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就連靈獸的內丹,只要拿到市面上,都這么搶手。 如果是神龍的內丹,那會怎樣呢?神龍的內丹,可不是靈獸或圣獸所能比的。 神龍的鱗片,可以做成防御盔甲,神龍的龍筋,可以為死者的靈魂,重新塑造筋骨。 吃了神龍的肉,可以提升武階,喝神龍的血,可以凈化體內的雜質。 有誰不知道,神龍渾身都是寶? 如果在這洪荒遺跡里,出現了神龍,可想而知,一定會被全人類所圍攻tú shā的。 “不行,老龍不可以變身。”幽然急忙開口道。 明明知道,老龍變身后,有可能會死,干嘛還自己,往qiāng口上撞呀? 這種蠢事,幽然從來都不干。 “老龍的命最重要。”錦軒聽了也覺得,太可怕了,絕對不能讓老龍去冒險。 “哎呦喂?沒看出來,你這個冷血的女人也關心我?”龍景擎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打鬧歸打鬧,但我們是好朋友。”錦軒很少這樣心平氣和的和老龍說話。 老龍笑了笑,看向了洛羽瀟:“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龍景擎不能變身飛龍,帶她們上去,這里除了洛羽瀟和神龍以外,其他三個人,沒達到神級,根本無法施展飛行術。 “把九天玄鳥召喚出來吧。”洛羽瀟記得幽然和他說過,她在幻域里契約了一只九天玄鳥。 這時候把它放出來,帶她們上去最合適不過了。 洛羽瀟知道幽然還在氣頭上,不愿意和自己說話,他又何嘗不是在氣頭上,也同樣不愿意和她說話。 但現在是特殊情況,大家都不能太任性。 “九天玄鳥是上古神獸,她出來豈不是更危險?”幽然想著,神獸的價值都那么高,上古神獸豈不是,更加會被迫殺。 “愛馬,讓它出來吧,沒事的,安全。”龍景擎給了幽然一記,安心的眼神:“誰能想到那只禿毛雞,會是上古神獸九天玄鳥?”龍景擎“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老龍無法想象,把那只禿毛雞放出來,會是怎樣的情形。 他真的擔心,那只可惡的禿毛雞,出來后會天下大亂呀。 “小然然,你厲害了,竟然契約了九天玄鳥,這樣超級牛逼的上古神獸?”司徒錦軒簡直是用崇拜的眼神,看著幽然。 她家小然然,簡直是要逆天了,九天玄鳥,那是怎樣的存在? “我不就契約了個鳥,有什么值得你興奮成這樣?”幽然臉上帶著點無奈之色。 “你不是契約的普通靈獸,那是九天玄鳥耶,據說它長了一身五彩斑斕的羽毛,我都迫不及待想見它了。”司徒錦軒激動不己。 司徒錦軒已經在腦補,九天玄鳥一身五彩斑斕的圣潔羽毛,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往自己面前那么一站,威風凜凜。 因為沒見過玄鳥,所以才這么的迫不及待,希望見后不要太失望,吐血才好。 這時,東方茗諸也投來了,意味深長的一記眼神。 幽然想著,就憑九天玄鳥那個長相,估計,就算它拿著大喇叭滿大街的喊,她上古神獸,也沒人會相信它?24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