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當初,最后一任萬界龍皇知曉,要鑄造這樣一座神器,需要付出這么大的代價,她還會去鑄造嗎? 這個問題,誰也無法回答,哪怕是她最親近的學生,如今一座萬界源山的主人,或許也不知道。 轟! 巨響傳出,伴隨著滔天的火光,那具偉岸身軀開始燃燒,化為無窮無盡的光霧,飄向各大地界中,與祖脈、山川河流融為一體。 “第一巨頭的肉身……”秦墨身軀震動,想要阻止,卻也知道無能為力。 “那具肉身,本來只有燃燒,才能將【六道輪回】重新啟動,你恢復記憶的那一刻,就應該明白。” 劍之巨頭開口,“秦墨,你不用糾結什么,雖然你的神魂,只有第一巨頭的一部分,但是,你還是第一巨頭,這是一種新生,也是最好的結果。” 秦墨沉默不語,他也知道,這是當初預想的最好結局。 原本,第一巨頭舍棄肉身時,曾經推演過,未來是一片黑暗,比較理想的結果,就是犧牲自身,重啟【六道輪回】成功。 現在,僅是第一巨頭的肉身自燃,確是所能想到的最好結果。 “小子,去吧,到各大地界走一走,這座超神器中的地界,也算是你開辟的了。等你星辰光體大成,我來接你……” 這般說著,星龜的聲音消失,陷入沉寂。 —— 【六道輪回】重啟,各大地界發生異變,這一連串的變故,讓無數強者為之震動。 許多強者都在猜測,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何各大地界會出現這么巨大的異動。 每一地界中,隨著祖脈的壯大,生靈開始變化,這種異變并非是突然的,而是相對緩慢。 一些強者在原有境界桎梏多年,卻是突然一朝突破,實力突飛猛進…… 也有一些生靈老邁,壽元將盡,卻在一夜之間,白發轉黑,生機再次煥發…… 各大地界中,許多廢土、死域開始復蘇,地氣彌漫,成為一片片沃土…… …… 各大地界中,每時每刻都有著驚人的變化,讓無數生靈有些措不及防。 唯有準巨頭境之上的強者們,隱隱明白發生了什么,卻是再難找到秦墨的蹤跡。 秦墨歸來后,與蕭雪晨、銀澄、胡三爺等重聚,彼此都是欣喜不已。 之后的一段日子,秦墨與親人師長相見,卻是沒有提及其他事情。 秦墨的父母,傷勢也早已恢復,彼此相見,雖有許多話要說,卻也不知從何說起。 對此,秦墨有些感傷,這一次的輪回,并沒有與父母相伴,乃是一大遺憾。 只是,在一次次的輪回中,已是經歷了太多的悲歡離合,秦墨恢復記憶后,卻難有那種心緒的激蕩了。 —— 彌陀山頂,宮殿中。 那持盾女子的雕像佇立,散發著淡淡光華,在其身周,有著力量之道繚繞,極其玄妙。 咔嚓…… 突然,雕像表面浮現裂痕,竟是開始崩潰,這一變故驚動了秦墨等,紛紛趕來觀望。 “這是怎么回事?!”銀澄叫道。 秦墨、蕭雪晨佇立,默然不語,看著這具雕像碎裂,從中出現一抹動人的光影。 那是一個女子,朝著秦墨、蕭雪晨微笑,笑中有淚,揮了揮手,化為一道光消散不見。 “她……,終于能夠輪回了……”秦墨喃喃道。 蕭雪晨笑著點頭,那女子雕像中的殘魂已經極為微弱,隨時可能消散。 現在,【六道輪回】重啟后,這縷殘魂終于進入了輪回。 只是,等到將來,她還能記得前身的種種嗎?恐怕再也難了。 秦墨輕嘆,卻是心中輕松不少,算是一件心事放下了。 又過了一些時日,秦墨將親友師長送回鎮天國,與之告別。 