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人,赫然就是以東方望為首的東方世家高手。 他們為了追查奪取羊門和猴門之物的‘魔門欲孽’,錯失了與東方常勝等人匯合的機會,后來通過陣法來到天府,雙方亦沒有相遇。 這次他們趕來此地,很大一個原因就是為了找到東方常勝等人。 卓沐風悄然打量,發現這群人中,除了個別年輕人負傷之外,其他人最多氣息有點紊亂,與上一次見面相比,居然沒有一個人缺漏。 看來這群家伙的實力很強啊! 他想奪取另一枚生肖鑰匙,勢必要避開這些人才行。他心中焦急,面上卻一臉欣喜之色:“原來是東方長老,好巧啊,你們也是來奪寶的嗎?” 東方望嘴角一抽,笑道:“少俠誤會了,我們乃是追尋魔蹤而來。”不知怎么的,在這個天真無邪的少年面前,東方望想要保持東方世家的形象。 卓沐風眨了眨眼睛,問道:“對了,上次的魔徒你們抓到了嗎?” 提起此事,東方望正好道:“不瞞少俠,循著你的指引,我們略有所得,不過真兇卻逃走了,可否請你將那日看見的三人再詳細描述一遍?” 廢話,黃元炸得粉身碎骨,你們能找到才怪! 聽到這話,卓沐風就大致猜到,東方世家必定發現了花滿天和應佳雄的尸體,極可能根據現場的情況,認定黃元是兇手。 天知道當時他匆匆埋掉二人的尸體,只是為了加快速度,沒想到陰差陽錯之下,布置的現場反而誤導了這群家伙,不過這正合他意! 這廝念頭急轉,心說圣海幫不是和三江盟水火不容,還想聯合四方盟,妙華閣與黑夜山莊圍攻三江盟嗎?好,老子就先送你們一份大禮再說。 正想說話,忽見東方望冷冷看向他的身后,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出來!” “哈哈哈,不愧是東方世家的人,果然夠謹慎,夠小心。” 黑暗中,緩緩走出一群氣勢非凡的人物,為首者面色蒼白,長相帶著幾分邪氣,正是曾在宮殿外制造殺戮的青煞流高手,令狐晟。 令狐晟身旁,是那位身高兩米,肩背鐵錘的大塊頭洛莽。 這群青煞流高手,或是面露冷色,或是嘴帶譏誚。東方世家高手似乎也認出了這群人的身份,雙方的目光瞬間碰撞到一起,無形的氣場,反倒令站在中間的卓沐風呼吸困難,像是有座大山壓著他。 “我當是誰,原來是青煞流的妖魔鬼怪,難怪只敢躲在暗中。”東方望身旁的一名長老毫不留情地諷刺道。 聽到這話,對面的洛莽朝他勾勾手,斷喝一聲:“放你娘的狗屁,老東西過來,老子錘爆你的卵!” 被人當眾奚落,那名東方世家高手老臉漲紅,眼中殺意更盛,不過卻沒有沖動,氣勢反而更加內斂。 見兩方人有大打出手的意思,卓沐風悄然朝東方世家走去,雖然兩方人他都不信,但兩權相害取其輕,總比落在青煞流手中要強。 “小子,不想死就給我乖乖去石室,這是青煞流和東方世家的恩怨。” 令狐晟笑瞇瞇地說道,森冷的聲音令卓沐風后脊發涼,那股殺意化成實質,仿佛真的隨時會朝他動手。 其實他這話以虛張聲勢居多,也是卓沐風不了解對方。以令狐晟的脾氣,能殺早就殺了。但是現在,他的氣機被東方望鎖定,根本不敢隨意動手,不可能為了卓沐風這個小人物,被東方望有機可乘。 至于讓其他人動手,他們的人手少于東方世家,一旦率先出手,對面必定迎上,發生亂戰也不利于奪取卓沐風身上的東西。 沒錯,身為萬化魔人的后代,青煞流高手擁有遠比外人更大的優勢,他們大致知道十二生肖的鑰匙分布在迷宮的哪些地方,所以進來的人,才會分批行事。 眼前的石室,就是最可疑的地點之一。 令狐晟幾乎剛趕到,就從站位中判斷出,生肖鑰匙極可能落在了卓沐風這個小人物手中,先前正打算偷襲,卻被東方望一口喊破。 于是他借驢下坡,故意裝出與東方世家作對的樣子,其實他真正的目的,乃是卓沐風! 可他又怕貿然叫停卓沐風,會引起東方望的懷疑,所以才讓卓沐風去石室,擺出一副不屑計較的樣子。 東方望可不知道這些事,但他知道,對面的令狐晟和洛莽實力強勁,任何一人的武功都不在他之下,己方雖然人多,但打起來勝負未知。 