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最后的景天將邪劍仙擊敗了,但是最后整個世界依舊是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最后神界不得不被迫關閉,而人間的靈氣也開始流失了,以至于到仙劍一的時候,才經過了短短五十年的時間,中原就已經沒有多少厲害的高手了。 而曾經天下人最為向往的蜀山,也開始逐漸沒落,不然的話,中原怎么可能會輪得到那些邪魔歪道來撒野,早就被蜀山的人給滅了。 而酒劍仙這個僅次于蜀山的掌門劍圣的高手,竟然連一個拜月教主都打不過,要知道在仙劍一的時候,蜀山的高手,可以說是不計其數的。 仙劍三雖然不是仙劍奇俠傳的巔峰,但也是仙劍最后的余暉了,只不過還好葉臨天來到了這個世界。 仙劍三的蜀山,雖然并不比千年前的蜀山要繁華,但是也差不了多少的,而來到仙劍三,葉臨天已經想好了兩個目標了,第一個就是去見見景天,也就是那位神界中第一神將飛蓬的轉世。 葉臨天作為仙劍迷,景天以及李逍遙絕對可以作為葉臨天的偶像了,當然了,那只是以前而已,但是這并不妨礙葉臨天想去見一下驚天的目的。 第二個目標,就是拜入蜀山,無論后世的蜀山會發展成什么樣子,現在的蜀山可以說絕對是除了神界之外的第一大勢力了,沒有之一。 或許天底下少不了其他的大能強者,但是蜀山,絕對可以說是最為適合葉臨天實力增強的地方了,不同于其他的位面,在仙劍三位面,葉臨天打算低調做事。 畢竟他不低調也不行,現在葉臨天的實力,或許是這天下第一人,但是這個世界厲害的并不只是蜀山,還有天上的神界,以及女媧的存在。 在仙劍一的時候,女媧就出手幫助過李逍遙回到過去的世界中,而葉臨天可不想被女媧給盯上了。 畢竟女媧作為人族之母,一直都是有各種各樣的版本流傳在人世間的,但是有一個相同的地方,就是無論在什么世界中,女媧都是頂級的強者。 更何況是仙劍這樣充滿了靈氣的世界呢?而一個能讓人回到過去的人,她的實力到底恐怖到了何等地步,簡直是讓人難以想象。 畢竟回到過去的世界,即便是系統都做不到這件事情,更不要說讓葉臨天一個人來開辟時光隧道,然后回到過去了,除非他成功突破到大羅金仙的級別,才有可能。 “也不知道我現在在什么地方。”葉臨天暗暗想道。 隨后,葉臨天直接朝著人多的地方走了過去,想要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的話,只需要找人問一下就可以了。 葉臨天才剛走了兩步,一道白光頓時就將葉臨天包裹在了其中,等到白光漸漸散去之后,葉臨天直接就變成了他穿著一身長袍,留著一頭長發的公子模樣,手中還拿著一把小折扇,再配上他那英俊和善的笑容,簡直不要太迷人。 對于葉臨天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亦或者說是即便是注意到了都會被人當成是幻覺,畢竟在大白天的突然出現一個人,這種話說出去都是沒有人信的。 雖然關于蜀山仙劍什么的傳說一直都沒有消失,還流傳在世間,但是一般人是根本不會往這方面去想的。 而所謂的市井小民就是這樣的心態了,除了跟自己的利益之外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是根本不會去在意的,很快,葉臨天就找到了一家酒樓。 當葉臨天走進酒樓的時候,小二很快就笑容滿面的迎了上來,沒有其他的原因,因為葉臨天這樣子一看就是富家公子貴客了,這樣的人如果好好招待的話,那以后定然是店里的常客,店小二自然是大獻殷勤的好好招待一番了。 “客官里邊請,不知客官幾位呢?”店小二一臉笑容的迎了上來,對葉臨天說道。 “一位,將你們店里的好菜全部都上一份。”葉臨天對店小二說道,說完之后,一枚銀子直接從葉臨天的手中丟了出去。 “賞你的。”葉臨天說道,頭也不回的朝著店里面走了進去。 