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冉不知道這五年他是怎么熬過來的。 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 但是他為了她,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他只是要求她將頭發留長而已,她有什么資格拒絕呢! 陶冉伸手抱著衛澤巖的脖子,笑著道:“好,我答應你!” “謝謝老婆。”衛澤巖揉了揉她的短發。 他還是喜歡長發,黑色的,就很美。 “還不是你老婆!”陶冉撅著嘴,伸手戳衛澤巖的后背。 “早晚都是!”衛澤巖抱著她的手收緊。 “呵呵……”陶冉傻笑。 衛澤巖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dave。 “喂。”衛澤巖坐起身子,陶冉躺在他的腿上,抬眸看著頭頂的吊燈,眼神迷離。 “boss!今晚約了羅拉xiao jie談合同,需要改期嗎?”dave恭敬的道。 他知道衛澤巖母親出事了,所以才斟酌著打了這一通電話。 “不用。”衛澤巖沉默一下,說道,“幫我安排好。” “好的!”dave應了。 衛澤巖將電話掛斷,扔在一邊。 “干嘛?”陶冉拉著他的衣角問道。 衛澤巖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陶冉的皮膚很好,很滑,如同手指在綢緞上滑過一般,衛澤巖就多摸了幾下。 “今晚有工作,要去談合同。” 陶冉從他腿上爬起來,盤坐在他的身側,心疼的看著他:“澤巖,你太辛苦了!你不是很有錢了嗎?干嘛還要這么拼命的賺錢?” 雖然衛澤巖上午睡了幾個小時,但是他的眼睛里還是有血絲,陶冉心疼他。 衛澤巖將她抱入懷里,笑著道:“老婆,我就打算再賺一筆,我們婚禮之后,我要帶著你去蜜月旅行,只要你開心,我們可以在國外定居幾年,到時候,也許我們回來的時候,懷里還抱著兩個孩子!” 陶冉甜蜜的笑笑:“可是我不想看到你太累了。” 陶冉知道,沈雅芙的事情,衛澤巖是很難過的。不管沈雅芙做了什么,就算是她殺人放火過,她始終是衛澤巖的親生母親。 衛澤巖會難過。 陶冉知道。 “不累!只要是想到我賺錢是為了養老婆,我就一點兒就不累!”衛澤巖一臉的笑容。 看到陶冉關心他,他很開心。 但是他也的確是為陶冉做任何事情都心甘情愿。 “油嘴滑舌!”陶冉伸手點了點衛澤巖的薄唇。 “老婆……”衛澤巖只是緊緊的抱著她。 陶冉推開他,打了個哈欠:“澤巖,我累了,我要睡覺!” 衛澤巖垂眸看了看她平坦的小腹:“老婆,你不會是有了吧?” “走開!”陶冉推開他的臉,“這才幾天,不理你了,我要睡覺去了!” 陶冉不想睡。 但是她知道,她不睡的話,衛澤巖也不會睡。 他今晚還有工作。 現在才三點鐘,還可以睡幾個小時。 陶冉站起身,就跑到床上躺著。 衛澤巖眼眸含笑的看著她。 衛澤巖是真的很疲憊。 其實沈雅芙的事情,雖然他很憎恨,很厭惡,到底,沈雅芙是他的母親,昨晚沈雅芙zì shā,雖然搶救過來,但是一直昏迷不醒。 整個晚上,衛澤巖都沒有閉眼。 除了身體上的疲憊,還有心理上的。 此刻有陶冉在身邊,懷里柔柔的,他很快就放松警惕睡了過去。 陶冉聽著衛澤巖均勻的呼吸聲,她才慢慢的睜開眼睛。 她的動作很輕很輕的將衛澤巖的手臂從自己的腰上移開。 可是下一秒鐘,衛澤巖的手立刻抱了上來。 陶冉嚇一跳,呼吸都一頓。 她以為衛澤巖醒了。 可是衛澤巖沒醒,衛澤巖抱著她,腦袋枕在她的肩膀上,閉著眼睛睡著。 陶冉有些無語。 好吧,看在他這么累的份上,她就不起來了。 陶冉睡不著,轉眸看了一眼衛澤巖。 他的眼瞼上都是青的,很疲憊的樣子。 陶冉伸手摸了摸他的眼睛,然后拿著手機玩。 約莫六點鐘的時候,衛澤巖醒了。 陶冉就玩了三個小時的手機。 見衛澤巖睜開睡眼惺忪的眸子,陶冉趕緊丟下手機,她伸手碰住他的臉,看著他的眼睛。 眼睛里面,血絲已經散去了,看來好睡了三個小時,還是有效果的。 “澤巖,你醒了?餓不餓?”陶冉溫柔的道。 衛澤巖不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她。 