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你看這事要怎么辦啊?”李無瑕焦急提出了疑問。本來大哥死了,她傷心到了極點,甚至都有些自責后悔,若是她能跟柳淳好好談談,沒準大哥就不會死了。 可現在李景隆突然活了,李無瑕先是大喜,可很快就高興不過來了。陛下把喪禮都給辦了,這可怎么收場啊? 要說起來,有沒有前例呢? 還真有!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就是柳淳。 他當時“死在”伶仃洋,朱允炆就急匆匆給他辦了喪禮,不過柳淳跟朱允炆壓根不是一條路上跑的車,沒什么了不起的。 可現在情況不同,李景隆突然活了,難道要把所有圣旨都收回嗎? “我看多半只有如此了,就當是個失誤。”柳淳無奈道:“總不能去把你大哥掐死吧?” 李無瑕瞪了他一眼,“你胡說什么呢?那可我大哥啊!”李無瑕嘴上這么說,但是心里卻難以平靜。說收回成命容易,但天子的臉面往哪里放?李無瑕讀史書的時候,發現曾經有大臣只是患病,結果皇帝親自過門探視,沒幾天就死了。 不死不行啊,否則就是欺君! 或許讓大哥死了,沒準還是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當然了,李無瑕不會讓李景隆死的,她現在只是發愁,這事情該怎么辦呢? 太傷腦筋了! 其實發愁的不只是她一個,禮部,內閣,還有翰林院,國子監,大家伙都在大眼瞪小眼。這事情怎么算吧? 大明沒有異姓封王的傳統,除非死了,才會追封王爵,李景隆現在得了開海王,這是一定要拿回來的。 但是要走什么程序呢? 直接廢掉旨意,還是追回封贈……這旨意要怎么寫,因為朝廷沒有弄明白人是死是活,鬧出了笑話,所以取消了? 還有李憲的事情,現在他已經是曹國公了,那要怎么辦,跟他講,你把曹國公的位置,還給你爹? 歷來爵位只有繼承的,沒有往回送的…… 這,這也太難了! 禮部把翰林院和國子監都叫來,就連內閣都過問了,湊在一起,愣是沒拿出個方案來。 最后他們不得不找到了柳淳。 “柳大人,你修訂過皇明祖訓,你可知道這種事情怎么辦?” 柳淳翻了翻白眼,“我對禮法又不熟悉,我怎么知道?” 楊士奇都要哭了,“柳大人,這事你一定要想辦法啊,明天陛下就要問了,咱們要是不能讓陛下滿意,麻煩就大了。” 柳淳使勁想了想,“王爵這塊是一定要追回的,至于國公,我看讓李景隆直接交給李憲就是了。” 楊士奇道:“這樣倒是能少了一半麻煩,可李景隆能愿意嗎?” “肉爛在鍋里,他有什么不答應的。再說了,沒了國公身份,他沒準還能額更加自由呢!我想辦法跟他講。” 這些人一聽,頓時欣然領命,有柳淳幫忙擺平,事情就方便多了,總算能有個交代了。 大家喜不自禁,可誰也沒料到,這個方案送上去,朱棣竟然反對。 “李景隆既然活著,就不該給他封王,這點朕是同意的,但是他立了這么大的功勞,不能不賞。人家好好的國公,怎么能給拿掉呢?” 楊士奇忙道:“陛下,若是讓李景隆恢復曹國公的位置,就要廢掉李憲,這事情有些麻煩。” “不麻煩!”朱棣果斷大笑,“有什么麻煩的,這事情容易極了。” 眾人不解,一起道:“臣等恭聽陛下圣訓。” 朱棣欣欣然道:“很簡單,李憲依舊是曹國公,改封李景隆為太保,海國公就是了。” 朱棣給出了最簡單的方案,只需要下旨,改封李景隆為海國公,一切的爭論就沒有——個屁! 在場的朝臣都瘋了。 開什么玩笑啊? 李景隆何德何能,居然一門雙公,他配嗎? 要知道當下徐增壽還活著,魏國公的爵位是被暫時廢掉了,整個徐家,也只有一個定國公而已。 李景隆他算個什么東西,竟然擁有曹國公和海國公,兩大國公,一門雙公! 陛下啊,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就算恩待出海的猛士,可也不能太過分了。 李景隆死里逃生,給他一些封賞,自然是應該的,但是也不能太過,如此讓開國功臣,還有靖難新貴怎么看?他們能服氣嗎? 眾人一起搖頭,沒有一個贊同。 