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收購糧食主要負責人的衛莊,這段時間早已經察覺了姬無夜的動態。 只不過秦殤卻沒有改變之前的戰略,依舊肆無忌憚的收購糧食。 雖然衛莊很是疑惑,但覺得秦殤應該有屬于自己的計劃。 所以前幾日并沒有開口詢問,但隨著舊糧在市場上越輸越多,衛莊再也忍不住了,今日一見面便向秦殤詢問。 而秦殤聽到衛莊的詢問,抬起了頭,眼神淡淡的看著衛莊。 “我以為鬼谷傳人都挺全能的,但現在一看鬼谷這偏科偏的挺重啊。 找人干架,鬼谷絕對是一頂一的好手,但是在這方面嘛,鬼谷似乎還有些欠缺。” 衛莊聽到秦殤的評價,僅僅只是皺了一下眉頭,隨后便急切地詢問。 “我來這里不是為了聽你在這里賣關子的,我希望你能夠給我解惑一下。 再這么繼續下去,最后的輸家只能是我們,姬無夜做出這一切都只是為了賺錢。而我們現在就等于是在給他送錢!” “不!” 秦殤伸出了一根指頭,打斷了衛莊接下來要說的話。 “你似乎搞錯了一件事情,或者說你應該還沒有明白,什么才是錢?” 秦殤說著,從自己的兜里拿出了一枚韓國的錢幣。 “這個在現在的韓國人眼中是錢,因為它能換糧食。可是你有沒有發現,本質上它只是一塊金屬,一塊兒不能吃不能用的金屬。 現在它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糧食夠,如果有一天再多的錢也換不來一頓糧食的話,那這個東西就失去了它的價值。 姬無夜不想毀掉新糧,難道咱們就不能毀掉嗎? 姬無夜能做的事情我們也能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們也可以幫他做。” “可是這樣一來會死很多人。” 衛莊懷抱鯊齒,語氣平淡的說道。 “鬼谷傳人會在乎那些人嗎?七國之間的戰爭持續這么多年,死的人還少嗎? 現在有一個終結一切戰爭的機會擺放在面前,而我們所要付出的,僅僅只是一部分人的性命。 長痛不如短痛,一個合格的決策者應該知道,什么時候該舍棄。 繼續收糧,姬無夜放出多少收多少!直到姬無夜沒有糧食可以放出為止! 到時候新糧被我們一毀,整個韓國所有的糧食都在我們的手中,姬無夜那里又拿不出來足夠的糧食。 到那個時候,姬無夜才會真正的發現,自己忙前忙后,以為得到勝利的東西!只不過是一堆,不能吃不能用的金屬塊兒罷了。 情況一旦到了那個時候,糧食價格的多少不還是我們說了算,現在我們付出多少?到時候我們十倍的賺回來!” 衛莊聽完秦殤的計劃,便沒有再開口,而是默默地離去,準備繼續完成秦殤的計劃。 很顯然秦殤計劃的狠毒,已經超出了衛莊的想象。 而韓非哪里…… “最近姬無夜正在大肆放糧,不過讓人疑惑的是,對方竟然還不計成本的收購糧食。 我算了算,每天付出的金幣大概能有上萬枚之多,這幾天姬無夜的錢,可是用車往他的府邸運送啊!” 張良一臉不解地對著韓非說道。 而韓非聽著張良的匯報,卻是嘆了一口氣。 “不愧是秦殤兄,原以為他是一個大富豪,沒有想到他的財富比我想象的還要多。 韓國的未來,已經掌握在對方的手中啦。” 張良看著一臉愁容的韓非,眼中充滿了不解。 “韓飛兄為何說出此話?姬無夜愿意放出這么多舊的糧食,就已經表明他已經放棄了毀滅新糧的計劃。 現在就算他收購再多的糧食,也已經沒有作用了,只要新糧收上來,新鄭的糧價瞬間便可以恢復到以前的價格。” 韓非聽到張良的理解,面帶苦澀的搖了搖頭。 “姬無夜不毀新糧,難道他就不會下手嗎?產糧的地點就那么幾個,一旦知道,就有無數種方法,讓那些還在地里的糧食功虧一簣。” “這……” 張良聽到韓非的提醒,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先秦時期,諸國之間講究道德,即便是敵國之間作戰,也要事先奉上戰書。 雖然現在沒有以前那般繁瑣,但是依舊還是有一些底線的。 很顯然張良的良知,讓他沒有想到秦殤會有這般手段。 而與秦殤相處一段時間的韓非,則根據秦殤的性格,很容易地想到了這一點。 “此人就如此不在乎名聲嗎?如此絕戶之計,一旦讓天下人所知,哪一個君王敢用他?” 韓非沒有回答,張良這顯然而易見的問題。 “輸了終究還是輸了。如果沒有猜錯的話,秦國那邊的障礙,也已經被他清除了。 七國這么多年之間的安穩,即將被秦國打破。” 苦笑的重新坐了下來,舉起酒杯將杯中的美酒一飲而盡。 張良看著有些頹廢的韓非,眼中充滿了不解。 “事情還沒有到那一步,韓非兄為何就已經放棄了?” “還沒有看出來嗎?七天前此人與姬無夜之間雖然爭搶糧食,但是價格沒有那么的高。 二人之間的價格也處于一個平衡的關系,但七天之前是一個轉折,對方不惜血本兒,開始高價收糧。 即便是姬無夜跟上價格,以翡翠虎的身家,也僅僅只是撐了三天的時間。 他們原本可以慢慢的,將市面上的糧食全部收上來,但是為何會突然間變化如此之大? 只有一個原因,是因為大秦馬上就要發兵了,雖然現在秦國不缺糧食,可是一旦戰爭開啟,每一天向所消耗的糧食,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 而且即便他們現在高價收購糧食,可一旦新鄭的糧食缺少,那些手中原本價值珍貴的金幣,便瞬間如同糞土一般一文不值。 到那個時候,他們可以以收購價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價格,把那些金幣收回來。 再加上秦國發兵,最終贏家只有他們,而如果韓國抵擋不住,我們唯一的下場便是亡國! 若是有人助我,說不定還能堅持,可是朝廷上下沒有人在意我,根本沒有人在意我的意見,敗局已定,我已無力回天!”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