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森林撿到一個媳婦!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三二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敢問,這個鷹族老爺子,是哪位?我和雷初到王都,貌似,并不認識此人。”顧風祈實在是奇怪的很。

    “哈哈哈,這個老爺子,性喜玩樂,此前,從不在王都,也是最近才回來,你們必定是在鷹族分部認識的他,至于他為何要對你們隱藏身份嘛,那這個我就不得而知了。吾可不能隨便揭穿他是誰,否則,說不定要來找吾鬧了。”亞洛斯眼里滿是笑意,顯然,對這位老爺子是相熟得很。

    “既然侍奉長已經帶回了消息,那想必,是夜雪我被人欺瞞了。請陛下降罪。”夜雪匍匐在地,又行了個大禮。

    “夜雪祭司你總是如此多禮。”亞洛斯說著,話鋒一轉,“倒是那個雌性和那個部落首領其心可誅,讓人去把他們帶回來問罪,祭司你不必多慮,此事并不是你的錯。誰知道他們竟然有膽子對著一大祭司說謊邀功。”

    “稟陛下,此事還是算了,也不用勞動護衛他們了,這因果報應,總有定律,在我們離開之前,他們也沒什么好的下場,那位雌性殘害同族,已經被送到異族去當生育容器,而族長也因為教導無方,在族中也沒什么威望了,既然這個小小的謊言并沒有引起什么嚴重的后果,不如就這樣算了罷。”

    “你可知,這個功勞代表著什么嗎?”亞洛斯瞇著眼睛問。

    “顧風祈不知,但是這個也不過是舉手之勞,實在是當不得什么大事情。”

    “這個功勞,幾乎等于整個古倫大陸的陸獸都欠你一命,鹽的重要用途,不用吾說,想必你也知道,要是在海族沒有辦法提供鹽,而我們自己也沒有辦法的話,那么我們只能學以前先人的法子,茹毛飲血,但是這樣會很容易引起獸力暴動,獸力越高的獸人,受到的傷害便越大,若是皇級獸人全都失去理智,你說,這個古倫大陸會變成什么樣子?”亞洛斯肅容,“可能,整個陸獸一族,就此覆滅也說不定。”

    獸后微笑道,“說真的,在艾迦帶人回來之前,我們就已經在商談著,對于這樣大功勞的人,我們應該獎賞些什么,但是思來想去,終究是覺得還是不夠,如此大的功德,用一點吃食或者什么就過了去,我們實在是過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關。”

    “吾對這件事情的真相如此計較,也是因為如此,說真的,若這件事情你真的說了謊,我雖然看在艾倫他們的面子上,不會說些什么,但是那位研究出制鹽法子的雌性,就算他在你們分部做了什么傷天害理之事,吾也是會命人接他過來,至少,會保他以后的日子過得舒坦。不過,既然核實了,如此大的功勞,還有熱病之法,你說說,你想要什么?”獸王興味的看著他。

    “其實之前,我和獸王已經決定了,這研究出鹽法子的人,在神祭之時,向神獸請旨。收為王族客卿,一應待遇,與艾迦他們一致。剛才鷹族那位老爺子說要讓雷作為鷹族少主,我知道雷是你的追隨者,若是說雷當了鷹族的少主,不知道你是否又會跟著加入鷹族?我記得你說,你是北寒九城那邊的孩子,你若不會跟著一起,那么,我和獸王,允許你在這王都建立自己的族群根據地。給你一個,你自己的家。這些,都是之前和獸王協商,給制鹽者的,除了這個,我們還可以答應你三個要求,只要我們能做到的。你覺得可行?”

    “感謝獸王獸后對阿祈的厚待,阿祈實在是受之有愧,我從未想到因為一個制鹽,而得到這么許多,若是獸王獸后真的想要感謝,不如便和安澈一般,賜我一些吃食之類用得上的便可。”

    “好了,這些都是你應得的,你所做之事,給我們帶來的好處,值得我們如此回報,你要知道,鹽可能算是我們獸人的命脈了,之前此命脈一直被抓在海族當中,我們獸人在與他們交易之時,一直都是處于下風之位,你這個事情,讓我們徹底的不用依賴海族,兩族的交易終于能站在一個平衡線上,能讓陸獸都直起腰桿子,更是一個值得慶賀的大事。今日,想來一早的把你們叫過來,說了這么久,也是累了,艾倫艾迦,這兩位的賞賜,便由你們來安排吧,你們年輕人多話聊,便散去吧。”

    “是,王父。”艾倫艾迦答道。

    “兩位,神祭侍奉之事,等下我們回神廟,你們若是把事情處理好了,便可直接來神廟尋我們,這神祭之時的一應流程,兩位還是要知道一下的,不過我相信以兩位的聰明,神祭侍奉之事,對二位應該不算是什么。”夜雪笑道。

    “夜雪祭司,對我們可真是信心滿滿,我們對自己從未做過的事情,可不敢打包票,也是但愿如此吧。”顧風祈微微一笑。

    “阿祈能出制鹽之法,能把熱病的問題解決,還知道白果能御寒,這古倫大陸存在的歲月也是挺漫長,但是從來就沒有出過如此驚才絕艷之人,不過一次神祭,小小的神靈之舞,我相信如此聰明之人,不會連這個都學不會的。還是難道阿祈竟是怕麻煩之人,覺得這神祭侍奉,麻煩到你了?若是這樣,那我”夜雪一臉猶豫。

    顧風祈打斷他,“夜雪祭司說笑了,我們都是獸神的子民,怎會怕麻煩,那些事情,都是阿祈機緣巧合下想到的,阿祈并不算的是什么聰明之人,只是怕到時候讓夜雪祭司失望了。”

    “不會麻煩到你們便好,我相信阿祈可以勝任的,我們拭目以待。”

    “謝謝夜雪祭司對我們的信任,只是今日我們還有些事情尚未處理,陛下的恩賜如此之多,我們還是回去和族人們商量一下,便不和兩位祭司多言了,兩位祭司請便。”

    “好,那你們先回去忙。我們在祭廟等你們。”

    宴司看著兩人貌似一臉和氣的樣子,若有所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