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 小皮剛剛都快睡著了,可當黑靈貓開始跳躍起來的時候,它這才徹底驚醒。 五只黑靈貓一臉嫌棄地看著小皮,這么弱智的問題,這家伙怎么也好意思說? 李天看著兩扇緊閉的大門,內心也是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陣眼,總算是找到了,不過,這陣眼,如何打開? 手中金色劍芒呼之欲出,猛地向著那白色大門轟然撞擊而去,只是,這金色劍芒就好似撞在堅硬的石頭之上一般,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 李天雙目一滯,這白色火焰的力量,怎么會這么強大? 如此想想,聰聰那么輕易地就被拉了下去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當李天手中仙劍之力在思考中變得弱了些的時候,他發現那白色的大門也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這也就是說,陣眼是隨著來者的修為強弱而變化的。 索性,李天手中長劍狂舞,傾力而出,龍形虛影在長河之中咆哮不已,烏氏之火在身體四周化為一團火紅,而那綠色的陌氏力量,也開始漸漸升起,白色長河漸漸變得一片碧綠。 最重要的是,那長河之中,此時竟然出現了朵朵梅花。 這些梅花雖然不過是淺黃色的鮮花,并沒有什么殺傷力,但帶給李天的震撼卻是無以復加。 “糟了,這個陣眼,哪里是什么陣眼?這完全就是試探修者的能耐,或者說是看看來者的底牌是什么?” 李天自言自語的同時,一個陰黑幽暗的地方,兩位身著黑衣的女子,面帶半張黑紗,另一半張臉,卻是白皙粉嫩,神秘而又美麗。 二人看著房間正前方的投影石之上,頭戴金色頭花的女子,淡淡一笑,道: “這小子,還真是不怕死,沒想到,咱們陰月王朝,沉寂了這么多年,都快被外界給忘了的時候,竟然會有人主動找到這里來。” “這個年輕人,似乎并不簡單,你瞧,他身上的力量,分為多種,最為詭異的是,冰與火這兩種力量,本身是完全不相容的力量,竟然能夠相輔相成,姐姐,你說這人到底是什么武體?” 旁邊的女子臉色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我的好妹妹,這有什么,天下之大,無奇不有。父親和母親見多識廣,想必他們一定能知道這到底是什么原因的。” 接著,兩道身影同時閃沒。 “來人啊,來人啊……救命啊……我好口渴啊……有沒有人啊?大哥哥,你在哪兒啊?” “聰聰快要凍死了,你……你還不快點找到我,真的就再也見不到你了啊……” 聰聰此時落入了一個洞中,在他看來,這個地方應該就是那枯井的底部。 此時,他冷得渾身發抖,上牙打著下牙,不斷地傳出‘咯咯’的聲音。更為詭異的是,聰聰的頭發和眉毛之上,全都是一片雪白的冰霜覆蓋。 “我不能死,我絕對不能死,我……爺爺說過,我的命,是宮家最金貴的,我要弄清楚,我還要跟著大哥哥學習武修呢。” “對,我要學習武修,這一次若是能夠活著出去,我第一件事兒就是要讓大哥哥教我武修。” …… 聰聰在這個地方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了,但整個事情小家伙卻想的很明白,若是自己擁有李天那樣的修為,定然不會懼怕這樣的寒冷。 此時,李天手中無數的力量,忽地在茫茫白河之中,陡然凝為一道劍意,好似一條游龍,在奔騰的白河之中不斷地翻滾著。 嗖! 長河之中,頓時凝出一道長長的虛影,在奔騰的長河之中跳躍了兩下,隨后便直直地向著那道緊閉的大門猛地刺了過去。 轟隆隆! 整個空間頓時一陣搖晃,陣眼,竟然真的就是兩道大門的正中位置。 嘎吱! 那白色的洪流,頓時向著兩邊飛速退去,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李天口哨一響,赤血神馬‘噠噠’地奔了過來。 腳尖輕點,身體穩穩地坐在神馬之上,飛速向前,而那小皮,也不再隱藏在靈獸袋中,身體貼著地面,同神馬并排而行。 五只黑靈貓,則整整齊齊地站在三個大箱子上,昂首挺胸,就好似凱旋歸來的英雄一般。 陰月王朝,我李天來了,帶著自己的隊伍,盡管只是一龍五貓,那絕對能夠與三百精銳相匹敵。 此時,高高立在神馬之上的李天,一臉沉寂,內心也不知道哪里來的自信,他這樣子,哪里像是來救人的?完全就是一種伸張正義的戰神。 呼啦! 就在此時,李天忽地感到赤血神馬的腳下一陣輕浮,隨后,一種力量忽地要將他往下拖動。 嗯? 李天立刻反應過來,嘴角微微扯動了一下,暗自說道: “看來,陰月王朝的人,總算是要出現了,我還以為,這陰月王朝,里面都是死人呢。” 對于此時的李天來說,陰月王朝,這個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況的地方,沒有人出現,他的內心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安全感,越是安靜,他內心卻反倒沒底,有一種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之感。 如今,既然有了動靜,那就意味著能夠捕捉到不同的信息,救下聰聰和客棧老板,也才會有明確的方向。 “大膽狂徒,竟膽敢說咱們陰月王朝的人是死人!” 忽然,空中響起一陣尖銳的聲音,這分明是女子的嬌喝聲,可是,卻完全沒有女人該有的柔媚,自負而狂妄。 嘩嘩! 李天忽地感到頭頂有一陣奇怪的力量從天而降,神識感知,那是一張白色仙力大網,最初不過臉盆大小,可眨眼之間,卻已經好似簸箕那么大,并且,還在不斷地擴張。 李天冷冷一笑,道: “陰月王朝,你們好歹也算是一個同靈城勢力相當的王朝,我李天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才找到你們的所在,難道,這大網,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嗎?” 接著,李天手中結出一個簡單的印式,手心之中,兩道綠芒閃動。 呼啦! 那兩道綠芒拔地而起,好似兩道不斷生長的城墻,為李天與小皮等撐起一個空間。 轟隆! 那巨大的白色大網,此時卻好似一座大山一般,重重地壓在兩道綠芒之上。 咔嚓! 李天忽地聽到一聲脆響,神識掃視,那屏障之上,竟然出現了道道裂紋。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