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一槍探出,如魔龍呼嘯,一往無前吞落,那好似要將天地都刺穿的毀滅氣息肆虐不休! 長槍之上,魔氣翻騰,隱而不發,不過單單是氣息爆發,便已經將周邊空間強行震碎,顯化出無數空間裂縫,盡皆千丈大小,速度極快,猶如一道魔龍,想要張口,將那李浮屠連人帶劍芒,全都吞下。 即墨的一槍,威能竟是強橫至廝,比較他方才爆發手段何止強橫數倍以!單憑這一槍爆發威能,便堪比頂級仙王的全力一擊,毀滅殺傷之力可震動天地! 轟! 轟! 方圓百里境內天地靈氣,此番盡皆被這一槍攪動,如同大海驚波一般,澎湃鼓蕩不休! 正在被那渾呑魔王壓制的張正軒和君不凡見狀,臉上更是大驚,此時他們終于明白,這不歸淵的一戰,他們人族,根本就沒有獲勝的可能,即墨之強橫雖然還遠遠無法匹敵魔尊,但也不是人族的頂級仙王戰力,能夠媲美的。 當即,兩人震退渾呑魔王的神通,便朝著遠處飛逃。 他們怕了! 他們更不會因為這些人族,而葬送了自己的武道生涯和性命。 只有還有命在,那么日后,還可以復仇! “嘿嘿,即墨,沒想到,此人還能逼你動用這一招!” “天魔槍,許久都未曾見到這一招了!” 那渾呑魔王也無視飛逃的張正軒和君不凡,而是目不轉睛的看著蒼穹之上,那刺下的一槍。 只要李浮屠死了,那么這里的人,又怎么可能掏的出即墨的手掌心呢。 李浮屠緊繃著臉,看著那從天而降的魔槍,他當然知道,這即墨魔王神通的恐怖,但是,他沒有逃,浮屠一劍出,不死不歸途! 他猛然從指間之上,逼出一道精血,瞬間打入那浮屠一劍之中。精血之內,蘊藏著他一百年的壽元,伴隨著精血融入,這浮屠一劍頓時通體一顫,隨即爆發浩蕩正氣中,讓這浮屠一劍,在頃刻之間,威力暴漲! 這就是浮屠一劍的最為精妙之處,可以吸收武者的壽元,以強化劍法威力。 只不過,作為大魏九子第二的李浮屠,自從練成了浮屠一劍之后,就未曾施展過這一道秘法。 如今,面對即墨,他不得不用了。 “哈哈哈哈!不錯不錯,竟然還有手段!也配和我的天魔槍一戰了!” “不過你以為這般就能將本魔阻下不成,今日且看我天魔槍,將你生生擊殺于此,奪了你本源之力,成就本魔無威名!” “只要將你轟殺,且看日后在這天風戰場之內,誰人還敢再與本魔作對,我暗魔族力壓群雄,必將成為此天風戰場的最終贏家,無人可擋!” “給本魔死來!” 那即墨魔王霸道狂笑,面對被李浮屠用秘術激發威能大漲的浮屠一劍,全無半點驚詫,將魔王睥睨霸道氣息爆發的淋漓盡致,單手持槍,轟然扎下。 萬丈天魔槍,乃是即墨的至強神通,每一次施展,必殺對手。 轟! 轟! 天魔槍、浮屠一劍,兩道神通,終于對憾在一起、 那天魔槍中,騰騰魔氣夾雜無盡殺戮之氣轟然爆發,與那浮屠一劍之內攜帶的浩蕩正氣絞殺成團,彼此間瘋狂摩擦,想要將對方轟碎。 作為屬性完全相克兩種力量,這二者相遇所爆發的激烈爭斗程度,遠超尋常武者的想象! “好強!” “即墨魔王,不愧是整個暗魔族近年來罕見后起強者,居然擁有這般威能!” “看來今日之戰,人族的李浮屠必死了。” “人族的李浮屠雖然不弱,但此番在即墨魔王的天魔槍之下,仍舊是死路一條!” 暗魔族武者見狀大喜,而那不歸淵中的妖族和人族武者,則是已經開始倉惶后退。 如果李浮屠死了,那么下一刻死的,就是他們了! 他們無法想到,本族最強的李浮屠,竟不是這即墨魔王對手,至于那和尹柔柔站在一起的重樓弟子,更是面色蒼白,眼中神色驚懼不已。今日之戰,若是李浮屠落敗,不僅自身難保,他們也是一樣要遭殃。 但是,尹柔柔可不能死啊! “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和我走!” 那君不凡閃身歸來,看了那尹柔柔等人一眼,道。 “不,我不能走,我是重樓弟子,是人族武者,豈能逃命!” 但是,那尹柔柔臉色緊繃,雖然心中恐懼,但是卻不肯離開。 “師妹,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給我們走!” 那君不凡臉色一冷。 他可沒有耐心。 “我,不逃,你們離開,就是背叛人族!” 尹柔柔色厲內荏。 “無知,愚蠢!” 君不凡心中羞怒,這尹柔柔是在罵他。 “你們若是想陪她死在這里,我不管!” 君不凡冷哼一聲,竟然直接轉身,閃爍到即墨的領域邊緣,一道劍光斬下,撕裂開一道縫隙,便沖了出去。 “柔柔,走啊!” 那重樓的弟子蹙眉,但尹柔柔卻始終像是未曾聽聞一樣。 四人無奈,掙扎了片刻之后,卻也是舍棄了尹柔柔,從那裂隙逃走了。 此時,四面八方的人族,都開始奔逃,暗魔族的武者,也趁勢掩殺而來,一時間,無數武者,死在暗魔族的神通之下,鮮血匯聚成河。 但此刻,最為驚懼無助者,卻是尹柔柔。聽著周邊暗魔族武者的低吼咆哮聲,這小丫頭面色蒼白,眼中彌漫驚恐之意,如今她的身邊,已經沒有了任何一個親人。 但是,她眉心之上的本源印記綻放光芒,小嘴緊繃著,她心中已經下定決心,就是zì shā,也就對不會讓自己和本源落入到暗魔族手中! 遠處,山壁之上的凌天搖頭,今日之戰,人族果然要敗了。 也是時候,該他出手了。 不管如何,尹柔柔都不許受到傷害。 身影一閃,凌天消失在山壁之上。 便是在他動身的瞬間,場中頓時傳來兩道低悶之聲。 浮屠一劍崩碎,李浮屠從天穹之上墜落下來。 雖然還未死,但卻已經氣息奄奄。 “哈哈哈,沒有被本魔王一槍轟殺,已經算是你命大了!” 即墨放聲大笑:“你看看你的人族,一個個猶如喪家之犬一樣,你的師弟,你的那些所謂大魏九子,一個個,不過都是膽小鼠輩!” “就這等人族,也配和我暗魔族爭鋒!?” “哼,魔頭,人族還有不屈之輩,別羞辱我人族!” 但是此時,一道五彩折扇,卻是掠向蒼穹,斬殺向那即墨。 “嗯!?’ 不過,這等通天靈寶的威力,怎么可能傷的到即墨呢!? 僅僅是一道眼神,無邊魔氣匯聚,便是讓那五彩折扇崩碎在天穹之上。 即墨的目光凝聚,卻是發現,這忽然出手的,竟然是那重樓之主的女兒,尹柔柔! 一個人族女子,竟然敢對他出手!? 當真活得不耐煩了! 臉上猙獰之色閃過,那即墨手中的魔槍舉起,便是朝著那尹柔柔爆射而去。 “此魔槍為令,暗魔族的兒郎們,將這里的人族和妖族,盡皆誅滅!” 魔槍是朝著尹柔柔爆射而下的,。 可想而知,這一槍雖然沒有任何神通施展,但僅僅是魔槍的魔器之威,都不是現在的尹柔柔,能夠抵擋的。 在這一槍之下,尹柔柔,必死無疑! 而此時站在地面上的尹柔柔,也早已經傻了。 怔在原地,緊緊的閉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臨。 噗! 但是下一刻,一道魔槍鋒芒刺穿血肉筋骨的聲音,響徹在尹柔柔的腦海之中。 但是,她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疼痛。 有人,為她擋下了這一槍! 難道,是凌天那個家伙么!? 想到此,尹柔柔猛然睜開了眼睛。 最先映入她眼簾的,是那被鮮血染紅的漆黑槍尖。 目光緩緩凝向那魔槍之后,尹柔柔的瞳孔,卻是猛然一縮。 “是你!?” 此時,那被魔槍貫穿的魁梧身影,竟然是大魏第二子的,李浮屠! 此時,李浮屠雖然已經渾身是血,氣息奄奄,但還是半跪在尹柔柔身前。 他手中拄著金色斷劍,讓自己,未曾倒下。 也沒有讓那魔槍,將尹柔柔貫穿。 “呵呵,你和我,未曾說過一句話,現在,算我們剛認識吧,我是玄天正宗第一弟子,李浮屠。” 李浮屠慘白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為,為什么?” 尹柔柔搖頭,她想不到,為何這李浮屠要拼死救她。 “這不歸淵的一戰,是因我而起。” “我敗了,我讓人族強者命喪暗魔族之手!” “我沒能保護好人族的榮耀,也沒有保下人族武者。” “你,是我,李浮屠,死之前,最不想看到出事的人。” “身為我李浮屠的未婚妻,要死,也是我死在你前面。” 李浮屠慘然一笑,血骨柔情。 虛空之中,凌天懸停在那里,眉頭微微蹙起。 能讓他佩服的人不多。 如今,這李浮屠,算是一個!21南粤风彩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