更有人把眼睛一橫,心說要是真這么干了,我們就拼了!尤其是六科,他們按照祖訓,還能駁回圣旨呢! 這項權力是朱元璋給的,只不過在洪武朝,沒人敢用,如今面對永樂皇帝,少不得要試試了。 就算惹惱了天子,我們也在所不惜了。 朱棣看著這幫臣子,微微一笑,“傳朕旨意,去把所有朝臣都叫來,朕有話對大家伙說。” 木恩急忙去傳旨,朱棣暫時退到了后面休息,臨退下去,給柳淳一個眼神。柳淳心領神會,沒有多說。 他的心快速盤算起來,根據李景隆的回報,找到了東番島。 相比起爪哇,東番島距離大明更近,開發條件也更好。如果真的能一切順利,給李景隆一個國公的位置,也不算過分。 畢竟東番島對大明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柳淳現在也挺迷糊的,難不成李景隆這家伙真的是運氣爆棚,出門就能撿神器,買個蛋就能孵出異獸? 莫非說,他應該改名叫李傲天? 柳淳越想越有趣,忍不住嘴角帶笑。 這時候其他大臣已經陸續趕來,發現柳淳暗笑,丘福忍不住走到了他的面前,“柳大人,你跟李景隆的關系我知道,可這一次,俺丘福決不能坐視李家一門雙公!” 就連朱能都暗戳戳跑過來,跟柳淳念叨,“是不是對李景隆太好了?” 柳淳攤手道:“你們怎么辦,我都沒意見,全憑陛下裁決吧。”柳淳很不講義氣,把皮球踢給了朱棣。 此刻重臣悉數趕來,包括道衍老賊禿在內,幾乎每個人都做好了準備,要誓死反對到底! 正在此時,朱棣也終于重新回到了龍椅上。 “諸位愛卿,這次出的事情,想必你們都清楚了,李景隆沒死,他給朕找到了一個荒島,頂大頂大的荒島。你們說,朕該怎么賞賜他?” 沉默片刻,丘福站了出來,“啟奏陛下,李景隆出海的確有功,九死一生,也讓人欽佩,臣以為陛下可以賞賜萬金,足以彰顯皇恩浩蕩。” 丘福說完,十分難得,又有一大群文武站出來,語氣都差不多。 能得到文武一致反對,李景隆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哭了。 朱棣滿臉含笑,緩緩站起,“你們的想法朕都明白了,你們是不是覺得,一個荒島,無關緊要?” “那朕就告訴你們!這個荒島有多了不起!” 朱棣的語氣突然變得高亢起來,神色之中,透著強烈的激動。 “這座東番島,有三分之一個浙江那么大。島上能開發的田畝,至少在一千萬畝以上!而且島嶼土地肥沃,降雨非常多,最適合種植甘蔗。” “甘蔗,你們知道么?就是能榨糖的那種!諸位愛卿,現在市面上蔗糖多少錢一兩?朕可以告訴你們,上好的蔗糖,能賣到25五文,最差的也有15文!區區一兩蔗糖就是這么多錢!” “千萬畝良田,若是都種上甘蔗,能產多少蔗糖?怕是家家戶戶都吃不完!” 朱棣興匆匆道:“東番島人口不多,只有些土人和少量的漢人。在那里種甘蔗,不會有占用稻田的擔心,可以敞開種植。不光是賣給大明,還能賣去海外!海外的糖價,比大明高了十倍不止!” “你們聽明白了,東番島,如果經營得當,光是蔗糖一項,每年就能給國庫供應一千萬兩的歲入!” 朱棣說完這些,情不自禁舉起手臂,用力一揮,實在是太興奮了。 “朕現在問你們,如果有誰能給朕每年增加一千萬兩歲入,朕就立刻封他為國公!有這個本事的,站出來!” 偌大的金殿,能點石成金的只有柳淳,他是不會跳出來拆臺的。剩下的群臣只能面面相覷,還能說什么,原來傻子也有春天啊! 朱棣逡巡三遍,無人敢跟他對視,朱棣冷笑,“很好,既然沒有這個本事,你們還有什么不服氣的?” 僵持片刻,茹瑺,楊靖,蹇義……也包括朱能,丘福,像是骨牌似的,悉數跪倒,捏著鼻子道:“臣等無話可說,李景隆實至名歸!” 眾位文武跟吃了蒼蠅似的。朱棣卻是心花怒放,“眾卿,東番島要如何開發,朕想聽聽你們的意見,這可是每年幾千萬兩的生意啊!”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13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