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森林撿到一個媳婦!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十一章 可比之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啊!可比救我!”跑在最后的阿朵不知道被什么絆倒,摔了一跤。

    “阿朵!”可比驚懼的回頭,此刻心里后悔萬分,為什么自己鬼迷心竅會做出這種事情!

    心里第一次厭惡自己是個低級獸力的亞獸人,作為鷹族,不會飛,打不贏戈比獸,連抵抗一下,幫大家贏得逃跑的時間都不行。

    如果現在回去救阿朵,那肯定要對上戈比獸了……可比眼里閃過一抹掙扎。

    眾人在不同的方向回頭看,仿佛一瞬間被奪去了呼吸。

    戈比獸離阿朵只有十幾米左右遠了,這個距離大概能讓雌性們跑上十幾秒,但是對于戈比獸,便是呼吸而至。

    可比猛的沖回去,拉起阿朵,獸力凝結成一片薄薄的土墻,一手推開阿朵,嘴里嘶吼出最后一句話,“快走!”他還是選擇了回頭。

    阿朵慌忙跑開,他回頭看的最后一眼,可比凝結的土墻被戈比獸輕而易舉的撞開,他被戈比獸的沖擊力撞倒在地,戈比獸的尖角把可比挑起來,刺穿了他的身體。

    “可比!”阿朵哭的淚流滿面。

    可比艱難的扭頭看他,嘴里流下一絲絲血沫,他眷戀的看了最后一眼心愛的雌性,嘴里蠕動想說什么,卻再也沒有說出來,遺憾的閉上了雙眼。

    “阿朵,還在哭什么,快走!大家也不要發呆了,快跑啊!”離阿朵最近的多多跑過來,他紅著眼眶,拉著哭的模糊了雙眼的阿朵趕緊離開。

    眾人聽了一個激靈,即使含淚視線模糊,也繼續往不同的方向跑去。

    “可比,可比他……”阿朵抽噎著,上氣不接下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跌跌撞撞的跟著多多。

    “我知道,但是我們要快跑,不能讓可比白白犧牲。”多多喘著粗氣,隔著粗壯的樹木往回看,正看見可比的尸體被戈比獸整個吞進嘴里,他趕忙遮住要回頭看的阿朵的雙眼,“不要看,快走!”

    他回頭看一眼,看見戈比獸吞下可比后,原地聞了聞什么,便往另外一個方向走了,正想松一口氣,卻突然想起,那是顧風祈逃跑的方向!不好,阿祈很危險。

    “快走,戈比獸往阿祈的方向跑去了,我們快回部落找獸人救他!”說完,多多也不管阿朵是不是還在傷心中,拉著他急跑起來。

    克里部落里,今天來了很多客人,大都是其他部落的首領,他們為商談制鹽方法交換的問題而來,此時剛剛商談完畢。

    “那就這樣。大家各得所需,交易愉快。”羅森瞇著眼睛狐貍笑。

    撒貝斯的臉色非常不好,任誰自己預計的事情出了意外,無法獲得預計中的好處,心里也會非常不爽。

    “哈哈哈哈,這下,大家總算能松一口氣了,不知道想出這個方法的是哪個獸人?我們大家也好向他表示感謝,不得不說,這可是無形的挽救了古倫大陸的所有陸獸啊。”雕族首領爽朗的笑著說。

    撒貝斯不愿意再看他們,他看著他們的每一張笑臉仿佛都是在小人得志,拍拍一直在旁邊參與整個過程的雷的肩膀,“他們想要見顧風祈,那就由你領著他們去吧,我有點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了。”

    又對著眾首領說,“實在抱歉,接下來的事情,便由雷負責吧,你們有什么疑問的,也可以問他。”

    眾人相對一眼,都明白撒貝斯的不舒服由何而來,笑呵呵的都說不介意不介意。

    雷仿佛從夢中被人驚醒,冷汗涔涔,不知道為什么,他心里亂哄哄的,耳邊聽的,眼里看的,似乎都存著一層虛化,不真實。

    但是首領既然說了由他來負責接下來的招待,也不好直接撂挑子,只能勉勉強強的接過來。

    一路魂不守舍,直到到了安澈家,他忽然才記起,安澈和阿祈已經去森林里做最后的備冬了。

    他仿佛得了赦免令,對眾獸人說,“各位首領,實在不巧,想出這個辦法的雌性去備冬了,不在家,最近兩天就要到冰河期了,諸位首領不若先回各自部落,把方法告知各族人準備好食鹽,否則,冰河期到了,海水說不定會結冰。”

    “想出這個方法的是個雌性?”顯然,眾人的關注點并沒有在他想的點上。

    雷:“……”突然好想阿祈了,這些首領能不能靠譜點,關注族人民生大事啊。

    不情不愿,“是的。”

    “他可有了伴侶?”一個獸人首領問。

    “他還是未成年。”所以其他什么的,別那么快多想。

    眾人有點失望的嘆了口氣。倒是羅森眼睛一亮,自己的崽也是未成年呀!“那可有追隨者?”

    ‘沒有’兩個字被雷在舌頭間轉了一圈,硬生生咽了回去,他看著羅森火熱得亮晶晶的眼睛,鬼使神差的換了一句,“有的。”說完自己便愣住了。

    羅森失望的嘆氣,又不甘的問,“哪個獸人是他的追隨者?”

    “我。”雷斬釘截鐵,非常肯定。

    羅森打量面前站的筆直的好友家的獸人孩子,半響絕望,算了,人家長得比自己的崽好,性格也穩重,看現在讓他招待自己這些人,肯定是當下一任首領培養的,獸力比自己家的崽也高多了,就算自己的崽成年,他也能肯定,如雷這個年紀,肯定到不了獸力五級。

    剛成年就有獸力五級的年輕獸人,除了翼虎王族血脈,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優秀的獸人追隨者,他還是不耽誤人家小雌性了。

    眾人本來就只是好奇,加上解決鹽源的問題的確刻不容緩,過了一會,便紛紛告辭。

    雷送走眾人,正想去森林里尋找顧風祈,忽然看見安澈的鄰居多多和一個雌性相互攙扶著從森林里走出來。

    他往后看了看,鷹族的銳目能看見后面一個人也沒有了。

    因為平常經常去阿祈那里蹭飯,他與多多也算熟悉,他記得多多今天是與阿祈他們出去備冬的,正想上前詢問為什么只有他回來,多多便看見了他,驚喜的叫了起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