之后,與蕭雪晨、銀澄,胡三爺,以及天蛇公主一起,前往各大地界。 此后很多年,許多生靈在各大地界,見到秦墨一行的身影,或是在修羅界曾經的絕域憑吊,與之在一起的,有東州的皇者,圣月山、血月山的首領,還有一位強者疑似修羅界巨頭。 還有人在天界,看到天界皇室的盛宴上,有秦墨一行的身影。 還有傳聞稱,【永亙廢土】中,煉空山脈上空,那座懸空的巨殿,乃是秦墨一行居住之地。 關于秦墨一行的傳聞,時而出現,冥土、獸界、古幽大陸,都有他們的蹤跡。 一直到某一年開始,再未聽聞過他們的消息…… —— 彌陀山中。 與平時不同,這里星光萬丈,在天空匯聚成星辰云彩,照耀的黑血沙漠一片璀璨。 如今的黑血沙漠,早已不是此前的模樣,到處可見綠洲,有著許多游牧生靈,到處都充斥著勃勃生機。 這一夜,看到天空星辰之光大耀,許多游牧生靈跪伏在地,以為是神跡出現,會為這片沙漠帶來福澤。 “墨小子要突破了么?”銀澄有些焦急,不時看向宮殿深處的密室。 秦墨的舊識都在場,都在等待著秦墨的突破,對于各大地界來說,這是一個無比重大的時刻。 “不用擔心。星辰光體的大成,并沒有什么兇險。”蕭雪晨輕聲道。 她雖是這樣說,卻是纖手微微握緊,與天蛇公主對視一眼,有著一絲憂慮。 一旦秦墨突破,則會離開這里,各大地界已經無法承受這種層次的力量。 這一情況,就如同當初的劍之巨頭,在突破之時,被迫離開了。 “如今各大地界平靜,墨大人此次突破乃是好事。” 大殿中,寂淼巨頭開口,他言語之間,有著唏噓,從【六道輪回】重啟,到各大地界安定下來,才短短千年的時間,秦墨就要突破了。 這樣的實力提升速度,實是讓無數天才汗顏,在短短千年之間,就超越巨頭之上,恐怕以后再難有生靈能夠刷新這一紀錄。 宮殿中,各大地界的巨頭們都在場,也都感嘆秦墨突破的時間太快了。 不過,想到此前,秦墨乃是經歷了一次次輪回,才有這一世的厚積薄發,算起來這樣的速度也算是正常了。 “那以后,再難與墨兄相見了么?”嚴骔開口,有著不舍。 如今的嚴骔,已是冥土巔峰強者之一,也是數大超級宗門的宗主之一,實力也是踏足界使境巔峰,只差一步,就能躋身半步巨頭的境界。 一旁,有幾位絕色女子淺笑,卻是笑容很勉強,她們一直不希望這一天到來,卻沒想到,這一天來得如此之快。 宮殿中,在場的強者們都是各有心思,唯一相同的,則是有著不舍。 轟隆…… 宮殿深處,虛空炸裂,一條空間甬道出現,浩蕩星光彌漫,以極其狂暴之勢,朝著四面八方涌去。 在場眾強者都是駭然,這股威勢實是太可怕了,遠遠超越了巨頭境,就算是彌陀山的禁制也難以壓制。 要知道,彌陀山乃是一件接近超大陸的神器,依然無法承受這樣的波動席卷。 此時,蕭雪晨纖手一動,神劍出鞘,布成一重重星辰劍域,抵擋這樣的威勢。 咚! 猛然間,這漫天星光涌動之勢頓止,迅速消失,從那條空間甬道中,走出一道身影,星辰之光滂湃,熾烈如雷霆,讓人震撼。 “墨大人,終于突破了么?” “這就是超越巨頭境之上的力量……” 眾強者驚呼不已,為之心悸,感受到這股恐怖的威勢,竟是遠遠凌駕在巨頭境之上。 秦墨緩步走來,身上的星光漸漸消散,一點點收斂會體內,恢復成平時的模樣。 只是,熟悉他的人都發現,秦墨與此前相比,有著很大不同,身周隱隱有星光繚繞,血氣無比滂湃,令這片天地都在戰栗。 “本想突破后,與你們歡聚幾日,之后再離開。