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特么有毒吧。 那個盧錫安玩家當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要說自己之前走位不慎,連中兩鏢,又被人家抓住小兵空隙再中一鏢還情有可原。 畢竟是自己走位的問題,被人家預判到,連續q中自己,這個鍋自己背。 可這一鏢就離譜了。 勞資都站小兵堆里,還特么能q到? 看著自己的血條,盧錫安一時之間有點懷疑人生。 云洛陽飛完這一鏢就撤了回去,2級學了個w,去了河道草叢里丟夾子防止對面打野來抓。 這一個飛鏢他利用的是卡視野,我們經常能看到比賽當中敵我中單會在對面的塔前不遠處放個眼睛,很多低段位的觀眾很難理解原因。 這其實就是視野問題。 在小兵沒有過去之前,你是看不到對面塔前視野的。你也不知道對面清兵后是去游走了還是回家了,所以在視野的爭奪當中,敵人塔前眼非常重要。 云洛陽雖然剛才沒有在對面塔前放眼,但跟中路的塔前眼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在卡對面的視野放技能消耗。 他的位置是在草叢里,能看到盧錫安的位置。盧錫安跟著小兵過來,意味著除了最前面那個小兵的視野之外,再往前的所有視野都是全黑的,包括自家一塔前面的那個草叢。 因為小兵是一條直線在走,雖然盧錫安和女坦都是站在小兵當中,排排隊一起過來。但小兵走過來肯定是有身位拉開的,只要把握時機,就能讓飛鏢穿過小兵之間的空隙插在盧錫安身上,是非常高明的一個打線技巧。 而且由于視野關系,當云洛陽的飛鏢從草叢里冒頭向著盧錫安飛過去的時候,飛鏢已經離盧錫安很近。這個時候哪怕豹女的飛鏢速度并不快,依舊能鏢中他。 就如同莫甘娜蹲草叢在對面沒視野的情況下放q一樣,莫甘娜的q彈道速度和豹女的q差不多,但它們的彈道寬度卻非常粗,當角度非常刁鉆的時候,此時你真的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q中,一點辦法都沒有。 霍先生其實看不懂云洛陽的操作,就覺得云洛陽的q挺厲害的,像是個指向性技能一樣每次都能q中人。 但臺下有懂行的,驚呼道:“云神這豹女的q是特么裝了導航器吧,這都能q中。” “有點離譜了,不會是開掛了吧。” “你給上去按的外掛?看不懂就別瞎說好吧。” “你懂你來說說唄。” “很簡單,黃金段位的人一般還是有點走位的,豹女的q飛行速度很慢,只要提前稍微挪一挪,很容易走掉。但云神每次都卡的位置很好,角度刁鉆,根本不給躲的機會。” “不止如此,你們可能沒察覺到視野的問題。云神第一個q就是卡在小龍坑上的視野,第二個q是卡在河道視野,剛才那個q是卡著草叢視野。豹女的q在有視野的情況下很好躲,可沒視野的時候都到你臉上了,根本沒時間反應。” 終于有個高段位的明白人給解釋了一下原因。 云洛陽一直是卡著草叢視野在搞事情,畢竟這個分段的人雖然有點意識,但對視野把控上根本沒什么概念。他們的飾品眼在1級團就給用了,到處在中路河道附近插,根本沒有保留到線上。 結果就是云洛陽藏在下面那個草叢瘋狂卡視野丟q,faker當年的盲僧在那個豹女的鏢從草里露個頭的剎那就閃現躲了,可不是沒個人都是faker,普通人根本躲不掉,自然中招。 而且黃金局根本不懂為什么自己中飛鏢了,在吃了一鏢后盧錫安還是頭鐵來到線上繼續補刀。云洛陽花式丟q,不一會兒又把他給整殘血。 這一次不用云洛陽提醒,霍先生就開著w技能血腥沖刺追上去狂a,盧錫安才2級,霍先生3級,e技能開道利斧雖然沒有打斷盧錫安的e,卻減速到了他,兩刀就把殘血的盧錫安砍死,又拿到了個人頭。 