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蘇致遠所說,他要秀技能給何靈這樣的平庸之輩看看,所以他還真的就按照自己殺人的時間順序,一幕幕展示給何靈看。 不僅展示,還給何靈進行了解說。 他的雙手就像科幻大片zhōng tè效啟動鍵一般,手一抬,何靈跟著他來到一個金碧輝煌的辦公室。 “何靈,你看,這就是李安琪的死亡現場。其實,我還是挺有創意的或者說我挺能將就的,一點都不拘泥于固定的模式。李安琪跟我在一起,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最快的一個,我只有機會給她展示一下我的商業奇才。所以呢,只能讓她死在辦公室里了。這個辦公室,倒是我最喜歡的一個,看一看,連空氣中都是金錢的味道。” “你將她毒殺在辦公室,這么大膽的事,你也能做出來?” “有什么不能的?她又不是我殺的第一個人,橫豎都是一死,既然她喜歡看我工作的樣子,那我就滿足她了。” 手一抬,何靈眼前出現一個意氣風發的蘇致遠,旁邊坐著一個高挑的濃妝女子。 那高挑女子拿了本書心不在焉地翻了兩頁,一個字沒看進去,一直都在看埋頭處理公務的蘇致遠。 她看蘇致遠的眼神崇拜又欣賞、寵溺又滿足,既像個妻子,又像個母親。 “她這么愛你,你也下得了手嗎?” “有什么區別,你看看她這模樣你覺得我會喜歡這種人嗎?她除了會買奢侈品,她還會什么?” “何靈,你知道她怎么喝下毒酒的嗎?” 手一抬,蘇致遠手中舉了兩杯香檳,“安琪,你真是我的伯樂,更是我的幸運女神,只要有你在我身邊,沒有什么是我拿不下的。看看我今天簽下的這一單,爸爸一定會開心的。” “honey,我一直都相信你的,你這么能干,只是缺一個機會罷了。” “來,為了慶祝我們相識一個月,為了慶祝我能遇到我的安琪女神,為了慶祝我們以后的朝朝暮暮。” “為了慶祝我們可以白頭到老。” “好了,你想看她怎么死的,就這么死的啊。常年泡在酒吧、夜店,熬夜抽煙喝酒,她的身體太差了,一杯酒下去,就這么去了。何靈,還是你身體好,弄都弄不死你。不過,你確定看完了這一切,你能找到我殺人的證據嗎?” “不能。” “承認吧,其實你就是個平庸之輩,要不是你會投胎,你根本無法與我相提并論。” “我承認的。” “對嘛,這個態度倒是很誠懇的。還想看我的殺人現場嗎?不是每一個我都記得了,不過呢,我記得的可以先讓你看看。” 說完,眼前的場景快速變化了。 各不相同的場景,面容各異的女人,唯一不變的是各種飲品。 看到最后,蘇致遠自己先煩了,“唉,這么多人,總是有記不住的,等一下啊。” 手一抬,眼前出現了一間三室一廳的房子,極簡裝修風格,全屋灰色,并無一件多余的物件。 那是蘇致遠的家。 何靈不敢開口詢問,要是自己問了,說不定這個場景就變了。 殺了這么多人,蘇致遠從來不會在自己家里動手的,現在轉到他家里,一定是更重要的東西了。 果然,在蘇致遠極簡風的櫥柜里,居然有一個隔板。 因為蘇致遠從來不在家中做飯,所以這廚房還干干凈凈,沒有一點油煙。 那隔板一打開,有個輸入密碼的面板。 蘇致遠看了看何靈,“想不到吧?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就是猜到死,你都猜不到我會把東西藏在哪兒。” 何靈心里不以為然,不也還是在家里嗎?如果殺人案發,你家里一定是重點搜查的地點,掘地三尺都要給你翻出來。 “是想不到,你家中沒有半分煙火氣息,所以我們從來不在你家里過夜的,誰會想到你會在這里藏東西呢。” “也不算藏東西了,只是,在這里做個密碼柜,覺得很酷。其實整個屋子里,我做了好幾個密碼柜,他們藏著我的過去和秘密。” 密碼是513907,蘇致遠一點沒避諱何靈。 “你記住了密碼也沒用,你沒機會去驗證的。” 打開密碼柜,從里面拿出一個玻璃罐子。 何靈仔細看了看里面的東西,好像是幸運星和千紙鶴這個只怕跟殺人是沒有半分關系的了。 “這是琴兒在我昏迷的時候疊的幸運星,是它們保佑我從迷途中順順利利地回到了現實。” 何靈點點頭,“琴姑娘真是個好姑娘。” “是啊,所以啊,我得替琴兒完成她所有的夢想。