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森林撿到一個媳婦!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二章 陸獸攤上大事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顧風祈呆呆的待在山洞里,這下好了,要是他不回來,自己沒被發現,說不定得成了山頂洞人。

    顧風祈在這邊胡思亂想,雷卻急的嘴里都生了泡。其他幫忙尋找的獸人都已經散了,只有他還在森林里不停的呼喚。但是森林實在太大了,他飛到一個懸崖邊,就失去了顧風祈的蹤跡。

    他邊喊邊想著,阿祈還那么小,會不會嚇哭了,那個浪獸會不會對他做可惡的事情,都是他不好,明明發現有浪獸,卻沒有做好防備。

    轉頭又暗暗安慰自己,阿祈那么聰明,肯定什么事情都不會有,等阿祈回來,一定要讓他趕緊忘掉這個不好的事情才好。

    腦子還在亂糟糟的,森林里傳來一聲虎嘯。雷眼神一冷,抓走阿祈的,正是一頭翼虎浪獸!他轉頭向虎嘯聲處疾飛而去。

    艾倫瞇著虎目看著飛過來的獸人,剛成年沒多久的鷹獸,“你是雷?”

    “你把阿祈抓到哪里了?”雷不回答,只著急的問道。

    “不要著急,他很安全,我只是想要一點東西。拿到了,我就把他毫發無損的送回去。”艾倫慢悠悠的說道,誰也看不出他內心的心急如焚。

    雷警惕的看著他,“你想要什么?”

    “給我一些鹽。”艾倫快速的回答還是泄露出了一些痕跡,不過雷并沒有注意,因為他此刻心中的著急并不比艾倫少。

    “可以,你必須保證他毫發無損,否則,我就算翻遍整個森林,也要把你們這群浪獸翻出來殺死!”

    “你一個小小的五級獸人憑什么能如此大口氣?把我們這群浪獸翻出來殺死?呵呵,真的遇到了我們,你說不定連我們一個四級獸人都打不贏,在溫室的花朵,怎么比得上腥風血雨過來的獸人,不過你放心,我以獸神的名義起誓,我會護他無恙。”艾倫認真的說。

    艾倫的話讓雷的心里隱隱有所觸動,但現在,并無心多想,他哼哼了兩聲,“在這里等我,我會帶著你想要的回來的。”說完便向遠處飛去。

    這邊兩人說好約定,卻不知,海族獸人為今天艾倫這一鬧心煩意亂。

    海族暫居地,幾個年老的獸人愁眉不展。

    “唉……”有人嘆息一聲。

    “海天他們有尋找到新的鹽地了嗎?”水靈長老問道。

    “要是這么容易能找到,我們還需要這樣愁嗎!”水姬長老眉頭都已經愁的擰成一團。

    “若是再找不到新的鹽地,很快我們就要供不上陸地的鹽了。唉,這都是什么破事啊。”

    “這是海神的懲罰啊……”一個長老捂著臉嗚嗚的哭了起來。

    “哭什么哭!我們是海神的子民,海神絕對不會懲罰他的孩子!這只是一個考驗!”水靈長老吹著胡子氣呼呼的。

    “我們還是想想怎么應對下一波獸人吧,這半年來,我們總是削減他們鹽的用度,今天這個浪獸這么一鬧,估計很多獸人都會心里存疑。冰河期就要來了,這幾天估計就會有獸人來找我們,鹽可是獸人能量的來源,如果說鹽地出了問題……我不能想象會有什么樣的結果。”水姬長老理智又殘忍。

    “唉,得過且過吧,鹽地里剩下的鹽,還能撐一段時間,如果不行,大家都暫時回到深海,先躲躲這段亂日子,反正我族靠海而活,到時候陸獸再亂,也礙不著我們什么了。冰河期之后,我們再看看鹽地的情況,如果有鹽了,我們再供給獸人就是了。”水靈長老如是說。

    眾海獸點點頭,這也是無奈之舉。

    眾人都沒發現,一只蜘蛛靜靜的趴在窗戶下,聽到這里,又無聲的往外爬去了。

    “阿爹,阿爹,有大事!”蛛艾狂奔回到部落暫住地,就急沖沖的往首領住的方向走。

    “怎么了,急忙忙的,小心摔著。這又是趴哪的窗戶了……都跟你阿爹似的,什么毛病……”蛛艾姆媽拉住他,撲撲他身上染上的灰塵。

    “姆媽,我有事情要找阿爹,大事!關于我們整個陸地獸人的!”蛛艾掙脫姆媽的手,就想往里繼續沖。

    倫澈手臂一拉一扯,蛛艾又回到了他的懷抱,“小孩子能有啥大事,你阿爹在和豹族部落的首領在商量事情呢。等會再去。”

    蛛艾轉轉眼珠子,點了點頭。

    倫澈見他安靜下來,拍拍他的頭以示夸獎,便去忙其他的事情去了。

    蛛艾見姆媽走遠,露出個賊兮兮的笑容,一轉身,就變成個小蜘蛛偷偷摸摸的爬向阿爹的房間。

    里面正有人低低的商量事情,蛛艾從窗戶爬進去,羅森似有所感抬頭看了一眼,就看見他兒子光{gui}明{gui}正{sui}大{sui}的在窗戶盯著他。

    “咳咳……”羅森警告的瞪了他一眼,只能當做沒看見。

    “……羅兄,你在聽嗎?”豹族首領疑惑的看向突然奇怪的好友。

    “噢,當然,你繼續說。海族怎么了來著?”

    ……

    “我們部落去找海族換鹽,但是他們多次推諉,現在我們部落的存鹽已經所剩無幾了,也不知道我們豹族是哪里得罪了海族……所以想請羅兄幫忙當個中間人,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現在冰河期就要到了,沒有存鹽可不行啊。”豹族首領心里是七上八下的,以前與海族一向合作愉快,到底出了什么問題,他現在還是一頭霧水的。

    羅森正想開口,卻聽見他兒子趴在窗口說,“我知道我知道。”

    豹族首領面色一肅,看向發聲處厲聲喝道,“誰!”

    羅森一臉尷尬,“沒事,是我的崽兒,這混小子……”望向窗臺處,“還不滾下來!”

    蛛艾轉變形態成少年模樣,嘻嘻哈哈的奔過去羅森處。

    豹族首領可不管他是誰,一把抓住蛛艾的肩膀,就問道,“你知道為什么海族不和我們換鹽?”

    羅森擺擺手,“小孩子胡咧咧,咋能……”

    “我當然知道,那是因為海族的鹽地出問題了,他們沒鹽了!”蛛艾不服氣的叉腰大聲道。

    咋能……當真呢……羅森話還沒說完,就被個強力zhà dàn的消息炸開了鍋。他慌忙揮開豹族首領按住蛛艾肩膀的手,嚴肅道,“蛛艾,這不是能開玩笑的事情,你可不能亂說的!”

    蛛艾到底還是個孩子,被父親一兇,心里就覺得委屈吧啦的,默默想著,我又沒說謊,干嘛還被你這么兇,惡狠狠的朝羅森齜牙咧嘴喊,“我趴他們窗戶玩的時候聽到的,他們說沒鹽了就躲回深海,愛信不信!”說完氣呼呼跑了,羅森都沒拉住他。

    兩人面面相覷,看來,陸獸這是攤上大事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