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無形刺殺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1章 不能犯未遂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王燁沒有理會毛永年的自得,他說:“我要先跟你們普及一個概念,叫不能犯未遂,也可以說是犯罪對象不可能。”

    王燁環視了一下眾人的臉色繼續說道:“所謂的不能犯未遂,指的是行為人已經著手實行犯罪,但是由于行為人事實認識錯誤,而不可能達到犯罪既遂狀態的一種犯罪未遂。

    而不能犯未遂之中又有兩種表現形式。工具不能犯未遂與對象不能犯未遂兩種。

    根據最新的司法考試理論,即溫和客觀主義理論,不能犯未遂分類已經被摒棄。不能犯未遂已實際不存在,即不能犯未遂不再認為是犯罪。”

    齊星宇這時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便說道:“那么這次衛明知的案子之中,那個用刀進行謀殺的人是不是也屬于不能犯未遂?”

    王燁一指齊星宇說:“沒錯,以這個案子為例。以我個人的觀點來看,它就是明顯的對象不能犯,因為刀殺發生的時候衛明知已經死了。

    一個已經死去的人是不可能再被人謀殺身亡的。所以我認為第二位兇手很有可能是不用承擔責任的。

    當然了具體的情況還要看庭審,不過我相信即便是最不樂觀的情況,他頂多也就是個殺人未遂。”

    齊星宇說:“那么你現在的意思是,第二位進行謀殺的罪犯就在我們之中?”

    王燁笑了笑說:“在座的所有人都很清楚,衛明知死后你們就是首當其沖的嫌疑人。我認為不僅僅是第二次的謀殺,這兩次的謀殺毫無疑問都是你們中的某個人所為。”

    說到這里王燁頓了頓,見眾人雖然面色難看但是卻無人反對便說道:“所以我現在希望實行了刀殺的那個人能站出來承認。因為他的供詞對我們真的可能是非常重要的。”

    可是王燁的話音落下之后,一直過了好一會兒都沒有人開口應答。

    就在這時劉偉斌問道:“你剛剛說,第二位兇手的供詞可能很重要?我能問問為什么嗎?”

    王燁點了點頭說:“衛明知一共遭遇了兩次謀殺,而第一次的毒殺。也就是真正殺死了衛明知的那位兇手是個非常狡猾的人。

    他在謀殺了衛明知之后,打開了衛明知身下的電熱毯,而且他明顯是開啟了定時功能。

    長時間的加熱保存了衛明知的尸體,這讓我們很難判斷衛明知真實的死亡時間。

    所以這就導致了,現在你們所有人的不在場證明都沒有了意義。”

    劉偉斌打斷了王燁的話說道:“可是你壓根就沒有跟我們核對過不在場證明。”

    景小彤說:“王警官不是說了嗎,你們的不在場證明已經沒有意義了,那我們自然也就沒有了核對的意義。”

    劉偉斌點了點頭。王燁繼續說道:“但是,我們現在可以明確的知道,在第二位兇手進行刀殺的時候衛明知已經死了。那么第二次謀殺進行的準確時間就是一條最明確的線索。

    它能夠幫助我們縮小衛明知可能的遇害時間范圍。這對我們來說毫無疑問是非常有用的。”

    王燁說完之后還是沒有人站出來承認。王燁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說:“看來你們對我剛剛說的話還是有些不太相信啊。”

    眾人都沒有說什么。王燁只能嘆了口氣對齊星宇說:“你剛剛注意看衛明知的死狀了吧?”

    齊星宇點了點頭,王燁繼續問道:“那么你有沒有看出那其中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齊星宇奇怪的問道:“剛才不是已經說了嗎?衛明知應該是經歷了兩次謀殺?”

    王燁搖了搖頭說:‘我說的不是這個。’

    齊星宇又仔細看了看,他似乎還是沒有看出什么,便只能搖頭苦笑表示不知。

    王燁仔細觀察了齊星宇所有的反應,然后他才說:“你應該能看的出來,衛明知死的時候是非常痛苦的吧?”

    齊星宇點了點頭,就在這時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齊星宇猛然間站了起來,他愣愣的盯著衛明知死亡現場的照片,冷汗一滴滴的順著他的額頭滴落。

    “你確實是個很聰明的人。”王燁看著齊星宇的反應淡淡的說道。

    這時除了景小彤之外所有人都顯得很是迷茫。

    毛永年是最藏不住話的,他站起身走到齊星宇的面前問道:“星宇,到底怎么了?”

    齊星宇沒有說話,這一次是景小彤為眾人解釋了這個問題。

    景小彤說:“衛明知的面容扭曲,很明顯他死的時候是非常的痛苦的。

    可是整艘船上沒有一個人聽到了他的呼救聲。如果他經歷了那么大的痛苦的話,他為什么不呼救呢?

    我們檢查過衛明知的口鼻,在他死亡的時候他的口鼻沒有被人為的堵住。換句話說,他應該是有能力呼救的。

    可是你們看他的身體,除了面容扭曲之外,他的身體幾乎還維持著平靜的平躺的狀態。整體上看不出任何他曾經掙扎求生過的痕跡。

    這也就說明,那個時候他很可能已經沒有能力操控自己的身體了。”

    景小彤的話說到這里幾個人也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也明白了為什么齊星宇的臉色會那樣的難看了。

    王燁說道:“讓一個人的身體失去行動的能力,甚至還讓人發不出聲音。但是卻能保留這個人的知覺。

    據我所知這也只能靠藥物實現了,而且還不能是尋常的藥物。在酒吧、夜店中出沒的mí huàn yào自然是沒有這種能力的。

    想要做到這樣的事情。非得是非常高端的藥物才行,而在座的各位之中只有你一個是有醫藥背景的吧?齊先生?”

    齊星宇咽了口口水,艱難的點了點頭。

    王燁說:“那么現在的問題是,在你的醫務室之中是否是有這樣的藥物的?”

    這時齊星宇似乎冷靜了一些,他擦了擦額角的汗水,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說:“沒錯,在我的醫務室之中確實是有這樣的藥物的。”

    王燁點了點頭說:“你應該知道吧,雖然因為我們沒有專業的法醫鑒定,我們無法知道衛明知究竟是死于那種毒藥。

    但是僅憑借剛剛我們說到的這一點你就是當之無愧的頭號嫌疑人!”

    齊星宇艱難的再次拿起那張照片看了看說:“我明白的。”

    王燁說:“據我所知能夠有那樣藥效的藥物都不是一般的藥。普通的醫務室之中根本不需要那樣的藥物。

    能不能請你和我說說,在你的醫務室之中怎么會有那樣的藥存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