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級兌換在末世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0章 情不自禁的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清晨,天蒙蒙亮,偌大的購物商城像個巨人孤零零地矗立那兒,四周街道隨處可見廢棄的汽車,喪尸們三五成群漫無目的地游蕩著。

    突然,長街拐角處傳出一陣噠噠噠的qiāng聲,打破了這此地的沉靜。

    街上的喪尸們齊刷刷地抬起頭,望著qiāng聲響起的方向,組團過去了。

    不僅如此,附近商鋪、居民樓、大廈等紛紛有大批喪尸涌出,萬人空巷。

    華安躲在附近一座居民樓頂,望著下方黑壓壓的尸群,壓住內心想扔下去一噸zhà yào的強烈沖動。

    “尸群中可有不少高級喪尸,希望張平黃毛他們能順利逃脫吧。”

    華安摸出個望遠鏡,開始觀察起對面的購物商城。

    他在找那只喪尸蛛人。

    遺憾的是,張平等人弄出的qiāng聲并未引得購物商場內的喪尸蛛人露面。

    華安等了好幾分鐘,商城門口甚至連一只普通喪尸都未出來。

    “難道不在商城了?”

    華安有些懷疑,既然a計劃失敗,那就試試b計劃。

    昨晚折騰方曉雅時,華安腦子里還是想出些東西的。

    找好一個角度,華安直接從商店兌換出一只69式火箭筒!

    這可是好家伙,近300m的射程,完全足夠華安在樓頂轟擊購物商城中心大樓的門面了。

    二話不說,火箭筒上肩,瞄著中心大樓,直接扣下扳機。

    砰的一聲,火箭彈帶著一縷白色煙霧,直接轟在中心大樓大門口上方的玻璃幕墻上,炸出個大坑,一些玻璃數片甚至飛濺到十多米外的大街上。

    這下動靜可不小了,喪尸們紛紛從商城內涌出,那情形像極了密密麻麻的蜜蜂涌出被攻擊的蜂巢。

    很快,華安便如愿以償地見著了那只被眾多高階喪尸簇擁的喪尸蛛人。

    依舊是兩米多的身高,散亂的黑長發,下身六條粗壯的大毛腿像蜘蛛腿一樣彎曲著,在整個喪尸堆中鶴立雞群。

    “可算見著你了啊。”

    華安在樓頂貓了起來,確認目標存在后,接下來需要制定針對性的計劃了。

    毫無疑問,喪尸蛛人很強大,且不說那具怪物身軀蘊含的力量有恐怖,光是那幾條黑溜溜的大毛腿看著就令人很頭疼了,而且還極有可能整出些騷操作。

    其實,這些都不算事,真正的問題是對付喪尸蛛人,華安不能動用熱武器啊!

    這里就涉及到華安最頭疼、最憋屈的問題——任務完成度。

    昨晚與小咪的商量溝通后,華安得知要想獲得最高任務完成度,就必須最大化保持喪尸蛛人身體的完整性!

    重要的事說三遍,完整性!完整性!完整性!

    喪尸蛛人固然可怕,但是在眾多熱武器前它又算個錘子!

    難道它的身體還能比坦克硬?華安不信10顆火箭彈轟下去還炸不死這鬼東西。

    可這樣一來,對方很可能也就尸骨無存了,得,任務完成,但2級完美人體強化藥劑也別想了。

    如果獎勵不是完美藥劑,那對華安來說,殺死喪尸蛛人沒有任何意義。

    最理想的狀態是給喪尸蛛人喂一斤ān mián yào,或者直接綁根繩子送歪脖子樹上吊死,或者用臭襪子堵住它的嘴唔死,這幾種死法最大限度保持了喪尸蛛人尸體完整性,商店想賴賬不給自己完美藥劑都難。

    但這可能嗎?

    對方是喪尸啊,殺死人類的方法根本不適用,只有一刀砍下腦袋才是能殺死,而且還最大限度保持了尸體的完整性。

    所以動qiāng是不可能的了,打成篩子,華安還怎么拿完美藥劑?

