞了虎暝鼓搗出來的多重幻境以及潛藏在多重幻境里邊的諸多的手段。 虎暝就也有了實力的爆發,這個時候的爆發還是幾乎沒有留手的爆發。 終究虎暝是有了幫手的到來不是? 驍勇的雕像靈性所成的分身卻是沒有幫手的到來的,這就使得虎暝有著殺死驍勇的雕像靈性所成的分身的可能。 雖然難度比起利用偷襲的方式要大得多…… 新來的幫手,就是那個竹竿人,其人的奔行速度很快,幾萬里的距離,不說瞬息即至,卻也沒有耗費多久點的時間。 因而驍勇的雕像靈性的分身還沒有來得及破壞虎暝布置的多重幻境,就要面對竹竿人的攻擊。 竹竿人是形式竹桿,是又高又瘦,但是竹竿人的實力是非常非常的強大的。 而且怎么說呢?竹竿人所走的道路,居然是比較純粹的武修之路。 也就是說,竹竿人對付敵人靠的是近身攻擊。 那樣的攻擊方式與竹竿人的形象形成鮮明的對比,自然就是連驍勇的雕像靈性所成的分身也沒有想到竹竿人瘦瘦的拳頭轟出的一拳的威力竟然那般的大! 可以說,驍勇的雕像靈性所成的分身是直接的被竹竿人一拳轟斷了一條手臂。 那還是有著無數的信仰的力量加持的手臂,也是有著幾重防御疊加的手臂。 驍勇的雕像靈性所成的分身忽地慶幸如此一個竹竿人是朝著他這邊殺來的,要是朝著亂流空間背后的那位存在那邊殺去,真還就有可能破壞了亂流空間背后的那位存在的好事。 “就是不知道,那家伙是回了那邊還是朝著這邊潛過來了……” 驍勇的雕像靈性所成的分身所言的“那家伙”,說的就是中年修士的本體。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