店小二一把將銀子接了過來,差點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呢,當他確認了手中沉甸甸的銀子是真的之后,頓時是興奮不已,要知道就這么一枚銀子,已經可以抵他幾年的工錢了,他不興奮就怪了。 在金錢的驅使之下,店小二很快就將飯菜端了上來,而葉臨天也借這個機會向店小二打聽了一些事情。 葉臨天這番豪爽,早就被店小二當成了自己的親爹,自然是知無不言了,很快葉臨天就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 渝州城,這里正是主角景天他們所在的城市了,渝州城雖然十分不小,但是店小二的消息還是十分靈通的,在金錢的作用之下,葉臨天輕松的就打聽到了他想知道的事情。 比如唐門在什么地方,還有渝州城有什么大勢力,永安當又在什么地方,什么人是不能得罪的,葉臨天都是十分清楚的,在享受了一下這里的美食之后,葉臨天就直接前往了永安當,去見一下他曾經的偶像。 “快說,茂茂,我的早餐是不是被你吃掉了?!”在永安當內,一名跟胡歌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子,手里正拿著一根木棍,在追趕著一名和林子聰長得一模一樣的胖子,口中罵罵咧咧的說道。 “老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放過我吧!”那名被追趕的胖子一邊逃跑,一邊求饒道。 “還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個死茂茂,連老大的東西都敢吃!”那名跟胡歌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子開口說道。 “我說景天,人家茂茂每天累死累活的幫你干活,不就是吃了你一頓早餐嘛,你看你小氣的樣子。”一人見得這一幕之后,開口說道。 “要你管,茂茂,你說是不是。”胡歌輕哼了一聲,轉頭對茂茂說道。 “就是就是,何必平,這件事情不用你管。”茂茂回答道。 “你!!算了。”何必平無語的看了一眼還幫著景天說話的徐茂山,心里面有一種拳頭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好了好了,你們還是別鬧了,好好工作吧,不然等一下老板來了的話,看到你和茂茂在玩,這個月的工錢你們估計就別想有了。”何必平好心提醒道。 聽見了何必平的話之后,景天不顧一屑的笑了笑,說道:“切,那個吸血鬼,我才不怕他嘞。” 雖然景天的話非常的硬氣,但是景天還是將手中的東西放了下來,不打算繼續跟毛毛打鬧了,因為景天非常清楚,如果再這么繼續玩下去的話,那個吸血鬼肯定會扣他工勤啊的呢,他還指望靠著工錢給茂茂娶個老婆呢。 “茂茂,跟我進去將那些當品擦拭清理一下吧。”景天說道。 永安當是一家當鋪,而當鋪就是有人來當東西,而有的人來當鋪是死當,也就是換錢,不會來贖回去的那種,而有的人則是活當。 而活當的物品,就需要他們當鋪妥善保管,然后定期維護一下了,而整理擦拭,就是景天和茂茂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好的,老大。”徐茂山對景天的話,自然是唯命是從了,就在二人打算進去擦拭當物的時候,一道身影,緩緩從門外走了進來。 他們還以為是老板過來了呢,結果并不是老板,而是一名穿著白色長袍的翩翩公子,景天雖然沒有什么作為,但是作為在市井里長大的他,基本的眼力還是有的,一眼就可以看出來來者的身份十分的不簡單。 而來當鋪的,自然就是客人了,所以景天在第一時間就笑著迎了上去,問道:“這位客官,不知您來我們當鋪,是要典當呢,還是贖回物品?” 那來人看著迎上來的景天,頓時笑著搖了搖頭,搞得景天不明所以,而來者并不是別人,正是葉臨天。 