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森林撿到一個媳婦!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十二章 有何差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王都——

    消失多時的宴司祭司與艾迦殿下回歸的消息沸騰了整個王都,這是由王都的單身雌性們引來的轟動。

    作為王都最為搶手的兩大單身獸人,無論是殿下王妃還是祭司夫人,這份榮耀都能引得王都的雌性們如飛蛾撲火般前赴后繼的上場,展開一場場不見血的廝殺。

    當事人可能都不認識他們,但是,這并不影響他們對于這場榮耀的追逐,說不定某一天,他們就突如其來的偶遇繼而在一起了呢。

    宴司祭司與艾迦殿下心有余悸的沖出包圍圈,兩人對視一眼,再次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奔跑回王殿。

    一個冰河期過去,王都的雌性們更加瘋狂了。惹不起惹不起,我們逃總行了吧。

    進入王殿的范圍,看到巡邏的王殿護衛,出于對獸王的尊敬,頭腦發熱的雌性們終于稍稍冷靜下來,撿回了一絲王都雌性的驕矜。

    相比宴司與艾迦的狼狽,夜雪一直清冷態度對外,反而沒有獸人敢要造次。

    獸王在大殿上等著他們。

    “見過吾王。”眾人雙手手背貼地,行了跪拜禮。

    “起來罷。”

    獸王亞洛斯依舊是懶洋洋的樣子,連聲音也是漫不經心的。

    “稟告吾王,吾等幸不辱命,已從東部帶回了鹽的制作方法。”夜雪恭敬的說。

    亞洛斯挑眉,“過程可順利?”

    “回吾王,吾等去的時候制鹽方法已經在東部流傳了,乃是鷹族一雌性所創,因為制作方法已經流傳,所以,并沒有遇到什么阻礙,非常順利就拿到了。而且,我們在鷹族,還見證了一件奇事。”

    亞洛斯微笑,“能讓夜雪祭司大人說是奇事的,必定是不同尋常的事情。”

    “是的,吾等剛到鷹族時,發現鷹族一個雌性,居然治好了熱病,這是現在的巫醫長都沒有做到的事。”雖是說著讓他驚奇的事,但是夜雪聲音還是淡淡的。

    倒是亞洛斯非常驚訝,“可是部落里的巫醫?”

    “王父,不是巫醫,就是一個普通的雌性。”艾迦忍不住插嘴道。

    夜雪見艾迦插話,恭敬的退到后面去,把話題交給了艾迦。

    宴司字來到殿上,便半闔著眼,似是一切交給了其他兩人。

    亞洛斯沉吟半晌,“人可有帶回來?”

    艾迦愣了一下,帶回來?他從未想到把顧風祈帶回王都,“并無。但是,具體熱病的治療辦法,倒是帶回來了。”

    亞洛斯皺眉,“這個鷹族,出了一個制鹽方法,又出了治療熱病的法子,難道,這兩個方法都是一個雌性所創?!”

    制鹽方法是誰創的,艾迦還真的不知,到了克里部落之后,這些事情都是夜雪祭司自己去跟了,而他與宴司祭司,貌似一個只顧著追求雌性,另一個整天睡個昏天暗地……想到這里,艾迦俊臉一紅。

    “不,創出制鹽方法與治療好熱病的雌性,并不是同一人。”夜雪祭司看出他的尷尬,主動上前說。

    亞洛斯深深看了艾迦一眼,自從失去了自己的一個孩子,他對剩下的這個孩子是縱容寵溺了一些,看來,是時候要教他一些事情了,若無意外,艾迦將是下一任的獸王,如此沒有責任心可不行。

    艾迦覺得王父看自己的那一眼讓自己整個人都不自在了起來,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偶爾夢里夢到的那個獸人,要是,自己真的有一個哥哥就好了,就像夢里的那個哥哥一樣……這樣,他就可以沒有壓力的活著。

    “這樣的雌性,以后可以多多吸納進我們王都來,我們王都里,優秀的雌性還是少了點。或者,就安排幾個獸人,把那兩個雌性接過來吧。”

    宴司聽到這里撩起眼皮看了一眼,王都的雌性保護的太好,除了天災疾病,一般都會很好的活下去,所以,王都里的雌性,比起一些外面的大部落都不知道多了多少。不知道王都里的雌性,若是聽到他們的王如此評價,會作何感想。

    夜雪斂眉答道,“是。”

    艾迦聽到這里有點坐立不安,聽著王父與夜雪祭司又說了一下其他的話,看樣子就打算讓他們退下了,并沒有把這件事交給自己的打算,咬了咬牙,還是上前一步道,“王父,我還想回東部一趟,接人這件事情不若就交與我吧。”

    亞洛斯皺眉看他,“你是時候該學學如何做一個及格的王儲了,這些小事如何需要勞動到你,你要學會如何把一些無關重要的事情交與下面的人來處理,不要總是想著親力親為。”

    艾迦面紅耳赤,還是咬牙對王座上的王父道,“我,這不是無關重要的事,我喜歡一個雌性,在東部,說好了我回王都稟告與你便回去接他的。”

    亞洛斯怒斥,“可笑!未來的獸后豈是可以讓你隨意決定的!”

    艾迦梗著脖子反駁,“他也是一個很優秀的雌性,不是隨意決定的,我喜歡他。”

    “是研究出制鹽方法的雌性?還是研究出治療熱病的雌性?”亞洛斯冷著聲音問。

    見艾迦吭吭哧哧半天說不出話來,亞洛斯譏諷著彎起唇角,“看來都不是,那他與王都里千千萬萬的雌性有何差別,你還不如在王都里找個大族的雌性,這樣,至少能讓你坐上這個王座的時候能穩一點。”

    “他與他們不一樣!他就是很優秀!”艾迦辯駁著,但是卻說不出安澈優秀的地方,只顯得自己的話語愈發的蒼白可笑。

    “吾王,既然艾迦殿下一直要求,何不給他個機會?此次接人,也可以把那個雌性接回來,以后也可以就近看他的表現。”宴司站了這么久,在王殿里說了第二句話。

    夜雪也是知道艾迦殿下與克里部落那個小雌性的事的,雖然在他眼里,安澈還是不怎么配的上未來獸后的位置,但是性情對比王都的那些大族雌性,無疑是極好的,只是背景這一塊,被王都里的大族雌性狠狠拉了下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