陶冉很疑惑。 “為什么?你讓你客戶等你啊?”陶冉詫異。 在陶冉眼中,衛澤巖就是工作狂,所以他的客戶對他來說,很重要。 “我知道一個人吃飯的滋味很不好受,所以以后,每頓飯,我都要陪著你吃,不會讓你一個人吃。”衛澤巖寵溺的揉揉她的腦袋。 陶冉不說話了。 這五年,衛澤巖怕是孤單怕了吧。 陶冉不是一個人。 陶斯瑾沒出生的時候,她也覺得不孤單,因為陶斯瑾調皮,會在肚子里踢她,讓陶冉覺得至少還有陶斯瑾陪著她。 等陶斯瑾出生后,陶冉就更不孤單了。 母子倆相依為命,總比衛澤巖一個人好。 陶冉很內疚。 說到底,她有錯,她太不信任衛澤巖了,所以才會中了沈雅芙的圈套。 她應該要相信衛澤巖的。 陶冉撲入衛澤巖的懷里,十分內疚的道:“對不起,澤巖,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不信任你,所以我們才分開了五年!” “傻瓜,”衛澤巖輕輕的拍著陶冉的脊背,柔聲道,“老婆,我永遠不會怪你!這五年你不在,讓我知道,我的確不能沒有你!我的生命中必須要你有才完美。老婆,別自責了,我們現在很幸福是不是?” “嗯。”陶冉還是內疚。 她應該要信任衛澤巖的,以后,她不會再懷疑他了。 出了事情,她不會再想著逃跑,而是要將話說清楚,她不要再無形中傷害衛澤巖。 衛澤巖揉揉她的腦袋:“好了,老婆,別多想了,我們下樓去吃飯吧!” “真的沒關系嗎?你的客戶……”陶冉疑惑的問。 “沒事的!”衛澤巖笑。 她明知道他不待見她,偏偏還要放低姿態。 可是她越是低姿態,衛澤巖就越是瞧不起她。 雖然遲到也就無所謂了。 衛澤巖就在餐廳陪著陶冉吃飯。 而且,他很悠閑,一點兒都沒有要趕時間的樣子。 倒是dave,給衛澤巖打了一個電話。 衛澤巖只是淡淡的道:“讓她等等吧,要是等不了就取消合作好了!” 陶冉看著衛澤巖,眼神很崇拜。 只有當一個人強大到一種地步,他才不會遷就任何人。 陶冉也擔憂著衛澤巖的工作,吃飯的速度就加快了很多。 衛澤巖陪她吃完飯,才慢吞吞的離開。 衛澤巖到酒店的包廂的時候,羅拉已經要氣瘋了。 但是看到衛澤巖過來,她的臉上立刻帶著嫵媚的笑容。 她站起身。 羅拉穿著一件黑色的桃心短裙,露出她纖細白皙的大長腿,她的卷發十分風情的垂在身側,整個人顯得嫵媚至極。 衛澤銘走進來,淡淡的掃了他一眼,dave跟著衛澤巖的身后。 一開始對著他又罵又吼的潑辣女人,此刻卻在對著boss放電,他覺得他的世界觀都坍塌了。 “巖少,你終于來了,人家等你好久。”羅拉伸手撩了一下卷發,風情萬種。 dave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但是衛澤巖只是冷冷的掃她一眼:“你一把年紀了還轉得像個小姑娘一樣說話,你不覺得自己惡心嗎?” dave石化幾秒鐘。 羅拉的臉上都是尷尬。 但是很快,羅拉就反應過來,就裝作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對著衛澤巖笑笑。 她才就不信了! 拜倒在她羅拉石榴裙下的男人不計其數,她才不信自己搞不定衛澤巖了。 新聞她看了,她看到了陶冉的樣子。 羅拉有這個自信。 衛澤巖已經坐下。 羅拉也十分優雅的坐下了。 她尷尬的看了一眼dave,見dave眼神發直的看著自己,她才找回了一點自信。 她坐正了身子,看向衛澤巖:“巖少,你遲到這么久,難道不該解釋一句嗎?” “我在家陪我老婆吃飯。”衛澤巖冷聲道。 羅拉愣了一下。 陪陶冉吃飯嗎? 沒想到那女人果然厲害,竟然又和衛澤巖在一起了! 但是她羅拉想要的,就是搶也要搶過來! 這么深情的男人,要是愛上她的話,那就有意思了。 “巖少對你老婆真好!真讓人羨慕。” 這說的是真話,她的確是很羨慕的。羨慕陶冉有一個如此深愛她的人,她又自信可以將衛澤巖的搶過來,唇角勾了勾。 衛澤巖斜她一眼,眼神里都是厭惡和不耐煩。 與其聽這女人絮絮叨叨,矯揉造作的討好,他更愿意聽陶冉和他說話,說什么都好,他都喜歡聽。 “dave!”衛澤巖完全沒了耐性。 他的聲音如同寒冰。 dave沉浸在羅拉的美貌之中,猛然之間醒過神來,瞧見衛澤巖那如同覆上冰凌的俊臉,他被嚇一跳。 