這次女坦賣的比上一次還果斷,什么技能都不交回頭就跑了,根本不管盧錫安的死活。 下路才4分鐘,對面線感覺已經炸穿。 “我玩尼瑪,輔助你不會暈一下對面aD?就在旁邊看著?” “滾吧shā bǐ,各種吃q的廢物,老子上去送死?” “shā bǐ東西你親嗎bào zhà,骨灰拌飯,尸油炒菜%@%#@%#%” 兩個人當場對噴起來。 有一說一,祖安雖然是第一大噴子區,但其它區并非就沒有噴子,心態bào zhà的人到處都是,很容易就對罵起來,特別是早年間,運氣不好掉入英雄聯盟黑榜,10局里有8局要吵架,還有2局不是送人頭就是掛機。 英雄聯盟黑榜和白榜大家應該也都知道,有時候明明你很菜,打得不好,可莫名其妙就10多連勝,盤盤有人帶你飛。有時候明明你很c,可隊友全是菜狗,次次拉你下水。 不過如果大家以為云洛陽這邊是白榜,對面是黑榜那就想多了。因為他們下路是打得挺順的,4分鐘2個頭,可回頭一看自家中上野。 尼瑪。 上路死兩次,打野死一次,中單死一次。直接就是地獄難度開局,讓云洛陽都有點驚訝于低分段的人居然這么能送。 不過云洛陽發現霍先生的操作雖然不犀利,但基本功還是很穩,也算是讓他有個欣慰的地方。 如果霍先生拉垮的話,他就感覺真的沒辦法了。 盧錫安和女坦對罵了一會兒,兩個人還是老老實實過來吃線,兵肯定吃不了了,塔下吃點經驗。 霍先生人頭錢就有700,自己安安穩穩無干擾補刀,打了1300多塊錢。 若是s7的版本都能出暴風大劍了,可惜現在暴風大劍要1550。 不過霍先生卻不繼續吃線了,直接說:“回家。” “不攢錢買大劍嗎?” “買殺人刀。” “額” 云洛陽忽然想起了德萊文玩家的壞毛病,殺人刀都快成標配了。 最騷的是這個毛病好像就是他帶起來的。 讓他都沒法跟霍先生解釋殺人刀和暴風大劍的性價比。 回到線上已經是5分鐘。 云洛陽開始了繼續花式壓制,盧錫安在塔下都不安全,數次被鏢回了家。 雖然到9分鐘前都沒有送人頭,可等級和補刀卻被壓得很慘。霍先生都70多刀了,等級到了7級,盧錫安才24刀,等級還是4級,比女坦的等級還低,那是真滴令人絕望。 緊接著云洛陽這邊的打野總算是良心發現,要過來幫下抓。 有意思的是對面打野居然也來了下。 “低端局的打野真是” 云洛陽笑了笑,幫優不幫劣這句話在高端局里是常態,可在低端局就沒這個概念,好像哪路劣勢了就得幫哪路,可這樣會出事的呀。 對面打野是盲僧,這局節奏很好,已經3個人頭在手,打得劍圣抱頭鼠竄,根本刷不出火炬來。 不過劍圣好歹刷到了6級,現在終于來下準備幫一波優勢路。 結果路上遇到了瞎子。 當時劍圣藏在河道草叢里,瞎子摸眼下來一腳把劍圣踢出草叢,女坦e技能指上來,盧錫安e上來打輸出,可盧錫安裝備太差,才兩把多蘭劍根本秒不掉劍圣。 盲僧接了個天音波,劍圣極限把q技能交出來,盲僧回音擊一腳把他踹死。 可就在這個時候,云洛陽的一發q終于趕到。 在這發q丟中盲僧后,云洛陽變成豹子閃現wq,兩段位移過來貼臉把盲僧打殘。 霍先生上來一斧頭,拿下人頭。 緊接著云洛陽回頭對準女坦和盧錫安丟了個e揮擊,霍先生開著血腥沖刺再來一刀,把盧錫安給殺了,最騷的是盧錫安還交了個死亡閃現。 女坦急忙閃現想跑,云洛陽追著a幾下,又變成人形,一發飛鏢把女坦打殘,霍先生交個大招,閃現上來再a一下。 砰! triplekill! 三殺! 殺人刀直接變到6層。 霍先生眼中疑惑,還有點不敢想象地道:“這就三殺了?” 云洛陽點點頭,理所當然地:“是呀。” “可是” 霍先生一臉不解:“我就出了三刀啊。” 云洛陽道:“正常,” 霍先生:“???” 令人費解。 不愧是世界第一人,莫名其妙就帶自己拿了三殺,簡直是知識盲區。7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