    “可惜,商店LV沒到3,不能購買高級刀術和宗師級刀術,否則可以試試近身硬剛的。”

    華安靠在水泥墻上嘆息,“商店升到3級需要太多的貢獻值,真等我把商店LV升到3,對方又不知進化成啥樣了。”

    別的不說,喪尸蛛人身邊的高級喪尸數量是要增加好幾倍的,屆時問題又變大了。

    “不能再等了,今晚就想辦法干它!”

    華安在樓頂又待了好一會,等這個區域徹底安靜時,他才撤離,一路走走停停,繞回了教學樓頂時,一看時間已是中午。

    “回來了?”方曉雅驚喜地看著他。

    華安點點頭,坐在沙發上,皺眉道:“上來的時候沒看見張平他們,不會真死了吧?”

    “你不知道?”方曉雅坐過來,語氣頗為意外。

    華安看著她,一臉納悶:“知道什么?”

    “飛機啊!”

    “飛機?”

    “準確地說是一架戰斗機,我們看見它掠過夏城的天空。”方曉雅有些興奮。

    華安一怔,“然后呢?”

    “然后,它就冒著黑煙墜機了,好像落在車站那個方向,張平他們過去看了。”

    還不等華安說話,方曉雅舞著拳頭興奮繼續道:“你知道這說明什么嗎?說明聯邦政府還在,那架飛機很有可能是來偵查情況的,偵查完畢,軍隊可能要打過來,我們就快要得救了。”

    軍隊?

    華安真不想打擊她的,“可飛機墜機了,偵查到的情報傳不出去,這地方沒信號的。”

    方曉雅一下僵住了,無比失落地坐在沙發上。

    是啊,情報傳不出去,聯邦大抵也能顧及不到這了。

    華安搖了搖頭,也沒心思安慰她,喪尸蛛人這事弄得他腦袋疼,心煩意亂的。

    華安起身直接去隔壁的屋,找到一張白紙和筆,坐在書桌子前,不停思考,不停用筆在紙上寫寫畫畫起來。

    這習慣是華安上學時養成的,每逢遭遇重大事件,他便會拿出紙和筆把事情從頭到尾利與弊等徹徹底底地分析一邊,寫下思考或者對策之類的。

    只是思考到一半,徐子莉推門進來了。

    正忙活的時候被打擾,華安皺眉,抬起頭不爽道:“你來干什么?”

    徐子莉臉唰地白了,渾身竟在輕微發抖。

    說實話,華安這一下的眼神與語氣真把她嚇壞了。

    別的不說,死在他手上的喪尸起碼也有兩三千了,或許連他自己都未意識到,有時候無意間的動作,卻充滿殺伐之氣。

    就那剛才的眼神來說,那是徐子莉這等小女人受得了的。

    再加上,徐子莉可是親眼見過華安從尸山上走下來,那如同惡魔的身影,已經牢牢印在心底,見對方露出這等眼神,哪有不怕的道理。

    徐子莉有些哆嗦道:“我…我來…還…找份城市地圖。”

    華安瞟了她一眼,淡淡道:“不用找了,這里沒有。”

    說完,華安埋下頭又開始皺緊眉在紙上寫寫畫畫起來。

    “嗯?”

    感受到旁邊的身影沒怎么動,華安抬起頭,不耐煩道:“你怎么還不走?”

    下一刻,沒想到徐子莉竟是無聲地哭了起來。

    她抹著眼淚,“華安,我是哪里得罪你了嗎?為什么總是這種態度對我?”

    徐子莉是真的傷心啊,想著兩人好歹是同事一場,世界末日一起落了難,華安一點都不照顧她不說,見兩次面還總是冷嘲熱諷的。

    同行的隊伍里,方曉雅和夏小花最先跟著他,就不說了,可就連李茜茜那樣的女人,雙方第一次見,華安也露出了笑臉。

    可到自己這里就是各種不耐煩與冷臉了,難道自己還比不過那樣臟的女人嗎?

