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見了?”韓紅藥身著常服,安坐于琉光院內,她的語氣讓林芷覺得,似乎韓紅藥認定這只是一個拙劣的借口。 “還請大xiao jie……”林芷猶豫片刻,小聲說道,“將今日前去琉光院的丫頭婆子逐一查問。” 韓紅藥合上書冊,“好大的口氣。” 林芷尷尬的無地自容,從她來到韓府,麻煩不斷,如今,還要韓紅藥為了丟失的札記,親自盤問那些下人,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 她唯有低眉垂目,兩手卻不由絞在一起,札記若是沒了…… 林芷根本不敢去想。 她好生后悔,為何沙婉兒都知曉的秘密,自己竟全然不知。 那么珍貴的札記,竟然能將它放在床下,若是那些丫頭婆子拿了,若是…… “很重要?”韓紅藥緩緩問道。 林芷正是難過的要死,聽韓紅藥這么問,她眼淚刷的就流了下來,“性命攸關。” “你的命就藏在床底下?”韓紅藥嗤之以鼻,“還真是……” 林芷默默無言,韓紅藥說什么都行,哪怕罵上她兩句,只要能找到娘親黛黎留下的札記,林芷下了決心,若是順利度過這場浩劫,這輩子讓她留在韓府閉門不出都行。 “大xiao jie。”就在此時,東子的聲音自門外傳來。 “進。” 東子走進屋內,他看見林芷時,明顯的愣了下,而此時林芷心神不屬,便也沒怎么注意到東子的表情。 “人帶來了?”韓紅藥看了眼林芷,向東子問道。 東子忙整容道:“回大xiao jie,人在屋外。” “讓她進來。”韓紅藥說道。 東子又是看了眼林芷,這才向屋外走去。 不多時,他身后跟著名小聲啜泣的女子,林芷本是心神不屬,但那女子的身形太過熟悉,林芷少不得向她望去。 這一望,林芷卻如石像般當場呆住了。 “阿玉,你怎么來了?”林芷見阿玉一雙眼睛腫如兩枚核桃,顯然是哭過了。 阿玉本是抽抽噎噎,然而當她看到林芷,卻哭的愈發厲害。 林芷被她哭得心慌意亂,顧不得此時是在琉光院,只以為阿玉那冒失的性格闖了大禍,她忙向韓紅藥說道:“大xiao jie,阿玉她性子魯莽了些,但畢竟還小……” “還小?”韓紅藥今日似與往昔不同,每一句話都聽上去別有用意。 林芷不由覺得有些奇怪,心想就算這大xiao jie認為她林芷做錯了事,但依著韓紅藥往日的為人處世,也不會遷怒于阿玉。 她愈發不解,而此時阿玉卻撲通一聲跪下,“大xiao jie,阿玉知錯了。” 她這一跪讓林芷的膝蓋都似隱隱作痛,阿玉看上去是極其畏懼韓紅藥,不停以頭觸地,“阿玉知錯了,阿玉再也不敢了!” 阿玉本就身形瘦小,如此更顯凄惶無助。 林芷不知她所犯何事,但想到昨日那天真浪漫,活潑開朗的阿玉,此刻竟成了這等模樣,她忙上前攙起阿玉,“你有話慢慢說,大xiao jie仁厚,是不會怪你的。” 林芷這話亦是說給韓紅藥聽,卻未料韓紅藥又是冷笑道:“我自然是不會怪她,但你呢?” “我?”林芷攙著阿玉,她察覺到阿玉猛然打了個哆嗦,看來,這丫頭真是嚇壞了。 林芷向韓紅藥擠出一絲笑容,“我怪她啥呀?” 她拉著阿玉的手道,“阿玉,別怕啊。” 林芷有意將話說的輕松,但心中也覺得奇怪,她越是如此,阿玉就越是慌亂,甚至,當韓紅藥還沒說什么,阿玉就使勁兒掙脫開林芷的手。 阿玉再次跪倒在地,而這次,卻是向著林芷不住叩頭。 “芷xiao jie,阿玉錯了!”阿玉痛哭流涕。 林芷如墜迷霧,“這都是哪兒跟哪兒啊……” 她攔不住阿玉,幸而,東子看到韓紅藥微微頷首,便上前將阿玉拉了起來,否則,阿玉那個磕頭法,恐怕能當場把她自己給磕昏迷了。 林芷見阿玉只是哭,她卻問不出什么,唯有迷惑的回身望著韓紅藥,“大xiao jie,阿玉她是怎么了?” 韓紅藥這才起身,從架上選了一壺好酒,自斟自飲道,“你今兒是為何而來?” 自然是為了札記…… 林芷驀然一驚,難道說!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阿玉,然而阿玉卻慌亂避開林芷的目光。 “阿玉!你!”林芷上前扳住阿玉的肩膀,“你為何!” 她驚得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但是在場的人都聽得明白。 “芷xiao jie,我……”阿玉哭著,哭著,忽然,她眼中閃過一抹決絕之色,竟是要向那墻上撞去! 好在東子眼明手快,將阿玉及時攔住,饒是如此,阿玉的頭還是撞上了墻,頓時一片紅腫。 這下,阿玉更是說不出的狼狽。 “這是為了什么啊……”直到此刻,林芷都無法相信竟然是阿玉偷了那本札記。 阿玉求死不成,整個人仿佛失了氣力,癱倒在地哀哀哭啼,“是她逼我的……” 是誰! 仿佛事情的真相就在這一線之間,那個一直隱匿在迷霧中的人,終將現身。 “我不知道……”阿玉哭道。 “札記呢?”林芷緊盯著阿玉問道,她聲音嘶啞,雙目赤紅。 阿玉打了個寒顫,她向韓紅藥望去。 林芷亦是順著她的視線,望向韓紅藥。 莫非! 韓紅藥將那本從林芷進屋后,就一直她手中翻閱的書冊遞給林芷,“可是這本?” 林芷接過書冊,她匆匆翻閱了幾頁,“大xiao jie,這札記……” “這可是你說的那本?”韓紅藥神色淡淡,仿若此事稀松平常。 “正是!”林芷難掩激動,娘親黛黎的札記被韓紅藥換了封皮,因而林芷方才與韓紅藥說了那么久的話,竟全然沒有發現。 “收好了。”韓紅藥說到,她來到阿玉面前,“你知道該怎么做。” 阿玉哭得失神,聽韓紅藥這么說,她一時怔怔的,然而,當她看到韓紅藥手中之物時,忙又是叩首道:“阿玉明白。” 林芷捧著失而復得的札記,她看著韓紅藥遞給阿玉的,竟是另一本書冊。21南粤风彩26选5