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森林撿到一個媳婦!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五二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丹老似乎對這樣的事司空見慣,顧風祈轉過頭,不再多看。

    “上界很大,每天從下界往上界的人不知幾何,在下界時,很多都是天之驕子,初來到上界時,都夢想著自己可以一朝威震天下,像你這樣煉氣都沒有就跑到上界來的,可是鳳毛麟角。但是,時間長了,現實會告訴他們,在下界或許是天之驕子,但是,在上界,那點資質,或許只能算是勉強,比如你剛到時在魂殿碰到的那個人。”丹老淡淡的道。

    “他們最終會認清現實,會開始為了活下來而絞盡腦汁,坑蒙拐騙只是小手段,殺人奪寶也不少見。”丹老在一個氣派輝煌的店鋪前停了下來,“我們到了。”

    門口有兩個店員一樣的年輕人在招呼客人,看見顧風祈兩人停在門口,走過來問道,“兩位要點什么?我們這可是上界煉丹最好的宗門之一,丹宗的主店,七品之下的丹藥,我們這里應有盡有。如果要七品以上的丹藥,只要有材料,報酬足夠,我們還可以為您聯系宗門丹師定制。”

    丹老邊走進去邊道,“我找丹玄,你讓他出來見我。”丹老遞過去一個令牌。

    兩個店員一見令牌,看著丹老激動不已,一個馬上持著令牌往里走,“是。”

    “太上長老,您這邊先坐一下,吃點靈果喝點靈茶,這都是最新進的,長老剛剛去驗收一批靈草了,請您稍等一會。”

    “坐吧,我們先等一下。”

    顧風祈坐在另一邊,把玩著手上的寒玉。

    店員看著顧風祈手上的東西,眼都直了,這,這是寒玉吧,就這么拿在手上玩?這位是太上長老的誰?沒聽說太上長老有弟子啊,難道是隨從連太上長老的隨從都比自己混的好,把玩的都是珍貴的煉器材料,這世道,唉

    一個中年男子從外面急匆匆的走進來,一進來便“撲通”一聲的跪在底下,行了個跪拜大禮,“堂外長老丹玄,見過丹老。”

    “不用拘禮,我來此,是突然想起在無盡海聽到的一個消息,聽說我們主店收到了一棵萬年份的冥靈仙草,可有此事?”冥靈仙草,是做上等洗筋伐髓藥湯的材料,百年千年的常見,但是萬年份的,算得上是罕有了。

    聽到此言,丹玄卻猶豫了一下,才回答道,“是的。”

    “拿給我吧,我要用處。”

    “這,丹老,這棵冥靈仙草,藥老已經先人一步傳信過來,說要了。”丹玄難為的說。

    “藥無機?他要這個萬年份的干嘛?難道是給他那個廢物孫子用?簡直是浪費寶貝,給我拿來,他要是問起來,你便說是我丹老拿了,有什么事情我擔待著,可不能讓他暴殄天物。”丹老顯然是和那個藥老不甚對付,說起來也是吹胡子瞪眼的。

    “是。”

    兩位同是太上長老,他一個堂外長老可頂不住,既然丹老愿意擔責,他便不怕了,這萬年的冥靈草可是他費好大功夫才得來的,藥老那孫子他也有所聽聞,仗著有個太上長老的爺爺,行事荒誕,也不勤修丹道,天天就只會逗弄女弟子,一身修為,都是用丹藥堆積出來的,要是這東西給了那廢物用,他可是心疼的緊,但是也沒辦法,誰叫人家會投胎,有個九級丹皇的爺爺呢。

    現在給了藥老,他還好受一點,雖然自己沒的用,但是藥老為人他還是知道一些,孤家寡人,一心一意為宗門,給了他,給一些有潛力的弟子使用,倒是還好一點,但是也是奇怪,丹老從來不管這些東西,藥老為了他那孫子再糟蹋天材地寶,以前都是不管的,這次倒是主動要從藥老手里搶冥靈仙草了

    丹玄走出去,沒過一會便走了進來,手里拿著一個盒子。

    “冥靈仙草生于極寒之地,這種萬年份的,我用玉盒保存著,避免揮發藥性。”丹玄打開盒子,一股冰冷刺骨的氣息炒眾人撲面而來。

    “嗯,做的不錯,是萬年份的,這樣保存很好。”丹老滿意的點點頭,又扔過去一瓶子。

    看見丹玄面不改色的接下,顧風祈想,高興就甩丹藥,這莫不是丹老的習慣?

    “好了,我們還有事,今天就這樣吧。”丹老說著站起來,拿起盒子,盒子便在手上消失。

    想起之前幾次憑空出現在丹老手上賞人的瓶子,顧風祈猜想,這應該就是如同小說里面說的,類似戒子空間一樣的東西。

    “恭送太上長老。”

    顧風祈快步跟出去,丹老卻在出了店后,又帶著他拐進了旁邊的一棟樓。

    丹老直接把令牌遞過去,門童驗過,引著兩人往里走,“太上長老這邊請。”隨手把門關了起來。黑暗的空間里,一點點火光慢慢亮起,一條幽暗的國道出現在眾人面前。

    穿過幽暗的過道,一點亮光出現在前面,走進光里,竟然是一個超大的草坪,有很多如同仙鶴一般的飛禽在上面休閑的走來走去。

    門童吹了個口哨,一個仙鶴慢悠悠的走過來趴在地上,應該便是丹老所說的云鶴。

    丹老牽著顧風祈,腳下騰云,慢慢的飛到了仙鶴背上,待顧風祈兩人坐好,門童又吹了個口哨,云鶴便展翅飛了起來。

    丹州慢慢的在云鶴的身下浮現,車水馬龍,熙熙攘攘,實在是熱鬧得很。

    有人看見天上的云鶴,指著激動大喊,“云鶴,是丹宗的云鶴。”

    也有人酸溜溜的說,“哼,按理說誰都不能在丹州乘坐飛禽坐騎,憑什么丹宗有特權。”

    “就憑它是丹宗啊”

    “一宗兩丹皇,哪個煉丹宗門有啊。”

    “我記得好像他們有一個丹皇是從藥宗跳槽過去的吧?”

    “嘿嘿嘿,這個我知道,就是兩個丹皇之一的藥老,聽說藥宗是受不了他什么好的仙草都給他那個廢物孫子,讓他自己走的。”

    “那,那豈不是被掃地出門的”

    “也不知道這丹宗能承受多久呢”

    “噓!噤聲,丹皇豈是你們可以議論的,小心給自己帶來無妄之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