    徐子莉看得出來,華安不是作假,是心里真的厭煩她。

    這樣的環境里,被一個擁有絕對話語權的人嫌棄,日后會遭遇什么徐子莉不敢想象。

    她再也不想遭遇美食城和水族館那樣的事情了,她不想被拋棄和拿去當誘餌。

    于是,徐子莉繼續哭著道:“你告訴我錯哪了,我改,我向你道歉。”

    華安很無語,怎么還哭上了。

    老實講,他心底是不太喜歡這女人,雖然她今天又穿了漂亮的小裙子,兩條長腿套著黑絲,看起來比方曉雅腿的還要更具肉感。

    雖不喜歡,但也不至于針對,喪尸蛛人的事,確實搞華安的心很煩躁,說話沒太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徐子莉這會恰好撞qiāng口上來了。

    看著哭得梨花帶雨的徐子莉,估計這張臉傳網上去,自己會被網友怒罵,什么這也太狠了,什么這么漂亮的黑絲小姐姐也舍得弄哭,祝樓主不舉之類的。

    講真,華安看著啊,先入為主的觀念只讓他心里更煩,覺得更虛假。

    于是,他趕緊擺擺手:“行了,你沒錯,我這忙事呢,你出去行不行?”

    徐子莉不這么想啊,沒錯就是有錯了,且聽對方語氣弱了不少,這可是消除隔閡的好機會,錯過了這次,誰知道還有沒有下次。

    于是,徐子莉繼續哭哭啼啼道:“是因為以前工作上的事嗎?我承認有些眼紅你們運營組……”

    “哦。”

    華安敷衍的應了聲,因為他想到個不錯的點子,趕緊埋頭在紙上寫下來。

    徐子莉一怔,看了埋頭的華安一眼,繼續哭著道:“我不該在老板前打你們的小報告……”

    “也不該在你剛進公司死把自己的工作強加給你和小王。”

    “我錯了,我認真道歉。”

    “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諒我?”

    “哦。”

    華安又情不自禁“哦”了一聲,眼睛有些發亮,因為他想到個方法,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至于,耳旁徐子莉嘰嘰呱呱說些什么,他反倒是一個字沒聽明白,也不在意。

    一旁的徐子莉呢,聽了華安的回答,一陣天人交戰后,咬著牙,緩緩跪倒在華安身前。

    而正埋頭在紙上完善計劃的華安突然感覺雙腿間多出雙手。

    臥槽!誰特么在摸我老二?!

    華安大怒,趕緊抬頭,發現是徐子莉正跪倒自己身前。

    這女人正咬著嘴唇,一臉羞澀,兩只bái nèn的手正拉著自己褲子拉鏈呢。

    華安驚呆了,這是鬧哪出?

    結果這一不留神的功夫,還真讓對方把東西釋放出來,那叫一個涼爽。

    “你這是……”

    “華安哥!”

    夏小花推開門,華安正緊貼著書桌,嘴角不禁抽了抽,轉過臉去笑道:“小…小夏,有事?”

    至于徐子莉,當然是藏著桌子下面了,而且不走近華安身前根本發現不了。

    夏小花倒是沒有發現華安的異常,‘甜甜’笑道:“我聽說你回來了,煮了些東西,你過來吃啊。”

    書桌下方,徐子莉嘗試一下后,便生澀地吃起來。

    華安不禁吸了口冷氣,身體有些哆嗦。

    “嗯?華安哥你怎么了?生病了嗎?”

    夏小花發現華安的異常連忙走進來,站在書桌旁雙手按在桌子上,一臉關心的望著華安。

    而桌子下,懂男人某心里的徐子莉更賣力了。

    華安身體微微緊繃著,不動聲色地拉過紙擋在身前,對夏小花淡淡道:“沒事,我身體這么強壯,怎么可能生病?你先去吃吧,我一會過來。”

    “嗯,你快點呀,涼了就不好吃了。”

    夏小花關上門走了。

    房間內,華安長舒了一口氣,把椅子往后移了移,盯著在桌子下面臉色紅潤的徐子莉,有些意外道:“你干嘛這樣?”

    徐子莉舔了舔嬌鮮的紅唇,臉上依舊帶著羞澀,“不是你讓我這樣做的嗎?”

    “我?”

    華安懵逼了,自己什么時候說讓她做這事了。

    徐子莉一臉委屈,“我問你要怎么做才原諒我,你說‘哦’啊。”

    華安:“……”

    “你不滿意嗎?我之前從沒做過,所以……”

    徐子莉直勾勾看著華安,“還要繼續嗎?”

    華安翻著白眼,把椅子往前移了移,“當然。”

    說著,伸手去按徐子莉的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