你知道嗎,雖然我殺人,可是我也做好事的。我給學校捐錢只是為了還當年不放棄我的那份情,其實我還資助了一百多個邊遠山區的窮孩子。” 何靈沒想到蘇致遠竟然會有這樣的一面,“其實你” “打住,我匿名捐的,我根本就不在乎別人對我的評價是好是壞。你看我能眼都不眨一下地殺這么多人,我可不需要你的一句夸贊。琴兒當初初中都沒能讀完就出去打工,她知道我經常吃不飽飯,所以會偷偷給我寄一點錢和東西。” 忽然又咬牙切齒了,“就是這樣,他們還是要欺負我,不僅欺負我,還要將把琴兒送我的東西都踩爛。總有一天,等我衣錦還鄉的時候,我要那些曾經欺凌過我的人都來求我!” 小心翼翼地將玻璃瓶子抱出來,從里面掏了一個幸運星出來,慢慢地拆開,里面歪歪扭扭地寫了幾個字,“好起來。” 字寫得很難看又大個,一看就知道動筆這人文化程度不高。 蘇致遠將字條又疊回幸運星,又重新拿了一顆幸運星出來,依然慢慢拆開,這一次里面歪歪扭扭地寫著,“寶右。” 琴兒早早就輟學去打工了,很多字大概也已經忘了,估計這兩個字應該是“保佑。” 看了一會兒,蘇致遠又將玻璃瓶放回到密碼柜里。 繞了一圈,客廳電視墻后面也埋了一個密碼柜。 何靈發現他設置的密碼都是513907,都不是蘇致遠的生日,可能是琴兒的生日或者兩人的紀念日。 這個密碼柜里,蘇致遠拿出一張紙條,紙條上有個數字,235。 這又是什么呢? 蘇致遠嘴角扯起一個微笑,“何靈,你猜這是什么?” 何靈想了想,“銀行密碼箱?” 蘇致遠點點頭,“你倒還不笨,是銀行密碼箱。那你猜猜,密碼箱里放的什么?” “毒藥?” “猜錯了。毒藥這種東西,我經常要用到的又危險,我是不會放在密碼箱里的。” “那是什么?” 蘇致遠這時候居然有心情沖何靈眨巴眨巴眼睛,“再猜,猜出來我就給你看。” 何靈低頭將他說過的話過了一遍,“殺人日記?” “不對,不過也差不多了,殺人臺賬!” 殺了人還記臺賬蘇致遠真夠行的。 一聽到殺人臺賬,何靈先是驚訝,再然后激動起來,殺人臺賬,這就是證據了! 這是證據! 蘇致遠瞟了何靈一眼,“想看嗎?” 何靈點點頭。 “算了,雖然你死定了,難保會出點什么意外呢,這殺人臺賬還是不能給你看的。” “所以你還是擔心自己百密一疏,有讓我翻盤的機會?” 蘇致遠盯著何靈看了看,“到了現在,你哪兒來的自信能從我手里翻盤啊?想看是吧,給你看。” 眼前一花,到了沙里路最大的那家銀行,再一閃,蘇致遠手中多了一個厚厚的筆記本。 就算蘇致遠十分自負,他也沒將筆記本交到何靈手里,只是遠遠地翻給何靈看了幾眼。 可何靈眼神極好,那幾眼已經看出來他居然在筆記上畫了方才殺李安琪的現場。 這得是什么樣的犯罪分子啊,將犯罪現場畫下來做紀念。 “你看到了,可是有什么用呢?你什么都改變不了。” 說完又小心地將筆記本放回到密碼箱里,“你放心好了,等你死了,我一定把你這幾頁好好畫畫。殺死你太不容易了,這也算得上一個成就了,我得花幾天時間來好好回味一下這個過程。” 眼前一白,又回到了蘇致遠家中。 “何靈,你還想看什么,我都滿足你。因為我現在想殺你了。” “王以恒研制的毒藥什么樣的,我想看看它到底怎么無色無味的,為什么所有人都沒察覺到被投毒了。” “還真是所有人都沒察覺到被投毒呢,連研制毒藥的王以恒,哈哈哈,說起來還挺諷刺的,連他都是被自己的藥毒死的。再沒有比這更有諷刺意味的事了,王以恒只知道研制無色無味的毒藥,他也不想想,為什么所有的毒藥都會配以惡臭,那可不是因為毒藥原本就該有味道的,而是怕人誤食啊。” “難道王以恒研制毒藥的時候,他沒想過給自己準備點解藥嗎?” “你在迷途中難道沒遇到王以恒嗎?我倒是知道他還沒蘇醒的,難道他死了?他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反正他還真沒留一手。我該說他什么好呢,對人一點都沒有防備之心?” 說完,蘇致遠手一抬,眼前的場景又變了,變成了一個廢棄的工廠。 蘇致遠帶著何靈走了好幾圈,在一個破爛不堪的油罐里翻出一個玻璃罐子。 蘇致遠將玻璃罐子遞到何靈眼前,得意洋洋地說,“看,是透明的吧?就算我放在你的面前,你也未必會警惕這東西呢,更不要說溶到水里了,你怎么可能察覺到呢?” 