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冷色江湖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名山高徒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不要啊!不要……求求你,別傷害我師妹……”那少年拼命的呼喊著。

    蘇朝天并沒接著做什么,他忽然轉過身,看著那少年道:“好了,說說吧!只要你老實交代,我就不碰你師妹,否則不僅你要死,她還要被我羞辱。”

    少年道:“只要我老實交代,你就肯放過她?”

    蘇朝天笑了笑,道:“那是自然。”

    少年又道:“你說話算數?”

    蘇朝天點了點頭。少年道:“好,我說,你能不能先把她的衣服……”

    蘇朝天道:“我把這個機會留給你,你不用擔心。一個女人而已,我蘇朝天是不會跟你爭的。”

    少年吞吐著道:“好吧,我這就說。我峨眉派真的沒有什么無望心經……”

    蘇朝天道:“我要聽的不是這個。”

    “那是……”

    “剛才你師妹說你們在等我,為什么等我?等我的都有誰?”

    蘇朝天會去面對那些高手,也不懼怕和清河尚人動手,但他不會像獨孤焱與趙雪松決斗那樣,傻乎乎的闖進敵人設好的圈套里。

    他會去峨眉、也會去青城……但在去之前,他必須先了解清楚,要與自己為敵的人有多少、都是誰。

    他會選擇最恰當的時機出現,而恰當的時機就是他準備好了,而敵人還沒有準備好,或者是已經等的不耐煩了。因此,他需要知道更多的情報,比如敵人在哪里、在做什么。

    當他聽說那些人在等他的時候,他并不驚訝,因為這一路走來,他很囂張。遇匪殺匪,遇賊抓賊,遇山平山,遇寨滅寨……因此,他的行蹤早就在正派人物的掌控之中。

    蜀中八十一門,自當早做準備,因為誰都很清楚,蘇朝天不會平白無故的來蜀中,更不會只是去峨眉山上旅游觀景。

    少年本不想說,可蘇朝天早已看透他對那姑娘的愛慕之情,此刻無論如何,他都要想辦法救她,哪怕是要背叛師門,背叛整個江湖,也在所不惜。

    少年緩了口氣,閉上眼睛,道:“我說,始祖他們準備……呃!噗……”

    聲音戛然而止,他被遠處飛來一根透明釘子射穿了腦袋。蘇朝天一時大意,竟也未來的及解救。

    有人想要殺他滅口,可蘇朝天絕不會善罷甘休。

    那釘子是從少年的身后射來,蘇朝天這時已經站在他身后十幾丈遠的地方,一個身穿藏藍色長袍的年輕男子,悄然的站在那里,劍眉高挑,虎目圓睜,他正如蘇朝天一樣,注視著對方。

    蘇朝天的冷面上沒有任何表情,而那男子似乎也沒什么表情。

    蘇朝天背上有刀,而那男子斜挎著寶劍,仿佛正好可以與他對等。

    忽然,在蘇朝天身后很遠的地方,傳來另一個男子的笑聲:“呵呵,真的是蘇朝天嗎?就只有這種程度,也妄想挑釁蜀中八十一門?”

    蘇朝天沒有說話,身穿藏藍色長袍的男子道:“不要大意,他的實力可能和我在伯仲之間。”

    蘇朝天忍著,沒有發笑。他知道,剛才出手射殺少年的,不是面前這位,也不是身后那位,而是另一位。

    只聽那姑娘帶著哭腔道:“大師兄,你們怎么把孔師兄給殺了?”

    身穿藏藍色長袍的年輕人沒有說話,但另一個男子道:“呵呵,不是我青城派的人嘴冷,是你那孔師兄,太不中用,給人擒了不說,還要泄露秘密,簡直是豬狗不如……”

    不等他說完,那姑娘爭著吼道:“余子豪,你個畜生王八蛋,孔師兄是為了救我才……”

    啪,一個響亮亮的耳刮子抽在姑娘的臉上,蘇朝天不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想動,但只是微微一側身,那身穿藏藍色長袍的男子便也跟著一側身,隨后右手按在了劍柄之上。

    蘇朝天還是一樣,沒有任何的表情。不過他做出了這個世界上只有他一個人能做到的動作,他的左右兩顆眼球分別看向了不同的兩個方向,僅憑這一點,別說是人,就算是獅子老虎也做不到,除了舌頭可以伸出兩尺來長的變色龍家族,世界上已知的生物當中,就只有蘇朝天了。

    他一只眼睛盯著藏藍色長袍的男子,用另一只眼睛打量著打人的余子豪。只見他穿著一身深灰色的長衫,身背后被著一把量天尺,五尺多高的個子。按現在的尺寸來講,也就一米wǔ bù到,矬的到了頂點,在往下低那么一點,就不能給算成是正常人了。

    一雙比黃豆粒大不了兩圈的小眼睛,左右張望,最后將目光聚焦在了那姑娘豐滿的身體上。

    那姑娘的衣帶被蘇朝天解開后,經風一吹,上身敞開著,優美的“風景”一覽無余。

    余子豪不由自主伸出了雙手,臉上帶著邪惡的笑。

    這時,藏藍色長袍的男子道:“余師兄,請你放尊重點。”

    他話音未落,蘇朝天已奔了過去,白光一閃,彎刀出鞘。

    在如此快的速度下,沒人能看清刀身的具體模樣,甚至有人猜想,他的刀只是一道光,是傳說的光刀。

    這一刀原本是砍向余子豪的,他有百之百的把握躲不開這一刀。

    但蘇朝天刀行了一半,忽然掉頭,劈向那姑娘的面前,只聽得叮叮當當一陣亂響,低下多了十幾顆透明的釘子,其中一半是射向蘇朝天面門及身體的,另一半則是要對付那姑娘的。

    蘇朝天只用了一刀,便將其全部打落。

    刀在空氣中沒有一絲一毫的停頓,扭頭又斬向余子豪。余子豪早從背上取下量天尺,一邊揮舞著招架,一邊對穿著藏藍色長袍的男子道:“方師兄快來助我。”

    姓方的早已在來的路上,手中長劍亦如青天霹靂,在空中閃了一道白光,撲向蘇朝天的背心。

    量天尺雖有似無,這東西本來就要力氣大的人才能揮動,而余子豪自然是練過兩下子,在同輩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否則今天他也不敢站在這里,更不敢在姓方的面前大搖大擺。

    不過首先他的力氣還不夠大,其次他的尺不夠重,也不夠堅固。

    嚓的一聲,伴隨著火花,量天尺先是少了一截,而后也脫了手,和蘇朝天一比,他簡直就是一無是處。

    這還不算完,在蘇朝天舉刀招架姓方的之前,他的下巴也掉在了地上,這一切,都是剛剛那一刀完成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