現在看來,恐怕只能等到以后了……”秦墨嘆道。 殿宇中眾強者都是沉默,明白秦墨的意思,突破之后的星辰光體,力量實在太強,若是與之相處一會兒,就會無法承受,會留下難以痊愈的傷勢。 這并非是秦墨對力量控制不足,而是【六道輪回】無法承受這股力量,在與之抗爭,這樣層次的摩擦,哪怕是力量泄露一絲一毫,都不是一般生靈能夠承受的。 這還是因為,【六道輪回】超神器的力量,與秦墨是同源,才能讓后者在此存留。 眾強者嘆息,有著不舍,卻只能揮手告別。 秦墨微笑,環顧四周,看向蕭雪晨、天蛇公主等同伴,微微頷首,等他離開后,安頓好一切,再回來接他們。 咚! 彌陀山上空,忽然響起雷霆般的轟鳴,一道浩瀚星圖出現,漫天光華涌現,落下一道巨大光柱,將秦墨籠罩,而后消失不見。 —— 三座萬界源山,坐落在星海中央,猶如三根天柱,支撐著整個星海的運轉。 三條光路蜿蜒而下,鋪在秦墨面前,分別通往三座萬界源山。 “秦墨,你要選擇去那一座萬界源山?我的老大說了,你若是到了那邊,很快就能將同伴接過來。怎么樣?這條件優渥吧?” 一個白發男子出現,赫然是劍之巨頭,背懸一口神劍,向秦墨笑著說道。 秦墨一愣,他是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情,竟然讓他選擇,能夠進入隨意一座萬界源山。 尚未等他開口,一條黃金龍從天而降,直接撞飛了劍之巨頭。 “你這吃里扒外的家伙,當初我對你也很不錯,加入雷帝那里就算了,還出頭挖墻腳?” 那熟悉的聲音響起,正是祖龍之地的那個恐怖存在。 只聽他開口:“秦墨,你我之間,也算是有淵源,你加入我的萬界源山,也是順理成章。怎么樣?別聽那小子忽悠,你到這里不久,就能將同伴接過來。” 遠處,劍之巨頭揉了揉腰,他雖然實力強大,但是,被這位主隨手一擊,也是有些吃不消,只能溜走了。 “你們都別爭了,這小子拜了我麾下大將為老師,加入我這里,才是順理成章。至于你,擁有九頭黃金龍印記的毀滅龍皇,與這小子的關系太復雜,何必強人所難。” 中央的那座萬界源山上,傳來一個陌生的妖異聲音。 在那山頂,隱約可見一道身影佇立,在星海之上,有著一道巨大血色光影浮現,讓無數星辰都在顫抖。 秦墨怔然,這才明白,那道身影的身份,竟是星龜老師的首領,也是遠古一族的最強者么? 其他兩座萬界源山沉寂下來,而后有巨大龍影,恐怖雷霆若隱若現,似是要打上一場。 此刻,卻聽那妖異聲音又道:“你們能到這一步,也有我的提攜,如今我的萬界源山,只有大貓小貓三兩只,難道還要與我爭么?” 頓時,其他兩座萬界源山安靜下來,龍影消散,雷霆褪去,那兩條光路也是逐漸消失。 見狀,秦墨愕然不已,看了看那道身影,猜測三座萬界源山的主人之間,到底有著怎樣的糾葛。 遠處,光路上一個雄偉身影出現,背著星龜殼,大笑著走來。 “小子,突破的倒是不慢,走,走。老師我帶你過去……” 星龜帶著秦墨,踏上了光路,朝著中央那座萬界源山而去。 光路上,秦墨回首,在萬界源山下,有著一座座巨大光門,乃是一片片星海通往這里的門戶。 此前,他曾經在一座光門前,遠遠注視萬界源山,卻是沒有注意到,竟是有無數光門聳立…… (全書完)。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