他抱著文件的手都一抖,立刻會議過來,將文件遞到羅拉的面前。 dave跟著衛澤巖好些年,一直隨叫隨到,之前談過女朋友的,但是他根本就沒時間陪著女朋友,都吹了,到現在,他還是孤家寡人一個。 衛澤巖的唇角含著冷笑,將這一切都收于眼底,原本沒興致的,現在倒是覺得可以談幾句。 衛澤巖看向羅拉,說道:“羅拉xiao jie,你覺得合適呢,我們就把合同簽了,待會兒在酒店開間房,我們再喝一杯,如何?” 羅拉驚訝的看著衛澤巖。 她詫異于衛澤巖態度的轉變,他剛才還一副恨不得立刻走人的姿態,現在是怎么了? 衛澤巖的唇角勾出一個嘲諷的笑容。 “dave!”衛澤巖轉過頭,看向一旁也有些驚訝的dave。 “boss!”dave低下頭。 衛澤巖在他耳畔說了幾句話。 dave震驚的看著衛澤巖,生怕是自己聽錯了。 衛澤巖揚聲道:“你去準備酒和房間,我們很快上來!” dave有些失魂落魄的點點頭,然后轉身走了。 羅拉很開心,她的笑容在旖旎的水晶燈下就顯得越發的嫵媚動人。 衛澤巖的唇角微揚,笑容不達眼底。 就算是dave跟了他這么多年,他給dave的犒賞吧。 “看合同吧!” 衛澤巖見羅拉一直盯著自己看,他覺得惡心,臉色冷了下來,聲音也很冷。 然,衛澤巖只是低下頭喝茶,他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摩挲著青花瓷杯,想著不知道陶冉現在在干嘛。 她那么懶,大概窩在沙發上或者是床上看書。 此刻正在床上看書的陶冉猝不及防的打了個一個噴嚏,她覺得也許是太冷了,就伸手扯了扯身上的被子,抬眸看了一眼墻面上的鐘,想著衛澤巖怎么還不回來。 她一個人好無聊。 雖然衛澤巖在的時候,她也是看書。 陶冉想他。 衛澤巖也在想她。 “巖少?” 不知道羅拉耐著性子喊了他多少次的時候,衛澤巖抬起了頭。 他的俊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容。 只要想到陶冉,他的心就會變得很柔,表情自然也就柔了下來。 羅拉對上衛澤巖那溫柔的一眼,她的心猛地跳漏了半拍。 她自作多情的以為衛澤巖是在對著她笑。 她的臉上帶著殷切:“巖少,我馬上簽,我們去房間。” 衛澤巖臉上的笑容收斂幾分:“好!” 他在心里冷笑。 不過馬上要見到陶冉了,他心情是挺好的。 他真是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想和陶冉分開。 羅拉自以為衛澤巖已經拜倒在了她的石榴群下,十分爽快的簽下了合同。 這種事情是互利的,合同她早晚會簽,只是想以此機會多和衛澤巖接觸而已。 雖然她不明白為什么衛澤巖的態度大變,但是只要方向是好的就行。 經過今晚,她保證自己能拿下衛澤巖。 等到衛澤巖愛上了她,她就一腳將衛澤巖踢開,讓他像只狗一樣匍匐在她的腳邊。 羅拉的心里面做著美夢。 衛澤巖站起身,將合同從她手里面奪過來,看了一眼上面的簽名,并且蓋上了羅拉的個人yìn zhāng,他頷首,將合同收起來,放在公文包里。 衛澤巖將手機拿起來一看,dave已經將房間號碼發給他了。 衛澤巖看向羅拉:“羅拉xiao jie,總統套房8881,你先過去,我馬上來!” 羅拉一臉的笑容,連連點頭。 若是按照正常人的眼光來看,羅拉明顯比陶冉漂亮許多。 但是衛澤巖滿心滿眼都是陶冉,看著羅拉如此矯揉造作,他只覺得惡心。 衛澤巖看著羅拉走開,他才覺得這包廂里的空氣都好了許多。21南粤风彩26选5 封闭式基金 天津快乐10分开奖前三组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时间 制造业股票推荐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统计 江苏快3豹子最大遗漏 多乐彩江西 初级股票入门视频 农行保本型理财产品 湖北十一选五特色遗漏 吉林快三一定开奖 极速时时彩可以作假吗 北京快乐8走势图 360 3d试机号历史对照表 基金配资比例 江苏快3开奖结果 福彩快三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