當葉臨天看見胡歌的時候,部隊,應該是說看見景天的時候偶,葉臨天的眼中頓時閃過了一抹驚訝,如今的葉臨天實力非常的強大了,一眼看穿一個人的修道資質,可以說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而眼前的景天雖然只是一名普通人,但是葉臨天看他百脈具通,陽穴高鼓,已經是先天之軀,這樣的人,一旦修煉起來的話,修為進度一日千里,都是毫不為過的。 不愧是神界第一神將飛蓬的轉世,其天資果然是不同凡響,怪不得可以這么快的掌握了蜀山的御劍術,如今一看,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我不是來典當,也不是來贖回物品,我是過來找人的。”葉臨天回答道。 當景天聽見葉臨天并不是過來當物和贖回物品的,表情頓時是一愣,只不過他很快就恢復了過來,問道:“不知客官您要找什么人呢?這永安當所有人我都熟悉,您只要說一聲,我馬上就給您找過來。” 雖然葉臨天并不是過來典當的,但是俗話說買賣不成仁義在,而且他一看葉臨天就不像是什么普通人,說不定就是大戶人家的富家公子呢,這樣的人,只要是討好了的話,好處肯定是少不了的。 “哈哈,我并不是來找別人的,而是來找你的。”葉臨天看著景天,笑道。 “你說你是來找我的?”景天頓時是一愣,然后指著自己,疑惑的說道。 “對,就是來找你的,你叫景天對吧?”葉臨天回答道。 “對,我就是景天,請問有什么事情嗎?”景天是一臉懵逼的看著葉臨天,完全就不知道葉臨天為什么要過來找他。 畢竟他不過是渝州城的幾十萬百姓中,最為不起眼的一個,說是朋友吧,景天又完全不認識葉臨天,而且他除了茂茂和何必平之外,就再也沒有什么朋友了。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找我?”景天看著葉臨天,疑惑的問道。 “這么說吧,其實我是一名得道高人,能預知未來和看見過去,而我算到了我有一名叫做景天的弟子,在渝州城的一家名叫永安當的當鋪當伙計,所以我就過來了。”葉臨天對景天說道。 葉臨天一點也不害臊的瞎編了一個理由,他有收景天為徒的念頭,也是剛才興起的,畢竟景天的天資實在是太高了,甚至可以說是仙劍三第一人。 沒有別的緣故,因為景天的前世是飛蓬,飛蓬作為神界的第一神將,在沒有成仙之前,修為就已經非常的恐怖了,絲毫不在天帝之下,由此可見修為到底有多么高深,實力有多么的恐怖。 仙劍的世界設定有一個悲哀之處,那就是不成仙的話,無論有多高的修為,都會有死去的一天,而一旦成了仙,那么修為就會被固定,從此再也難以再進一步。 這就是仙劍世界的悲哀了,當初的飛蓬實力強悍,絲毫不在天帝之下,但是飛蓬的壽命也走到了盡頭,再加上天帝的招攬,飛蓬最后也只能成仙,從此修為再也不能再進,可以說,這是仙劍世界的設定和限制,也是仙劍世界的一個悲哀。 而景天作為飛蓬的轉世,天資也是一點都不差的,如果說葉臨天帶景天離開這個世界,前往其他世界的話,景天或許可以打破這個枷鎖,然后得以超脫,而景天最多能夠走到哪一步,葉臨天也不清楚,但是大羅金仙級別,這是可以肯定的。 更何況,葉臨天還有一個不得不收景天為徒的理由,那就是景天的腦海中,有著關于飛蓬的記憶。 畢竟飛蓬可是當初神界的第一神將,其所修煉的自然不可能是一般的功法了,他所修煉的功法,定然也是仙劍位面最巔峰的存在。 葉臨天雖然將蜀山作為目標,但是如果葉臨天可以將飛蓬的記憶也得到的話,那么就再好不過了,只不過這并不急著來。 屬于飛蓬的記憶,葉臨天可以幫助景天恢復,而景天到底會不會將其交給葉臨天,葉臨天也并不在意,畢竟飛蓬的記憶對于葉臨天來說,并不是必需品,葉臨天所需要的不過是修真的功法罷了,而且這個修真的功法還不止是一部。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