盯著卓沐風變色的臉,東方望眼中閃過掙扎的神色,最終化成了堅定:“少俠,不要聽他的恐嚇,此人名叫令狐晟,殺人無算,心狠手辣,你去石室只有死路一條。快過來,老夫會保護你。” 聽聞令狐晟此人性情兇殘,最見不得別人違逆他,若是這小子能讓令狐晟下不來臺,逼令狐晟動手,自己便能搶占先機! 就算不行,至少也能利用這小子打擊令狐晟的氣勢,同樣對東方世家有利。 當然,這樣無異于讓卓沐風送死,不過為了除掉令狐晟,這點犧牲是有必要的。 說到底,在東方望心里,十個卓沐風的份量也比不上令狐晟,若是他的性命能換來擊殺令狐晟的機會,哪還有什么好猶豫的? 令狐晟瞇起眼睛,深深地注視著東方望,口中對卓沐風威脅道:“小子,你往前走一步試試。” 他的功力運轉到極限,打定主意,若是卓沐風真的往前走,那么拼著冒險也要出手,生肖鑰匙關乎萬化墓穴最大的機緣——世所罕見的無上武學,萬化魔功! 他不可能坐視生肖鑰匙落在東方世家手中。 東方望一臉微笑地看著卓沐風:“少俠快過來,有我們在,沒人能傷害你。” 在青煞流和東方世家之間,只要不是傻子,都會選擇相信東方世家,尤其卓沐風還與他們有過一面之緣,此前也曾‘合作愉快’。 卓沐風的一只腳幾乎就邁了出去,令狐晟差點就動手了,東方望身軀一晃,亦準備趁機攻擊。可怕的暗涌瞬間肆虐通道,令每個人血流加速狂涌。 可就在這一觸即發的關頭,卓沐風的腳又收了回去。噴張的氣機為之一壓,東方望幾乎要罵娘,叫道:“少俠你還猶豫什么,快過來啊,否則老夫也救不了你。” 如果卓沐風真是如外表般單純質樸,那么他此刻感激東方望還來不及,說不得就屁顛顛地跑過去了。奈何卓少俠不是。 這廝不僅不單純,反而很腹黑,看人總喜歡從最邪惡的角度出發。東方望如此照顧他,不僅沒讓他感激,反而弄巧成拙,使他懷疑起了對方的用心。 何況他感覺得到,令狐晟的殺意是實打實的,絕不是鬧著玩。就算東方望是發自真心,萬一搶救不及怎么辦,他找誰哭去? 奇怪,這個令狐晟為何特別注意他這個小卒子? 不得不說,卓少俠的思維之快是一等一的,任何疑點在他眼里都會被放大,并加以利用。在青煞流和東方世家各懷鬼胎的時候,這廝已經在考慮脫身的辦法了。 他看看表情陰森的令狐晟,又轉頭看看東方望,后者還一副急切擔憂的樣子,催他快點過去。 卓沐風站在原地一動未動,深吸一口氣,對著東方望說道:“長老,多謝你的好意,不過在下絕不能連累你們。” 你連累個屁啊!東方望氣得差點吐血,主要是卓沐風一度就要過來了,這種差之毫厘的挫敗感最讓人肚腸打結。 東方望的表情落在卓沐風眼中,更讓他確定這老東西不懷好意,既然你不仁在先,那就別怪我不義了! “各位,剛才在下無意間發現了一個好東西。”話音剛落,就在眾人措手不及間,卓沐風一把將羊頭鑰匙扔向了石室。 令狐晟原本沖向卓沐風的身體,半途一個拐彎,迅速掠向羊頭鑰匙,速度之快,在身后拖出一長串凝實的虛影。為了保證速度,他甚至不敢分力去殺卓沐風,但心中已下了必殺之心。 另一邊,時刻注意令狐晟的東方望也動了。雖沒看清楚卓沐風扔出的是何物,但能讓令狐晟如此著急,必定事關重大。 兩大高手同時沖向石室,剎那間,但聞一聲轟鳴巨響,狂暴的氣浪往外洶涌,那扇石門直接炸成了數十塊。 下一刻,雙方人馬不約而同動手,殺向了彼此。 東方世家眾人惱恨卓沐風居然不把東西給他們,但大敵當前,暫時也沒精力和他算賬。五顏六色的內力蓬蓬爆裂,雙方一交手便是殺招,刀光劍影,拳風掌勁填滿八方,斗得你死我活。 趁此良機,卓沐風掉頭就跑,追命十一腿被他運到極致,好險從戰圈中突出重圍,不知是否下意識的舉動,沖向了發現四方盟長老的那條路。 不一會兒,他氣喘吁吁地停下,發現那間石室的大戰還在繼續。只不過長河四雄已經倒了兩位,而四方盟亦有兩位長老傷重難支。 剩下的人同樣受傷不輕,戰斗已經遠不及最開始般激烈。 羊頭鑰匙的丟失,讓卓沐風分外惱火,又覷見石室內的情況,不禁心生一計,暗忖能不能在這里撿個便宜,于是屏住呼吸,大著膽子留了下來。 :。:24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