雖然藥丸都是無色透明的,可圓溜溜地擠在一起,還是能看出這一瓶子起碼有好幾百顆。 “你準備這么多毒藥,你到底想殺多少人?” 蘇致遠長嘆一口氣,“其實我也不知道了。何靈,你知道嗎,雖然殺人挺有成就感的,可是殺多了,你也覺得挺煩的。尤其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能殺掉的人,太沒挑戰性了。所以啊,我還是喜歡殺你。你這種殺不死的對手,殺起來才有挑戰性啊。可惜了,殺了十多個,就遇到你這么一個。何靈,你說我接下來怎么才能都殺你這樣的人呢?” 何靈上前一步,要伸手去接蘇致遠手中的玻璃罐子,“沒機會了。” 蘇致遠把手舉高,“嗯,你是沒機會了,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所以你馬上就要死了。好可惜啊,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遇到你這種對手。” “蘇致遠,你自首吧。”何靈手一揮,將玻璃罐子從蘇致遠手中奪了過來。 蘇致遠愣了一下,“何靈,你還真是死到臨頭都不放棄啊,你以為你垂死掙扎一下就能改變你被殺的命運?” “哐嘡”一聲,何靈手中的玻璃罐子摔倒地上,透明的藥丸滾了一地,還有玻璃碎片彈飛起來蹦到何靈的手上。 “蘇致遠,你以為你真的能毀滅證據嗎?” 蘇致遠長嘆一口氣,“何靈,雖然我很欣賞你這種不死不休的小強精神,但是,我現在真的要殺你了。” 眼前一花,何靈又回到了自己的別墅中,床上依然有個安安靜靜躺著的自己。 “看,在我的掌控之下,你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的,你還掙扎什么呢?” 說完,一抬手,直取何靈的眼睛。 “你表演完了嗎,還有沒有想要顯擺的?我給你機會讓你顯擺。” “叮”地一聲,蘇致遠的手指戳到了無形的玻璃上,他皺起眉頭,“好樣的,果然是從迷途中回來的人,就算是死,也要垂死掙扎一番。” 雙手一抬,床上安安靜靜躺著的何靈突然翻身站了起來。 “來吧,既然你喜歡垂死掙扎,就讓我看看你跟你自己如何斗。” 粉色hellokitty的何靈雙眼猛地睜開,整個眼圈全是紅色的,分不出瞳孔還是眼白。 她彎曲了手指做出爪子的形狀,“何靈,你也叫何靈?那我們就看看誰是真正的何靈。” 身形一飄,她兩手緊緊扼住運動裝何靈的喉嚨,“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她手上一用勁,何靈的脖子幾乎被她擰斷了。 蘇致遠冷冽的笑聲響起,“真是有意思啊,就是到了最后一刻,你都不肯放棄。你這種死纏爛打的功夫,確實夠你從迷途里爬出來。” “咻”地一聲,何靈手一抬,眼前粉色hellokitty的何靈消失了。 手再一抬,眼前的場景變了,變成了徐曉童的小合院。 徐曉童、韋遠、李如瑜面帶嘲諷地盯著蘇致遠看。 蘇致遠笑道,“不錯,連這招都學會了,不算笨啊。” 徐曉童罵罵咧咧的聲音響起,“狗東西,到了這時候還裝!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22南粤风彩26选5 河北快3选号技巧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彩控 湖北快三必出号 广东快乐十分历史走势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 排列五软件开奖软件下载 浙江11选5下载 金螳螂股票 股票分析 大数据 200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青海省快三预测推荐12 网上手机赌博的危害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分析软件 双色球开奖时间 股票搞笑 贵州快三走势图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